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73 我怕你陷进去

    173 我怕你陷进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当天晚上,段子宣去老贾的住所后,并没有找到他的媳妇,所以就直接返回了九哥的家里。而沈天泽等人在找陆相赫的时候,也无意中碰到了来派出所录笔录的关磊,但二人自始至终没有交流??尚≡蟠艘蛔?,关磊马上就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我们见一面吧!”

        ……

        凌晨三点多钟。

        沈天泽找了借口后,就在九哥家附近的食杂店附近见到了关磊。

        “……你们在找陆相赫?他到底干什么了?”关磊此刻还不了解事情经过,所以主动冲小泽问了一句。

        “我们现在也弄不太清楚?!鄙蛱煸笕缡祷赜Φ溃骸敖裉焱砩?,我原本去他家,是想谈一些公司的公事儿,但没想到正好碰见了那批枪手,在他家开枪!”

        “枪手?!你认识吗,以前见过吗?”关磊皱眉问道。

        沈天泽闻声沉默,眯眼看着关磊,也没有马上回话。

        “……你要是不方便说,那就算了!”关磊见到沈天泽的反应后,就马上语气带着一些理解的补充了一句,而这种谈话方式,是跟他之前有些区别的。因为以前关磊冲小泽问话,都是带有上级质问下级的压迫感的,但这次态度却柔和了不少。

        沈天泽听着关磊的话,心里也有些讶异,随即调侃着问道:“你这回耐性很足??!”

        “……我们两个,都在不同的环境当中做事儿,你不了解我的难处,我也不了解你的难处,所以要相互理解,才能避免误会产生!”关磊很认真的回了一句。

        “呼!”

        沈天泽长长出了口气,低头回了一句:“你以前要是能这么理解我哥,他或许就不会出事儿!”

        关磊闻声一愣,没有接话。

        “算了,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沈天泽抬起头,看着关磊如实回应道:“来找陆相赫的人,应该是之前那个小八的兄弟,我们在平房遇见过!”

        “那也就是说,这次陆相赫出事儿,背后有浙J老涂的影子?”关磊顺着话茬问道。

        “应该是!”沈天泽点了点头。

        “……老九最近在接新的关系吧,彭家?”关磊沉思半晌后又问。

        “对!”

        “那就难怪了,老九这是不死心,还想在H市干一届,所以浙J老涂等不了了,要提前分个公母出来!”关磊在九哥身上花的心思,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所以小泽一说,他心里就能猜出来个大概。

        “……陆相赫是财务,按位置来说,他在三鑫公司不算是什么主要干部,但他的职业毕竟能接触上一些内幕,所以我们现在都猜他手里应该是掌握了一份很重要的东西,所以老涂才会对他动手?!鄙蛱煸蠡坝锛蚪嗟脑俅纬遄殴乩诮馐偷溃骸拔蚁衷诹私獾?,就是这些!”

        “小泽,陆相赫手里的东西如果不重要,那老涂绝对不会动一个这个样的小财务!”关磊点了根烟后,就轻声继续说道:“我估计他手里这份东西,可能会掐到老九的命门!”

        沈天泽听完这话,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又想让我玩命把这份东西拿回来,对吗?”

        关磊听着小泽话里略带一些抵触的情绪后,沉默半晌应道:“在保证你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如果能拿回来这份东西,那破获三鑫公司的案子,成功抓捕老九,就只剩下时间的问题了,而你……也能提前从这个圈里退出来!”

        “啪!”

        沈天泽没有马上回话,而是借用火机点烟的功夫,仔细思考了一下才应道:“好,我试试吧!”

        话音落,关磊看着小泽眉头不自觉的轻皱了一下,因为他从小泽的表情里,看到了一丝犹豫。

        “……我去派出所没找到陆相赫,老九还在等着我回话,我要先回去了?!鄙蛱煸蟮鹱叛?,轻声冲关磊打了声招呼。

        “好!”关磊点头。

        “那我先走了!”沈天泽说完后,迈步就向街道那侧走去。

        胡同内,关磊望着沈天泽的背影,思考半晌后,突然就喊了一句:“老九之所以对你好,是因为你现在能给他卖命!而有一天,如果你没用了,或者是让他感觉到了危险,那一定也是肖国涛和恩赐的下??!”

        沈天泽闻声停住脚步,扭头问道:“什么意思?”

