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万界直播之大土豪 > 第765章 两个美神【求订阅】

    第765章 两个美神【求订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王天闻声看去,只见一名绝美的金发碧眼的女子出现在vip位子上,体态丰腴,身材比例完全按照黄金比例,重点是她的衣服秉承了希腊那种布料严重不够用的风格!肌肤洁白如同浪花,胸前的一对凶器,极其晃眼。

        王天看到此人那如梦如幻的容貌,下意识的走神了,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能够比雅典娜更漂亮的女神,在奥林匹斯山上只有一个!

        果然,雅典娜带着几分不悦的道:“阿芙洛狄忒,如果你不想被窝踢出房间的话,最好少说话!”

        阿芙洛狄忒,果然是他!

        王天心中苦笑,这个女人是奥林匹斯山上的爱神、美神但是绝对和贞洁没关系!这女人出轨的男人,可能比王天见过的女人还多!没错,阿芙洛狄忒可不是单身女贵族,而是有老公的女人。不过他的老公,却是神话般的武大郎,火神赫菲斯托斯,一个瘸腿老男人。也是王天眼中的绿帽天王……

        看到这个超级公交车,王天原本因为对方眉毛而产生的心思,立刻平复了下去。

        不过阿芙洛狄忒显然对自己更有信心,直接起身走向王天。

        王天见此,心头苦笑,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加掩饰的勾搭??!

        就在这时,一道光芒闪过,一名女子出现在王天身边不远处,怀里还抱着一只白白胖胖的兔子,赫然是嫦娥!

        王天眼睛一亮,叫道:“嫦娥仙子,今天来的有点晚啊。给你留了位子,一起坐吧?”

        嫦娥仙子微微一愣,随后收到了一条私信。

        “仙子救命,这女妖要勾引我,我可不想让她脏了我身边的空气,还请帮忙挡一挡。所有人当中,也只有仙子在各方面能力压她,所以拜托拜托了?!?br />
        嫦娥看着王天眼神中的哀怨之色,抿嘴一笑道:“天王邀请,不敢拒绝?!?br />
        说完,缓缓起身。

        就在这时,阿芙洛狄忒来到了嫦娥身边,阿芙洛狄忒比嫦娥还要高,西方女人丰腴的曲线配上那不多的布料,十分容易激发男性的荷尔蒙,全身上下仿佛写满了——性!

        嫦娥则不同,东方的柔美,知性美,温和而谦逊,翩翩若仙,不入红尘。身高或许不如阿芙洛狄忒,穿的一副甚至几乎不露肉,胸脯看起来也没有阿芙洛狄忒的大,但是气质却完爆阿芙洛狄忒!

        两人往那一站,任谁都能看出来,一个是出水芙蓉,一个是水性杨花!

        水性杨花的女人,会让男人想上床;出水芙蓉的女人,则让男人刚想多多观赏,不忍亵玩,珍稀无比。

        阿芙洛狄忒在嫦娥站起来的瞬间,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妙,她是美神,自然明白什么是美!她走的是性感美,平时,遇到那些姿色差她很远的女子,自然可以轻松镇压。但是边上这女子,各方面,都带着东方的韵味,气质上比她的性感高出太多。虽然有面纱遮挡容颜,却也难掩她自身的魅力。

        不过阿芙洛狄忒还是忍不住开口道:“面纱遮面,可是容貌丑陋的见不得人了?”

        “阿芙洛狄忒,这位可是天庭的月宫仙子,你说他丑陋?”铁拐李不满的道。

        “哎呦,原来这位就是天庭第一仙子???那怎么带这个面纱呢?美就应该让天下人看到,看不到的美,算什么美呢?光靠自吹自擂,可是没用的?!卑④铰宓疫舷麓蛄孔沛隙鹣勺?。

        嫦娥仙子却静静的看着阿芙洛狄忒,然后理都不理她,径自来到王天身边就要坐下。

        “慢着!仙子若是想坐,我自然没话说。然而,天王乃是仙界第一富,坐在他边上的,若是没有个第一之处,可配不上呢。大家都说我是天下第一美女,也有人说你是天下第一仙子,你我不妨在这里,让天下人见证下,谁更美,如何?”阿芙洛狄忒道。

        雅典娜虽然不待见阿芙洛狄忒,但是不管怎样,阿芙洛狄忒是奥林匹斯山的神,嫦娥仙子是天庭的神,平时奥林匹斯山的神就被边缘化,不被列入正神行列。为了这,奥林匹斯山的神们一直憋了一口气,如今阿芙洛狄忒要在美上和嫦娥比拼,她倒是有心纵容了。若是能赢了天庭一局,倒也算是给奥林匹斯山的众神赢来脸面,消消天庭的锐气。

