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万界直播之大土豪 > 第23章 是他,是他,就是他!【求收藏】

    第23章 是他,是他,就是他!【求收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王母娘娘的寿辰很讲究,昆仑山自上而下,山上有两个金灿灿的宝座,无比巨大,显然那里不是给大家准备的,越往下,座位越小,到了王天所在的地方,基本上就是摆着一些小桌子,大家坐在蒲团上而已。跟酒馆比,也好不到哪去,但是仔细一看这些桌子,好家伙,最差都是后天法器,四星九品的标准配置!而且越往高去,桌椅板凳、蒲团的等级越高!

        可惜,上面的王天上不去,也不知道那上面的宝贝都是什么品级的。

        王天拿出请柬,上面也没看到写着座位号,看起来像是随意坐的。王天不客气了,抬腿就往高处走!

        就在这时,一只玉手伸了过来,一把将王天拦住了:“你这童子,怎么这么没规矩,上面的座位都是有主之地,岂能乱去?莫要乱闯,当心闯了祸,你家主人都担当不起?!?br />
        王天闻声,回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紫色长裙的女子,眉黛微微皱着,小嘴粉嘟嘟的,明明是个萌妹子,却装出一副我很认真的俏模样。

        王天灵机一动,举起双手,叫道;“姐姐抱!”

        女子一愣,看看王天的模样,这才洒然失笑道:“原来还是个小孩子,我还以为是哪家童子乱跑呢。真搞不明白,哪路神仙,竟然带孩子来参加寿宴?!?br />
        女子说话间,弯腰将王天抱了起来,王天顿时乐开了花,闻闻女子身上的体香——香??!

        “小鬼你叫什么?”女子问。

        王天装萌的歪着脑袋,咬着手指道:“不知道?!?br />
        “呵呵,你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还敢乱跑?真是的,今天辛亏遇到了我,若是被管事的看到,肯定要把你送出去的。呀,别乱动?!迸蛹跆煸诨忱锫叶?,低声训斥道。

        王天哪肯听话,这女子胸口也不知道带了什么东西,带刺,扎的他疼??!

        不过这一动,王天也发现了,这女子私货不小……暗自嘀咕道:“果然,古代的衣服太容易藏凶了!难怪地球那些大师,都想让女人摘掉凶兆……”

        就在王天又痛苦,又爽的时候,一个冷哼传来:“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带到王母寿宴来了?来人,速速将他送出去!”

        王天一听,顿时火了!小爷辛辛苦苦跑进来的,哪来的多管闲事的,竟然要将小爷送出去?叔可忍,婶不可忍!王天一扭头,只见一名身穿金甲,披挂红色斗篷,左手托着一座宝塔的威严男子走了过来。

        王天眉头一皱道:“你谁呀?”

        “放肆!本王乃托塔天王,主管今日王母寿宴一切事宜!你这小家伙,是谁家的孩子,让你父母来见我!”李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尤其是不爽小孩子!刚被哪吒气个半死,又碰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孩子跑进寿宴,怎能不火大?他主管王母寿宴,所有的请柬都是他签发的,自然知道请了谁,没请谁!眼前的小家伙,绝对不在邀请的行列当中。

        “天王还请息怒,这小孩可能是迷路了,待我找到他的父母,送他回去便是?!北ё磐跆斓呐?,道。

        “原来是七公主天羽殿下,请问殿下和这孩子有什么关系么?”李靖问。

        天羽微微摇头道;“我见着孩子似乎迷路了,这才带他在身边,寻找他父母。天王,一个小孩子,你还是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br />
        李靖摇头道:“殿下,规矩就是规矩,岂能因为一个小孩子说废就废了?自天庭建立以来,从未有过允许私自带孩子进入昆仑参加寿宴的事情!过去没有,现在也不应该有。这孩子的父母必须找到,并且接受惩罚!”

        王天眉头一皱,不过李靖的做法,王天也不算太反感,坚持规矩本身没什么错。不过王天猛然想起来,当初月老说过,玉帝要见他!而且这里面,似乎李靖没少出力!再联想到这个二五仔的性格,王天越发开始不爽李靖了。

        天羽道:“天王,凡事都有例外,还请开恩?!?br />
        “法不容情,殿下还是将这小子交给我处置吧?!崩罹傅?。

        天羽问道:“天王准备怎么处置他?”

        “贬入凡间,重新做人?!崩罹咐硭比坏牡?。

        王天一听顿时火了,或许闯进来是错的,但是也不用直接重新做人吧?若是一般人,岂不是等于直接打入轮回了?这可比杀人还狠了!

        天羽闻言,不满的道:“据我所知,这罚的重了吧?”

