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四百零四章 灰色气流再现(二合一)

    第四百零四章 灰色气流再现(二合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也难怪啸月狼王如此惊讶。

        要知道,一般能够越级而战的妖族无非是两种,一种是天生擅长战斗的猛兽变成的妖,就像黄獾小队中的妖兵黑爪;另一种则是天赋异禀、本命妖术威力不俗的妖,比如掌握了变化之术的肥狸妖。

        而这两者,一般也就越一个小境界罢了……真正能够越一个大境界战斗的,只有王品血脉!

        当然圣品血脉肯定也可以做到,但是毕竟太过稀少,暂且不做讨论。

        蛇王山的大少爷,当初就能以高等妖兵之身,力压大多数妖将!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王品血脉本身便是“同阶无敌”“越级战斗”的代名词……可是这种事情出现在一个普通的小妖身上就很奇怪了!

        啸月狼王按捺心思,继续往下看。

        “在战斗中,居然还迫使那野猪大妖不断翻滚、惨叫?化作本体撞碎了一座岩石山?”啸月狼王看着通过隐秘渠道传来的消息,倒吸一口凉气,“怎么可能这么强,怎么可能拥有超越自身道行这么多的战斗力!”

        在这隐秘渠道传来的密信当中,显然是把犹平中了牛虱子之后,因为奇痒难忍而做出的种种奇怪举动当成了与黄獾战斗的结果……

        这个误会可就大了!一个筑基初期的妖将,居然能和妖丹后期的大妖交手还不落下风,甚至将对方逼得有些狼狈,这战斗力何止是越了一个大境界?这是整整一个大境界再加上两个小境界??!

        啸月狼王很肯定,自己当年都没这么变态!

        这一刻,啸月狼王眼前忽然浮现出一个影子,那是一个他曾经熟悉无比的身影。

        在记忆中,那个身影曾经是那么的光芒万丈,让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越,那么多年,他永远压着自己一头,甚至到后来都让自己有了心理阴影,进而诞生出嫉妒、怨恨等种种情绪……

        越这么多境界战斗的能力,在啸月狼王的记忆中,也只有这个身影曾经做到过。

        那是一条背生双翼的青色大蛇……

        “在和扎古扎古与大妖犹平的战斗中,黄獾多次在背后凝聚出两对青色气流翅膀……气流翅膀???!”啸月狼王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继续往下看,可是忽然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那四个字!

        “难怪,难怪!一个普通的獾妖,能越这么多级战斗!而且还能凝聚青色的气流翅膀!”啸月狼王呼吸粗重到了极点,眼睛深处散发着无数寒芒,“很好……看来,这无疑是得到了‘他’的传承啊……”

        恍惚之间,啸月狼王似乎又想起了当年那个如初升太阳一般崛起的年轻妖王,它不但拥有着王品血脉,更有着超强的战斗天赋,还自创了逆天无比的一门风翼术!青色气流翅膀,正是那门风翼术的标志!

        他天才、傲气,别的妖王只能越一个大境界战斗,他却能越级挑战更多。同时期崛起的几个王品血脉的妖族,光芒几乎全都被他掩盖!几乎所有认识他的妖都认为,他会是崆青山脉的下一个妖圣!

        “当年,我费尽心思杀死了你,才营造出了狼王岭和蛇王山分庭抗礼的局面。如今,又有一个小家伙冒了出来,继承了你的妖术,战斗天赋和当年的你一样变态……而我,怎么能让他活下去呢……”

        银色巨狼眯起了眼睛,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

        蛇王山。

        夜幕笼罩大地,一阵阴云飘过,连月光和星光也被暂时遮蔽。

        借着这个机会,一道道隐秘的消息,以及一道道灰色的气流,通过特殊的方式,跨越遥远的距离,传递到了蛇王山的许多处地方。

        这一刻,黑夜当中,许多双眼睛猛然睁开。

        “什么,狼王居然半夜亲自传讯!是发生什么大事了么?”

        “这灰色气流……老天!这、这难道是妖王妖力?大王他居然赐了我整整十道妖王妖力?”

        “让我看看……呃,寻找机会,杀了钻风营的黄獾小钻风?”

