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六十五章 黄獾的珍藏

    第六十五章 黄獾的珍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黄獾此话一出,幼鹰小金立马不乐意了。

        之前约定好攻击小正太的事情立马抛到了脑后,愤怒地“喳喳”鸣叫着,直冲黄獾扑来,对着獾哥的脑袋就是一阵猛啄!

        “哎哟,哎哟哟……是鹰是鹰!不是鸡!”獾哥抱着脑袋乱窜,嘴里连忙喊道。

        小金这才满意地扑腾着翅膀飞高。

        “呃,欢哥,鹰咱们也要打吗?”小正太挠头。

        “打!怎么不打!”獾哥呸了一声,恨声道,“鹰比山鸡厉害多了,肯定也更补!小石头你快上,我给你压阵!”

        “嗯!”小正太用力点了点头,拔出了腰间的猎刀。

        此时小金已经落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小正太跃跃欲试地拿着猎刀,抬脚就要冲上去,却不料旁边不知何时伸出一只脚来,轻轻那么一绊。

        啪!

        小正太直直扑倒在地,摔了一脸泥。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呐!”獾哥假装惊呼一声,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块黄色的绸布,颠颠儿地跑过去把小正太扶起来,“快让欢哥看看,摔破头了没?擦破皮了没?流鼻血了没?哎呀怎么一点血都没流,真可惜……呃咳咳,我是说真幸运!”

        小正太呆呆的看着黄獾,憋了半晌,终于问道:“欢哥你为什么绊我……”

        “吓?”黄獾吓了一跳,没想到小正太眼神这么好,立刻狠狠敲了他脑袋一下,“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会绊你,你一定是看错了!”

        “疼!”小正太“嘶”地吸了一口凉气,双手捂住脑门,委屈地看着黄獾。

        “喂喂喂,不许哭啊我警告你!”獾哥恶狠狠地道,“你可是要成为白溪村最强猎人的男人,摔个跟头就放弃了可不行!快起来,接着上!”

        小正太抿着嘴,握紧了小拳头,爬起来再次扑向了黑鹰。谁知还没跑两步,忽然一缕诡异的微风贴着地面刮起,好似一股细绳绕着小正太的脚一缠,同时另一股微风又在他背后轻轻一推……

        啪!

        小家伙再次摔了个嘴啃泥,比上次摔得还狠。

        “哎呀呀!又摔了又摔了!”獾哥眼睛一亮,拿着黄色绸布再次跑了上去。

        谁知这次,小正太一骨碌就爬了起来,紧接着两手一翻,居然拿出了两张明晃晃的黄纸符箓!

        “欢哥你小心!这附近有古怪!”小正太十分严肃地盯着四周,“先是莫名其妙有人绊我,接着是古怪的微风,只怕是妖术!这附近说不定有妖怪!”

        “别、别冲动??!”獾哥吓了一跳。

        “欢哥你别怕,躲在我身后!”小正太跑过来,大义凛然地往黄獾面前一挡,双臂向两侧伸开,用稚嫩的嗓音坚定道,“若是有妖怪敢来,我便用两位师兄给我的道符打死它!”

        “打你妹啊打……”獾哥在小正太背后一阵张牙舞爪,心中异常抓狂。

        等了半晌,也没什么妖怪出现,只有獾哥和小正太一直大眼瞪小眼。到了最后,小正太讪讪地收起了道符,挠了挠头,颇为不好意思地道:“大概是我搞错了……”

        獾哥这才松了口气,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

        接下来,就是谷星石和幼鹰小金的激烈战斗。

        一个是受过天地灵气滋养身体的少年,力量不下于一个成年猎人,另一个则是吃着蕴含天地灵气的肉食长大,比普通猛禽更厉害的怪鹰。

        二者居然打了个难分轩轾,谁都奈何不了谁!

        獾哥现在也不敢使坏了,只能寄希望于小金能让小正太受点伤,流点血。谁知这两个小家伙打了足足一个时辰,期间无数次累得气喘吁吁,各自休息,却始终都没有任何一方受伤流血!

        主要是小金每当见势不妙,都会立马振翅飞起,逃的比谁都快……

        直到最后,小正太累得直接瘫软在地上,彻底爬不起来了,而小金则斜倚在一个树杈上,翻着白眼吐着舌头,一动也不动。

        黄獾气得直咬牙:“小金你这个出工不出力的家伙……非要逼哥用绝招是吧,行!獾哥豁出去了!”

        迟疑了一会,黄獾还是一跺脚,跑过去扶起了小正太,在一棵大树旁坐下休息。

        “渴了吧?欢哥给你找点水去?!?br />
        小正太刚刚坐好,黄獾就急匆匆地站了起来,假装朝一个方向离开,只是起身时,似乎不经意间从怀里滑落了一沓既像树叶又像纸张一样的东西。

        那却是獾哥珍藏多年的一叠影妖草啊……

        影妖草这东西,可比醉妖草稀罕多了,獾哥当初也是好不容易才弄到了一点……顾名思义,影妖草的每一片叶子都光滑平整,仿佛天然的镜子,能够倒映出正前方的影像。而当你把一片叶子从植株上用力掐断时,那一瞬间的倒影会永远凝固在叶片上,之后再把叶子晒干,就成了一副天然的“照片”……

        小正太下意识地捡起了那一沓影妖草的叶片,低头看去。

        这一看,眼睛就挪不开了。

        叶片上的图像,是一汪清澈的水潭,水潭中,一个狐媚妖娆无比的女子正撩着水,擦洗自己丰腴的身体。潭水很浅,刚刚漫过女子的臀部,腰部以上的胴体全部一览无余,那大起大落的曲线,那惊心动魄的弧度,那俏脸含春的媚态,那勾人的小眼神儿……无一不深深刺激着这个纯洁小少年。

        没错,这正是獾哥珍藏多年的,偷偷记录隔壁狐妖寡妇洗澡的影妖草图像!

        小正太整个都傻掉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偷看异性洗澡,虽说只是一幅画,但那种强烈的感官刺激仍旧深深地冲击着他的大脑……要知道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狐狸精??!十四岁的小少年,刚刚对那方面有了一点懵懂的认知,突如其来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居然鼻子一热,两行鼻血流了下来……

        “嘿,流血了流血了!”黄獾忽然不知从哪里蹦了出来,用一块黄色的绸布一把捂住了小正太的鼻子。鲜血很快浸润了绸布。

        小正太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一脸兴奋的黄獾,愕然道:“欢哥你不是去找水了么……”

        “我突然想起有东西忘拿了!”黄獾翻了个白眼,一把夺回了那一叠影妖草叶片,塞回怀里放好,然后奇道,“咦,你流鼻血该不会是因为偷看了我的东西吧!”

        “没、没有?!毙≌凵褚换?,急忙否认。

        “嘿嘿,不用不好意思呀!这男女之事,是世间再正常不过的事,以后你慢慢就懂了?!被柒蹬呐男≌?,用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得意道。

        “那个,欢哥……”

        “嗯?”

        “我还有个问题不明白……”

        “你说!”

        “为什么那个女子有尾巴???”

        “呃咳咳咳!”黄獾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竟一时无言以对,憋了半天才道:“那叫cos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