•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15章 大佬,请喝茶

    015章 大佬,请喝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下午放学后,沈奇拎着一塑料袋的饮料来到实验楼的一间小教室。

        算上沈奇,教室内聚集了十二位学生,他们是南港二中数学实力最强大的十二人,来自不同年级、不同班级,没有女生,全是男生。

        他们就是南港二中高中部数学竞赛队,代表着本校最顶级的数学水平。

        入选这支队伍不容易,数学没考过满分的人自动丧失入队资格。

        高一、高二、高三一共28个理科班,沈奇他们高二(2)班仅有他一人入选校数学竞赛队,张万邦给了沈奇一个推荐。

        “大佬,请喝茶?!?br />
        “大佬,请喝茶?!?br />
        沈奇从塑料袋里取出冰红茶、冰绿茶、柠檬茶,挨个给其余十一位队员递茶。

        沈奇他爸教育过他,融入一个新环境的初期,不管你有多牛逼也得先保持低调,暗中观察摸清形势后再开始展现实力。

        其实沈奇知道校内存在这么一支神秘的队伍,他们的集结场所有时在实验楼,有时在图书馆,居无定所,踪迹难寻。

        今天上午,张万邦通知沈奇,让沈奇放学后去实验楼小教室报到,备战本周末的高中数学联赛。

        这是沈奇首次和校数学竞赛队大部队会师,初来乍到的他先递茶,暗中观察。

        “几年几班的?”一个胖子接过沈奇的冰红茶,问到。

        沈奇答到:“高二(2)班,沈奇?!?br />
        “哦,沈奇,高二的?!迸肿油蚱渌父鲅?,问他们:“你们都是高二的,跟沈奇熟吗?”

        “不熟?!备叨募父瞿猩砸⊥?。

        在座的人谁没考过数学满分,这两月异军突起的沈奇以前是学渣,人家跟他不熟很正常。

        沈奇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是个萌新,还请各位师兄、同门多多关照?!?br />
        “坐吧沈奇?!迸肿尤蒙蚱嬲腋鑫恢米?,然后自我介绍:“我叫孟天强,高三(5)班,是这支队伍的队长,欢迎你的加入,沈奇?!?br />
        “大佬,请再喝一瓶茶?!鄙蚱娲哟永锶〕鲆黄课诹璧莞咸烨?。

        “不喝了不喝了,减肥?!泵咸烨堪诎谑植唤?。

        沈奇拧开乌龙茶的瓶盖,自己喝。

        这支队伍给沈奇的感觉就是,大家不排斥他,也没表现出特别热情。

        观察观察再说吧。

        既然是一支竞赛队,肯定会有教练。

        沈奇发现其余队友都在自顾自的看书、做题,半个小时过去了,教练尚未出现。

        难道这支数学竞赛队的集训方式就是集中起来自学?

        沈奇不敢多问,继续暗中观察。

        接近7点的时候,小教室里进来一人,是个小老头,消瘦,有点驼背。

        “曹老师好!”

        “曹老师好!”

        孟天强等人纷纷跟小老头打招呼。

        “曹老师好!”沈奇跟着打招呼,他不认识这位小老头,跟着叫一声曹老师总不会错。

        曹新安虽然年纪大了但眼神犀利,他扫了一眼沈奇:“新来的?小张推荐的?”

        “嗯,我叫沈奇,高二的,请曹老师多多指教?!鄙蚱娌虏庹馕徊芾贤饭兰凭褪嵌永锏慕塘?,他嘴里的小张应该是张万邦。

        “数学这玩意靠的是天赋和悟性,指教个屁?!辈苄掳膊焕洳蝗鹊乃档?。

        沈奇不说话了,这曹老头的执教风格怎么跟张万邦一样一样的,张万邦是曹老头带出来的?

        教室前方有块小黑板,曹新安走到黑板前,夹起粉笔写下一题:

        “已知a是f(x)=0唯一的实数根,且a>0,请证明f(x)能被(x-a)整除;若a是一个虚数根,请证明f(x)能被(x+a)整除?!?br />
        写完题目之后,曹新安对沈奇说:“新来的同学,给你10分钟时间写出证明过程,我在教室外面抽两支烟,如果我进来的时候你还没证毕,那请你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彼低昃妥吡?,去教室外面抽烟。

        人生处处有关卡,曹老师这是在测试自己的数学水平。沈奇站了起来,准备解题。

        “沈奇,我们刚入队的时候都经历过这种测试,没实力的人会被淘汰?!泵咸烨恳桓惫慈说淖颂?,说到。

        “我懂的,谢谢孟队长提醒?!鄙蚱孀叩叫『诎迩?,拿起粉笔但并未立即作答,他陷入了沉思。

        陷入沉思就对了,曹老师出的题目当然有一定难度。孟天强盯着沈奇的后背,新来的这位小师弟啊,你人不错挺机灵的,可惜没有硬实力。

        “这题出的也太简单了,我校数学队就这水平?”沈奇在心中默念,不应该啊,不能够呀,如果小张(张万邦)是曹老头带出来的,以他俩的风格不会出这么low的测试题吧?我要强化训练陈晓婷一段时间,她都能在10分钟内破题。

        陷阱。

        这一定是个陷阱。

        人生处处有陷阱。

        江湖险恶。

        5分钟过去了,沈奇没有写出一个数学符号,他站在黑板前发呆。

        座位上几个高二学生窃窃私语:“他是2班的吧?”

