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当年的真相(三合一)

    第四百四十五章 当年的真相(三合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知道是什么级别宝物的蓝色长刀断刃,锋利到了极点,连白犀大统领的岩石盔甲都能轻易捅穿——白犀大统领可是准王!

        自然,青麟这个妖丹初期大妖的一身青色鳞片也不可能挡得住……

        而青麟根本没把黄獾放在眼里,急于求成的他,直接大大咧咧就冲到了黄獾的面前!可是尚未来得及出手,就看见蓝光一闪,刚一接触他的身体,就有一股强烈的寒气传递了过来,让他的动作为之一僵!

        唰!

        青麟只感觉胸口一凉,身体一轻。

        低头看去,顿时眼睛瞪得滚圆,自己那引以为傲的强横麟甲妖躯竟然从腰部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几乎断成了两截!只剩后腰处还连着一些皮肉麟甲……

        许多腰间的青色鳞片都被切成了两半,断面光滑,显然压根没能起到什么阻挡的作用。

        下一刻,撕心裂肺的疼痛终于如潮水般袭来,青麟顿时惨叫一声,两眼一黑,他的五脏六腑都被切断了,如此重伤直接让他陷入了昏迷,腹部的伤口狂喷着鲜血,整个身体向地面无力坠落而去。

        而黄獾却眼疾手快,左手一把拽住了青麟的上半身,毫不犹豫的冲向了不远处的银峰!

        此时此刻,他的右手中正倒拖着一柄没有刀柄的狭长蓝色断刃,手掌正是抓在断刃的下端!而令人惊奇的是,他的五指竟然没有被切断!

        细细看去,他的手上似乎缠绕着什么,如同丝绸一般轻薄柔软,层层叠叠缠了不知多少层,将整个右手包裹的像个粽子一般。

        那正是蛇女王赐予的蛇皮内甲!

        没错,獾哥思来想去,唯一能让他短时间内使用蓝色断刃的方法,就是用蛇皮内甲缠绕手掌,然后去拿起那柄断刃!

        这是蛇女王晋升妖婴期的过程中褪下的蛇皮!而且是最精华的一块腹部蛇皮,论级别,它应当属于无限接近妖王级的炼器材料。论防御力,蛇皮内甲无疑比白犀大统领的岩石盔甲还要强悍的多!

        蛇女王当初把内甲赐给黄獾的时候就曾说过,它能帮黄獾抵御一切妖王级以下的尖锐物体攻击!它对钝器轰击的防御能力较差,可是一切妖婴期威力以下的锋锐性质的攻击,都难以将其穿透!

        而这蓝色断刃,不正是因为锋锐无匹,才会杀伤力惊人的么?

        不过饶是如此,黄獾也能骇然感觉到,这蛇皮内甲在蓝色断刃的切割下,依旧在一层层的崩裂,如同锋利的宝剑切割坚韧的老牛皮,虽然缓慢,可是却依旧能切开!

        一层,两层,三层……缓慢却坚定。

        每一层蛇皮内甲被割断时,都会发出轻微的“崩”的一声。幸亏獾哥在手上缠了足足二十几圈,这才没被蓝色断刃一口气全部切断!

        这可是无限接近妖王级的内甲??!

        这蓝色长刀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宝贝!

        獾哥心中回荡着惊涛骇浪,可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蛇皮内甲正在迅速损毁,最多还能支撑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在这个短短时间内,他必须解决剩下的这两个妖丹期大妖,才有一线生机!

        由于黄沙尚未完全散去的缘故,另外两个妖丹期的大妖虽然听到了青麟的惨叫声,可是却没看清具体发生了什么,模模糊糊当中,银峰只看到一个黑影对着他飞来,而且看那轮廓,正是他熟悉无比的青麟师兄。

        黑影一言不发,只是闷头向这边飞,倒是黑影的身后,传出黄獾似是不甘的吼叫声:

        “休要逃走,再和我大战一百回合!”

