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51 无法解释的身份

    151 无法解释的身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派出所旁边,王副所看着陆相赫手里的东西,本能的咧嘴一笑后,摆手说道:“别扯这个,你拿回去吧!”

        “别别,这是一点心意!”

        “我们有规定,这些东西不能要!”王副所皱眉回了一句。

        “拿着吧,也没有多少钱!”陆相赫听从了老丈母娘的建议,所以坚持要把东西塞进王副所的车里。

        “哎哎,我真不要,你赶紧拿回去吧!”

        “没事儿,没事儿,你拿回家抽去吧,一点心意!”

        “呵呵!”王副所听到这话后,再次一笑,随即直接打开三菱的后备箱,拍着陆相赫的肩膀说了一句:“老弟,你看看,我车里真放不下这些东西!”

        话音落,陆相赫一转身就看向了后备箱,随即瞬间愣住。

        后备箱内,中华,玉溪,太阳岛,大云等香烟起码有二十几条,茅台,五粮液等高档白酒也是横七竖八的摞在那儿,有的上面都沾了灰,显然是好长时间都没动过了。

        “老弟,我是真不缺这些东西!你看,这些玩应放车里都好长时间了,根本都用不了……!”王副所笑着冲陆相赫说道:“要不你看看啥好,你拿回家点吧,反正放这儿也是闲着!”

        陆相赫听到这话后,羞的脸色紫红,站在原地非常尴尬。

        “呵呵,没事儿的,他要再去,你就给我所里打电话!你不送礼,我们也得出警!”王副所拍了拍陆相赫的肩膀:“我一会还有个会,你先回去吧!”

        话音落,王副所锁了车之后,就迈步走进了派出所。

        十几分钟后,陆相赫回到早晨买烟和酒的超市,站在吧台前面问道:“大哥,这些东西是我早晨买的,你能给我退了吗?”

        “……烟酒这玩应哪有退的???我知道你拿出去之后,私下里换没换???”老板头都没抬的回了一句:“退不了!”

        “你看看,我这些东西都没动过!”

        “我说退不了!”

        “怎么他妈的就退不了呢?我在你这儿买的?。?!”陆相赫心中的压抑情绪瞬间爆发,几乎用嘶吼的口吻冲着对方喝问道。

        “咋地啊,你TM还要吃人???!烟酒这东西,出门就没有退货这一说,你他妈要换成假的,我卖给谁去???!再说这就八九块钱的烟,你来我这儿退什么玩应???”老板蹭的一下站起来,摆手骂道:“去去,别找事儿,赶紧走昂!”

        陆相赫瞪着眼珠子看向对方,双拳紧握数秒后,才强迫自己控制住情绪,拎着东西走到门外,直接将酒摔的稀碎,将烟扔进了垃圾桶内。

        ……

        宾馆内。

        “去去去,你走吧!”沈烬南领着小泽进屋后,就指着刚穿好衣服的姑娘催促了一句。

        “刷!”

        小泽看见姑娘后,本能转身,就将脸躲了过去。

        “你这什么语气啊,又不是昨晚你喊爱我的时候了?就上个厕所,你催什么???”姑娘挺不乐意的回了一句。

        “我他妈喝完酒,连男的都爱!”沈烬南看着皮肤极差的姑娘,挺无语的嘀咕了一句:“昨晚怎么就瞎眼了,把钱花她身上了呢!”

        “你说啥呢?”姑娘狐疑的问道。

        “我说你长的好看,像容嬷嬷!”

        “滚,讨厌!”

        “打车走,快点!”沈烬南烦躁的催促了一句。

        “回头打传呼昂!”姑娘摆了摆手后,迈步就离开了客房。

        “咣当!”

        小泽顺手关上了门,迈步走进屋内,双眼看着沈烬南,心中一时间竟不知道从何说起。

        “昨晚连你住的地方都没让我去,你到底在这儿干什么玩应呢?”沈烬南点了根烟后,就皱眉冲小泽问了一句。

        “哥,有些事儿,我不太方便跟你说,但你真的不能留在我这儿……!”小泽沉吟半晌后,直接从兜里掏出了不到两万块钱,随即规整的摆在床上说道:“这钱你先拿着,回老家先整点小买卖,行不行?”

        沈烬南是个直性子,所以一看见小泽又掏钱摆在床上,这心里莫名就很不是滋味的问了一句:“老弟,我活不起了啊,来这儿就是为了讹你???!”

        “你能不能别说些没用的?”小泽也皱眉回了一句:“我是那个意思吗?”

        “那你啥意思?。??”沈烬南歪脖问道:“从昨晚我看见你,你就躲躲闪闪的,跟你朋友都不敢说我是谁!咋地啊,我给你丢人了???还有,咱俩是他妈的亲哥俩,我一腔热血投奔你来了,你却一天之内,连续两回要拿点钱给我撵家去!小泽,我现在虽然不好,但也不是臭要饭的啊,你老拿钱怼我干啥???”

        “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沈天泽咬着嘴唇说道:“这么跟你说吧,我现在干的这个活儿,有很多事儿……都没法跟你说清楚。你留下来,不是什么好事儿!”

        “呵呵,那你现在干啥活呢?”沈烬南笑着问了一句。

        “……一句两句很难跟你解释清楚!”

        “昨天晚上你就拿这话怼我。小泽啊,咱俩从小到大,啥事儿不在一块研究啊,你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跟我说的呢?”沈烬南十分不解的问道:“你杀人啦,还是得罪谁了?你跟我说,杀人了,我他妈给你顶罪去;得罪谁了,咱哥俩一块弄他!”

        “唉,不是这些事儿!”沈天泽脑袋疼的看着烬南,心里有千言万语都说不出来。因为他不可能说自己是卧底,那样的话,烬南就一定也知道恩赐出事儿了。而以他的性格,如果知道自己的亲兄弟被莫名其妙的整死了,那估计今晚就得找九哥玩命去,甚至连关磊他都敢一块办了。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能不能跟我说说?”沈烬南再次问了一句。

        沈天泽闻声沉默。

        ……

        另外一头。

        某女子看守所内,被羁押了数个月之久的诺诺,到目前为止,都没见到九哥找上来的关系,而律师也是法定指派的。所以她已经有预感,自己可能是掉在了一个坑里,因为关磊把她的羁押姓名都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