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万界直播之大土豪 > 第43章 顶包的学渣老师【求订阅】

    第43章 顶包的学渣老师【求订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王天看了一眼两边,恍然大悟,原来那不是牌匾,而是对联的横批!

        朱红的大门两边分别挂着一对对联,上联:信手拈来,谈笑风生堪儒雅!下联:妙笔生花,俊才飞扬自风流!

        横批:文曲星照!

        这么一看,顿时清晰明朗了许多。

        “嘿,好一个风流才子文曲星,这一手玩的妙??!”王天忍不住在心中感叹道。同时王天也好奇了,这文曲星究竟是怎样的一个风流人物!

        随着绿儿走进大门,入目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院子,院子内摆着古代的小长条桌,桌子前放着一个个蒲团,桌子上则有笔墨纸砚。整个院落十分规整,看不到一丝尘土。

        进了大门,李贞英就明显显得拘谨了许多,下意识的拉住王天的手,一副我有点怕怕的样子。

        王天顿时乐了,这小丫头原来也怕生??!没错,今天也是李贞英第一次报名,之前她说被欺负什么的,都是忽悠王天的。对此,王天除了感叹女人天生就会撒谎外,已经懒得再去想其他的了。

        “好了,我只能送你们到这了。文曲星大人的规矩,所有孩子送进来,其他人必须出去。我在门外等你们……”绿儿说完,就走了。

        李贞英顿时急了,想要跑过去,王天拉住李贞英,道:“你追她干啥?”

        “我怕……”李贞英糯糯的道。

        王天捏了一下她的鼻子道:“怕什么怕?有我呢!有我在,天王老子敢欺负你,我也帮你欺负回去!”

        “哪家的小鬼这么大的口气,天王老子都不怕???”一个声音响起,随后一人从房间里走出,此人宽袍大袖,面容俊朗,八字胡,一双眼睛如璀璨星辰一般。

        王天笑道:“是我说的?!?br />
        “你?原来是紫霄小友,那这位就是托塔天王的女儿李贞英了?”男子一眼就认出了王天的身份。

        王天一愣,随后恍然大悟,他大闹王母寿宴,恐怕不认识他的人也不多了。于是笑道:“文曲星大人,怎么称呼?”

        “在下比干,闲人一个?!北雀尚Φ?。

        “你就是比干?贤相比干?”王天惊讶的看着比干,此人的事情他早就知道,商纣时期的贤相。七彩玲珑心的主人。

        比干摇头道:“谈什么贤相,还不是葬了一国?空读诗书而已?!?br />
        “跟着你学,倒是有些意思了?!蓖跆斓?。

        比干摇头道:“我最近有事,怕是留不下了。我请了一位大师过来,临时带我教你们几天课。嗯,时间太紧了,先走了。等老师来了,你们跟他好好学习,切勿荒废了学业!”

        说完,比干出门上马,疾驰而去。

        王天看的莫名其妙,和李贞英对望一眼,李贞英长长的松了口气道:“好怕怕啊……”

        王天摇摇头,拉着李贞英在桌子上走了一圈,发现桌子上有人名,最后一排就有他和李贞英的名字,两个人干脆先入座坐好就是。

        两人刚坐好,就听到门外喧哗,一帮半大小子,小丫头就跑了进来。王天本以为天庭不让结婚,应该没什么孩子,结果一下子跑进来二三十个,顿时打破了他的认知。

        一帮孩子看到新来了两个同学,大家疑惑的看着两人,却也没人上来找茬什么的,只是好奇,同时拉开距离,没有亲近的意思。他们凑到一起,聊天打屁,王天和李贞英反而成了被排斥的人,顿时显得尴尬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能怪人家,王天也不好说什么,融入新集体,需要时间和老师正确的引导的。

        “也不知道比干托付的人是谁……”王天心中思量着。

        而此时此刻,一个五大三粗,腿上全是毛的男子正一路狂奔而来,一边跑一边嘀咕着:“妈了个巴子的,什么鬼玩意?比干有急事,你老范也有急事,突然让老子来带一群混账娃娃……该死的赌局!以后再也不跟他们赌了!”

        壮汉低声咒骂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文曲星学府门口。

        绿儿看到壮汉,正要上前见礼,结果壮汉一抬腿直接进门去了,接着大门哐当一声关上了,同时伴随着壮汉粗狂的大嗓门:“今天老子上课,谁也不准进来瞎捣乱!”

        绿儿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让这家伙给孩子上课?那教出来的得是什么玩意?绿儿急了,赶紧跑回李府找殷十娘商量去了!