        “2班的整体数学水平一般,就比3班强一点点,2班、3班都是张万邦张老师教的?!?br />
        “尖子也不算拔尖,黄子坤是他们班数学成绩最好的,但他也进不了校队?!?br />
        “这个沈奇应该是2班最近冒出来的,我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印象,他上次期中考试数学满分?”

        “我们这几个,谁的数学不是满分?”

        其余队员停下手中的书本、习题册,集体围观沈奇,他们对沈奇的怀疑在不断加深,这家伙咋混进队伍的?

        就在这时,沈奇忽然奋笔疾书,刷刷刷,粉笔在他指间舞动,数学符号灵巧跳动,并按某种规律组合成攻击性阵容,向黑板上的假设发起猛烈的证明攻势。

        曹新安出的这题和数论有关。

        数论是纯粹数学的分支之一,最早可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的丢番图方程。

        希腊数学家丢番图最有名的著作是《算术》,“业余数学之王”费马研读《算术》时曾在这书的空白处写下一个假设,并加以文字说明:“这个假设一定是成立的,我可以写出证明过程,但书上空白处太少,写不下?!?br />
        这就是数学史上著名的“费马大定理”的来源,一直到1995年,费马大定理才被英国数学家怀尔斯证明成立。

        我国宋代四大数学家之一的秦九韶对于数论也有很深的研究,高中数学课本上记载的“九韶算法”便来自于秦九韶。

        数学界公认的对数论贡献最大的数学家是费马。

        沈奇正在用费马的方式解题,这是他沉思5分钟不动笔的主要原因。

        在丢番图、秦九韶、费马这三位大神中,沈奇最终选择了费马。

        赶在曹新安进教室之前,沈奇完成了证明,然后回到他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为把x^2-1分解为两个线性因子,先设

        x^2-1=(x+a)(x-a)

        乘出等号右边的项

        再使等号两边x同幂项系数相等……”

        数学队其余队员一脸痴呆的盯着小黑板,久久无语,新来这人写的啥玩意啊,看不懂!

        队长孟天强是高三的,毕竟见多识广,他最先看懂沈奇的证明思路:“所以沈奇你没有使用九韶算法来证明,而是引入了一种新证法,化繁为简的证明过程让我耳目一新,点睛之笔是变换同幂项系数相等?!?br />
        沈奇解释到:“不算太新,这种证法在17世纪中叶的法国就已存在,而九韶算法出现于13世纪的南宋,实际上秦九韶比费马更早介入数论的研究,早了400年。也许费马看过秦九韶的《数学九章》,从数学本身来说,费马的理论更精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当然看的更远?!?br />
        “嚯,厉害了,沈奇你已经自学了费马的数论?!泵咸烨克布涠陨蚱婀文肯嗫?,他对那几个高二学生说:“喂,你们都是高二的,当真不熟?”

        “一回生二回熟嘛!”

        “现在不就熟了?!?br />
        “2班自古出人才,沈奇可以的,大器晚成?!?br />
        “沈奇,你加入我们队之后,咱们正好十二人,黄金圣斗士全部到位!”

        “沈奇你什么星座的?”

        几个高二男生立马跟沈奇熟络起来,就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

        “各位兄弟抬举了,今后一起玩儿啊?!鄙蚱娴陌抵泄鄄煲延谐醪浇崧?,教室这群人里就孟天强的数学水平高点儿,其他十人最多数学2级水平,如果可以给他们评级的话。

        “吵什么吵!”

        忽然一声厉喝,曹新安回到教室。

        众人安静,不说话。

        曹新安来到小黑板前,只是简单扫了一眼,心中已有判定。

        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曹新安看着沈奇问到:“自学到大几了?”

        沈奇想了想说到:“我看的书比较杂,如果硬要对比的话,自学到大二下大三上这个阶段了吧?!?br />
        咚咚。

        曹新安敲了敲黑板:“沈奇,自学大学内容很了不起?你给我记住了,数联正赛的时候,不许使用超出高中课本知识范畴之外的方法,这等同于作弊。什么坏习惯,张万邦教你的?”

        “不不不,我自创的,自创的?!鄙蚱婵隙ú荒苋檬谝刀魇φ磐虬畋彻?,要背也是系统背锅。

        “自以为是,给我改!”曹新安吼了一声,然后负手离开了教室。

        沈奇一脸懵逼,曹新安对他的证明没有发表一个字的评论,骂几句就走了,比张万邦更吊。数学老师都这样吗?

        “曹老师的测试,我这是过了还是没过?我该回家还是继续留下?”沈奇问孟天强。

        孟天强笑道:“当然是留下咯,曹老师都说了,让你参加数联正赛时,不得使用大学知识解题。恭喜你沈奇,我谨代表南港二中最强数竞队,向你表示最热烈的欢迎!来来来,掌声响起来!”

        啪啪啪。

        教室里响起热烈掌声,全体队员算是正式接纳了沈奇。

        “大佬,请喝茶?!币晃淮餮劬档母咭荒猩蚱娴莶?,柠檬茶。

        “这茶我买的?!鄙蚱娼庸什?。

        “这不来不及去买新茶了吗,但仪式感必须出来。沈奇师兄,有空教教我费马数论?!备咭荒猩涣承樾那虢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