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交易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交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黄獾赶到地牢入口的时候,看到那几个小妖无精打采的站着,都是一脸苦瓜相。

        也难怪,能被小魔王收做嫡系小妖的,都是一群玩心重、爱折腾的小妖,让他们站岗似的把守地牢入口不能离开,的确是一件枯燥透顶的事!倒是那些头大身子小的地牢守卫,一个个不知疲惫的站得笔直,尽职尽责的警惕四周。

        就是它们最先发现了远处走来的黄獾。

        来的路上,黄獾已经换掉了一身标志性的小钻风衣裳,又在脸上抹了一层黑灰,还运转巨象之力妖术,让身体显得壮实了一点。而且,敛息术只隐藏了一部分妖力,让自己露出的妖气程度就像个高等妖兵。

        “喂喂喂,站??!你是谁?来干什么的?”听到那些地牢守卫们的示警,几个小妖一下子来了精神,呼啦一声围了上来,个个揪住黄獾。

        “松手!”黄獾黑着脸一甩胳膊,直接拿出了猪妖大统领的腰牌晃了晃,冷声道,“我奉大统领之命,来地牢带走几个囚犯!怎么,你们还想阻拦不成?”

        语气毫不客气,反而质问起一群小妖来。

        “呃,这是……钻风大统领的腰牌?”几个小妖一眼认出,顿时吓了一大跳!

        能把大统领的令牌随身带着,这黑脸妖兵显然是深得猪妖大统领信任的心腹??!几个小妖哪里敢得罪,他们说是二小姐的“嫡系手下”,其实也就是个陪玩的,地位自然高不到哪里去。

        令牌上有猪妖大统领的妖力气息,这一点做不得假,几个小妖被黄獾凶巴巴一瞪眼,顿时都有些唯唯诺诺起来。

        “凭此令牌,可以进入地牢?!钡乩问匚赖敝形椎囊桓隹垂钆浦?,也点了点头,让开了路。

        轰隆隆……

        黄獾学着当初阿朵的样子,用令牌开启了地牢入口,岩壁缓缓移开。

        他很快沿着地道走了下去,而且故意没有关闭入口。

        此举本来只是为了方便离开而留下一条通路,可是黄獾却没想到,外界充沛的天地灵气也沿着这个地道的口子,快速涌向灵气稀薄的地牢之中。

        ……

        下到了第一层,又有地牢守卫上来询问他有什么事,黄獾亮了一下令牌,还是那副说辞:“大统领让我来带几个囚犯出去审问?!?br />
        “可以,你要带走谁?!钡乩问匚赖纳艉廖薷星?。

        “之前是不是有一个人类刚刚被关进来了,她现在在哪?”黄獾知道这些地牢守卫都是听命行事的妖术傀儡,没什么心机,便直接问道。

        “刚关进来的人类,在地牢九层?!钡乩问匚阑卮?。

        “带我去看看?!被柒翟虻?。

        两个身影一路往前走,途中路过那些关押着其他人类的洞窟,黄獾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他早就做好了打算,既然要救人,干脆把这些人类都一起救了,直接送出蛇王山!

        妖族吃不吃人,獾哥管不了也不想管,但是眼前这些人类本来是不会被吃的,纯粹是小魔王跟他赌气才抓的,要是这还不管的话,獾哥心里过不去那道坎儿。

        “这个,这个,还有那边几个……这些洞窟里的人类,我等下都要带走?!被柒悼醋诺乩问匚姥劭衾锏墓砘鸬?。

        “可以,用你的令牌,就可以打开栅栏?!钡乩问匚酪谰苫蛋愦鸬?。

        黄獾暗自点头记下,而后便加快了脚步,和这名地牢守卫穿过一层层地牢,从无数披头散发、惨叫哀嚎的妖族身边经过,最后进入了最深处的第九层。

        ……

        第九层作为地牢的最深一层,关押着的都是罪行不亚于背叛蛇王山的重罪之妖,一个个都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这里也关押着李大震地等狼王岭的奸细,他们倒暂时没有受刑,因为要等蛇女王亲自发落!不过他们也都没认出乔装改扮的黄獾,只是面带惊恐的看着黄獾和地牢守卫,生怕他们是来宣判死罪的。

        一路走下去,直到第九层的最深处,獾哥才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正是可人儿!

