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34 1998,那个充满情义的江湖

    134 1998,那个充满情义的江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江北,平房内。

        “你要走,你就走,我不办完武洪刚,肯定是不会回陕西!”大刚面无表情的冲着刑海扔下一句后,就弯腰蹲在地上,伸手抓起毛子染血的头发,低头问了一句:“艹你妈的,你还不打电话,是不是?”

        “打你妈B!”毛子口中流着鲜血与唾沫混合的液体,呼吸略有些急促的回应道。

        “来,给他手筋脚筋全挑了,往伤口上倒咸盐,我看他说不说!”大刚舔着嘴唇,回头就冲着同伴招呼了一句。

        “这尼玛不就是个傻B吗?”刑海斜眼看着大刚轻骂了一句,随即叉腰思考半晌,指着大刚的一兄弟说道:“哥们,你跟我进屋一趟!”

        “怎么了?”

        “我先走,给你们留点钱!”刑?;坝锛蚪嗟幕亓艘痪?。

        “……!”壮汉听到刑海的话后,短暂思考了一下,就跟着他一块进了平房里面的小屋。

        “咣当!”

        刑海顺手关上了木板门,皱眉看着壮汉说道:“大刚现在是真有点不听劝,你和他是铁哥们,你劝劝他,让他跟我赶紧走就完了。市里这次真的是严办,你明白吗?”

        “……他上来这股劲儿,谁的话都不听!在监狱里他白天装病睡觉,管教罚他收拾粪坑,他死活都不去,管教在禁闭室打了三天,他愣是都没服软……!”壮汉也是言语极其无奈的指着太阳穴,小声回了一句:“他押的地方不太好,家里也不给存钱,现在弄的可能精神有点问题,你明白吗?”

        刑海听到这话后,咬着牙关,默然无语。

        “要不咱俩这样劝他,就说咱可以先去外地,把外面那俩人也领着,等到了地方之后,再让这俩人联系武洪刚。我觉得这样说的话,他可能能同意……!”壮汉点了根烟后,就轻声冲着刑海出起了主意。

        ……

        门外,客厅内。

        “我艹你妈,你个狗篮子,你敢不敢放我起来,我让你们一块上……!”毛子屈辱的趴在地上,双手被绑,双腿被一人结结实实的按在地面上,根本一动都不能动。

        “你要真牛B,就不会落我手里了!”大刚冲着毛子脸上吐了口烟,随即摆手喊道:“弄他!”

        “哥们,你可想好了,我这一刀下去,你就成残废了!”按着毛子双腿的中年,歪脖问了一句:“现在打电话,咱还来得及!”

        “……你记着我的话昂,千万别给我还手的机会,要不你得死!”毛子表情扭曲的冲着大刚喊道:“你得死!我艹你妈的??!”

        “弄他,弄他!”大刚不耐的摆了摆手。

        “噗嗤!”

        话音刚落,中年攥着军刺一刀就捅在了毛子的脚脖上,鲜血当场喷涌,毛子脸色涨红,双眼死死盯着大刚,紧咬着牙关。

        “呲呲……!”

        一刀扎下去后,中年拿着军刺就开始在毛子的脚脖中来回拧动??!

        数秒过后,毛子实在是忍不住脚脖处传来的痛感,嗷的一声惨嚎了起来!

        “我去你妈的……!”旁边另外一个被抓来的狸子兄弟,发疯似的就要站起来。

        “嘭!”

        大刚一拳砸下去,对方的额头咕咚一声就磕在了地面上。

        “有魄的我他妈见多了,但还真没看过有谁能忍着手脚筋全被挑了,还JB不服软的!”中年拔出军刺,棱着眼珠子喊道:“换条腿昂,你他妈的真有魄就别喊!”

        话音落,闪亮的军刺,冲着毛子的另外一只脚脖就要捅下去!

        “亢!”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突然在屋外泛起。

        “咣当!”

        紧跟着,房屋门就从外面被拉开!

        卧室内。

        “我艹???”刑海听见枪声后,顿时惊呼了一声。

        客厅内。

        “拿枪!”大刚扑棱一声从原地站起,扭头就冲同伴喊了一声。

        “拿你妈了个B的枪!”门口处传来一声怒骂,紧跟着客厅内就再次泛起了两声枪响,随即按着毛子的那个中年,当场就上半身飙血的躺在了地上。

        “狸子??!武哥……!”毛子抬头向门口处看去时,眼圈通红。

        门口处。

        武洪刚左手搂住了一名青年的脖子,伸手跟着狸子和他的一名兄弟,总共拿了三把枪冲着屋内的人喊道:“一直找我呢吧,那不能不认识我哈?来,见过我的全他妈的往旁边站!”

        “你个狗篮子!”大刚棱着眼珠子,扭头就要在桌子下面拿枪。

        “亢!”

        狸子拿着*就冲大刚崩了一枪。

        “咕咚!”

        原本就有伤的大刚,当场就坐在了地上。

        “艹你妈的,我让你们往旁边站??!听不懂吗?”武洪刚左手搂着在市区内抓到的刑海司机,右手将枪口冲向众人,再次吼了一声。

        话音落,大刚的兄弟相互对视一眼后,就全都面无表情的走到了一旁。

        “枪都给我扔过来!”武洪刚看着毛子二人的惨状,就脸色铁青的再次命令了一句。

        “当啷,当啷!”

        数把手枪和*,接连被大刚的兄弟扔在了地上。

        “噗咚!”

        武洪刚一把将刑海的司机推到旁边,咬着牙,迈步直接就走到了大刚的面前。

        “……!”大刚满眼怨毒的坐在地上看着武洪刚,嘴角撇着,一声不吭。

        “你是真不长记性???!”武洪刚指着大刚,铿锵有力的骂道:“艹你妈,政府没教育好你,那我来教育你??!”

        “艹!”大刚咬牙就要扶着地面窜起。

        话音落,气急的武洪刚抓起桌面上放着的军刺,奔着大刚的脖子直接就捅了下去。

        “噗嗤??!”

        大刚一躲,军刺就闪电般捅下,刀尖直接就扎在了大刚的右眼上!

        “呲呲!”

        鲜血喷涌,大刚嗷的惨叫一声,身体本能蜷缩着就向后躲去!

        “大刚!”

        原本站在旁边没动的大刚兄弟,此刻一看他的惨样,咬牙就奔着武洪刚扑去。

        “亢,亢!”

        武洪刚回头就是两枪,当场干倒一人后,军刺直接就捅了下去:“在本地,我他妈要还扫不平你们这群狗篮子,那我还混什么?!”

        “噗嗤!”

        壮汉一躲,军刺直接扎在了他的腮帮子上。

        ……

        与此同时,屋内。

        刑海在听见第一声枪响后,就本能看向了窗台,随即在反应过来后,几乎没有任何思考,拽开窗户就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