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万界直播之大土豪 > 第35章 对赌纣王【求订阅】

    第35章 对赌纣王【求订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姜子牙走了。

        王天左右无事,仰头看着天空道:“纣王,你堂堂一国之君,怎么跟个乌龟王八似的?赶紧出来啊,一起聊聊!”

        纣王几乎是同时,按下了显现的按钮,一个包间出现在空中,纣王横眉怒视道:“天王,本王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王天笑道:“当然没啥好聊的,不过你看,马上要开打了,咱们两也闲着没事,多无聊啊。要不,咱们俩打个赌玩玩如何?”

        “打赌?你要赌什么?”纣王阴晴不定的看着王天。

        王天笑道:“当然是赌输赢了!这样吧,两军开战,武将对打肯定是重头戏。我们就赌每一局,武将的输赢,如何?”

        “这……”纣王真有点心动了,钱太多的,他当然玩不起。如今开展,国库空虚,而且他还准备扩建酒池肉林,将摘星楼盖的更高呢,哪能在这上乱用钱?

        边上的苏妲己的眼睛却是一亮,道:“天王,你要怎么个赌法?我们家大王可不像你,孤家寡人一个,有多少钱花多少钱。我们家大王,日理万机,要兼顾天下。所以钱肯定不能乱花的,但是小钱的话,倒也无伤大雅?!?br />
        王天一听,心叫厉害,这苏妲己这么一说,王天想要狠狠赢一把的机会不大了。

        不过王天也不生气,笑嘻嘻的道:“美人都这么说了,一切自然好说。不过话又说回来,美人啊,你跟这么个废物穷鬼有啥意思?一个破天下,也装不下你的美貌??!若是跟了我,天上地下,我都买给你!这个世界没有的,系统里有!没准,未来你也能成为一方圣人呢?!?br />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谁不知道,苏妲己是纣王的逆鳞?

        光明正大,当着天下人的面,调戏纣王的女人,这已经不是作死了,这是要上天??!

        果然,纣王勃然大怒,指着王天怒斥道:“好一个贼子!可敢出来一战?!”

        王天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懒洋洋外加十分无耻的对纣王竖起一根中指道:“不敢!”

        噗!

        坐在姜子牙后方的周武王闻言,一口茶水喷了出去,笑道:“这就是天王?果然有趣,异人!做事也不拘小节,和常人不同,难怪可以屡次让纣王吃瘪!”

        姜子牙笑道:“此人如同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莫测,的确是奇人!”

        纣王闻言,气的差点炸了!见过泡妞的,哪一个不是彰显武勇,财势,等等,为的就是在美人面前争面子?结果眼前这个混蛋竟然根本不顾及面子!简直就是另类中的另类!

        纣王道:“天王,你个无胆匹夫,凭你也配和我抢妲己?当真是可笑之极!”

        王天哈哈大笑道:“纣王,你可敢和我玩百兆万界币以上的赌局?”此话一出,纣王顿时憋的满脸通红,他很想说敢!但是没钱??!真要是拿出来,估计国库当场就空了!他拿什么养美人,拿什么战周朝军队?

        苏妲己的眸子一转,心道:这倒是一个好机会……

        不过苏妲己还是放弃了蛊惑纣王参加赌局,这事情干系太大,妲己也没把握说动纣王。若是让纣王觉得,她是个祸害,影响了纣王对他的宠溺,那才是大损失。于是苏妲己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

        纣王盯着王天,王天则老神在在的看着纣王道:“咋?不敢了?你个无胆匹夫,也配和我抢妲己?当真是可笑之极!”

        “噗!”周武王第二杯茶水喷了,哈哈大笑道:“妙极,妙极!这天王当真是一个妙人!”

        姜子牙也笑了起来。

        纣王面子挂不住了,正犯愁怎么应付过去呢。

        那边闻仲叹息一声,示意张桂芳。张桂芳立刻明白了闻仲的意思,立刻一声大吼:“姜子牙!西岐叛军听着,吾乃青龙关守将张桂芳是也!尔等大逆不道,谋逆反之事,乃是诛九族之祸!今日,立刻缴械投降,大王圣明神武,自然会给你们留下一条生路!若是冥顽不灵,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祭日!”

        “张桂芳!纣王昏庸无道,乱杀贤良,行炮烙之刑,早已背叛于天下!今日你若入我大周,日后必然共享太平!”这时候武成王黄飞虎出列,道。

        张桂芳怒道:“黄飞虎,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今日拿你面圣!”说完,张桂芳骑马杀来!

        黄飞虎见多说无益,一拍五色神牛,双手提着金攥提卢杵杀了过去。

        张桂芳见此冷笑一声,就在即将碰面的时候,张桂芳一声大喝:“黄飞虎,还不下马?!”

        黄飞虎只感觉一阵头晕,四肢无力,噗通一声落于马下!