        见此情景,银峰也是大吃一惊,从他的角度看不到黄獾的存在,可是从刚才青麟师兄的惨叫和黄獾的这句话,他自然认为青麟师兄是在黄獾手底下吃了亏,所以才逃向他这边,寻求帮助!

        不是银峰的警惕性不高,实在是他做梦也想不到青麟师兄会一个照面就被一个妖将给杀死,别说杀死了,就连黄獾能在近身战斗当中让青麟师兄吃点小亏,银峰都已经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了!

        “师兄莫慌,我来助你!”银峰冷哼一声,主动迎了上去,同时身边再次浮现出近百道银芒,就待青麟师兄从他身边越过之后,攻击青麟身后的黄獾!

        而此时,身在另一个方向的重羽却是眯起了眼睛。

        从他的角度,透过重重黄沙,隐约能看出“青麟”的后面根本没有任何追击的敌人身影,重羽反应很快,心中一动,立刻再重新看向“青麟”的身影!

        有心分辨之下,这才发现那身影的后面似乎还缩着一团有些瘦小的黑影,不仔细看一点也不起眼。而且仔细分辨还能发现,周围某些特定区域的黄沙还被隐隐排开了,出现了一点空隙,那空隙隐约是两双翅膀的模样。

        “不好!”

        重羽猛地睁大了眼睛,尖啸一声:“师弟小心!那不是青麟!”

        可他喊的太晚了!

        在青麟的身体极速靠近了银峰,并且和他交错而过的时候,银峰总算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银丰师兄的脸色太苍白了,而且下半身有点怪异的扭曲!可他的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呢,就看到一抹蓝色的刀光从青麟师兄的胸膛中突兀的冒出!

        噗嗤!

        距离太近了,蓝色刀光毫不费力的穿透了青麟的身体,速度不减,便直接扎进了银峰的心窝!而后用力一绞,往回一抽,银峰的胸口便爆出一团血雾!

        “你……我……”银峰前一刻还没回过神来呢,下一秒,却感觉浑身的力量迅速流逝。

        妖力乃是气血之力。此刻银峰的心脏都被搅碎了,大量血液流失,力量自然也减退。百道银芒也迅速消散了……心脏被毁的重伤,恐怕只有真正的妖王才能不死,就像当初失去了一个脑袋的啸月狼王。而银峰这种连王品血脉都不是的妖丹期,绝不可能存活!

        青麟的背后,黄獾一击得手,为了防止银峰垂死反击,立刻用力一蹬青麟的背部,一个后翻远离了那两个家伙。

        “两位师弟!”一边的重羽又惊又怒,身上瞬间爆发出恐怖的杀气!

        太快了,这一切太快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呢,两个师弟居然就被杀了?

        对方不是一个妖将么?怎么可能连续秒杀两个真实实力都在妖丹后期左右的师弟?简直匪夷所思——就算是真正的王品血脉妖族,也不可能在妖将期的时候,就拥有这么恐怖的攻击力??!

        难道……是那一道蓝芒的缘故?

        是宝物?

        是神兵?

        重羽的脑海当中瞬间转过诸多念头,眼中很快浮现出贪婪之色。如果那道蓝芒真是一兵器,那简直是骇人听闻的神兵利器!

        “杀我两个师弟,我岂能饶你!”重羽这一刻眼中冒出了幽幽光芒,兴奋了起来,他双臂猛地化作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羽翼一扇,便有一团团浓黑色的妖风对着黄獾涌去!

        黑色妖风所过之处,黄沙直接化为虚无,没有粉末洒下,连一丝动静都没有,仿佛直接消失在这世界上。

        这正是重羽的本命妖术,“混冥妖风”!

        重羽的本体乃是一种猛禽“隼”,正因天赋极高,加上本体又和大鹏圣祖有些相似,所以十分受大鹏圣祖的器重!作为一群天才妖族的大师兄,他的本命妖术异常强悍,他仅仅妖丹初期,混冥妖风的威力却达到了妖丹期巅峰!

