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十九章 乾坤袋里有乾坤

    第十九章 乾坤袋里有乾坤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门窗紧闭的屋子里,黄獾捧着鳞片。

        “那布袋,可是袋口上绣着云纹,通体紫色,袋身上画着符文,又用明黄色绳子扎住了口子?”鳞片上方,婀娜多姿的黑雾影子厉声问道。

        “是?!被柒得Φ?。

        “乾坤袋!”影子愤怒尖叫,“那是修仙者的乾坤袋!外小里大,内有乾坤,鳞儿很可能就是被他抓了,就关在那个袋子里!”

        “什么!”黄獾大吃一惊,大少爷居然在那个小小布袋里?

        是了……老道士打开袋子的那一刻,蛇女王鳞片的热度可比在白溪村其他地方的热度强烈多了。

        “那可怎么办?”黄獾喃喃道。

        从心底里,他是希望蛇女王亲自出手的。在每个蛇王山小妖心中,蛇女王都是不可匹敌的存在,如果蛇女王出手,区区老道士还不是手到擒来?可惜黄獾不知道,蛇女王怀孕了……二胎坑大娃,放在哪个世界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偷!”影子恨恨地道,“你和李狸,想办法隐匿气息接近他,去把那个袋子偷出来!”

        “我们?”黄獾傻眼了,那可是连大少爷都能抓了去的厉害角色啊。

        “如果救出了鳞儿,本王重重有赏,直接封你做护山亲卫,地位待遇等同三大统领!”黑雾影子直接道。

        黄獾一哆嗦。

        护山亲卫!乖乖,听起来就威风极了。而且地位等同三大统领!那可是三大营的老大,比肥狸妖的父亲李“大震地”还高一级的存在!

        黄獾咽了一口口水,感觉一阵眩晕向自己袭来……恍惚间,仿佛看到自己欺男霸女、横行妖山的幸福生活。

        而在另一边,蛇女王同样对肥狸妖许诺了重赏,一时间两个小妖都红了眼。

        ……

        傍晚时分,白溪村举行了一场村宴,来庆贺跑商队的归来,以及老道士“浮云子”的到来。

        全村几百户人家,在村口空地上摆了无数桌子,点起了篝火,因为有着从苍石城新换来的盐糖面油,因此食物做的十分丰盛。大家吃喝着,谈笑着,之前笼罩白溪村的担忧之情一扫而空。

        村长和老道士都坐在最大的桌子上。这一桌坐的都是村子里比较重要的人物,比如谷星石的父亲谷远骁,是村子猎人队的首领,又比如村子里手艺最好的石匠和铁匠,比如村子里唯一的医师,还有年龄最大的老人等等。

        而作为邻村远道而来的客人的肥狸妖,以及曾经拼命赶走了山贼的黄獾,有幸也坐在了这一桌。

        大黑狗旺财夹着尾巴蹲在村长身后,难得地十分低调,之所以没有冲着黄獾狂吠,只因老道士刚才看着它赞赏地说了一句话:“贫道听说纯正的黑狗血最能破妖术,村长哪天杀狗记得通知我,让我装一葫芦备用?!?br />
        一句话,吓坏了两妖一狗。

        饭吃到一半,老道士酒劲上来了,开始胡乱吹嘘着自己的光荣事迹,什么在哪里降服了一头恶妖啦,给哪家朝廷大官驱过鬼破过邪啦……说道兴奋处,拍着桌子喷着口水道:“你们可知道前些天有个妖怪在这一带作乱,嘿嘿,就是贫道收服的!”

        言语之间,眉飞色舞地把当日之事讲了一遍,讲自己如何发现那妖怪,如何识破,又如何降服……其中许多细节颇为详细,连那妖怪的样子都描述的十分清楚!

        围着听的一众村民肃然起敬,黄獾和肥狸妖则是眼皮狂跳,再看老道士感觉愈发深不可测。

        还真是这家伙抓了大少爷!

        老道士看众人听得入神,突然猥琐地一笑,探手进布袋里,摸出一大把黄纸符箓,往桌上一摆,朗声道:“各位村民,这仙符蕴含贫道的法力,只要每天带在身上,一张可保一年百病不生,承惠只要一两银钱……”

        “噗!”这从仙风道骨到市侩嘴脸,转折有点太快,黄獾差点一口酒呛死。

        不少村民却纷纷掏钱买下,还一个个十分感激。

        “名利于我如浮云呐……”老道士“浮云子”摇头感叹——合着这道号是这么来的。

        酒过三巡,村长适时地提起了山贼几日后会来白溪村一事,边说边给老道士敬酒。一众村民会意,顿时也都期盼地看着老道士。

        谁知道老道士干脆地摇头:“修仙者乃是出世之人,不便插手俗事纠纷?!币痪浠氨憔芫?。

        众村民不免有些失望。

        ……

        村宴除了吃喝,自然还有后续的节目。

        村子里的姑娘们围着篝火跳起了舞,猎人队的年轻小伙子也比赛起摔跤,看到精彩处,围观的村民们纷纷喝彩。

        老道士和村长酒喝得都有点多——在这件事上肥狸妖和黄獾难得地默契了一回,一起狠狠地灌了他们无数杯酒。此刻两人难免有些醉眼朦胧地趴在桌子上。不一会,居然有鼾声响起,此起彼伏。

        两个心怀叵测的妖对视一眼,都悄悄凑了过去。

        黄獾还是第一次和修仙者靠得这么近。他嗅到一丝古怪,要知道人类的身上是有着一股对妖充满吸引力的气息的,但是老道士身上不但没有了这种气息,反而隐隐有着另一种危险和令他厌恶的气息。仿佛羚羊嗅到了狮子的味道,那是一种天生敌对和克制的感觉。

        黄獾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那就是修仙者的“仙力”气息。仙力天生克制妖力。

        强压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两妖的视线往桌子下面看去。

        让他们失望的是,老道士即使睡着了,一只手仍旧在桌子下面把乾坤袋攥得紧紧的,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让两妖丝毫找不到机会。肥狸妖见没机会,也不知怎么想的,一只手顺势就往老道士另一侧腰间的八角铜镜上摸去。

        “哧——”

        镜子上光芒一闪,肥狸妖仿佛摸到了烧红的烙铁,喉咙深处发出一身低沉的痛呼,触电般把手收了回去?;柒狄蚕帕艘惶?,连忙远离。

        却见老道士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囔了几句,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完全没有警觉。

        倒是大黑狗旺财突然站了起来,冲着这边狂吠起来?;柒岛头世暄窈莺莸氐闪送埔谎?,旺财却叫得更欢了。

        吃饭的时候,村长一直把旺财脖子上的绳套挂在了自己的椅背上。此刻旺财如临大敌地瞪着两妖,往前猛地一扑,一下子绳子都绷直了,也幸亏村长的屁股始终稳稳坐在椅子上,椅子才没有被拉走。

        叫声吵醒了老道士。

        “唔……”老道士睡眼惺忪地看着旺财,嘟囔道,“听说纯正的黑狗,对妖气有着天然的灵觉呢……小畜生你是发现了什么吗?!?br />
        “汪汪汪汪!”旺财气势更足了,嚣张地对着两妖喷口水。

        老道士嘿嘿一笑,醉醺醺地伸手一扯,把绳套从椅背上取下:“去吧,去找到你发现的威胁,消灭它……”说完自己却又晕乎乎地倒头睡去。

        黄獾和肥狸妖恶狠狠地瞪着旺财。

        旺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