        她居然被关在了最深处,此刻正轻轻倚靠在洞窟的墙壁上,虚弱无力的样子,正闭目养神?;购每雌鹄春屠畲笳鸬厮且谎?,也没受到什么刑罚。听到脚步声,人类女孩顿时睁眼看过来,看到黄獾的一瞬间,微微一愣。

        黄獾这种粗浅的伪装,骗骗不熟悉他的人也就罢了,曾经朝夕相处的可人儿还是能认出他来的。

        黄獾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乱说话,而后就拿起令牌,直接对着栅栏上面按了上去。

        嗡——

        绿色光膜微微闪动,荡起波纹,洞窟的栅栏却没有打开。

        “嗯?”黄獾立刻扭头看向地牢守卫,皱眉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用令牌就能打开的么?”

        谁知地牢守卫平静摇头:“第一层到第八层,用这块令牌都可以打开,但是第九层不行。你之前没说你要带走的是第九层的囚犯?!?br />
        黄獾一瞪眼,但是下一秒,他就明白了过来……是啊,第九层关押的可都是罪行深重的囚犯,连如何处置都要蛇女王亲自来决定,区区大统领的令牌又怎么可能想放谁就放谁?

        而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在黄獾身后响了起来:

        “小兄弟,见到你真是高兴啊……”

        听到这个声音,黄獾神情微微一凛,转头看了过去。果然,正是上次见过的那个白袍老者!把食物转化为妖力的神奇妖术,獾哥还是从这个白袍老者赠与的布口袋上学会的,而看对方此刻的眼神,显然是已经看穿了黄獾的伪装,认出了他来。

        这老者,似乎是叫做……白风将军?

        可人儿的隔壁,就是那个披头散发状若疯魔的所谓“黑屠将军”,斜对面则是白袍老头“白风将军”,黄獾至今不知道他们当年的故事,只是隐隐听说“将军”其实就等同于现在的大统领,只是从很早以前,就已经不许这么叫了而已。

        白袍老者眨眨眼,黄獾顿时会意,想了想,还是转身对地牢守卫道:“你到八层去等我吧?!?br />
        “好的?!钡乩问匚姥壑泄砘鹛较?,看了看令牌,才点头转身离开。

        等到地牢守卫走远,白袍老者这才微笑开口:“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上次的事情,你考虑好了吗?”

        黄獾知道,对方指的是借令牌一用、消除自身痛苦的事情……白袍老者衣袍下面拴着无数铁钩和锁链,每日有雷电灼烧身体,忍受着无尽的痛苦,所以想用青翼术的最后一道花纹,交换黄獾的令牌一用,来消除那无尽的雷电!

        “不换,还是等我想好了再说吧?!被柒狄⊥?,他至今不知这白袍老者的话是真是假,对这种从蛇王山创立之初活到现在的老怪物,獾哥可不敢掉以轻心,想都不想的就拒绝了。

        “小兄弟,别急着拒绝啊……让我猜猜,你是想救对面这个人类女孩对吧?”白袍老者也不急,依旧微笑着,语气不紧不慢,“上次我就发现你身上有仙力的气息,而这人类女孩身上也有,若我感觉不错,你们的仙力似乎还同出一源!看来你和这个人类很有渊源,应该是把她当成了真正的朋友,我说的没错吧?”

        黄獾看着他,不说话。

        “呵呵,或许……还不是普通的朋友?毕竟这么漂亮的人类女娃,放在我妖族也绝对算是一等一的容貌,你动心也正?!闳梦蚁肫鹆俗约耗昵岬氖焙虬 卑着劾险哐壑猩凉凰炕衬?。

        “你到底想说什么?”黄獾忍不住打断道。

        “交换,和上次一样的交换?!卑着劾险咂骄部醋潘?,“你手中的令牌,在这第九层的作用很有限,最多也就是能给我这样的重罪囚犯减少一些惩罚和痛苦罢了,想直接开门是做不到的。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只要你给我令牌,助我消除这日复一日的痛苦,我就告诉你开门而不引起守卫注意的办法!还有上次许诺给你的青翼术第八十一道花纹,我也会一并给你?!?br />
        “我早已不指望出去,我想要的,只是在余下的这段生命当中,不要再每天被疼痛折磨而已……”

        “这……”黄獾沉默了。

        他虽然对蓝色断刃有信心,可以再次强行切开金属栅栏,可是如今可是在第九层!一旦再次引发了地牢的妖术禁制,肯定来不及和上次一样冲出去,更别说把第一层沿路的人类全都救出来了。

        而那些地牢守卫也说了,这块令牌是根本打不开第九层的栅栏的,这么说来,自己也没什么好担忧的,白袍老者就算拿到令牌,也跑不出来。

        时间紧迫,猪妖大统领随时有可能醒来,所以黄獾仓促思考了一番之后,便咬牙道:“好!但是你先告诉我怎么开门而不引起守卫注意!”