        这份超越自身境界的攻击力,甚至都不比一般的王品妖族弱了!

        重羽的性子很谨慎,他没有摸清那道蓝芒的底细,就绝对不靠近黄獾。其实以他的本事,如果靠近一点,一道混冥妖风准确命中黄獾,恐怕就能将其杀死,而在心有警惕的情况下,黄獾就算想用蓝色断刃攻击他,他也有很大把握及时躲开!

        可是重羽依旧只是远远的,不断用翅膀催生妖风。

        一团团浓黑如墨的妖风,仿佛不要钱一般从重羽的双翼之间洒下,他不惜耗费大量妖力,打算用无尽的混冥妖风将黄獾包围笼罩,将对方消磨至死!

        蓝色光芒如果真是神兵利器,想来也不会被混冥妖风损坏。

        轰!

        蓝色光芒闪现,一团黑色妖风被一划而过,受寒气影响而崩溃消散。

        “该死!”紧接着,黄獾两对青色羽翼拼命拍打,狼狈躲开了另一团黑色妖风,可是周围黑色妖风的数量却在迅速增多,前后左右,天上地下,自己仿佛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黑色妖风世界!

        他心里发苦,如今总算知道这三个妖丹期的亲传弟子有多么恐怖了!要知道黄獾爆发起来的实力也是妖丹初期啊,而是面对一个发挥了全部实力的亲传弟子,獾哥却只能苦苦支撑,而且险象环生。

        “崩崩崩!”手中蛇皮内甲还在一层层断裂。

        獾哥为了使用蓝色断刃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蛇皮内甲可是能救命的宝贝,而且王品威压也是非常实用的东西,这些全都随着蛇皮内甲的损坏而失去了!

        “还有九层,不,八层了……”黄獾额头渐渐冒出了冷汗,他知道自己剩下的能掌握蓝色断刃的时间不多了,可是那该死的最后一个瘦高亲传弟子就是不靠近!

        对方似乎极擅长飞行,想逃是不可能的,想杀又碰不到对方的身体!獾哥拼命靠近对方,对方却只要轻轻一振翅,就能把距离拉开……

        “难道我今天要死在这里了么……”黄獾渐渐有些绝望了,他所有的底牌都用了,连仙力也用上了,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最简单的护体法术,还踩了一柄飞剑在脚底下,借助御剑术更快的躲闪。

        可是这一切,只是稍微拖延一下死亡的脚步而已……

        黑色妖风还在持续增多,终于,某一刻,它们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球体,将黄獾彻底包围了起来,然后缓缓向中心收缩起来。

        黄獾已然无处可逃!

        “罢了,罢了……”黑色妖风球体的中央,獾哥彻底绝望了,脸上带着一丝苦涩,将蓝色断刃收进了乾坤袋里。

        转过头,遥??醋派咄跎降姆较?,目光似乎穿透了浓黑如墨的妖风墙壁,看到了自家的小崽子们。他知道,小家伙们此刻一定也正牵挂着自己。

        “早知道就带着你们提前逃走了……”黄獾此刻心中没有多少害怕,却有着一丝后悔,剩下的都是对小崽子们的不放心。这个瘦高的妖族不死,蛇王山恐怕必败无疑,也不知小家伙们能不能逃出生天……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场决战到了最后关头,竟然会凭空冒出三个妖丹期的大妖来!

        大鹏圣祖把亲传弟子都派来了,蛇王山……输的不冤。

        可是就在这时,黄獾忽然听到黑色妖风形成的球体外面传来一声惨叫!听声音,却是那瘦高个子的亲传弟子发出的!

        “嗯?”黄獾瞬间来了精神,能不死,他自然不想死!

