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松开那个好莱坞 > 第十八章 杀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嘿,你们两个小伙子在干嘛呢?”这时一个金发性感妞走了上来搭讪道,看来是某个龙套演员。

        但她的身材相貌的确不错,兰斯·阿科德的小眼睛都瞪大了,希德奇怪的问道:“你也是选美的演员?我记得不是只招募了小孩子演员吗?”

        金发女郎眨着眼笑道:“我带我妹妹来参加演出而已啦,so我听说你是导演?”

        金发女郎一边说一边坐到希德身边,她翘起二郎腿,雪白的大腿一下子露出一大截。希德不由得笑了起来:“那我告诉你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怎么样?”

        “什么秘密?”金发女郎好奇的笑着贴了上来。

        希德狡黠的笑道:“我……只有17岁哦?!?br />
        “啊——???”金发女郎脸色一垮,就灰溜溜的离开了。在老美的地盘,还真没几个成年人敢碰未成年人的。

        “喂喂,你这也太浪费了吧?!崩妓埂ぐ⒖频滦ψ疟г沟?。

        “要是你喜欢,我可以帮你把她喊回来哦?!毕5禄敌ψ潘档?。

        “算了吧,那种金发妞才不会对我这个小摄影师有兴趣呢?!崩妓埂ぐ⒖频滦ψ虐谑值?。

        接下来就是围绕着选美比赛的一系列拍摄,从林赛在化妆间的准备,这里可是说是把物质化世界和女性物化的极端展现。

        一个个十二三岁上下的女孩,画着让人扭曲的浓妆,甚至在镜头跟拍进来的时候,一个女孩还在进行美黑的喷漆,随着镜头的跟进,另一个女孩儿的母亲则在用喷枪给她化妆。

        与她们相比,戴着厚厚眼镜的奥利弗就像是丑小鸭一样,更不用提兰斯·阿科德他们正在拍摄的选美才艺比赛了。唱歌跳舞,杂技表演,这些小演员都是专门从舞蹈学校、演艺学校找来的。

        她们年纪虽小,但却个个表演不俗,兰斯·阿科德等人一边惊叹一边拍摄,末了他们抹一把汗:“我绝对不会把自己孩子送来参加这种东西的,太恐怖了!”

        然后就是奥利弗在舞台上表演的戏份了,其实普通的走秀之流,对从小就担任了福特汽车代言人的林赛而言,实在是小儿科。

        但是当正式开始需要林赛的跳那段脱衣舞的时候,希德难得的喊了停。

        “cut!”希德摘下耳机,走到林赛面前。

        林赛有些紧张的问道:“希德哥哥,是不是我做的不好?”

        “不不,林赛,实际上,是你做的……太好了?!毕5旅嗣掳涂嘈Φ?,是的,林赛从小跳舞运动,运动细胞好得很,这段简单的舞蹈倒是难不倒她。但是表现太熟练,反而不符合影片需求。

        “奥利弗是个动作不太熟练,只是跟着外公学了一段时间而已的小女孩而已。所以你要故意跳的稍微生硬一点,然后再慢慢变得越来越好?!毕5陆馐偷?,看到林赛理解之后,在离开前希德还追加了一句,“最开始的时候,要的表情要很认真,然后撕掉裤子之后,再开始微笑?!?br />
        给林赛说完戏后,希德拍拍手,“摄影机回位,所有人准备,再来一遍!”

        然后第二遍,林赛的表现就好多了??醋耪舛卧谖锘缘难∶牢杼ㄉ?,挑起的小女孩脱、衣、舞,就是对这个世界此落落的嘲讽和奚落。

        配合林赛略显笨拙的动作,显得喜剧感和讽刺感十足。

        这段脱、衣、舞也被希德分成了三部分来拍摄,从最开始的林赛独舞;到男主持人上台追逐林赛,爸爸上台阻止他;再到最后一家人纷纷跳上舞台,配合小女儿一起跳起脱、衣、舞。

        这一段在几个此时还名不见经传的演员的演绎下,格外具有能量。

        对,我是破产了,我是个自杀未遂的同性恋,我是个想当飞行员的色盲;是的,我是个loser。但是即使如此,我也要用我的方式fu—thisworld?。?!

        在现场音乐的配合下,希德在监视器后看的格外的爽!

