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81 借恶的刀,杀恶的人!

    181 借恶的刀,杀恶的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酒坊胡同外,陆相赫在打了两枪后,这心里就有点后悔,后悔为啥自己来交易之前不找个空旷无人的大野地练一下枪法。因为他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就感觉到枪的后坐力往后面顶手掌,虽然还达不到手腕大幅度往上抬,但也震的手掌发麻。所以他只第一枪打到了大鬼的肩膀,但第二枪就完全失去了准度,崩在墙壁上溅起了阵阵火星。

        胡同内。

        “大鬼,你没事儿吧?”封栋搀着大鬼的胳膊问了一句。

        “那个B养的肯定在胡同外面,给我抓住他!”大鬼肩膀被打了一枪后,那身体内迸溅出的血浆已经糊满了他的半张脸,所以看着非常渗人。

        “扑棱!”

        大鬼的话音刚落,那被打的满头是血的杜阳就从墙根底下窜了起来,并且双腿颤抖的拿着手枪,瞪着眼珠子冲阿才等人喊道:“跟……跟……跟我没关系,东西也给你们了……谁他妈敢过来,我就开枪!”

        “没关系你有枪?!”大鬼挨了一枪后,就宛若神经失常的冲着杜阳喊道:“给他也带走!”

        “别过来!”杜阳手掌颤抖的拿着枪再次喊了一句。

        “把枪放下!”

        “我再说一遍,别他妈过来……!”杜阳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喊着。因为他就是一个臭地痞,一个纯粹欺软怕硬的主,所以此刻一见到这个场面,腿儿早就吓软了。

        “你妈了个B的,我让你把枪放下!”阿才瞪着眼珠子就吼了一声。

        “刷!”与此同时,大鬼直接抬起手枪。

        “艹你妈,我跟你们干了??!”杜阳怒吼一声,抬手就扣动了扳机,但枪内却只传来了空枪之声。

        “亢亢!”

        就在这时,已经失去最好机会的陆相赫,在瞄不到大鬼之后,就双手攥着枪柄,闪电般对着胡同内崩了两枪。

        “刷!”

        众人集体侧步一躲,而杜阳张着大嘴掉头就要跑:“艹你妈,陆相赫,你坑我……!”

        “这个B养的!”大鬼一看杜阳要跑,抬手就扣动了扳机。

        “亢亢!”

        两枪后,杜阳后背冒着白烟,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停了不到三秒,就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胡同外。

        陆相赫在看见杜阳倒下,就再次冲着胡同内开了两枪,将要往外冲的人用火力压回去后,随即连跑都没跑,只快步走着就过了街,去了对面一个早都踩好点的楼栋子内躲了起来。

        “踏踏!”

        五六秒钟过后,封栋带人追出胡同,抬头向街道四周扫了一眼,随即才回头喊道:“这小子肯定踩好点了,人都没影了!”

        “妈了个B的,这个小财务办事儿挺狠的,咱干死了他媳妇,留着就是祸害!”大鬼脸色苍白的捂着还在哗哗淌血的肩膀,咬牙就冲阿才说了一句:“去找找他,我估计他不能走远!”

        “不行,枪一响,警察一会就来!他躲在一个地方不出来,你去哪儿找他?”阿才咬牙回应道:“东西已经拿回来了,咱还是先走!等个三五个月,这事儿淡了,咱再回来弄他也可以,反正他家也在这儿!”

        大鬼听到劝阻后,眉头轻皱的沉思几秒,才无奈的应道:“行,先走,把那小子从裤裆里掏出来的账本拿好!”

        “妥!”

        话音落,众人简单检查了一下杜阳从裤裆掏出来的账本,随即非常狼狈的就冲出了胡同。

        湿漉漉的胡同内,杜阳费力的用手撑住地面,咬牙站起之后,口中却大口咳出鲜血。他惊恐的看着地上自己流的一大摊血,满脸绝望且带着哭腔的喊道:“有没有人??!救救我,有没有人?……!”

        杜阳一边喊着,一边就扶着墙壁快步往外走。

        “踏踏!”

        大鬼等人离去不到半分钟后,两台轿车就停在了胡同口。

        车内。

        “我艹,那是谁啊,咋满身是血呢?!”二胖坐在车内惊呼了一声。

        “嘭!”

        段子宣气的用手砸了一下方向盘,破口大骂了一句:“他妈的,来晚了,涂啸绅那边的人肯定刚走,估计已经把活儿干完了!”

        “那是陆相赫吗?”曹猛指着胡同内的杜阳喊了一句,因为他此刻坐在车内有点看不清对方的脸颊。

        “刷!”

        就在这时,沈天泽坐在车后座降下车窗,探头仔细看了一眼杜阳后摇头:“不是陆相赫,他没这么高,也没这么壮!”

        “咋整,还过去吗?!”曹猛又问了一句。

        “人家都把活儿干完了,你还过去干个JB!”二胖骂了一句后,抬头就冲段子宣催促道:“赶紧走,咱一枪没开,别到最后再沾身上事儿!”

        “踏踏!”

        话音刚落,杜阳发疯似的就从胡同内窜了出来,随即冲到轿车旁边,伸手拽住刚刚降下车窗的沈天泽,满嘴喷血的吼道:“救救我,送我去医院,我求你了……!”

        “翁!”

        沈天泽看着杜阳还没等回话,段子宣就猛踩一脚油门,开车直接跑了。

        “……小泽,你看清楚这个人了吗?我怎么瞅着他像那天在派出所的里的那个?就咱们找陆相赫的那天!”二胖皱眉问了一句。

        “我看也像!”沈天泽脑中全是杜阳满身是血,哭着求救的场面,所以心里一时间还没有缓过来,因为他对杜阳是没有任何恨意的。

        “我看了,那人后背两枪,咱要拉上他,他肯定死车里!”段子宣话语简短的解释道:“这么干,不光给咱添麻烦,也给公司添麻烦!”

        话音落,车内就没有人再吭声了。

        ……

        十几秒之前,陆相赫站在七楼楼梯间窗口确认大鬼等人走了之后,刚准备迈步出去时,就正好看见了段子宣的车,并且望着摇下的车窗,轻声嘀咕了一句:“沈天泽!他真跟老贾是一伙的?”

        短暂思考了一下后,陆相赫才快步下了楼,并且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

        时间过了不到一分钟,陆相赫迈步就穿过了酒坊胡同,面无表情的看向了躺在地上,不??茸畔恃亩叛?。

        “救……救我……陆相赫……我错了……你救我……我一分钱都不要了……!”杜阳在地上趴着,哀求着,期望自己生存的机会,能在陆相赫身上再看到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