        周围密不透风的黑色妖风球体,这一刻忽然混乱了起来,一团团黑色妖风变得散乱,出现了一些狭小的缝隙?;柒悼醋家桓隹障?,猛地用蓝色断刃击溃了一团黑色妖风,而后一闪身,便冲出了黑风的包围!

        他扭头往那个亲传弟子的方向看去。

        隔着黄沙,獾哥隐约只看到,那瘦高个子的亲传弟子正和一个黑影战斗着,那黑影身上的妖气气息黄獾很熟悉,正是濛!

        “她怎么来了?”獾哥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听到了那边的动静。

        “是你?”黄獾听到那瘦高个子的亲传弟子惊呼了一声,而后是恶狠狠的声音,“当年侥幸不死的小崽子,没想到又碰面了。怎么,想杀我?你还太嫩了点!”

        而濛的身影若隐若现,一次次隐匿气息,而后蓄势再从另一个方向杀出来,她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声音有些疯狂:“你为什么还活着!你为什么还活着!今天我要给爹娘报仇!”

        听着听着,獾哥也渐渐体会出了什么,听他们的语气,濛似乎以前就认识这个亲传弟子……而且还提到了给父母报仇……

        “难道这就是濛说的那个杀了她爹娘的仇家?”黄獾猛地一瞪眼,“不是说,啸月狼王已经帮她报仇,把那仇家杀死了么?”

        重羽没死,那么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是啸月狼王骗了濛。

        无论当年的真相如何,濛的爹娘之死是啸月狼王安排好的也罢,还是啸月狼王偶然得知了双方的矛盾,而后单纯不想失去重羽这个天才手下,顺水推舟让他去了大鹏圣祖麾下学艺也罢,啸月狼王这么多年来都在欺骗濛,这一点毋庸置疑!

        另一边,濛和重羽的交手也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别忘了,濛曾经有过偷袭成功刺杀了一个妖丹中期大妖的战绩!自然,重羽也丝毫不敢轻视她的攻击。他的混冥妖风虽然强悍,攻击力直逼妖丹期巅峰,可是他的妖躯却只是妖丹初期。

        而濛也一点都不轻松,重羽的道行毕竟比她高一个大境界,天赋也是极高,混冥妖风的威力让她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若不是刚刚趁着重羽全神贯注操控妖风围杀黄獾,成功偷袭并击伤了重羽的一边翅膀,濛说不定早就被他追上了。

        她的身影若隐若现……这些天和黄獾不断的切磋交流本命妖术,有收获的不只是黄獾。濛也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思考自己的本命妖术,如今竟真的让她研究出了本命妖术的另一项能力,就是能让自己的身体变得虚幻!

        虚幻的身体,加上稀薄黄沙的掩映,导致当濛收敛气息的时候,重羽根本找不到她的位置。这才造成了濛能够一次次偷袭重羽,而重羽一直待在原地警惕四周,伺机反击的局面。

        看到这里,黄獾也坐不住了,他知道濛不可能是那亲传弟子的对手,所以他得帮忙!濛刚刚可是救了他一命的,他如今岂能坐视不理?

        更何况,那个瘦高个的亲传弟子太厉害了,他如果不死,蛇王山必败!

        只是蛇皮内甲几乎完全损毁了,黄獾如今再也握持不住蓝色断刃,没有蓝色断刃,他靠近过去就是白白送死!他可没有濛那种将身体变得虚幻模糊的本事,黄沙已经越来越稀薄了,近距离的情况下,他就算能收敛所有气息,对方也能看清他的位置!

        思索了片刻,黄獾忽然心中一动,用敛息术彻底收敛了气息,离战斗中的两妖远远的,绕了一个大圈子,悄然飞到了两妖的上方。

        蓝色长刀断刃在獾哥的乾坤袋中,是一直插在一大片泥土上的,当初獾哥收取它的时候就是直接连着它下面的一大块地面收进了乾坤袋。若非如此,蓝色断刃恐怕早就刺破了乾坤袋,掉出来了。

        黄獾此刻,则是做了和当初相反的事情,他将那一大块土地从乾坤袋里取了出来!

