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秦吏 > 第20章 宁为鸡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赢了!”季婴发出一声欢呼,同时对其他人扬扬下巴,那意思明摆着:怎样,如我所说,黑夫兄弟厉害着呢!

        “这么快就分出胜负了?”屋内其余七人也面面相觑,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呢……

        “这是怎么回事……”

        东门豹也满脸的不可思议,他过去与县里同龄人在街头、树下嬉戏掰腕,都是用右手,左手还是第一次玩,所以对发力、动作不太熟练。但黑夫却像是练习过千百次一般娴熟,而且那力气之大,远超东门豹想象。

        “我不服!”

        他憋了半响,突然喊道,双目死死盯着黑夫道:“再来过!”

        “你这人,比之前说什么要坦坦荡荡,输了却耍赖,算什么男儿!”季婴却不乐意了,立刻出言讽刺,躁得东门豹满脸通红。

        “季婴?!焙诜蛉窗谑种浦沽怂?,笑道:”再来一次也无妨,既然如此,那就三局两胜,何如?“

        “好!”东门豹咬着牙,他觉得刚才是自己一时大意,太轻视黑夫了,这一次,自己一定会小心些的。

        二人再度摆开架势,双臂交叉,这回东门豹可不敢出言讽刺了,而是嘴唇紧抿,死死盯着黑夫的姿势。

        为了公平起见,这一回,他们还让季婴来喊开始。

        “决!”

        季婴声音响起后,东门豹立刻使出了吃奶的劲,这一次他没有再被黑夫以爆发式的力量掰倒,而是相持在了中点。

        却见二人的手掌紧碰,手臂肌肉发力,抬起头,目光相对,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韧劲……

        “这东门豹,即便用左手,也有一股子蛮劲?!焙诜蛑雷约核闶怯錾隙允至?,但是没关系,掰腕子靠的不仅是力气,还有技巧。

        他前世时没少跟警校同学玩这游戏,所以知道,掰手腕时,最利于你发力的状态是,你可以正面看到五指,而不是拳眼对着自己。另外根据杠杆原理,当对方手臂离你越近时,也会利于自己发力。

        所以当二人已经陷入胶着状态后,黑夫便开始微微调整姿势,并试着将东门豹的手往自己这边拉过来,随即猛地往下一压!

        “又来了!”东门豹被逼得闭上了眼,牙齿死咬,脖颈、额头青筋直冒,脸上的三个圆形胎记憋得更红了。他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了左手上,却仍然无法阻止它一点点被偏转,最后被压倒在土台上……

        第二次掰腕,黑夫再度获胜。

        “我输了,是你厉害,这什长,是你的了?!?br />
        这一次,东门豹没有再叫嚷“再来过”,有些丧气地站起身来。

        见蛮横了一整日的东门豹竟然主动认输,一时间,室内众人都面露惊讶,无法相信,同时看向黑夫的眼神,钦佩的更加钦佩,畏惧的更加畏惧。

        一场较劲之后,室内到底谁是头,就再无异议了。

        黑夫获胜后却没有得意洋洋,而是对在原地生闷气的东门豹道:“豹兄,其实你没有输?!?br />
        “此言何意?”东门豹闻言,立刻转过身来。

        黑夫举起左手道:“方才我没来得及说,其实我是左利手?!?br />
        “黑夫,你赢了就赢了,说出来作甚!”季婴大急,看着嚣张的东门豹吃瘪,他别提多开心了,谁料黑夫却将事实全盘托出,不由大惊失色……

        黑夫却不以为然,故意道:“这场掰腕,其实是我占了便宜,对东门豹不公,岂能隐瞒?”

        言罢,他便朝有些羞怒的东门豹作揖道:“事情便是这样,今日的较量算不得数!”

        东门豹脸色阴晴不定了半响,心里闪过无数念头,最后却慢慢消了气,叹了口气道:“左手对左手,两次决胜时你也没有暗算我,而是堂堂正正取胜,何谈不公?再说了,你能够如实相告,未加隐瞒,可知并非存心欺我……”

        他一拱手道:“我输了便是输了,无话可说,这什长,你来做便是,我绝不会再争!”

        黑夫之所以道明真相,一是接下来一个月朝夕相处,他那点秘密肯定瞒不过。其二,也是赌一赌东门豹的性情,果不其然,这莽夫,倒也有自己的傲气。

        他便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是爽快人!”

        黑夫十分自来熟地走上前,拍着东门豹的肩膀道:“豹兄,在我看来,你我二人,论气力、武艺,实在是难分伯仲??!”

        “难分伯仲?”

        东门豹念叨着这两句话,气彻底消了,反倒有几分欢喜。

        黑夫刚刚在县里出了名,年轻人们都在热议他的事迹,并视之为勇士。东门豹虽然也是本地佼佼者,却只是在他们东门里出名,出了那一亩三分地,谁还认识他?

