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松开那个好莱坞 > 第四章 女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自从在木屋的震撼表演后,希德很快就成了剧组的“名人”,大家都打趣的喊他“superstar”。

        而希德本来就是当过老板的人,接人待物自有自己的风格特色,说话办事总能让人感到如沐春风,所以他很快就和剧组上下打成了一片。而有心想学学好莱坞一流制片的希德,也虚心的向各个职位的负责人请教。

        这让他很快就成了每个组最受欢迎的人,从布景组到灯光组,从摄影组到录音组,希德的身影总是出现在每个需要他的地方,这也让他迅速吸收各种实战知识和现场经验,快速的成长起来。

        而且因为这部电影也是导演南?!ぢ跻沟牡谝徊孔髌?,所以她也还在摸索中。到目前为止都在集中拍摄群众戏多得场景,而没有拍摄主要人物,所以希德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影片的几个主演。

        几天后的晚上,希德和几个剧组认识的朋友在附近的餐厅吃过晚餐后,慢慢的散步回自己住宿的地方。像这种动员近百人的拍摄团队和群众演员的片场,演员和工作人员的住宿都是直接在附近的旅店租住,而这里又刚好是个度假营区,所以拍摄用的木屋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群众演员们的住宿地。

        一路上希德还想着是不是要花点时间健下身,不然以美帝这物廉价美的物价,要不了多久他就要加入美利坚的胖子大军了。

        “对,如果说导演都是控制狂,那演员都有暴露癖?!毕5乱槐咚敌ψ?,一边和剧组的同伴向休息地走去。

        “喂喂,希德,你这话未免也太绝对了吧。我不知道别人,但是作为一个有节操的英国绅士,我绝对不是你说的什么暴露狂?!痹诰缱槔锏H我桓鲋匾浣堑闹心甏笫逦髅伞た泊?,操着浓郁的英式口音哈哈大笑的说笑道。

        “哦~~,是吗?那我明天就跟(南希)迈耶斯导演说说,给你也加场罗体跳水的戏怎么样。我可是知道,你在剧本里边是有泳装的戏份的?!毕5禄敌ψ盼实?。

        “你这也太……”身为英伦绅士的西蒙·坎茨,怎么会是希德这集合太平洋两岸“流氓血液”的家伙的对手呢。没两句话他就举白旗投降了。

        这让希德为首的那帮年轻人发出了哈哈大笑。

        “哈哈,我就说嘛,你……”希德兴奋地笑着转着身笑道,这时,西蒙·坎茨等人突然惊叫道,“嘿,希德,小心!”

        “什……?”希德奇怪的问道,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就被什么东西撞飞了出去。

        希德一个踉跄直接跌坐在了地上,但还没等他转头起身,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考,哪个不要命的居然敢挡我的路!”

        希德等人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身形高大的醉汉跌跌撞撞的站在路中央,就是他和希德撞了个满怀。众人还没靠近,就闻到对方身上的那股子烂醉如泥的酒臭味,这让他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你是什么人!这儿可是孩子们出游的营区,你个醉鬼是怎么混进来的!”希德被撞,正满心的不爽,一看对方醉醺醺的样子,立刻就端起助理导演的架子,要算算这笔账。

        但随着对方走到路灯下,西蒙·坎茨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是哪个小毛孩,敢管劳资的事儿!”醉汉醉醺醺的吼了起来,希德一皱眉头就准备招呼身边的那群年轻人一起上去修理修理他,但是西蒙·坎茨却拦住了他们。

        “希德,这个人……你们还是别惹他的好?!蔽髅伞た泊闹遄琶妓档?。

        “什么?”希德惊讶的转头看向西蒙·坎茨,在看到对方严肃的表情后,希德疑惑的打量了几遍对面那个醉汉,怎么看都是个毫不起眼的白人大叔而已嘛。

        “相信我,希德。要是你找人把他抓走,那剧组会很麻烦的?!蔽髅伞た泊南匀皇侵佬┦裁?,但他又不愿意直接戳破。

        希德在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片刻,但对方都不妥协之后,也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众人让开了路。

        “切,一帮损子,就知道你们没种?!弊砗哼谛α艘簧?,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看他离开的方向,显然是朝营区东面有酒吧的地方去了。

        “西蒙大叔,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等醉汉离开后,一行的几个年轻人忍不住纷纷问道。

        西蒙·坎茨摇了摇头,“你们还是回去休息吧,今天的事就当没看到好了?!?br />
        看到西蒙·坎茨坚定的模样,几个年轻人虽然不满,但还是各自离开了。