        “公主,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自有分寸,人交给我,你还是忙去吧?!彼祷凹?,李靖伸手抓向王天。

        王天灵机一动,往天羽怀里躲了躲,李靖冷哼一声,大手落下,直接抓了过去。

        王天见此,心头冷笑,扯着嗓子大叫一声:“有色狼非礼美女姐姐??!”

        此话一出,李靖浑身一颤,手顿时僵在了空中!天羽也是一愣,瞪大了眼睛,仿佛震惊似的。

        两个人同时静止,李靖的手刚好抓向天羽胸口前方,那画面,还真有点流氓非礼少女的意思……

        同时四周无数双眼睛,同时扫了过来,顿时,大家都尴尬了。

        李靖更是老脸通红,训斥道:“胡说什么?你这小鬼,擅闯王母寿宴,乃是重罪,跟我走!”李靖知道,这时候收手是不行了,抬手就抓了下去,抓住王天,一切尴尬都能解了。

        王天冷笑一声,道:“李靖,你个老杂毛,你敢!”

        “放肆!”李靖大怒,这小鬼竟然敢骂他?李靖眼中凶光一闪,手上多了一道精光,这精光落实抓在王天身上,必然痛苦不堪!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传来:“住手!”

        接着黄光扫来,啪的一声,李靖的手被摊开了。

        李靖怒道:“谁?谁敢阻挡本王执法?”

        “天王,何故对一个小孩子下如此重手?你手中含着的可是刺骨寒光?”声音威严中带着一股怒意,来人正是赤脚大仙!赤脚大仙是出了名的好人,同时也是出了名的嫉恶如仇!之前他来到昆仑山顶,被老友叫去叙旧,等他想起王天的时候,王天早跑没影了。

        没想到,一个转身的功夫,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李靖一看是赤脚大仙到了,连忙道:“原来是赤脚大仙到了,大仙,这小家伙绝对不是本次寿宴邀请之人。擅闯寿宴,本就是大罪!刚刚更是开口污蔑本王,谩骂本王,本王教训他一下,也没什么吧?”

        “没什么?他才多大?骨龄你不会看不出来吧?一个一个月大的孩子,你跟他计较,讲规矩?还有,天王刚刚用的可是刺骨寒光?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天牢当中对付重刑犯才用的手段把?一旦刺中,生不如死,骨头仿佛会被冻结一般,灵魂如同堕入冰寒地狱!可对?”赤脚大仙此话一出。

        在场的众多仙人,顿时哗然!

        “什么?竟然是刺骨寒光?”

        “这未免太过了!不过是一个孩子,闯了寿宴,赶出去就是了,没必要如此吧?”

        “一个月大的孩子能懂多少事情?寿宴还没开始,赶出去,也就没事了。就算好,有问题,找到他父母,再责罚也不迟吧?”

        “天王竟然对一个孩子下如此重手?这……”

        ……

        李靖听着众人议论纷纷,心中也是憋火不已。刚在哪吒那弄了一肚子气,眼前又被这小鬼坑了一肚子气,脸都快丢光了……以至于李靖连带着赤脚大仙一起恨上了:“这赤脚大仙,没事管什么闲事?真是可恶……”

        正当李靖下不来台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大哭之声。

        “天王何在?玉帝何在?王母娘娘何在?老龙要告御状??!”接着四个龙王走来,三个人搀扶着其中一个,最惨的是被搀扶的家伙,脑袋上还少了一根龙角!

        王天见此,赶紧往天羽怀里缩了缩,不是为了耍流氓,而是怕暴露了踪迹,给赤脚大仙惹麻烦。

        李靖见到了下马石,立刻撇开王天,朗声问道;“几位龙王,你们这是怎么了?西海龙王的龙角呢?”

        “天王,你可要给我做主??!我今日收到请柬,参加王母寿宴。结果在南天门,遇到一个凶狠的小鬼,手持金蛟剪,斩断了我的龙角,抢走了我的请柬……5555,如此恶子,与魔何异?请求天王帮我做主,捉拿此子!”西海龙王不敢直接点出三霄娘娘的名讳,只能从侧面说了。金蛟剪是谁的?只要不是傻子一听就明白了。

        李靖一听,猛的转头盯着天羽怀里的王天,抬手指着道:“可是这个小鬼干的?”

        天羽也吓了一跳,盯着王天道;“真是你干的?”

        王天则一副我很萌,我啥也不知道的表情回应。

        赤脚大仙,见此,也是一阵无奈。王天干了什么,他自然知道,他兜里还有一根龙角等着泡酒呢!这事儿怕是躲不过去了。

        西海龙王敖顺看过来,立刻跳起来,大叫道:“是他!是他!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