        这段选美比赛的场景,前后总共拍摄了四天,虽然时间较短,但让希德对多人场景的把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结束了酒店的拍摄后,剧组一行人离开这里时,酒店的经理还亲自前来送行。经理打趣地说,“我想我们这里很快就会有大量影迷前来参观了,希德导演?!?br />
        “谢谢你,我也希望如此?!毕5滦ψ藕退瘴帐?。

        拍完了这些大场景的戏份之后,就只剩一些零散的镜头,需要单独补拍。在和亨利核对过后,希德就只留下了需要补拍的演员,而其他人就可以暂时回家了。

        除非有临时需要补拍的镜头,或者后期补配音,否则在正式开始宣传之前,大家暂时是不会见面了。

        “我很期待看到成片的那一天?!币炼骼弦幽米攀掷锏钠【扑档?。

        “如果您真想早点看到,我可以在完成后,录制一张录像带寄给您?!毕5陆器锏男ψ潘档?。

        “免了,我还是想在电影院看到?!币炼骼弦右残ζ鹄?。

        “well,那就只能等到首映式了?!毕5滤仕始绲?。

        给离开的演员们举行的送别会之后,伊恩老爷子等人就由专人送去洛杉矶机场,搭乘飞机回归英国,或是其他地方。

        而希德他们则没有丝毫停顿,因为原定于在3月份之内完成拍摄的日程,已经超出了时间,而这每延长一天,都是不停的往外烧钱啊。而向来信奉控制成本的希德,也绝不想再有任何浪费。

        时间到了四月初,希德他们在加州海滩的一个小码头,拍摄扮演舅舅的扎克和高司令的站在面海的尽头,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

        “你知道马塞尔·普鲁斯特吗?”扎克。

        “你书里教的那个人?”高司令。

        “是,法国作家,彻头彻尾的loser!”扎克虎着脸说道。

        高斯林笑起来。

        “从来没有过一份真正的工作,得不到回报的单相思,同性恋?;硕晔奔湫戳艘槐臼?,几乎没人读。但他也可能是莎士比亚之后,最伟大的作家了?!痹四训醚纤嘁换?,表演的效果也还不赖。

        而高斯林演技派的本质也逐渐显现,打开心扉的小伙子的那种豁然开朗又沉稳的心态,他表达得很是到位:“做你想做的,and/fu··/the/rest?。ú挥霉芷渌模?br />
        平时在六人组中看起来弱气,存在感不强的扎克和高斯林在单独搭戏时,却很奇妙的把两人的冷幽默和演技深度发掘了出来。

        随着他们两人的对戏,这场戏只因为镜头需要拍了三遍,就通过了??醋偶嗍悠骼锏挠跋?,希德闭着眼睛在脑海里又过了一遍,所有人都停下来看向他。

        希德睁开眼睛,竖起大拇指:“通过!”

        众人顿时欢呼起来,所有的剧组成员,扎克和高斯林,都激动得相互拥抱,大声欢呼吹起口哨。

        “呼~~~,终于结束了?!毕5氯缡椭馗旱某こ鲆豢谄?,最重要的拍摄工作结束,这也是他对自己的一次试炼。希德走到拍摄地,和高斯林、扎克拥抱过后,和兰斯·阿科德拍手庆贺到:“辛苦你了,兰斯?!?br />
        希德这句话是真心实意的,要不是有兰斯·阿科德带领下的摄影组的鼎力协助,希德连最基础的镜头把控都很难通过,更不用说后面的成长了。

        “你也是,希德?!崩妓埂ぐ⒖频路畔录绨蛏系纳阌盎?,和希德来了个大大的熊抱:“说实话,你的成长出乎我的意料?!?br />
        “我可以把这看作是对导演的马屁吗?哈哈?!毕5麓蛉さ乃档?。

        “只要有用的话?!崩妓埂ぐ⒖频潞浪男Φ?。

        最后希德接过场务递过来的麦克风,“我们做到了!”

        “欧耶??!”希德的话,简单直接的击中了众人的心声。

        “这一个多月,大家辛苦了。正是因为大家的齐心协力,我们才能完成这部凝结着我们心血的电影?!毕5碌幕叭弥谌朔追坠钠鹫评?。

        “这部电影不仅属于我,更属于为之努力的每一个人?!毕5碌那坊坝?,让众人情不自禁的欢呼起来。

        “谢谢你们的努力,《阳光小美女》的拍摄,结束了??!”希德伸出两根手指,做出一个敬礼的姿势。

        在庆祝party之后,《阳光小美女》的剧组正式宣告解散。接下来就是剪辑,配乐、音效等后期工作。配乐的工作希德道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在让兰斯·阿科德完成动态reel之后,就拿去找作曲家和录音棚配乐。

        但是音效的则必须等到剪辑好的影片出来之后,才能进行。毕竟音效师要看着影片来配音。

        所以希德回到洛杉矶后,马不停蹄的就让亨利租了一个剪辑室,然后他就一头钻了进去,整整一个星期,他都睡在剪辑室里。

        虽然开始的时候,亨利还担心地问,“你确定这次的长片不用找剪辑师吗?boss?!?br />
        希德笑笑,“要不你天天都可以过来看我的剪辑成果,要是你觉得有问题,那我们再找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