        希德在西蒙·坎茨朝他默默摆了摆手后,也只好压下不满也离去了。

        等到他走近自己住的木屋附近时,遇到了一个红色长发的女人,她一脸焦急的寻找着什么似的,脸上还带着一些明显的紫青色伤痕,这时她发现了路边的希德,“请问,请问你看到一个中年男人了吗?他喝了酒……”

        “喝了酒?”希德立刻想起刚刚撞翻自己的那个醉汉大叔,“的确看到过?!?br />
        “那!那请问,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红发女人焦急的问道。

        “恩……那边?!毕5鲁烈髌?,还是给对方指出了酒吧的方向。

        “谢谢,谢谢?!焙旆⑴肆佬缓?,立刻飞奔的离去。

        “真是奇怪的晚上?!毕5乱∽拍源弈蔚男Φ?。这时他却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在他住所附近的移动小木屋,大门敞开旁边的窗户也破碎了一块,显然是人为的结果。

        “这是……?”希德皱起眉头,看向这栋原本没人居住的空木屋,这时里面传出呜呜的风声,显得静谧怪异。

        看着投射出橘红色灯光的度假木屋,原本准备离开的希德,不知为何,脚步却转向那栋显得有些孤单的木屋。

        随着接近木屋,希德逐渐发现碎裂的酒瓶洒在木屋的门口,绕过酒瓶渣子后。希德走进了木屋,里面隐隐约约的传来呜呜的风声。似乎又不是风声,“难道有人?”希德肃然的自言自语道。

        然后他侧耳倾听,判断了一下方向后,就顺着呜咽的声音走了进去。在穿过了玄关、客厅和走廊后,他来到一扇半掩着的门前,仿若风声的呜咽鸣泣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你好,有人吗?”希德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问道。

        呜咽泣鸣立刻停住了,希德推看门一看,这是一间很普通的木制卧室,约莫有十几平米大小,但房间却空无一人。

        “奇怪,难道是我听错了?”希德摸着下巴,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但这时,希德注意到地板上的地毯的一角卷了起来,那个方向正是衣柜。

        “难道……”希德轻轻踩着地毯走了过去,然后他拉住衣柜的把手,深吸一口气,“话说,不会蹦出什么妖魔鬼怪吧?!?br />
        “啊啊——!”三个瑟瑟发抖的矮小身影在衣柜后展露出来。

        ————————————————————

        “so,你们是参加我们电影拍摄的群演?”希德奇怪的看向对面那个红发的小萝莉问道。

        “恩,不错,随便闯进别人家的,奇怪的大哥哥?!比诵」泶蟮男∨⒆孕诺牡愕阃返?。

        “喂喂,我可是个正人君子好吗?”希德哭笑不得的说道。

        他们现在在希德的木屋里,而端坐在希德对面的红发小萝莉,就是他从隔壁木屋的衣柜里发现的三个小家伙之一。是的,三个小家伙,两个小女孩,一个小男孩,正如希德猜测的,他们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个醉汉和红发受伤女子的孩子。

        现在年纪最小的小女孩蜷缩着睡在沙发上,而另一个小男孩则抱着希德给他们热的牛奶一点点的喝着,而三姐弟中年纪最大的小萝莉则担任起了与希德交涉的角色。

        “随随便便就把别家小孩掳过来的怪哥哥,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正人君子吗?”红发小萝莉笑盈盈的回到。

        “呵呵,刚刚不知道是谁哭啼啼的抱着我???”希德捉弄似的笑道。

        “咳咳,我才不是……”小萝莉脸颊泛出几分绯红,然后她看到希德促狭的微笑,立刻嘟起了小嘴巴,“揭淑女的短,可不是绅士的作为?;褂小鸢盐业毙『⒆?,我已经十一岁了,可以算是青少年了?!?br />
        希德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女孩,她注意到希德的目光,还挺了挺小身板,希德不禁笑起来,“好吧,大女孩,你爸爸妈妈为什么吵架?”

        “妈妈想回纽约拍广告,爸爸想要在洛杉矶继续拍电影,大人真是麻烦?!?br />
        希德惊讶的挑了挑眉,差点忘了洛杉矶可是世界电影之都,大街上一板砖就能砸到几个演员、模特之流。

        他倒不关心别人的家事,他笑道:“那么,你妈妈是模特,你爸爸是演员?”