        此刻被县人称道的勇士黑夫说他二人“难分伯仲”,他岂能不喜?

        要知道方才东门豹一味与黑夫较劲,正是想通过战胜黑夫来博取声名,他们这些闾中年轻人,最看重这点了,有时候为了一个名声,拿刀捅自己的都不在少数。如今虽然最终告负,却得到对方惺惺相惜的赞赏,东门豹还是很受用的。

        黑夫趁热打铁道:“我还听说过一句俗语,叫做不打不相识,你我便权当今日是以掰腕会友,如何?”

        东门豹被一阵夸后,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好!不打不相识!”说着也朝黑夫作揖。

        既然是朋友了,那便一切好说了。

        “还有一事?!?br />
        黑夫又对他道:“本什的伍长,不知你可愿担当?”

        见东门豹面露迟疑,大概是不想屈居人下,黑夫便劝解道:“其实这什长、伍长,不过是芝麻粒大的小吏,且不是正式编制,只是临时更卒而已,算不上有高低之分?!?br />
        说着,黑夫便朝季婴使了个眼色。

        季婴虽然不喜欢东门豹,但却很听黑夫的话,知道他肯定有自己的考虑,便带头起哄道:“是啊,吾等八人皆是士伍,哪有资格做伍长,依我看来,黑夫、豹乃是本什爵位、武艺最高的人,他们做军吏,真是再合适不过!汝等说是不是?”

        “没错?!逼溆嗳艘哺鸥胶推鹄?。

        这下东门豹有些骑虎难下,半响后才勉勉强强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做一个月的伍长……”

        “一言为定!你我便共同协力!”

        黑夫笑着与其击掌为约,暗道自己的策略果然成了。

        他早就想好了,这一个月更役可不容易熬过,黑夫对外要小心那宾百将的报复,对内便想将一切控制在手里,所以才争这什长当。俗话说得好,宁为鸡口不为牛后,黑夫现在的地位,“?!蹦鞘强赏豢杉?,但眼下这“鸡口”,是却志在必得!

        东门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虽然蛮横,但以其处世为人看,却是个这时代典型的直率汉子,只要待之以诚,再与之倾心结交,却也不难降服。

        他二人在这“惺惺相惜”,一直在墙边旁观的朝伯也松了口气,没打起来就好,他也不必冒着雨去告状。

        但见二人已将什长、伍长的名额都瓜分了,朝伯作为服役多次的老前辈,便忍不住出口提醒道:“二位,这更卒的什长、伍长,可不是由吾等自己说了算啊?!?br />
        东门豹顿时不乐意了,他眼睛恶狠狠地扫了过来,骂道:“你个老匹夫,这么大年纪还是个士伍,这里岂有你说话的份?”

        “我……”朝伯被怼了回来,憋得脸色发红。

        黑夫则朝他直接走了过来,吓得朝伯战战兢兢,不料黑夫却行了一礼道:

        “多谢前辈提醒,黑夫第一次服役,对许多事情不甚清楚,今后一个月里,还要多向前辈请教啊,前辈之前可是说了的,会好好照应我这个小同乡?!?br />
        黑夫对什么样的人,都投其所好与其说话,对东门豹这类有点侠气的莽夫,就以力服之,以诚待之。对朝伯这类年纪稍大的,就以晚辈的姿态,摆出一副请教的口吻,与之攀谈,问这问那。

        朝伯顿时大为受用,便将这做更卒的各种规矩,一五一十地说与黑夫听。

        原来,什长、伍长虽然只是小小军吏,而且是暂时的,但也必须由有爵者担任。他们这个什只有东门豹和黑夫两名公士,什长伍长确实得从他们二人中选,但也得等明日两位百将同意才行……

        “负责更卒训练的,是宾百将还是陈百将?”黑夫问道。

        “是陈百将,宾百将是管县卒的?!背Φ?。

        “这就没问题了?!焙诜蚨偈彼闪丝谄?,这样一来,此事就稳了。

        随后,他又问起了更卒到底要做些什么。

        “上半月要演兵,下半月要去修城池,筑城铺桥修路……”

        “演兵时,具体训练些什么?”

        修桥铺路之类的事黑夫不懂,他关心的是,这时代的预备役们,到底训练什么?若是开弓射箭、骑马砍杀,对不起,他还真不会。

        朝伯一笑,露出了发黄的牙齿道:“无他,主要是行伍队列?!?br />
        “行伍队列?就这样?”黑夫眨了眨眼,差点没开怀大笑。

        说句笑话,武警学院毕业的人,做梦都会踢正步的!

        这些玩意,他前世,练了整整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