        “小泽,混子圈里的诱惑太多,女人,钱,地位,来的都太快,我真的怕你陷里拔不出来!”关磊脸色十分认真的说道:“更不希望有一天,我亲手抓了自己安排好的人,你明白吗?”

        沈天泽狠狠吸了口烟,沉默数秒后回应道:“我心里有数!”

        话音落,小泽迈步就离开了胡同,而关磊却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依旧有些忐忑。因为对方明显是在极力隐藏自己的情绪,所以他现在已经摸不懂,沈天泽是否已经对“成功抓捕九哥”的立场发生了潜意识的变化,毕竟他跟九哥接触的时间,远比自己要长……

        ……

        十几分钟后,九哥家的书房内。

        “你去哪儿了?”九哥抬头冲着小泽问了一句。

        “家里临时遇到点急事儿,我在楼下打了个电话!”小泽言语随意的回了一句。

        九哥闻声一愣后,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关心问道:“自己能解决吗?”

        “没事儿!”小泽同样一愣后摆手。

        “好,那继续刚才的话说!”九哥伸手将放在自己面前的热水推给小泽,随即冲着屋内的众人招呼了一句。

        “我觉得这事儿现在已经很明朗了!”段子宣坐在椅子上分析道:“陆相赫百分百是跟老涂暗中有了联系,所以老贾和媳妇在家里才会出事儿。估计涂啸绅抓他,也是因为现在陆相赫临时变卦,所以他怕咱这边有防备,才破罐破摔的控制住老贾,拿到咱公司账目!”

        九哥眯着眼睛,思考好久后,才皱眉回应道:“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因为有两点我想不通!第一,陆相赫是一个有家有业的人,所以他即使跟老涂有了联系,而且还临时想拿着手里的东西涨价,那么他应该提前给自己安排好后路??!怎么会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就让老涂找到了他们家呢?第二,按照老贾媳妇说的,老涂的人是先去她家里抓走了老贾,然后你带人过去的时候,又发现老贾的媳妇也联系不上了。那么如果老贾的媳妇也是被老涂的人抓了,那他们之前来那次想啥呢,为啥不把俩人一块带走呢?”

        话音落,屋内众人都顺着九哥的思路陷入了沉思。

        ……

        与此同时。

        一天之内媳妇死了,又被黑白两道,数伙人马全力寻找的陆相赫,此刻已经彻底无家可归了。

        他晚上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身上的钱又都赔偿给了杜阳,所以此刻他在街上走了数个小时后,只能身心疲惫的就来到了一处桥洞子下坐下。

        “……!”桥墩子下面,一个脏兮兮的流浪老头,啃着梆硬的面包喝着原浆白酒,闲着没事儿冲陆相赫问了一句:“看你这样,穿的干净利索,斯斯文文的还带个眼睛,怎么也跑到桥洞子下面来住了?”

        陆相赫目光呆滞的看了对方一眼,没有回话。

        “咋了?跟媳妇吵架了,让人家撵出来了?”老头又问了一句。

        “……!”陆相赫闭上眼睛,将头靠在水泥墙上,声音沙哑无比的回了一句:“媳妇死了,家没了!”

        沉默,桥洞子下陷入寂静。

        “你呢,为啥在这儿住???”陆相赫闭着眼睛,主动问了一句。

        “让儿子撵出来了,也没家了!”老头吧唧着嘴,顺手就把酒壶拧上,扔在了陆相赫脚边:“闷半瓶,能睡着!”

        陆相赫闻声睁眼,伸手拿起脏兮兮的酒壶,二话没说,仰头就往嘴里灌了起来。

        双眼木然流着泪水,辛辣的白酒顺着喉咙进入体内,他坐在桥洞子下,睁着眼,看到的却是满眼漆黑……

        ……

        第二日,一早。

        陆相赫离开桥洞子,拿着包里的电话本,在公用电话亭内联系了一个许久都未见面的初中同学。

        “您好,哪位?”

        “我,陆相赫!”

        “哎呀,我艹,你咋寻思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呢?!”

        “有点急事儿!”

        “什么急事儿?”同学笑着问道。

        “我买私枪,你有渠道吗?”陆相赫沉默半晌后,直言问道。

        “你说什么玩应?买响儿,你要买响儿???喝多少???”同学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