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37 落寞时,方知人情冷暖

    137 落寞时,方知人情冷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向在知道马克没能送走武洪刚之后,心里就已经预感到他要出事儿。但老向竭尽全力,最终也没能说服武洪刚,并且后者在要办事儿之前,就已经不接他的电话了。

        虽然心中已经预想到结局,但当武洪刚真出事儿之后,老向心里还是有些懵的。而他不是有多伤心,有多绝望,因为他知道,自己身处在这个江湖之中,得到名利的同时,也注定会看见这些事情,所以他只是担忧,心疼自己这唯一交心的朋友,可能会被判死。

        电话另外一头,老何的语气依旧很愤怒:“你心里不清楚,武洪刚知道咱们多少事儿吗?……你让他进去,弄不好咱们就全完蛋!之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说过,这次市里很重视这个案子,武洪刚是撞枪口上了,弄不好会被当成典型。你们这样干……!”

        “老何,你认识武洪刚多少年了,他和你当了多少年朋友了?”老向沉默许久之后,声音极其冷淡的回应道:“……我们朋友一回,二十几年的感情,我却没从你嘴里听到一点对他的担心,反而全是责问!”

        老何闻声沉默。

        “你放心,我拿脑袋跟你保证,他在里面不会咬出你任何事儿!我胸口堵得慌,挂了……!”老向喘息着挂断了电话,直接就按了关机键。

        ……

        时间匆匆而过,眨眼间,武洪刚,刑海,大刚等人被捕,就过去了一周,而老向在这段时间内,躺在医院的床上,也见了太多这些年交下的“官方朋友”。

        “余局,武洪刚这个事儿,你看咱能不能帮着运作运作?!”

        “老向啊,不是哥们不帮忙,但这事儿我是真插不上嘴。武洪刚的案子太敏感,在市里要开洽谈会的时候开枪打死人,这上面肯定是要严办的。现在谁说话,谁就是不懂事儿??!”

        “喂?郭队,呵呵,我是老向??!你忙呢?恩,我要跟你说说洪刚的事儿……哦,你没在本地???行,那就算了,恩恩,回来再说吧!”

        “东哥,你放心,武洪刚这个案子你要能帮着运作,我多掏点费用,一点问题都没有!”

        “老向,你就是给我一座金山,那我也得能花才行???这事儿上面在盯着,我要硬来,那直接给我定性一个黑.社会?;ど?,我不完了吗?……这事儿啊,你再找找别人。哎,对了,你嫂子听说你出事儿了,让我路上买点东西过来,但我走的忙,也没去商场……这是五千块钱,你拿着,让媳妇买点水果啥的,好好养养伤吧!”

        “……!”

        类似的对话,每天都在病房内上演,老向一周内,足足见了二三十个曾经的好朋友,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甚至连帮武洪刚多说一句话,都不同意!

        辉煌了数年,老向终于在这一刻体会到了什么叫人情冷暖,什么叫顺境时,高朋满座,低谷时,人走茶凉。

        武洪刚的案子真有那么难吗?彩铃她哥持枪犯罪在前,并且还有要拿刀捅死武洪刚的行为,而后者顶多是一个持枪行凶,过失杀人!所以,这种事儿真的像那些“朋友”说的,摸不得,碰不得,敏感到连提一嘴都不行吗?

        不见得!

        他们不同意帮忙,可能一是有案情太过严肃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大家心里都清楚,武洪刚一出事儿,市里肯定就盯上了老向,而混子一旦被官方盯上,那未来的日子可想而知。

        人在得意时,是很难分清楚,谁是真的跟自己好,而谁又是普通朋友的。正如沈天泽说的那句话一样,朋友不怕真坏,就怕假好,因为当你春风得意,对朋友投入感情的时候,对方可能就拿你当个社会关系,当个可以办事儿的人……

        ……

        当所有关系都由热变冷之后,老向思考许久,才最终拨通了九哥的电话。

        周末,中午。

        九哥和沈天泽一块来到了医院,坐在老向旁边,和他一块谈起了武洪刚的事儿。

        “……你猜猜我最近见了多少人,打了多少个电话?”老向苦笑着冲九哥问道。

        “呵呵!”九哥无奈的笑了一下,张嘴回了一句:“朋友这东西,就不能交太多,得专情,处两个啥时候都能站在你身边的就够用了!”

        “……你是能站在我身边的吗?”老向问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心虚,也有点无奈,因为他之前和九哥的关系,并没有达到可以共患难,共进退的地步。

        “来之前啊,我还和小泽商量了一下,到底是过来见你,还是找个借口推了!”九哥剥了个橘子,笑着回了一句:“但这小崽子跟我说,我现在除了有钱,还得有点人味儿!极乐寺的项目是三个人一块干的,我既然掺和了,就得有头有尾??!”

        “对,我说过这话!”沈天泽龇牙插了一句。

        “呵呵!”老向点头一笑,指着九哥说道:“洪刚给刑海他们全干了,那极乐寺的项目现在就差一个慧心和尚了,咱想接下来,不太难了!”

        “我会做好收尾工作的!”沈天泽啃着苹果回应道。

        “极乐寺的项目,你自己来干,但洪刚的事儿,我是求不到别人了,只能你费点心了!”老向话语简洁的冲九哥说道:“别的我不求,只要能保洪刚一命,那我就知足了!办这案子花的钱,全算我的!”

        “洪刚的案子,我尽最大努力试试!”九哥吃着橘子瓣,皱眉回了一句:“但你没必要退出极乐寺的项目啊,等你出院了,咱一块弄吧!”

        “一码归一码,极乐寺的项目,我不掺和了!”老向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真不掺和了!”

        病床旁边,沈天泽听着老向的话,就不由自主的再次打量了他一下,并且突然在心里觉得,老向整个人的气质,或者说是性格好像都变了。他似乎看着有些疲惫,有些心凉,甚至是绝望。

        “你想好的事儿,我就不劝你了,但你要想再掺和,那随时都可以!”九哥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

        “恩!”老向点头。

        “行,那我先走了!”

        “哎!”

        话音落,二人再次交谈几句后,九哥就带着沈天泽走了。而老向躺在床上呆了一会后,就拿起钢拐,一只腿悬空的准备走出病房,去上个厕所。

        楼梯间内。

        “……我说了,他现在在养伤,我得照顾他!”

        “他瘸了,伤好了,也是个瘸子,那你准备照顾他到什么时候?”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突然传来,老向顺着玻璃本能往里看了一眼,就见到妻子小凤和一个男子相对而站,正在发生争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