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一百五十章 百炼真解

    第一百五十章 百炼真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当初黄獾在火云崖锻打了一个月的金属,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像一块金属一样被人锻打……

        不过二者的原理是一样的,都是通过奇异的震荡之力祛除杂质。

        金属的杂质是杂质,体内的毒性也是杂质。

        宗魁把黄獾横放在平时打铁的铁砧上,在獾哥惊恐的目光里抡起了大锤,一锤子就敲在他胸口。

        “哎哟哟,杀人啦——”獾哥顿时一阵惨叫。

        “鬼叫什么!这点力道又锤不死你?!弊诳吡艘簧?,手下却毫不留情,重逾万钧的大黑锤呼啸着,带着时轻时重的力道,不停地捶打在黄獾的身体各处。

        滋……滋……

        奇异的震荡之力直往黄獾体内钻,黄獾本就浑身疼,再被反复捶打,更是疼得死去活来。不一会,就疼出了一身冷汗,连衣服都湿透了。

        不过随着冷汗冒出的,还有点点黑色的物质,正是丹药的毒性杂质!

        十八路古妖锻体锤法,翻来覆去施展了足足十遍,宗魁才收手而立,微笑看着黄獾。

        黄獾又呻吟了一会,才艰难地爬了起来。仔细一感觉,发现身体虽然依旧处处都疼痛,但是已经比刚来时好多了。不少毒性杂质随着汗液排出体外,剩下的毒性,已经在吃过金色莲蓬的自己的承受范围内了。

        不过也仅是刚刚能够承受。体内剩余的毒性依旧接近饱和。

        “还真管用??!哎哎师父,要不你再多敲几锤,一次搞定呗……”刚刚还哭天喊地叫疼的黄獾,这会又开始腆着脸求宗魁了。

        “不行!”宗魁摇头,“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后果。我刚才只是救你一命,剩下的毒性你自己解决!……别跟我装可怜,古妖锻体锤法你早就学会了!”

        黄獾苦着脸。

        “好了,现在说正事?!弊诳鋈话迤鹆忱?,“掌门师兄叮嘱我,要好好栽培你!我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可教的,锤法你已经学会了,也是时候该传你炼器之术了?!?br />
        哗。

        他拿出一本书册递给黄獾。

        “这里面有非常系统详尽的炼器之法,从最低阶的法器,到高级的法宝,尽皆有记载!同时还有我炼器多年的心得注解……今日,我就把它传授给你?!弊诳V仄涫碌氐?。

        其实宗魁有这个想法很久了。

        他收了这么多炼体弟子,每一个都只学会了十八路锤法中的几式,没有一个能得他的真传。只有黄獾……无论是惊艳的身体天赋,还是对锤法的超强悟性,甚至心性,都让他十分满意!他早就动了倾囊相授、把黄獾当成传人来培养的念头。

        掌门的叮嘱,恰好是个契机,也正合了他的心意!

        黄獾愕然接过一看,只见书皮上写着“百炼真解”四个大字。

        “太麻烦了,不学!不学!”想了一会,獾哥撇了撇嘴,又把书递了回去!

        他一个小妖,学炼器干什么。

        “你说什么——”宗魁顿时瞪眼,一把揪住了黄獾的领子,怒吼道,“我好心传授你炼器之道,你居然嫌麻烦!你知道宗门里有多少弟子求着我教他们炼器之法吗!你这个不识货的臭小子!”

        宗魁的嗓门极大,吼得黄獾眼前一阵发黑。

        “呃……师父你别激动?!被柒狄煌防浜?,连忙道,“不是我不想学,只是炼器那么复杂,我又没什么基础……三天之后我就要下山历练了,这么短的时间也学不会啊?!?br />
        “哼!”宗魁这才把黄獾放开,随手翻开《百炼真解》的前两页,指着一处道:“你自己看!”

        黄獾只得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这一段讲的是低阶法器的炼制之法。

        不过通篇内容都在强调如何祛除金属杂质,精炼材料!只有最后,才给出了几种常见兵器的锻造图谱。

        “看见了?”宗魁冷声道,“谁说你没有基础的,你之前在我这里锻打了一个月的金属,正是炼器的基本功!炼制低阶法器,最关键的就是锻打金属,之后,只需要把锻打好的金属打造成特定的形状,再以仙力淬炼一番即可。至于铭刻符文、阵法,那都是更高级法器才有的东西,你现在不用管?!?br />
        “最关键的锻打金属你已经会了!仙力你也有了!可以说,你现在就算随便打造出一个再丑的东西,只要用仙力淬炼一番就是低阶法器!你还跟我说你学不会?”

        “炼器居然这么简单?”黄獾愕然。

        “简单个屁!”宗魁气得一敲黄獾的脑袋,“你以为锻打金属是很容易的事?古妖锻体锤法,那可是为师的绝活!若没有这套锤法,光是祛除金属杂质就能累死你!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吃饭喝水一般就学会了十八式锤法?你这么多师兄都在这里学炼器,可是有几个掌握了完整的古妖锻体锤法的?”

        说到底,宗魁最看重黄獾的,还是他在锤法上的悟性!

        想当初,宗魁亲眼观看上古神兽血脉的“夔?!币云嬉旆绞阶不魃窖?,要知道那夔牛也是一妖王!宗魁用了一个月才悟出古妖锻体十八锤,用了几十年才完善了这一套锤法??墒腔柒怠炀脱Щ崃?!

        而且是直指本质,直接学会了那股奇异的震荡之力,而非单纯的模仿动作。

        这种悟性真的很夸张。

        “你的大铁锅呢?”宗魁忽然道,“我听说你的铁锅法器,在和虎妖的战斗中变形了,拿出来给我看看?!?br />
        黄獾连忙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严重变形的铁锅。

        哧哧——

        宗魁一伸手,就抹去了铁锅上的各种符文刻印。

        “我给你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自己修复这铁锅!”宗魁冷声道,“我已经抹去了所有符文和阵法刻印,如今的铁锅只相当于一块锻打好的金属材料!而你,就亲自把它打造成你自己想要的样子,然后用仙力将其淬炼成低阶法器!”

        “你若是成功了,我就给你重新铭刻上各种威力强大的符文刻印,让它变回高阶法器!你若是做不到,哼哼……下山历练所需的法器,你就自己想办法吧!”

        宗魁说完,直接背着手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