        所以,雅典娜什么都没说,静静的看着。

        不过王天却开口了:“阿芙洛狄忒,美不美,别人说的可不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标准,没有人可以让所有人都喜欢。说实话,你的确美,正如你所言,你是天下第一美女也不为过?!?br />
        阿芙洛狄忒明显高兴了,笑容中带着胜利,挑衅一般的看着嫦娥仙子。

        嫦娥却是一脸的平静,似乎对于这一切,并不在意。只是气息明显有些不稳,显然,王天的话,让她有点不爽了。

        王天呵呵一笑,一直以来嫦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中规中矩,温婉大方,礼仪到位,让人无可挑剔。本以为她真是一个不食烟火的木偶仙子,现在看来,她依然有自己的内在一面。呈现出来的,并非她的全部。

        于是王天道:“你还有一句话说的更对,嫦娥仙子乃是天下第一美的仙子。而在我们那里,美女是形容凡人之美,凡人之美之上还有仙子之美。仙之美出尘,仙之美不带魅惑,仙之美是纯粹之美,仙之美是道之美。仙之美,绝对不是露肉之美?!?br />
        “好!”一向很少说话的纯阳子吕洞宾霍然起身,啪啪啪的鼓掌。

        蓝采和等人跟着起身鼓掌,东方的仙人纷纷鼓掌称赞。

        但是奥林匹斯山的人却不高兴了,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最美的人,成了凡俗之美了?这不能忍!

        阿芙洛狄忒更是气的胸脯乱跳,带着几分怒容道:“难道人家在天王眼中就是如此不堪入目么?”

        王天哈哈大笑道:“要说找情人,阿芙洛狄忒女士绝对是上选之人!”

        阿芙洛狄忒对于情人二字并不排斥,反正她做了太多人的情人了。而且在奥林匹斯山,男人都以有情人为傲,所以情人的身份并不尴尬。

        倒是东方众仙纷纷冷笑,就连妖魔鬼怪都有点不迟这个身份。

        阿芙洛狄忒指着嫦娥问道:“那她呢?她又当如何?”

        王天呵呵笑道:“梦中情人不外如此!”

        “哄!”

        现场一片沸腾!

        “我靠,这算是表白么?”

        “当着天下人的面,向嫦娥仙子表白?”

        “劲爆??!好大的新闻,哇哈哈,我回去能吹一年!”

        “啧啧,天王好大的野心啊,竟然瞄准了嫦娥仙子,哈哈……”

        听着下面乱七八糟的喊声,王天两眼一翻,笑骂道:“你们这群混蛋,瞎说什么呢?梦中情人,理想中的极致,却注定不适合在一起。若是在一起了,还是梦中情人么?高高在上,虚无梦幻中的极致之美,完美无瑕之美,给你们,你们敢承受么?”

        众人再笑,根本没人听王天解释啥,反正一顶表白的大帽子扣在了王天的脑袋上,摘都摘不下去。

        嫦娥仙子苦笑一声,看着王天,传音道:“这……可如何是好?”

        王天无奈的摊摊手也是无奈,两人都明白彼此的意思,没那层意思,却被硬压上了,也是无奈。众口铄金,谁能说啥?

        不过有人更不满!

        阿芙洛狄忒冷笑道:“天王,都说你是一个公正的有钱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你说她比我漂亮?敢问,你可看过她的真容?都说嫦娥仙子美丽无双,敢问有谁见过嫦娥仙子的真容?”

        此话一出,全场愕然!就连八仙中的何仙姑都无言以对,就算是她也没见过嫦娥仙子的真容。普天之下见过嫦娥仙子容貌的恐怕屈指可数吧!

        阿芙洛狄忒见此,咯咯笑道:“既然没人看过,又何来天下第一仙子之说?据我所知,嫦娥仙子也不过是偷了别人的东西,才成仙得道的吧?这种手段,我阿芙洛狄忒,不耻!”

        此话一出,全场再次哗然!

        因为阿芙洛狄忒这话未免太狠了,直接扒人伤口!还是当着天下人的面扒!

        王天也怒了,他才不管嫦娥过去如何,至少现在,嫦娥和他关系还不错!这阿芙洛狄忒的嘴巴未免太狠了!

        再看嫦娥,嫦娥却一脸的坦然,眉角都没有动一下,淡然的道:“小仙从未说过小仙的容貌天下第一,也绝对不会说。正如天王所言,每个人的审美观不同,谁又能让天下人都认同呢?”

        阿芙洛狄忒笑道:“我看是你自卑吧?”

        王天正要开口,一声冷哼传来:“无知就是无知,阿芙洛狄忒,你若是有机会还是去问问你们的老祖宗吧??纯存隙鹣勺拥蹦晡畏缮山?!真是可笑,世人的一句传闻,连你们都信?!?br />
        “谁?!”阿芙洛狄忒冷哼一声,喝问道。

        “我!”却是天蓬元帅来了,这家伙今天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来的有点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