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205 是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面包车内,小文被二胖用皮带勒的眼球凸起且向上翻着,脸颊紫红,整个脑袋上的血管鼓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爆开一样。

        车辆中排座椅上,二胖拽着皮带勒了小文将近四十秒后,见他双腿已经逐渐不再挣扎后,才放松了一下手劲儿!

        “呼呼……咳咳……!”皮带松了之后,小文就用双手捂着脖子,大口的往嘴里吸着空气,并且咳嗽之时,鼻孔和嘴里喷出不少鼻涕与唾液也不自知。

        “活过来没?”二胖双手依旧拽着皮带问道。

        “……二……二胖……你别整死我……钱我一分都不要了,你全拿走吧,别整死我……!”小文在刚才那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是非常确切的感受到了死亡,所以此刻大脑眩晕且发胀,心里防线基本瞬间就崩溃了。

        “钱?!光给我钱能行吗?”二胖皱眉回了一句。

        “那你还想要什么?!”

        “你为什么设套坑我?”二胖直言问道。

        “设……设套?”小文愣了一下后,转身就要回头解释:“我不……!”

        “啪!”

        二胖一听小文还要辩解,随即就再次双手用力,继续猛勒小文的脖子。

        三十秒后,二胖再次放松皮带,而小文眼冒金星,胸口起伏的宛若跳跳床一般,继续大口的往嘴里吸气!

        “……凡事儿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二胖磨着牙,声音非常冷漠的冲小文说道:“我已经给你两次机会了,你他妈要再跟我撒谎,我就勒死你!”

        “二胖,你听我说!”

        “说你妈了个B!我拿你当朋友,你拿我当二傻子是吗?”二胖破口大骂:“你这么护B的人,能整这么好看一小娘们白便宜我吗?!袋子里的钱,全他妈是连号的新钞,上面还缠着Y行专用的牛皮纸条!来,你告诉告诉我,哪个贩.毒的能把赃款存银行里??”

        “你误会了!”小文还要争辩。

        “嘭,嘭嘭!”

        二胖根本不给小文解释的机会,抡起拳头冲着他的后脑就猛捶了七八下,打的小文脑袋跟个拨浪鼓似的四处晃悠!

        “别打了,别打了,二胖……!”

        “你说不说?”二胖咬牙问道。

        “我真没坑你,你在现场也看见了,欠我钱的人是被人黑吃黑了??!”小文伸手想拽脖子上的皮带,但身体刚一动,皮带就被二胖勒的紧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没坑我?”

        “真的,我真的没坑你!”

        “去你妈的吧!露露在旅店拿钱买水的时候,我看见她钱包里有一个女的的照片,顺嘴就问她是谁。露露说那是她妈,已经去世三四年了!”二胖一边捶着小文的脑袋,一边低吼着骂道:“死了三四年的人,你还能跟她吃饭?你他妈当你是钟馗呢?!”

        小文听到二胖这话后,彻底愣住。

        “在三鑫公司,我他妈九哥都敢骗,你跟我玩撒谎,我能玩死你!”二胖歪脖看着小文,立即又吼了一句:“露露不是你媳妇吗?!来,那你别看手机,直接告诉我她传呼号多少?马上说!”

        懵了,小文被二胖一连串的质问后,就彻底懵B了!

        “我就查仨数,你再不跟我说实话,我就给你脖子勒掉了??!”二胖说完之后,就要作势继续勒小文的脖子。

        “别勒,别勒了……二胖,我服了,你松开我,我跟你说实话!”当小文感受到皮带再次压迫脖颈之后,就立马摆手喊了一句。

        “说,说完松开你!”二胖依旧没有放松警惕的呵斥道。

        ……

        与此同时,富都酒店包房内,电视机在重播着新闻,而小泽则是喝着啤酒,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发呆。

        “咣当!”

        一声轻响,房门被推开,随即蒋光楠摇摇晃晃,满身酒气的走了进来。

        “大半夜不睡觉,自己喝呢?”蒋光楠看见小泽还没睡后,就轻声叫了一句。

        床上,小泽依旧在发呆,似乎根本没注意到有人走进了屋内。

        “哎,哎……!”蒋光楠一愣后,笑着再次喊了两声:“你这是练睁眼睛睡觉呢?”

        “???!”小泽这时才反应过来,回头看向门口问道:“你咋来我这屋了呢?”

        “回来晚了,今天店里卖的好,房都满了,我就跟吧台要了你这屋的钥匙!”蒋光楠打着哈欠回了一句。

        “猛子呢?!”小泽脸色恢复正常的问道。

        “……他回家了,明天跟他姐出去办点事儿!”

        “??!”小泽点了点头。

        “你咋还没睡呢?”蒋光楠脱掉外套问道。

        “睡醒了,渴了,起来随便喝点!”小泽盘腿坐起回了一句。

        “你也不是爱喝酒的人??!咋的了,心里有事儿???”蒋光楠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啥事儿,就是有点睡的脑袋发木!”小泽含糊着回了一句后,就指着旁边的床说道:“二胖今晚不回来,你睡他那儿吧!”

        “他干啥去了?”

        “好像去平房见朋友了吧,我没细问!”

        “见个屁朋友,肯定又他妈嫖去了!”蒋光楠骂了一句后,脱掉袜子就坐在了床上,随即摆手喊道:“电视关了吧,别看了,我太困了,得眯一会了!”

        小泽眨了眨眼睛后,先是伸手关掉电视,随即将酒瓶子放在床头柜上躺下。

        屋内漆黑,蒋光楠胡乱的脱掉衣服,拉起被子就要钻进去休息,而小泽思考半晌后,则是突然扭头问了一句:“哎,以前跟贺伟的那个小李,你知道吗?”

        “知道啊,咋了?”蒋光楠随口问了一句。

        “他现在在哪儿呢,你知道吗?”沈天泽轻声问道。

        蒋光楠闻声一愣:“你打听他干啥啊,咋的了?”

        “没事儿,我就突然想起来他了,随便问问!”小泽躺在枕头上回应道。

        “你和大老王的那个事儿结束之后,人刚回来,不就跟贺伟打起来了吗?”蒋光楠也没多想的回应道:“当时我不还跟贺伟在一块办事儿呢吗?所以听他的人说,九哥好像找小李问了几句话,然后就从公司里给他开了。据说他还给小李拿了一笔钱,但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

        “给撵走了,还给拿了一笔钱?”沈天泽闻声一愣,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因为小李是大老王枪杀恩赐的唯一知情人,所以九哥给他撵走这事儿,让小泽心里莫名有些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