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三十三章 怪梦

    第三十三章 怪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原来黄獾虎躯一震!把本命妖术停止了运转……

        不敛息的状态下,化形小妖的力量加上人类工具的威力,只听“噗”得一声,这棵硬得离谱的树也只能无奈地应声而断。

        黄獾耸了耸肩,这种感觉才爽,用绝对的力量破除一切障碍。人类的各种技巧什么的,实在是太烦了……

        不得不说,黄獾的观念还是不折不扣的妖的观念。工具和技巧是人类和动物区分开来的根源……

        不过就这么爽快地砍了三棵树之后,獾哥就傻眼了。

        斧子居然卷刃了!

        黄獾拿的是精铁打造的厚背斧子??!正??呈?、劈柴,使用寿命保守估计在两年以上。但估计就算是打造它的铁匠,当初也没考虑过会有妖拿着它来砍活生生的“铁胶树”这样离谱的情况……

        没错,此树名为铁胶树,树干含有丰富的树脂,在炉灶里能够燃烧很久,是村民们最喜欢的木柴。但是它还有一个黄獾不知道的特点,就是活着的时候树干比铁还硬,枯死之后硬度才会大幅度降低,村民们平时都是寻找已经枯死的铁胶树来砍的……

        獾哥用铁斧硬生生砍断了三棵比铁还硬的活铁胶树,斧刃不卷才怪了……

        没了斧头,再想砍树也相当麻烦,獾哥索性休息了一会,然后动手除掉了残枝剩叶,只留下光秃秃的三根树干。他用绳子把树干绑在一起,想了想,又重新催动了本命妖术,保持在普通敛息状态,然后费力地拖着它们慢慢往村子里走去。

        这样一来自然很慢,回到白溪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这也是黄獾走了大运,今天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他砍的这三根原木暂时派不上用场。在木料堆里放上一夜,生机慢慢流失,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硬了。否则的话,砍断三根活的铁胶木必然引起轰动!

        回到村里的黄獾则是切换到了彻底敛息状态,跟着浮云子一起回家。

        托“浮云子”的福,黄獾现在也能够住在村长家隔壁了,那里一直有好几间上等房间,黄獾和浮云子一人占了一间。

        住得近,自然偷乾坤袋的机会就多,这也是黄獾答应当浮云子徒弟的唯一好处。

        浮云子这老东西当了一整天的监工,似乎也累了,吃过饭,早早就坐到了床边。獾哥忍辱负重,端茶倒水伺候了他半天,却一直找不到动手的机会。眼看老道士把靴子脱了,一股堪比黄鼠狼妖本命妖屁的气味扑鼻而来,獾哥暗骂一声,落荒而逃。

        ……

        是夜。

        黄獾躺在床上,居然做起了奇怪的梦。

        梦到自己找回了大少爷,被封为护山亲卫,威风一时无两……梦到弟弟妹妹们一个个成功化形,实力强大……梦到自己修炼成了绝世大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拳打虎王山,脚踢狼王岭,二十六洞妖王都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

        又梦到,妖媚的狐妖俏寡妇成了自己的侍女,扭着诱人的丰臀服侍自己更衣,一双弯弯的眼睛笑得仿佛能滴出水来……梦到高贵美丽的蛇女王依偎在自己怀里,冰肌玉骨,眼神痴迷,柔软的腰肢在自己身上摩擦……甚至还梦到了那个冰冷美丽的神秘蓝衣少女……

        獾哥正飘飘欲仙呢,忽然间,梦里的景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树林不见了,山岭不见了,自己忽然置身于无数方方正正的“石头建筑”之间,这些建筑高耸林立,排列整齐,有些建筑表面还覆盖着彩色“琉璃瓦”,反射着刺眼的阳光。泥土地也变成了灰色而平整的道路,一个个长着四个轮子的铁壳子在路面上来回跑着,发出刺耳的“嘀嘀”怪叫。

        形形色色的人类在身边走来走去?;柒蹈芯醪坏剿堑钠?,仿佛一切都是虚幻的,而自己只是一个过客。他注意到这些人类打扮十分奇怪,一边走路一边看着手里的一块会发光的“板砖”……

        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却又给黄獾一种源于灵魂深处的熟悉感。

        “这是哪里?”黄獾迷茫的看着四周。

        忽然肚子里一阵咕噜作响,黄獾突然觉得很饿,这个念头刚刚产生,周围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光影变化,紧接着来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悠扬的音乐,光洁的餐具,黄獾胸口系着洁白的餐巾,面前的桌上摆放着一盘虽然没见过但似乎很好吃的食物。

        黄獾毫不客气地用手抓着食物塞进了肚子里,那味道美的令黄獾灵魂战栗,仿佛吃到了久别重逢的熟悉味道!但他还是饿。紧接着那干干净净的盘子再度出现了另一种食物……黄獾就这么疯狂地吃着喝着,无数种从没见过却又好像见过无数次的美食和饮料都进了他的肚子,他越吃越饿,越吃越饿,直到饥饿感仿佛海洋一般把自己淹没……

        “??!”

        黄獾猛地坐了起来,喘着粗气,眼中闪过一丝惊悸。

        良久,他才平息了心情,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真的饿了。

        饿醒了。

        此时再回想梦中的景象,獾哥明显淡定多了,其实自从脑袋被石头砸了之后,他脑子里就经常冒出各种稀奇古怪的词语和图像,其中很多都能和刚才的梦境对上号。比如“马路”“汽车”“玻璃”,又比如“西装”“皮鞋”“手机”……

        只是不知道,今晚它们为何会一股脑出现在自己的梦里,组成那样一个奇怪的梦境。

        “或许是今天太累了吧?!被柒掂洁煲痪?,索性不再去想。然后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披上外衣,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打算去找点吃的。

        他真的很饿,这一天他忙前跑后累坏了,而中午和晚上又都没吃饱。

        路过浮云子房间的时候,黄獾从门缝里偷看了一眼,发现这老东西外衣都脱了,可是乾坤袋和照妖镜还是牢牢地抱在怀里。獾哥气得翻了个白眼,然后晃晃悠悠走远。

        他记得白天的时候,住在村东头的一个姓潘的猎人一边干活一边吹嘘自己打到一头山猪,似乎昨天才刚宰杀?嗯,不出意外的话,那头新鲜的山猪应该至少还剩一大半——人类可没妖族那么大的饭量。

        “那头猪现在是獾哥的了?!被柒蛋底脏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