        “钻风营的黄獾小钻风,初步估计,真实实力大约是妖丹初期到中期之间……开什么玩笑?黄獾那家伙,我又不是没见过,真有这实力早就成了统领了,怎么可能还是个小钻风!大王的情报应该是错了吧……”

        “根据现有的情报,黄獾擅长肉体力量,习惯用两柄法器长剑攻击,拥有一门变种的强悍风翼术……需找到合适的机会,利用妖王妖力将其击杀……”

        这一刻,夜幕之下,木屋中、山洞中、树林中,许多身影皱眉思索起来。

        而在这诸多身影当中,有一个气息强大的身影情绪最为激动,正是震地营的李大震地!

        “妖丹初期到中期的真实实力……”李大震地愣愣地重复着这几个字,脸色渐渐变得很难看。

        肥狸妖已经消失了许多天了,李大震地把蛇王山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钌囊桓鲅?,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这么多天,依旧音讯全无,说明肥狸妖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

        其实肥狸妖是怎么死的,钻风营的苍云大钻风再清楚不过,可是他却没有告诉李大震地。毕竟某种程度上,肥狸妖算是被他“诱拐”过去的,肥狸妖的死,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因此苍云大钻风把这件事瞒了下来,反而趁着李大震地心灰意冷的时候,去拉拢他加入狼王岭!儿子都死了,李大震地的牵绊和顾忌就少了一分,加上他本来就没有多忠心,自然很快答应了下来。

        苍云大钻风给他刻下了狼王岭的隐秘印记,使其彻底成为了狼王岭的眼线,而且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身居高位的眼线。

        关于肥狸妖的死,李大震地也不是没有怀疑过黄獾,毕竟整个蛇王山当中,和他儿子李狸最不对路的就是黄獾!而且李狸也不止一次的说过要私下里去报复黄獾,都被他压了下来……

        从这个角度来说,很有可能是李狸不听自己的话,偷偷去惹黄獾的麻烦,反被黄獾给杀了!

        可是思来想去,李大震地又很快推翻了自己这个猜测。

        原因很简单,从上次两大队切磋比试的结果来看,黄獾的实力也就是和李狸相当,甚至还略有不如!就算黄獾有蛇皮内甲这种东西,可是李狸如果不想战斗,一心想逃走的话,是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的。

        李大震地不止一次亲自体会过蛇皮内甲的威压,自然知道那种威压之下的感觉。身为妖将,虽然难以提起反抗的心思,很难对蛇皮内甲的主人出手,可是如果只想逃跑,受到的影响就会大大削弱。

        所以黄獾是不可能无声无息杀了李狸的!

        加上肥狸妖之前就曾突然消失了一整年的时间,音讯全无,所以李大震地心底当中还抱着一丝希望,认为儿子有可能又被那个“神秘师父”给接走了……

        可是如今,啸月狼王传来的消息当中,却说黄獾有着“妖丹初期到中期”的真实实力,这在李大震地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就算啸月狼王的情报有误,但也不会差太多,黄獾肯定是隐藏了相当强的实力!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一个疑似有着妖丹期真实实力的强者,被一个筑基中期的妖将屡次挑衅,怎么会不生气?出手击杀也很正常!之前的几次冲突之所以没有下手,很可能是对方不愿在公开场合暴露真实的实力,可是如果李狸私下里去报复对方,岂不是羊入虎口?

        这样说来,自己之前的猜测很可能是真的了。

        自己的儿子李狸,是被黄獾杀了!

        “黄獾……”李大震地咬牙切齿地捏紧了拳头,而在那个拳头表面,有着一团灰色的气流,翻滚不定。

        ……

        自从青木岭妖族离开之后,獾哥的生活就又恢复了平静。

        白天,给前来求法器的妖族锻打一下法器,照看一下种植灵气稻米的灵田;傍晚,教教自己小队的妖兵锻体锤法,獾哥的实力在这个过程中稳步增长着。

        而有小崽子们和小魔王漫山遍野的追逐玩耍,寻找天才地宝的速度倒也不慢。

        偶尔中午休息的时候做点美食,獾哥也不吝啬分给前来求法器的小妖一点,渐渐地名声也传开了。许多蛇王山的小妖都知道,钻风营有个黄獾小钻风很好说话,不仅愿意收取不多的报酬帮大家打造兵器,还做得一手美食!