        “上一次的禁制,应该是你破坏的吧?”白袍老者微微一笑,伸手指着关押可人儿的洞窟外面墙壁上的一处,“你去那里看看,栅栏边上是不是有一个三叶花瓣一样形状的花纹?”

        黄獾走过去一看,还真有这样一处花纹。

        “那就是妖术禁制的关键所在……你只要破坏了它,栅栏上的妖术禁制就会暂时消失,到时候区区金属栅栏,对你来说就再简单不过了。而且你也不用担心对我这里有什么影响,你可以看看,每一间洞窟的栅栏边上,都有这样一团花纹,它们是一一对应洞窟的,破坏一个,只会对它对应的那一间洞窟有影响?!?br />
        “只不过,你必须用尽量小的动静破坏它,否则还是会引发整座地牢妖术禁制的示警……这一点,我想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我听说前几天,上面的一间洞窟禁制被强行破坏,有个神秘妖族劫走了一位人类女子……应该就是你做的吧?”白袍老者说这话的时候,笑眯眯的看了看黄獾,又看了看谷月薇。

        “嗯……”黄獾不置可否,先是检查了一下,发现果然每个洞窟外面都有这样的图案,而后便轻轻掏出蓝色断刃,对准可人儿所在洞窟外墙上的三叶花瓣形状的花纹轻轻刺了下去。

        令牌都还没给对方呢,黄獾倒也不怕白袍老者耍什么花招。

        哧。

        仿佛烧红的尖刀刺入奶油,这蓝色断刃果然毫无阻力的刺入了三叶花瓣的中心,动静绝对够小。紧接着,黄獾就看到可人儿所在的那一间洞窟的栅栏上面隐隐约约有绿色流光一闪,而后迅速消逝。

        “这就行了?”黄獾既惊喜,又对破坏栅栏上的妖术禁制如此简单而感到疑惑,他却不知,这白袍老者在地牢少说关了上千年,穷其一生都在研究这些禁制,这才能找到关键处。

        没了妖术禁制的栅栏就是普通金属,禁不住黄獾用力一拉,便扭曲出现了一个大洞。

        “黄獾?你怎么又来了……”可人儿弯腰钻了出来,眼神复杂的看着黄獾,“你别再骗我说这样对你没有影响,你为了救我闯进这里来,肯定付出了很大代价?!?br />
        “反正都已经来了,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黄獾摇头,“你也知道的,我对蛇王山的功劳不小,我肯定不会有事的?;故窍人湍忝窍律揭?,你们离开了,我才没有了牵绊,才能放心处理后续的事情?!?br />
        “好了,时间紧迫,还得委屈你一下,先进我乾坤袋里来吧?!被柒涤值?。

        他打开乾坤袋,小心翼翼的把可人儿装了进去,而后向外走去。

        “哎,小兄弟,你还没给我令牌呢!青翼术第八十一道花纹,你也不想要了么!”白袍老者忽然低声叫道。

        黄獾回头看了他一眼,略带歉意道:“前辈,对不起了,如今大王她不在,为了防止让蛇王山的妖族们带来不可知的危险,我今天暂时先不能把令牌给你。但我不会忘记咱们的交易,等大王她回来了,我一定再找个机会进来,亲手把令牌给你,解除你的痛苦!”

        “你怎可以说话不算!”白袍老者惊怒。

        “我会再来一次的,在此之前,还请你多忍受几天吧……”黄獾又微微欠身,而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他说的都是真心话。和这白袍老者相处,让他处处感觉不自在,所以还是等蛇女王回山之后再做一些事情比较好……有妖王看着,至少出不了大乱子。

        黄獾却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白袍老者有些气急败坏的脸上,忽然渐渐露出了一丝笑容,闭目深吸了两口气之后,他忽然自言自语道:“这次拖延了这么久,天地灵气还真是不一般的充裕啊……”

        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