        小女孩撇了撇嘴,“不,他们是在吵,要让我回纽约去拍广告,还是留在洛杉矶拍电影?!?br />
        “你???”希德不禁吃了一惊,现在演群众演员的小萝莉都这么猛了吗?

        “对?!毙÷芾蚪景恋难锲鹉源?。

        看着小女孩小大人的模样,希德笑起来:“哈哈,你这么古灵精怪,我倒觉得可以让你去拍《小鬼当家》啊?!?br />
        “哼哼,那是,要是我早生十年,《小鬼当家》就是女孩儿当主角了!”小萝莉一点也不谦虚的全盘接受道。

        希德不由得呵呵笑起来。

        “要是我从来都没拍过广告和电影就好了?!毙÷芾蛲蝗涣成鋈坏乃档?。

        “嗯?为什么?!毕5缕婀值奈实?。

        “要是我没拍过电影,也没拍过广告,爸爸、妈妈也就不用每天为了钱吵架了?!?br />
        如果小女孩的父母在这儿,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感到羞愧。

        希德坐过去,轻轻搂住小萝莉,虽然她有自己的家庭,但却过的和希德这个福利院长大的穿越众孤儿差不多,对这个世界都有一种天然的疏离感,这让他不由得感到了同病相怜的感受。

        小萝莉发出抽涕声,然后她闻到希德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草味儿,不禁把头埋进他怀里。

        希德温柔的替她整理了下头发道:“好吧,已经太晚了,我送你回家吧,要不然你爸爸妈妈该着急了?!?br />
        然后希德抱着小萝莉的妹妹,小萝莉牵着她的弟弟,一行人刚刚走出希德家的木屋,就听到不远处的木屋门口传来一对夫妇的声音。

        “我告诉你,迈克尔,如果林赛他们出了什么意外,我就跟你离婚!”一个有些神经质的女声说道。

        但一个更凶狠的男人盖过了她的声音:“哈!臭婊子,少在这儿装什么贤妻良母,你想独吞她的广告费和片酬,你做梦!”

        希德立刻皱了皱眉头,这种对话可不像是真正的父母该有的。

        小萝莉听到他们的争吵,顿时身体一僵,希德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安心后,向对面说道:“嗨,先生,不用担心,你们女儿、儿子在这儿?!?br />
        夫妻俩望过来,看到牵在希德怀里身边的女儿、儿子们,顿时松了口气。

        妻子把小萝莉三姐弟抱过去时,她的父亲不仅没道谢,还毫不客气的质问道,“你是谁?”。这家伙果然是刚刚那个醉汉,但是他现在似乎完全没有了刚刚的记忆,一脸不客气的看着希德。

        希德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小萝莉的父母顿时觉得他的视线突然变得锐利无比、气势逼人,这一眼仿佛把他们次落落的穿透了一样。

        “我是剧组的助理导演,希德·莱昂哈特?!毕5吕渥帕车愕阃返?。

        “迈克尔·罗韩,这是我老婆蒂娜?!甭蹩硕ぢ藓挥傻枚嗫戳讼5录秆?,黑色的短发下,一对异色妖眸泛着奇特的光泽,让他一虎下脸,立刻就产生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气场。

        “那个,我明天还能见到你吗?”小萝莉在她爸妈身边反而变得怯生生,全然没有了刚才的那股子古灵精怪的大胆灵气。

        希德蹲下来,温暖的笑起来,冰冷的气场立刻冰消雪融:“当然,小可爱,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邻居和工作伙伴了,你好,我是希德?!?br />
        希德和小女孩握了握手,她放松下来,甜甜的笑道:“你好希德,我是林赛,林赛·罗韩?!?br />
        希德眼皮一跳。

        林赛·罗韩?

        那个嗨遍洛杉矶夜店,玩遍好莱坞男星的贱女孩?事业鼎盛时,一个人就能牵动全美国神经的好莱坞话题女王?

        希德再次仔细打量起她,小林赛白皙红润的肌肤上散布着健康可爱的小雀斑,红发绿眼的明眸皓齿看起来活泼水灵,转动的眼睛显出她的聪慧伶俐。

        虽然因为站在她父亲旁边有些畏缩,但身上的那股子可爱的灵气却不自觉地流露出来。

        没人跟我说过日后那个好莱坞的话题女王,全球知名的贱女孩——小时候这么水灵可爱??!希德当场在心底奔腾而过的千万头羊驼上,大声吐槽道。

        回到家门口的希德,回头看了一眼罗韩家的木屋,心里暗暗下了某个决定,这时还没人知道,这个决定将会给好莱坞的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