        “什么?武曲星去教书了?那个混蛋不是说学文的都是傻逼,菜鸡,所以他一个大字都懒得认识么?他去教书?哪个混蛋想的注意?”殷十娘听到消息后也快崩溃了!天庭当中有名的牛高马大,五大三粗,张嘴骂娘,挥手打人的武曲星去教孩子念书?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殷十娘赶紧跑到学府门口,结果大门紧闭,外面还竖着一块牌子,上面鬼画符似的,歪歪扭扭的写着……

        “门人兔追?什么意思?”绿儿挠挠头,完全看不懂。

        殷十娘苦笑道:“是闲人免进,这个榆木脑袋还能写出四个完整的字来,真是不容易。至于……对错,就别在意了?!?br />
        “夫人,现在我们怎么办?”绿儿问。

        殷十娘摇头道:“学府规矩,大门关了,谁都不准进去打扰,除非想要被开除。这规矩是玉帝定的,没人可以违背。就算我们想进去,也进不去,玉帝金口玉言,言出法随,这门除非四御来才能打开否则也只能干瞪眼了。只希望那武曲星,不要胡来才好。要是敢打我们家贞英,我保证,拆了他的开阳宫!”

        学府内,王天也有点懵比,正坐着呢,进来这么个玩意!看这家伙一身疙瘩肉,眼珠子瞪的滴溜圆,一脸络腮胡子,怎么看都像是土匪,不像是教书先生。实在搞不懂,比干弄这么个玩意来干啥?!

        “紫霄哥哥,这人不会吃人吧?”李贞英怕怕的往王天这边挪了挪。

        王天示意她没事,一切有我呢,李贞英这才松了口气。

        武曲星低头看着眼前这群小不点,就是一肚子火气,这些小豆丁看着好看,但是能打架么?不能打架,有啥用?不过想想赌局,一咬牙道:“不就是教孩子么?有什么难的?”

        想到此,武曲星想想自己漫长的生命当中,当初先生教他的时候的教法,慢慢有所领悟,心道:“教书应该不难,但是不能那么磨磨唧唧,要干脆利落才行!还有,一定要能镇住场子,否则这些小东西闹腾起来,如何教书?”

        有了大致的想法,武曲星一拍桌子,吓得一群孩子小心脏嘭嘭乱跳。武曲星君咧开大嘴,嘿嘿笑道;“你们这些小东西给我听好了,你们的老师比干,不知道去哪扯犊子了。原本应该是老范来教你们的,但是他也出了点事,哭着喊着求着老子,让老子来教你们!咳咳不是老子,是我才对,显得文明点。那个……你们知道我是谁么?”

        所有孩子怕怕的看着武曲星,跟着摇头。

        “不知道?你们竟然不知道老……我是谁?你们的爹妈都是干什么玩意的?这也太没正事儿了吧?”武曲星不爽的叫了两嗓子,然后道;“听好了,我就是天上地下,神通盖世的武曲星君——窦荣!”

        王天一听差点当场喷了,窦荣?咋不叫豆蔻呢?年华是他亲戚么?心头好笑,不过略微一思量,惊讶的发现,这武曲星竟然也是封神榜上的名人,当年商朝大将游魂关总兵!只是,王天印象中的窦荣应该是识文断字的吧?怎么眼前这个窦荣这么粗狂呢……看来,尽信书不如不读书果然是有道理的,世界这么大,岂是一本书能全部囊括进去的?

        “窦荣?唉呀妈呀,救命啊……哇哇哇……”窦荣名字一爆出来,下场不少孩子当场哭了。

        窦荣见此,也有点慌神,不过他管孩子的方法也比较特殊。

        “闭嘴!”窦荣一声吼。

        “哇哇!”孩子依然哭。

        窦荣咆哮:“在哭一声,信不信把你扔锅里炖着吃了?!”

        “……”孩子果断不哭了。

        窦荣见此,咧咧嘴,显然对于自己的霸气十分满意。拍拍桌子道:“行了,不废话了,今天第一次见面,先点名,认识下。嗯,我看看啊,都有谁,我点到谁,谁就站起来应一声,不吭声的就当旷课处理?!?br />
        一群孩子面面相觑,点名不陌生,于是一个个的乖乖的等着,只不过对于这个窦荣,着实有点怕,都低着头。

        窦荣看了半天,道:“这个,第一个,关***阴来了没有?说话??!”

        下面的孩子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有点懵逼。

        “关阴!来没来?嘿,你大爷的,竟然逃课!谁知道她家家长是谁?竟然敢起名叫关阴,咋不叫如来呢?”窦荣嚷嚷着叫道。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小心翼翼的举手道:“先生……那个……那个……没有关阴,我叫郑月……”

        “噗!”王天一个没忍住,差点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