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小妖不上天 > 第六章 白溪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救人这事,片刻也拖延不得。

        救妖也一样。

        黄獾都来不及再见见小东西们,就被石龙大钻风一路提溜着下山去了。

        也怪不得石大钻风火急火燎得……蛇女王这次可是一点也不含糊,不仅许诺给黄獾诸多好处,就连把黄獾带到她面前的石大钻风,都得了“官升一级”的承诺——只要黄獾把大少爷安然无恙地找回来,石大钻风立马就是石副统领!

        当然李狸那边也是一样,没看见李大震地几乎是踢着肥狸的屁股,把他撵下山去的?就跟这儿子不是亲生的一样。

        要不是怕打草惊蛇,只怕蛇女王还会派更多的小妖下山。

        黄獾和肥狸妖,一个身具收敛妖气的奇葩本命妖术,一个身披暗云披风又能变换外貌,还没下山就分道扬镳。这也是蛇女王默许的,一起行动,自然不如分头找效率高。

        ……

        数天后。

        不知名的小山谷中,黄獾惊讶地看着手中的蛇女王的鳞片,那鳞片正一阵一阵地发烫。

        “鳞片有反应了!这里有大少爷的气息?”黄獾紧张兮兮地环视四周。

        由不得獾哥不紧张……

        需知,就连大少爷那么厉害都着了道,何况他一个刚化形不久,弱不禁风,手无缚鸡……妖之力的小妖?

        黄獾四处查看了一番。按照蛇女王所说,凡是接触过大少爷的人和物,以及大少爷长时间停留过的地方,都可能留下气息??烧庑∩焦然奈奕搜痰?,黄獾也没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大少爷在这里待过一段不短的时间?

        “大少爷不是来找‘面’的么,居然在这里停留很久?”黄獾有些纳闷,不过他也不敢耽搁,急忙找了个隐蔽的山洞钻了进去,准备把消息汇报给蛇女王。

        找了一块干净的青石,黄獾神色肃穆,双手恭敬地捧好鳞片,盘膝坐下……

        “哎妈呀!”突然一声惨嚎,獾哥骤然捂着屁股蹦了起来,拼命翻着大白眼,嘴里不断抽着凉气,“疼疼疼……哎哟……”

        原来是断尾的伤还没好,獾哥一时激动给忘了。

        苦着脸,换了个姿势,獾哥才将一丝气血之力(即妖力,后文会解释)注入鳞片之中。

        “蓬”的一声,鳞片上冒起一股黑烟,那黑烟扭曲着变成一道婀娜曼妙的模糊影子,正是蛇女王的模样。

        “黄獾,你找到鳞儿了?”那影子有些急迫地开口。

        “禀大王,我在山下发现一山谷……”黄獾忙把情况描述了一番。

        “原来是这样……你做的不错,再在附近仔细查看,有新消息立刻告诉我?!庇白拥纳裘飨杂行┦?,稍微对黄獾表示了肯定,然后缓缓消散。

        黄獾刚刚收起鳞片,忽然听到洞外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侧耳倾听,似乎是一个人在呼喊?

        “救命啊……有人吗,救命啊——”

        声音逐渐靠近,黄獾这下算是听清了,声音有两个,喊救命的是个有些稚嫩的嗓音,紧随其后的则是某种不知名兽类的低吼。身为妖的黄獾很轻易分辨出后者吼叫中的愤怒。

        “人类?”黄獾钻出洞口,远远看去,顿时看到一小小的人类身影在蹦跳着狂奔,而后面追着的家伙……只见它一身短粗黑毛,粗壮四肢,圆脑袋小耳朵,时而人立而起,一巴掌拍断一颗小树,发出震天怒吼……

        居然是一头大黑熊!

        搞笑的是,这大黑熊的脑门上还斜插着一根小箭。只有箭头戳进了皮肤,长长的箭杆和箭尾都露在外面,晃来晃去。

        “啧啧啧……”黄獾乐了,这不知哪来的半吊子猎人,就这箭法还学人家打猎?

        妖族和人类恩怨已久,黄獾也懒得管闲事,就这么淡然看着,一点救人的意思都没有……咳咳,啥,你问獾哥怎么不帮黑熊?拜托,妖虽然不和人亲近但也不代表就一定得和动物亲近??!妖自从成为妖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一种独立的智慧种族,和普通动物已经没有关系。相反,很多没开灵智的动物反而是妖的食物~

        “救命啊——救……”小个子跑着跑着,突然看到了黄獾,黄獾好整以暇看戏的样子在他眼里却理解成了“吓呆了”。再看黄獾的体型也比较瘦小……

        小个子一咬牙,换了个方向继续逃。

        “嗯?”黄獾有些意外,这小个子似乎还怕连累了他,居然毫不犹豫地换了方向跑,这反而让他有些纠结起来。

        “要不獾哥就顺手帮个小忙,救这好心的小子一命?”

        “不行不行,这熊瞎子有几把蛮力,獾哥不用妖力要想弄死它恐怕还不容易啊……”

        “好像也不需要弄死?只要捣捣乱,那小子就能活命了……”

        獾哥这边纠结着,突然他脸色猛地一变!

