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二十九章 痛扁肥狸妖!

    第二十九章 痛扁肥狸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要是觉得肥狸妖太惨,那你就错了,其实有一位更惨。

        那就是……旺财。

        都说黑狗血最能破邪……白溪村全村上下也就这么一条毛色纯正的大黑狗,不放你的血放谁的?

        好吧,獾哥得承认,这个主意是他出的。被旺财几次狂吠外加喷口水的大仇,这贱人可记得清清楚楚呢!昔日威风八面的旺财,大概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栽在这个小人……小妖(好像也不对,最准确的说法似乎是小人妖?)手里。

        一阵忙活之后,旺财奄奄一息,某村民收获黑狗血一大盆。那盆还是黄獾给找来的,看着不比孙大娘家的面缸小多少……

        无数猎人队的男人,壮着胆子逼近肥狸妖,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抄着家伙,哆哆嗦嗦地围了一个大圈。那些武器在火把上烤了一会,已经变得微微冒着红光,这要是按在肉上保准“哧啦”一声连皮带肉烫个滚熟。

        男人们的身后,则是端着童子尿、黑狗血、黑驴尿之类污秽东西的妇女们。

        说实话,用这些东西降妖,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想出来的主意……嗯,想法倒是很新颖独特,不过獾哥作为一只有良知的小妖,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屁用没有!

        拜托,那可是妖??!一万个动物里也未必能出得了一个的妖??!作为完全凌驾于普通动物之上的高等生命,岂会被区区黑狗、黑驴之类低等畜生的血和排泄物伤害到?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至于童子尿?呵呵,想想你会不会害怕一个美味可口的撒尿牛丸喷出的汁水吧……

        但不管黄獾信不信,反正村民们是信了。

        包围圈缓缓收缩着……也不知谁先发了声喊,忽然一瓢带着骚气的童子尿就泼了上去!

        哗!

        那带着余温的晶莹尿液,在空中划过煞是好看的抛物线……这一瓢童子尿好似打响了发令枪,霎时间,腥臭的黑狗血,黑红掺杂的粘稠墨汁,腥臊的黑驴尿,以及各种五花八门的不明液体齐齐飞出,迅速交织成天罗地网,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把肥狸妖浇了个透心凉!

        肥狸妖似乎是懵了,顶着一头一脸的不明液体,不知所措地看着周围。

        恰巧头发上的不明液体顺着脸上的肥肉滑下来,肥狸妖下意识伸舌头一舔,顿时身躯剧震,足足愣了三秒,这才猛一弯腰。

        “呕?。?!”

        看肥狸妖生不如死的样子,村民们精神一振,还以为有效,顿时泼得更欢快了!

        可怜的肥狸妖,由于在和浮云子僵持着不敢妄动,只能照单全收。不一会从头到脚都湿透了,狼狈得像个刚从臭水沟里捞出来的落汤鸡。

        黄獾在一旁看得嘴角一阵抽搐……要知道这些液体的作用其实还比不上猎人们手中烧红的武器。如果真打起来,那些武器或许还能对妖造成一点点伤害,但这些不明液体除了恶心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偏偏这些人类拿着没用的东西泼得异常起劲。

        不过话说回来,恶心也是种武器,在某些方面造成的伤害可能更大……

        这不,肥狸妖心理受创过重,精神严重收到刺激,在不慎又被一勺那啥泼进嘴里之后,肥狸妖终于爆发了!

        “黄——獾——”肥狸妖目眦欲裂,陡然仰天大吼一声,身上那股怨气浓稠得就像被老公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深闺怨妇一样,连十几步之外的黄獾都感觉到了。

        “要糟!”獾哥心里咯噔一下,大叫不妙!

        肥狸妖这一声喊得如果是“浮——云——子”或者“人——类——”,黄獾都不会觉得不妙,可是他喊得是“黄——獾——”,这就有问题了!这说明,此时此刻,身处如此悲惨境地的肥狸妖最记恨的居然是黄獾!

        一个正在倒霉的人,一般最记恨谁?当然是害他倒霉的罪魁祸首!显然,肥狸妖已经把自己落入如此悲惨境地的原因统统归结于黄獾身上了!这货不恨识破他的浮云子,不恨泼他脏水的人类,反而恨上了他黄獾了!

        这叫什么事呐!

        獾哥的火气也一下子上来了!

        好你个肥狸妖!在蛇女王面前告我状的是你!平日里欺负人的也是你!就连这次,也是你先要算计我,才逼得浮云子大发神威把你识破!每一次都是你主动挑事,最后倒霉了居然还赖上我了?

        你獾爷爷一次也没主动招惹过你吧?拖着你下山也是被你逼的吧?倒是你每次都把獾爷爷往死里害!獾爷爷的怨气还没处撒呢,你倒先叫上了?