        由于距离比较远,黄沙还是有效果的,所以重羽也没注意到高空中的动静,他只是悬浮在空中,全神贯注的警惕着四周。

        而极高空当中,黄獾托着那一大块土地,感受着下方那股雄浑妖气的方位,调整了一下位置,而后把双手按在了泥土上,心念一动,猛地将泥土收回了乾坤袋!

        只收了泥土,却留下了蓝色断刃!

        咻!

        没了土地支撑的蓝色断刃,在自身重量的作用下,瞬间直直向下坠落而去!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物体下落的速度是有极限的,那是因为风的阻力会随着下坠物速度的增大而急剧增加,可是蓝色断刃的锋锐连风都能轻松切开,所以只要距离足够,它的速度几乎可以无限增加!

        稀薄的黄沙当中,隐约可见一道蓝光从天空中极速坠落,速度越来越快,仿佛九天直坠而下的天雷,直指正下方的重羽头颅!

        可是这时……

        好巧不巧的,重羽居然抬头望了一眼。

        或许他只是随便扫一眼而已,只是担心濛会从那个方向偷袭,可是就是这么一扫,他险些魂飞天外!那令他忌惮无比的蓝色断刃,竟然已经距离他只有几十丈远了,而且速度飞快!

        重羽尖啸一声,背后的黑色羽翼瞬间张开,就要赶紧躲开!其实以他一个妖丹期隼妖的飞行速度,还是能在蓝色断刃坠落下来之前逃开的,可这时,他的身侧忽然出现了一缕寒光,正是濛!

        濛已经看见了天上坠落的蓝芒,她知道黄獾有一柄无坚不摧的蓝色长刀断刃,黄獾研究它的时候濛就在不远处看过许多次,所以她很清楚,是黄獾出手了!

        “啊啊啊,给我滚开!”重羽癫狂了,压根不理濛手中的狼牙匕首,而是继续拍打翅膀要逃。中了匕首不一定死,可那蓝色光芒可是连青麟师弟的那防御力恐怖的麟甲都能切开,重羽岂能不怕!

        “还我爹娘命来!”濛的反应也是极快,她看见重羽要逃,却是毫不犹豫的松开了两柄匕首,直接合身扑上,死死夹住了重羽的翅膀!

        直接用胳膊、用腿、用身体,彻底把重羽缠住,将其固定在原地!

        当然,她也因此停留在了原地。

        仰面朝天看,看着那不断靠近的蓝色断刃,濛的眼中竟然无比平静,甚至还有一丝解脱之意。

        “松开!松开!松开我??!”重羽惊恐交加,拼命挣扎着,可是濛刚刚从隐匿状态脱离出来,正处于实力暂时提升的状态,加上拼命,将他缠住片刻还是能够做到的!

        时间仿佛变慢了,蓝色断刃一寸寸落下。

        重羽拼命挣扎着,他的力气比濛大,某一时刻终于甩开了濛的一只胳膊,一只翅膀挣脱了出来!可是一只翅膀是不能平衡的,重羽一扇翅膀,没能飞出去,反而把他和濛的身子都带的一歪!

        两妖顿时变成了一个古怪的姿势,身体都扭曲着,濛的另一只胳膊则依旧死死缠着他。

        在重羽惊恐的目光中,在濛平静的眼神里,那蓝色长刀断刃终于是降临了……

        它从重羽的头颅边滑过,毫无阻碍的穿透了濛的肩胛骨,将她的左臂连根斩断,而后又刺入了重羽的胸膛,接着迅速没入其中,最后直接穿透了重羽的心脏!

        “唰!”

        蓝色长刀断刃丝毫不停留,穿透了两妖的身体,继续向下坠落下去,最终落在了地面上,轻轻插入了地面一寸,瞬间停下。

        “嗬嗬……”重羽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喉咙深处发出难以置信的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