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84 赌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市局内。

        “吃点东西!”李凯拎着一塑料带灌汤包,就放在了关磊的办公桌上。

        “医院那边有反馈吗?”关磊放下昨晚平F枪击案的资料后,就点了根烟,抬头问了一句。

        “没有,陆相赫的媳妇已经做完二次尸检了,现在法医那边已经同意他们家属火化尸体了。但陆相赫依旧没有要出现的征兆,他妈天天在医院哭,家里人也急的不行,但就是联系不到这小子!”李凯坐在椅子上,非常费解的说道:“我抽空在医院那边,看了一下陆相赫的资料,也跟他的家里人和邻居聊了不少,但这小子的口碑非常好,几乎所有人都说他是一个老实巴交,还顾家的小青年!所以我是真想不通,他怎么能跟老九这帮人掺和到一块,而且还在平F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的!最不可思议的是,他自己一个人,能把咱警察和大混子全都溜的团团转,让这么多人一点都摸不到他的消息!”

        关磊闻声沉默半晌,扭头看着李凯说道:“就这种老实巴交不爱吭声的人,一旦被激怒,走向极端,那比悍匪和亡命徒还难整!因为他之前没有过任何犯罪记录,而且从前的行为方式和现在要干的事儿,也完全是背道而驰的,所以你根本就弄不清楚,他下一步会干什么!你看之前章显光抢Y行的那个案子,咱们起码能跟他走两回合,因为你知道他们的直接动机和多次犯案后积累下的潜意识作案手法,但陆相赫的方法咱了解吗?一点都不了解!”

        “也是!”李凯闻声点了点头。

        “我感觉咱们要调整一下方向,不能只盯着陆相赫家里人的这一条线。因为他现在肯定已经猜出来,咱市局和老九,已经盯死他的那些亲戚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应该是不会出现的!”关磊思路清晰的说了一句。

        “我听他家里人说,陆相赫跟他媳妇感情很深厚,当初他因为这个女人,还和家里闹过大矛盾。所以晴晴出殡的时候,你觉得他会出现吗?”李凯反问了一句。

        “不好说!”关磊仔细思考了一下后,摇头回应道:“还是别盯一条线了,让三组现在开始换战场,盯着老九下面的马仔。因为他们也在找陆相赫,而且能用的方法比咱们多!”

        “行,我去找三组!”李凯闻声后站起,随即思考半晌,突然又低声问了一句:“小泽那边呢,他给你啥线索了吗?”

        关磊抬头看着李凯,话语简洁的应道:“他答应我,只要他能碰到这个资料,就一定会拿回来,因为老九倒台了,他也就能抽身出来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你想过吗?小泽可能压根就没想抽身,甚至在心里已经对扳倒老九的立场,不再坚定了!”李凯非常严肃的说道:“他有可能都陷里了!”

        “不会的!”关磊直接摇了摇头:“小泽和恩赐的兄弟情感,是在极端的家庭环境下建立的,远超过普通的亲兄弟,所以他一定会为恩赐报仇!”

        “恩赐的死,都是你在说,你在告诉他老九是怎么坑死他亲大哥的!但这些话刚开始有用,但越往后就越不见得有多重要了!他天天跟老九生活在一起,并且逐渐受到重用,那么他在心里会不会认为你是撒谎呢?你是在骗他呢?”李凯话语非常犀利的反问道。

        关磊闻声沉默许久,随即再次摇了摇头:“小泽有自己的判断,我坚信,他只要能拿到账本,就一定会交给我!”

        “咱俩打个赌?我就赌他拿到了账本,也会跟你撒谎说没拿到,甚至会掐在自己手里自保!”李凯斩钉截铁的说道。

        “如果他拿到账本给我了,你上后勤部刷一个月车去,怎么样?”

        “他要真能给你,那别说让我刷一个月车了!你就是让我上楼下厕所,连吃一个月屎都行!”李凯扔下一句后,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关磊坐在椅子上,低头点了根烟后,心中总是忍不住思考李凯刚才说的话。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沈天泽确实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甚至曾经几度怀疑过自己,但这话他不能跟李凯说,只能自己藏着,期望着小泽的立场不会改变。

        ……

        十几分钟之前,师大夜市儿旁边的出租房内。

        小泽坐在床上,扣着脚丫子冲烬南问道:“你找我干啥???”

        “你出来说吧,咱俩见一面!”沈烬南卖了个关子。

        “啥时候???”小泽打着哈欠问道。

        “就中午呗,你来太平公园旁边这儿,我请你吃个饭!”沈烬南邀请了一句。

        “就你自己???”小泽皱眉问了一句。

        “对!”

        “行,那你等我会吧,我一会就过去!”沈天泽看了一眼挂钟后应道。

        “恩,到了给我打传呼昂,我现在就在这儿住呢,离太平公园很近?!?br />
        “行!”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随即小泽起床洗漱了一下后,就离开了家门。

        ……

        时近中午。

        沈天泽在太平公园附近的一家饭馆门口,低头给沈烬南打了个传呼,随后就一边抽着烟,一边等待着。

        大概过了不到十分钟,沈烬南迈步就从旁边的小区内走了出来,并且张嘴说了一句:“你到的挺早啊,我寻思你还得等一会呢!”

        小泽闻声后,没有吭声,而是皱着眉头一直看向街角。

        “你看啥呢?!”沈烬南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他妈从家里出来,就感觉好像有人跟着我!”小泽弹着烟灰回应道。

        “……你到底干什么缺德事儿了,一天怎么总神经兮兮的呢?”沈烬南无语的骂道:“走吧,别扯犊子了,进屋吃口饭,我都饿死了!”

        “你找我到底有啥事儿???”沈天泽从街角收回目光后,就冲着烬南问了一句。

        “找你照顾照顾我呗!”沈烬南龇牙回应道:“毕竟你现在都不是阿泽了,是泽哥了?!?br />
        “……那泽哥给你机会,这顿饭你请了!”

        “泽哥,你再装B,别说我干你!”

        “呵呵!”

        二人一边斗着嘴,一边就进了饭店。

        街角处,一个穿着防雨绸面料的男子,见到小泽和沈烬南进了饭店后,就扭头观察好了周边的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