        五色神牛见此嗷呜一声,一跺脚,平地起烟尘,轰的一声,化为无穷力量的冲击波席卷四方,想要救主!

        张桂芳哈哈大笑道:“一只畜生,焉能战我?滚开!”张桂芳一刀批出,刀光璀璨,破碎一切冲击,大地炸裂,轰的一声,五色神牛被炸飞了出去,鲜血淋淋……

        王天见此,眼中尽是震撼之色!原著他看过,原著里的张桂芳也不过擅长喊人下马的邪术而已,本身还是个武将,算不得厉害。但是眼下的局面,事实证明,书里写的太保守了!活在这个时代,镇守一关之将岂会是凡夫俗子?

        这一刀的威力,王天估摸着,怕是仙人都斩了!这绝对是一猛人!

        王天乱想的时候,张桂芳已经一把将黄飞虎擒拿了,扔到身后,五花大绑,哈哈大笑道:“西岐小儿,还有谁?!”

        “我来战你!”说话间,西岐一名武将骑马杀出,一身盔甲颇为英武不凡,面容俊朗,正是西岐第一战将,南宫适!

        第一战张桂芳大获全胜,纣王顿时笑开了花,忽然开口道:“天王,本王乃是一国之君,不能随意对赌太大。不过小赌一把还是可以的……”

        “哦,那就先玩十个兆的吧?!蓖跆斓牡?。

        纣王:“23¥#@%……”

        众人也集体无语了,小赌一把,你开口就是十兆的,这还是小赌么?这是豪赌好么?不过众人也算是明白了,这天王真的是一个土豪??!超级无敌大土豪!有钱任性到了极点!

        “咋不说话了?太少了?要不再加点?”王天问。

        纣王憋了半天,一扭头不看王天了,他发现,和王天交流就不能提钱!否则受伤的肯定是他自己!

        王天笑了笑,道:“没钱,你喊啥?真是的,没意思……”

        “咯咯,天王,都说你是仙界第一富,论有钱怕是没人比的过你了。不过小赌怡情,我们就对赌一亿万界币的如何?”苏妲己忽然开口道。

        王天无奈的摇头道:“一亿万界币……有点无趣了。罢了,陪你们玩玩吧,嗯,这一局,我赌张桂芳赢?!?br />
        此话一出,再次全场哗然。

        纣王和妲己更是愕然,心道,天王不是姜子牙那边的人么?怎么还赌上张桂芳赢了?这样一来,那纣王该如何赌?难道也赌张桂芳赢?这也太没意思了。若是张桂芳赢了,平局,若是张桂芳输了,就算赢了一亿万界币,纣王也高兴不起来??!

        苏妲己道:“天王,你和西岐交好,却买我商朝大将赢,可是也看出我商朝勇武无敌,西岐必败了?”

        王天两眼一翻道:“你这女人,想的太多了。我只是看这张桂芳会法术,南宫适可不会,二者一比较,自然不难分出胜负。南宫适的力量在肉身上,就算肉身不朽,也挡不住张桂芳那灵魂一问!既然是赌局,我当然赌迎面大的,难道还去赌输面大的?”

        苏妲己沉默了,看向纣王。

        纣王冷哼道:“张桂芳乃我大商大将,此战必赢!毫无疑问,本王也赌张桂芳赢!”

        话音才落,南宫适已经杀到了张桂芳近前,张桂芳提刀杀来,一刀批出天崩地裂!结果南宫适一声怒吼,竟然直接放弃战马腾空而起,任凭刀光临头,毫不畏惧,手中的大砍刀根本不抵挡,大吼一声:“你能奈我何!”

        南宫适的大砍刀已经劈向了张桂芳面门!

        但是张桂芳更快,刀光先到!

        当!

        一声脆响,南宫适头上璎珞冠崩碎,披头散发,但是脑袋却堪比金刚钻,迸出无数火花,却毫发无损!大砍刀落下,势大力沉,吓得张桂芳跟着跳起,放弃了坐骑!

        只听噗的一声,张桂芳身后的坐骑已经被一刀两断!

        “张桂芳哪里走?”南宫适怒吼,杀来!

        张桂芳冷哼一声道;“无脑匹夫南宫适,还不跪下!”

        南宫适感觉天旋地转,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张桂芳一个近身,一刀落下!嘭的一声巨响,大地轰的一声坍塌下去,炸出一个大坑!烟尘散去,南宫适昏迷在原地,被张桂芳捆了扔在后方,抓走!

        张桂芳一横战刀,狂笑道:“西岐小儿,难道都是如此无用之人?还有谁能战?”

        西岐那边,顿时一片沉默,大家都看出来了,论真本事,张桂芳就不弱于南宫适、黄飞虎,再加上邪术,他们根本无人能敌!一时间,不少人都看向了姜子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