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十章 您怀疑我了?

    第十章 您怀疑我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后来啊……”

        孙大娘仍旧沉浸在回忆之中,脸色绯红,“后来他还问我会不会做什么……‘啃得鸡’?对,就是叫这个名字。我不知道啃得鸡是什么,不过我说我会做很好吃的鸡肉,他就露出一副馋馋的样子,说也想尝尝,那模样真是太可爱了~……唔……我好想把他抱进怀里,然后……”

        “咳咳咳!”

        黄獾实在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咳嗽两声打断了作者。再说下去就少儿不宜了,为了本书的前途,适可而止……

        “哼!关你什么事!”孙大娘突然反应了过来,瞪了黄獾一眼,后退一步,就准备关上大门。

        “哎哎,别关门,别关门啊……”黄獾连忙把一只脚插进了门缝,满脸堆笑道,“我也会打猎,要不你也做个鸡给我吃吧……”

        ……

        就这么的,在黄獾不断保证每天能打到一只鸡的条件下,他顺利成为了孙大娘馒头店的一名小杂工。

        是的,就是小杂工,劈柴挑水生火什么都得干,还得负责打猎,孙大娘则给黄獾提供三餐。

        怎么看都不太公平,对吧?每天能稳定打到一只鸡的猎人,还需要孙大娘来供应三餐?

        不过按照孙大娘的话来说,你一个流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什么生活用品都没有,米面粮食也没有,天天三餐只吃肉腻也腻死你!给你一个机会用肉换苞米和面食,那是老娘可怜你……

        黄獾很想说,我三餐都吃肉真的一点都没问题的……可是看到孙大娘那副“又不是老娘求着收留你”的样子,还是老老实实把这话咽回了肚子里。

        从孙大娘的只言片语里,只能推测出大少爷当时并没有离开,而是被孙大娘挽留了下来吃鸡??墒呛罄茨??无论黄獾再怎么问,孙大娘都是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却不再多说。

        这么一来,黄獾就必须留下来,找机会从孙大娘口中套出进一步的线索。

        而现在,黄獾正抱着孙大娘“赏”给他的第一顿饭——一个干巴巴的苞米,坐在桌子旁边,看着孙大娘痛快地喝鸡汤,吃鸡肉,大快朵颐。

        之所以用“赏”这个字,是因为黄獾还没打来第一只猎物,孙大娘这个苞米等于是白送他的。

        作为一只有职业操守的妖,獾哥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妖怎么能不吃肉呢?就算不吃肉,也不能啃苞米???自己又不是狗熊妖。

        所以獾哥愤然把苞米塞进了怀里,打算等自己饿得半死了再吃。

        ……

        吃完了饭,在孙大娘的目光逼视下,黄獾自觉地抱着碗筷去洗了……他可是伟大的妖,不和一个低贱的“食物”一般见识!虽然那个“食物”的胳膊比他的大腿还粗……

        咳咳,最关键的是,獾哥要用洗碗的时间,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黄獾已经能确认一点,那就是孙大娘的确不知道,前几天的那个“帅帅的流民”就是被捉的那只妖。

        难道说,其实孙大娘并没有亲眼看到“高人捉妖”的一幕,而只是道听途说?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孙大娘明明知道有个妖怪被捉了,却不知道前几天那个被她挽留吃鸡的“流民”就是那个妖怪。

        还有,究竟是只有孙大娘不知道,还是整个白溪村的村民都不知道?

        这很关键,因为凡是涉及到“妖怪”二字的问题,村民们都讳莫如深,搞的黄獾都不敢问了,但是如果大家都和孙大娘一样,没有把二者对上号,那么黄獾就可以从前两天那个“流民”的角度入手,探究一下大少爷的动向。

        黄獾刷完了碗,一屁股坐在地上,从怀里摸出了干巴巴苞米,一粒一粒地抠着,边抠边想。

        现在有两条线摆在黄獾面前。

        一是要以“流民”的角度入手,调查大少爷在失踪前究竟都经历了什么事,这方面最好的角度就是孙大娘。

        二是要搞清楚,大少爷现在在哪?究竟是什么人抓走了大少爷?对蛇女王来说,这一点其实更重要!而这一点黄獾暂时还没有头绪,或许村长最了解其中内情,可是他不敢去问。只能先建立信任……有了信任才好问,就像当初自己问小正太,他就没怀疑什么。

        黄獾正想得出神,冷不丁被一个枯瘦的手掌拍了一下肩膀,他转身一看。

        村长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背后。

        黄獾吓了一跳,这叫做了亏心事,最怕鬼敲门。獾哥咽了一口口水,小心道:“村长您怎么来了……咦,不对啊,这是孙大娘的家里啊?!?br />
        “难道村长你和孙……”黄獾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什么跟什么!”村长似乎被口水呛到了,猛咳嗽了一阵,瞪了黄獾一眼,“我就是专门来找你的?!?br />
        “什么事啊……”黄獾微微心虚。

        “也没什么,”村长又恢复了笑眯眯的神情,“小伙子啊,听说你在村子里四处打听前两天妖怪的事情?”

        黄獾差点冷汗就下来了。该死,一定是那小女孩和嗑瓜子的老头告状了。

        “汪汪汪汪汪!”

        黄獾这才发现大黑狗旺财也被村长牵来了,这畜生仍旧一副敌视的样子,冲着自己狂吠不止。

        “那个,村长,我只是好奇……”黄獾勉强笑道。

        “哦,是吗?”村长淡笑,捋着胡子,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对了,还没问过,小伙子是哪里人???”

        “西边来的……”

        “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呃……以前是打猎的……”

        “那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父母……”黄獾本来被村长的一连串问题问得心虚不已,感觉马上就要撑不住露馅了,听到这个词忽然眼前一亮!

        “村长??!”黄獾的语气突然一变,一股悲愤之情油然而生,声泪俱下道,“说起来,我从小就是孤儿??!听身边的人说,我的父母就是被妖怪给吃了??!所以我从小就恨极了妖怪,恨不得把它们千刀万剐,拔毛剔骨,弄死一万次啊村长!”

        那语气别提有多真诚了,充满了感人肺腑的真挚感情,獾哥相信就算找个测谎仪来也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关于父母被妖吃了那句,獾哥还真没撒谎,作为一个草根妖族,獾哥成妖之前的父母也就是普通动物,还真很可能是被蛇王山上的其他妖给吃了……

        至于痛恨妖怪那一句,獾哥心里想的是可恶的肥狸妖,感情更是真挚得不得了。

        真挚的感情似乎感染了村长,老头张了张嘴,一时没说话。

        “村长啊,”黄獾则大呼小叫地继续演,“其实我刚来白溪村的时候,就听小石头说有个妖怪被捉,您不知道我有我痛快??!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小石头却叮嘱我,不要多问!否则会被怀疑是妖族同党!……可是我真的忍不住??!”

        “您能想象那种心情吗?”黄獾拽着村长的绸缎小褂使劲擦着眼泪,“我知道问了可能会让大家怀疑我,可是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因为我每天一闭眼,就仿佛看到我那死于妖怪之口的父母,他们在天上看着我啊……村长,您告诉我,您是不是怀疑我了?您怀疑我是妖怪同党了?不用顾忌我的感受,告诉我实话!”

        “我……”村长老头脸皮一阵抽搐,最后面无表情道,“我从不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