        黄獾却是忘记了,肥狸妖本来就是那种没担当的性格。这世界上就是有种人,从小被惯的不知道自己是谁,永远不愿意自己承担责任,失败了就把原因归结在种种外在因素上,却从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肥狸妖从小在李大震地的余荫下,没受过什么委屈。这段时间不仅在黄獾手里不仅吃瘪,而且还吃了不止一次,早就已经恨极了黄獾。在他看来,一切的不顺都是因为黄獾!一切失败都是因为黄獾的不配合!我害你,你竟敢不配合?

        此时天色已晚,周围晃动的火把映得肥狸妖眼花缭乱,仿佛一张张面孔在无情嘲笑着他??掌中扔殖?,身上又湿又黏,口腔里更是残留着恶心的味道……这一切仿佛凝聚一个漩涡,吞噬了肥狸妖残存的理智,令他做出了一个不顾一切的举动。

        肥狸妖一跺脚,瞪着通红的眼睛,一手指着黄獾,恶狠狠高声地叫了起来:

        “你这个低贱的……”

        肥狸妖一开口,黄獾就知道肥狸妖想说什么了,因为这句话实在是太耳熟了!没错,就是“低贱的獾妖!”,在蛇王山上的时候肥狸妖每次看见他都是用这句话做开场白!

        可是那是在蛇王山!这句话如果现在说出来,可就坏事了!

        因此肥狸妖刚一开口,黄獾就已经扑了过去……“你”字的时候黄獾还在十几步开外,说道“贱”的时候,黄獾的拳头就已经挨到了他的脸边。

        砰!

        这结结实实的一拳直接把一张肥脸打得变形,更把肥狸妖后面的话打回了肚子里,虽然黄獾现在没力气,但肥狸妖也被照妖镜压制着呢,竟然没躲开这一拳。

        村民们都看呆了。

        “你想说什么?嗯?!”黄獾大叫着,对着肥狸妖一阵拳打脚踢,“是不是想说‘你这个低贱的人类’?我呸!我就是人类怎么了?我骄傲!凭什么你们妖就高贵,我们人类就低贱,可以让你们随便杀,随便吃?嗯?我今天就替道长动手,打死你个胡言乱语的东西!”

        “我是说你个低贱的……呜呜!”肥狸妖拼命挣扎着。

        “你这个低贱的妖!还不闭嘴!”黄獾又是一记巴掌打断了肥狸妖,然后揪住他脑袋左右开弓,抽得肥狸妖竟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这也幸亏满头大汗的浮云子仿佛看见救星,适时地加了一把力,令照妖镜的金光更盛了几分,才让肥狸妖一时难以挣脱……当然也让黄獾抽得更爽了。)

        “nozuonodie,whyyoutry?不作死就不会死,懂?没脑子的蠢东西,说话之前也不想想这里是哪里?这是人类的地盘!你一个妖怪跑到这里干什么来了?再满嘴胡言乱语,谁也救不了你!”獾哥边打边叫着。

        村民们呆呆的张着嘴,一时都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不仅是因为看到有人居然真敢对妖动手,更因为獾哥的前几句话叽里呱啦的谁都听不懂!后面几句话倒是能听懂了,可惜是一语双关,村民们听着再正常不过,但是落到肥狸妖耳朵里却不亚于惊雷滚滚。

        是??!自己到人类世界干什么来了?

        来给蛇女王找大少爷??!

        想到冷酷无情的蛇女王,一种叫做理智的东西终于慢慢回到了肥狸妖的身上。

        “你个弱智!”找了个机会,黄獾揪住肥狸妖的耳朵,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个妖才能听到的声音恶狠狠地道:“你敢内讧,坏了蛇女王的事,一百个你加上你爹妈都不够大王杀的!你是不是找死!”

        肥狸妖直挺挺打了个激灵,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黄獾也知道这家伙如果真的必死,死前也必然把自己供出来,所以又低吼了一句:“白老头已经通知了其他修仙者,不想死还不快滚??!”

        说着又是一巴掌抽在肥狸妖脸上,把肥狸妖抽得陀螺似的转了一圈,他自己却装作累脱力了一般委顿在地。

        肥狸妖这次总算知道好歹,捂着脸没吭声,运起妖力拼命挣扎起来。

        浮云子此时早已经是强弩之末,肥狸妖没挣扎几下,就见那照妖镜的金光迅速黯淡了下去。肥狸妖大喜过望,一个纵身就跳出了村民的包围圈。那具肥硕的身躯以不合常理的速度弹跳着,迅速往远处逃去,不一会就没影了……

        嗡……

        半空中的照妖镜突然一阵颤抖,仿佛失去了力量一般跌落下来,下落的过程中迅速变小,重新变回了那个小巧的八边形铜镜。浮云子伸手去接,却一个哆嗦差点没接住。

        只见这老道士脸色苍白的跟白纸似的,脚步虚浮,眼窝深陷,仿佛一夜那啥了十几次,整个人都有种被掏空了的感觉。但见村民们看过来,却又强打起精神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厚着脸皮道:“诸位莫怕,妖怪已经被贫道打跑了……”

        只是这一次,却没几个人信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