        来求法器的小妖越来越多……当然,也有某些动机不纯的目光在暗中环视。

        他们便是狼王岭的奸细。

        啸月狼王的命令是,寻找机会杀了黄獾,但是却反复着重强调了一点,那就是一定不能误伤一个虎头蛇尾的妖兽!只要它在场,就绝对不能动手!说到底,啸月狼王还是对黑虎妖圣忌惮无比的……

        可惜,不是每个妖都有足够的耐心,比如李大震地。

        暗中观察了几天之后,李大震地发现黄獾总是和那个虎头蛇尾的未化形妖兽待在一起,自己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可是自己儿子的下落始终犹如一道刺横在他的心上,让他坐立难安。

        思来想去,李大震地索性不再掩饰,直接找上了黄獾!

        这一天,黄獾刚刚锻打完一柄法器长剑,就看到一个魁梧身影走了过来,正是面色阴沉的李大震地。

        “黄獾!我儿子李狸在哪里!”李大震地一来,就沉声质问。

        “肥狸妖?”黄獾愣了一下,旋即皱眉道,“你自己的儿子,自己不管好,还来问我?”

        黄獾并非敢做不敢当,事实上,他并不怕李大震地!只是上次击杀肥狸妖之后,獾哥猜测肥狸妖乃是狼王岭的奸细,背叛妖王山这种事,干系太大了,若是宣扬出来,李大震地一家都得受到牵连。

        獾哥和李大震地其实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倒也不想往死里害他。

        而且因为这事,獾哥还间接得罪了大鹏圣祖……那可是獾哥惹不起的存在。如此一来,獾哥更加不想把这件事泄露出去。

        獾哥也是话里有话,你自己的儿子都不看好,沦落成了狼王岭的奸细,差点害死我和小崽子们,哥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好意思问我?当然李大震地肯定是听不出这层意思就是了……

        李大震地眉头紧锁,眼神闪烁了下,忽然作势怒道:“你还狡辩!当初我儿亲口跟我说,他来找你私下里切磋一番!这一来,就再也没回去,定是遭了你的毒手!”

        黄獾心中一紧。

        肥狸妖来害自己的那次,李大震地居然是知道的?

        旋即眼神冷了下来,脱口而出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是谁要是想要害我的性命,我自然不会客气!”

        “果然是你!还我儿命来!”李大震地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涌现出疯狂的杀意!

        他一抖手,足足十几道灰色气流同时涌向了黄獾,尚在半空之中,就化作了十几个灰色的狼头虚影,一股妖王威压散发了出来!

        妖王妖力和妖王妖力也是有区别的……上一次,苍云大钻风用出的狼头虚影,只是虚影,而这一次的狼头虚影却几乎完全凝实,栩栩如生,甚至散发着妖王的威压!而且足足有十几个!

        十几个狼头虚影,在空中不断游走着,疯狂撕扯黄獾的身体!

        “獾哥——”不远处,正和小魔王玩耍的小崽子们都吓了一跳!

        砰砰砰砰砰!

        黄獾瞬间反应了过来,翻手取出两柄法器长剑,同时身后浮现出两对青色风翼,同时攻击向周围的狼头虚影!黄獾此时的攻击力比当初被狼头虚影困住的时候有了极大的提升,几乎一击就能拍碎一个虚影!

        只是这些狼头虚影碎裂之后,却只是化作灰色气流,片刻之后又再次凝聚。

        “狼王说了,你虽然有近乎妖丹期的实力,可是妖力道行只有筑基初期!我倒要看看,这种强度的进攻,你能支撑多久……”李大震地眼神充满了杀意和仇恨。

        “哦对了,据说你最在意自己的弟弟妹妹们?”李大震地随手一指,一只狼头虚影就猛地脱离了战团,冲向了不远处的小崽子们。

        “吼——”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一声仿佛远古巨兽的愤怒吼叫响起,一只巨大的黑虎在半空中浮现出来。

        只一声吼,那些狼头虚影便纷纷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