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三十六章 真假山贼

    第三十六章 真假山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黄獾和小正太的差距越来越明显。

        谷星石往那里一坐,随随便便就能进入冥冥而玄的状态,持续不断地吸取天地灵气。而黄獾别说吸取天地灵气了,让他坐在那里都是一种折磨。你总不能指望一只多动的妖怪可以盘膝静坐,心无杂念……

        所以浮云子的态度也渐渐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

        尤其是某一天,他不信邪地拉着黄獾再次用照妖镜为其测试资质……这一次提高了警惕的獾哥哪里还敢泄露半点妖气,敛息术一直拼命运转,照妖镜自然是半点反应都没有。这让老道士更加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当初恐怕看走眼了。

        这个“徒弟”只怕是资质最烂的那种,甚至压根没有资质!至于照妖镜当日连续闪烁的表现,则被老道士归结为当时肥狸妖在场的缘故。

        顺理成章地,功利心极强的浮云子开始冷落黄獾,什么脏活累活都指派给黄獾,俨然把这个“徒弟”当成了杂役、仆人。与此相反,他对小正太反而更加殷勤,有问必答,那模样真是要多慈祥有多慈祥。

        黄獾多日以来偷不到乾坤袋本就非常郁闷,又被浮云子颐指气使,作威作福,心中有多窝火可想而知。

        这一天。

        小正太盘膝坐在蒲团上,一呼一吸悠长无比,而不远处,黄獾咬牙切齿地用刷子擦洗着一双老道士的臭鞋子。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破锣声。

        “是那伙山贼?”獾哥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一下子辨认出来?。乔寐嗟男∴秵恢挂淮蔚匕颜舛云坡嗲迷阝蹈绲哪源?,不印象深刻才怪。)

        双眼半闭的谷星石也睁开了眼睛,眼中一丝恼恨之色闪过,呸了一声道:“又到了这帮家伙来收余粮的日子了吗?”说着就握着小拳头站了起来,往村口跑去。

        尽管修炼不久,但是小正太的身体素质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力气几乎比得上一个成年猎人了,天地灵气在初期,对凡人的身体有很好的滋养作用,令人身强体健。

        而且随着小正太不断炼化天地灵气,储存在自己体内,黄獾已经渐渐能嗅到一丝很淡很淡的、令人厌恶的修仙者气息开始出现在小正太身上……那种感觉,就像一罐香气四溢的美味佛跳墙,渐渐沾染上了一丝苦涩的气息。

        黄獾叹了口气,快步跟上。

        村口。

        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每一次收余粮都是大事,白溪村全村上下都会严阵以待,猎人队更是会全部集合,毕竟山贼就是山贼,谁也不能保证他们除了收余粮还会不会干别的。猎人队男人们手中的武器,就是对山贼的最大威慑,让他们知道兔子急了咬起人来也是很疼的!

        上一次被多收三成余粮,更是打伤了谷远骁为首的几名猎人,村民们对山贼至今戒心未消,所以这次几乎全村都集合了起来。小正太躲在人群中,捏着拳头,很有几分跃跃欲试的感觉。

        不过看起来络腮胡子的山贼首领这次没打算节外生枝,只是按照往常的数量收余粮。拿到约定分量的粮食之后,便十分干脆地离开了。

        待到山贼们走远,村民们都松了口气。

        然而还未等村民们转身散去,村口突然又传来一声巨响!

        “噼啪!”

        一声响亮的炸裂声中,村口牌坊上刻着“白溪村”三个字的大匾,陡然从中间断裂,以“溪”字为分界断成了两截,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四个衣着邋遢的汉子从村口走了进来!这四个人脸上脏兮兮的,裤子上甚至还有破洞,一身打扮看起来和刚刚离去的那伙山贼一模一样。一些村民已经怒骂出声,看得出对这些山贼的去而复返十分气愤。

        不过黄獾却挑了挑眉。他发现四个人有点不寻常,一个人空着手,但手掌又宽又厚,骨节粗大,不似常人,另外三个分别拿着乌黑的长鞭、半人高的大刀和一柄连鞘长剑,这都不是山贼常用的武器。而且刚才劈裂牌匾的手笔,就出自那根长鞭,看得出,这份力道也相当不俗!

        村长白老头心疼的看着地上的牌匾,老脸皱成了一团,轻咳一声,往前走了两步无奈道:“余粮已经给你们了,你们又回来做什么?”

        四人对视一眼,空着手的那人嘿嘿冷笑道:“死老头子别废话,这个月的份额涨了,赶紧把粮食和钱财都交出来!”

        “什么?刚交过余粮,怎么又要交?”

        “太过分了!上个月就多收了三成??!”

        “我没听错吧,除了粮食还要钱财?”

        “跟他们赌斗!我们白溪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村民们一下子炸了锅。

        “闭嘴!”空着手的那人满脸凶恶地一声大吼,“你们区区一个小村子,想跟我们山贼作对吗!乖乖的把粮食和钱财交出来,否则小心没命!”

        这时候谷远骁这个猎人队首领不得不站出来了。他阴沉着脸,手里握紧一根长矛往地上用力一戳,插进了地面足足一尺深,然后才道:“各位山贼兄弟,收余粮的数量,我们附近的几个村子和你们早有约定!上个月多收了三成我就不说了,这个月你们要是继续胡来,我们白溪村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按理说,一矛插进地面一尺,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谷远骁那一下也是用了全力,就算山贼首领“络腮胡子”看了只怕也会动容。不过眼前的这四人却是毫无反应,空着手的那人更是轻蔑地嗤笑一声,道:

        “你怕了!不然何必扯上其他几个村子给自己壮胆?哼哼,不怕告诉你,你们这些小山村的力量在我们……山贼眼里,连个屁都不是!最后说一遍,马上交出粮食和钱财,不然信不信我们今天就屠了你们村子,看看其他村子敢不敢替你们来找我们山贼报仇?”

        谷远骁一下子捏紧了拳头,这句话可谓切中了要害!各个村子毕竟是独立的,或许面对山贼压迫时可以互相团结,但真的被灭村了还指望别的村子帮你报仇,就是种奢望了。

        面对如此强硬的山贼,谷远骁这个平时果决的汉子都犹豫了起来,主要是“屠村”这个字眼给人的压力太大……

        然而这时候,一个谁都没想到的声音响起。

        “他姥娘的!是谁说要找我们山贼报仇?嗯?”

        似公鸡又似破锣般的嗓音响起,黄獾定睛看去,居然是那个每次都负责敲锣的小喽啰,不知为何又跑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