        小个子的逃跑路线是个弧形,在他最靠近黄獾的时候,黄獾怀里的蛇女王鳞片突然一阵发烫!

        “那小子身上,居然有大少爷的气息?”黄獾眼皮一跳,这下好了,不用纠结了。

        “呔!你这熊瞎子,给我站??!”

        只听黄獾威风八面的一声怒喝,猛地跳了过去,悍然挡在了大黑熊的路线上。他双手叉腰,瞪着黑熊,欲要说话。

        却不料,大黑熊看也不看他,随手一巴掌甩了过来。

        熊掌是熊类最喜欢利用的武器,力量之强,一巴掌能直接拍死一个成年人!不过,面对这带起呼啸劲风的一掌,獾哥却不慌不忙,双臂抬起,竖掌为刀,挡在熊掌必经的路线上。下一秒……獾哥整个都被轰飞了。

        稀里哗啦!

        砸断了一片树枝。

        那小个子听到后面的动静,回头看来,看到这一幕,几乎吓呆了,赶紧大声叫了起来:“喂!你你你、你还活着吗?”

        “废……废话!我当然没事!”一片枯枝败叶中,獾哥颤抖着爬了起来,脸上一阵扭曲,心中却惨叫着:“哎哟我滴屁股啊……”

        因为收敛了所有的妖力,对自己的力量一时估计不足,獾哥居然被一只普通黑熊打飞了!不过好在虽然收敛了妖力,但一身妖躯还是一如既往的结实,因此倒没受什么伤。就是屁股惨了……被不知道多少根断裂的树枝,狠狠插中,那酸爽实在是难以形容!

        黄獾此刻看着黑熊的目光,反而比黑熊盯着小个子的目光更加怨恨。

        他大吼一声,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黑熊的脑袋上,双腿从背后夹住黑熊的脖子,扬手就是一顿巴掌。一边抽还一边破口大骂起来。

        “叫你抽老子!”

        “叫你害老子屁股被树枝戳!”

        “叫你在獾爷爷面前狂!还反了你了!”

        劈头盖脸的一阵巴掌,把黑熊打懵了,把小个子也看呆了。他跟着村子里的叔伯们,也没少进山打猎,熊瞎子也不是没碰到过,但何时见过这种打法?

        片刻之后,黑熊反应了过来,但是一来黄獾骑在它背上,正是它的最不方便攻击的位置,二来黄獾的巴掌和拳头,全逮着它的鼻子、眼睛之类脆弱的地方可劲儿招呼,打得它满眼金星,哪还有力气反抗?

        哀鸣一声,大黑熊转身就跑,边跑边狂甩身体。

        黄獾也知道不用妖力,要杀这货很难,所以又打了几拳解气,就从黑熊背上跳了下来。再说了,那个人类小个子身上还有大少爷的气息呢,黄獾总不能真追着黑熊跑了啊。

        ……

        走到小个子面前,黄獾这才发现小个子的真面貌。

        这一看,獾哥的口水差点流了下来!

        妈呀!早就听说,人肉好吃,人肉鲜美,对妖族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但獾哥没想到第一次近距离见看到一个人类,居然会让他这么……这么馋!

        没错,就是馋!

        刚刚逃命的小个子,居然是一个皮肤白嫩,腮帮子粉扑扑,脸蛋圆圆的小正太!可是在獾哥眼里,这小正太简直就是个剥了壳的白嫩鸡蛋,而且散发着一股无比诱人的气息,那气息怎么形容呢?就仿佛五星级大酒店的顶级大厨做出的秘制佛跳墙,掀开盖子的一瞬间散发的那股扑鼻香气!

        闻到就流口水??!

        “这位前辈,你你你,你太厉害了!”小正太没有察觉怪大叔垂涎欲滴的表情,反而用无比崇拜的眼神看着黄獾,“野猪老虎熊瞎子,可是这山林里最难对付的三种动物,你居然一个人就把黑熊打跑了!你一定是那种最厉害的猎人!”

        “前辈,你是附近哪个村的猎人啊……前辈?前辈?”

        “???”小正太叫了好几声,黄獾才回过神来,悄悄咕咚咽了一口口水,“你说什么?”

        “我问前辈是附近哪个村的猎人?”

        “哦……”黄獾强忍着吃掉小正太的冲动,按照早就想好的说辞道,“我不是这附近的人,我在山里流亡了好几个月了……”

        “流亡?”小正太一愣,“难道是西边战场的流民?不对不对,流民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身手……啊我知道了!您一定是战场上的将士对不对!而且那种敌军之中杀个七进七出,自己毫发无伤的猛将!”

        “不过您怎么会到山里流亡呢……以前辈的身手……”

        “您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军中秘密,看来是我太多嘴了……”

        “您放心,我会为您保密的……您刚刚救了我一命呢……”

        “呃……”黄獾这才发觉小正太除了美味之外,思维也太跳脱了,再由他说下去恐怕自己真的要露馅了,连忙打岔,“你还没说你是哪个村的呢?”

        “我是白溪村的!”小正太蹦跳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