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30 卧底失去控制?

    130 卧底失去控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沈天泽沉默半晌后,如实应道。

        “武洪刚开枪打死人了,你知不知道?”关磊心情急迫,所以在说话时,就无意中露出一种要审问犯人的语气。

        “知道!”沈天泽面无表的再次点头。

        “今天枪响的时候,区政府内大领导全在开会!案发不到十分钟,市里住着外商的招待宾馆外面,就直接去了两卡车武警!”关磊言语急促的叙述道:“上面现在下了死命令,让我们务必三天内抓到杀人的武洪刚!”

        “恩,然后呢?”沈天泽脸色逐渐变得阴沉。

        “老九和武洪刚,还有老向都有联系,现在出事儿,他们之间肯定相互帮忙和通气!你帮我摸清楚武洪刚的藏身处,我带人去抓了他!”关磊不容置疑的说了一句。

        “……老向这边的关系,一直不是我维持的,老九没把这事儿交给我,所以我也不知道武洪刚藏在哪儿!”沈天泽话语简短的回应道。

        “不是你维持的?!”关磊一愣后,直接质问道:“今天就是你开车拉的老向,救的他,这关系怎么会不是你维持的呢?!刚才去医院问话的警察,现在就在我隔壁,你怎么还满嘴跑火车呢?!”

        “我再跟你说一遍,老向让人去联系武洪刚的这个事儿,是直接给九哥打的电话!细节我一点都不清楚,我也找不到武洪刚,你明白吗?”沈天泽咬牙回了一句。

        “你即使不清楚,也可以问??!老九现在对你的信任,几乎等同于段子宣,你想打听出武洪刚的藏身处还难吗,???!”关磊棱着眼珠子,几乎用低吼的语气命令道:“小泽,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不是真的马仔,明白吗?你得清楚自己的角色,别老九给你一点小好处,你就忘了自己是谁!那样你会很危险,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

        “呵呵,我危险的时候,你在干什么?!”沈天泽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怨气,几乎用嘲讽的口吻质问了对方一句。

        “……!”关磊闻声一愣。

        “我告诉你!我差点被打死的时候,你正在电视台跟那个女主持人郎朗的吹着牛B,树立自己光辉,伟大的正面形象!你救我?我他妈要指着你,我早死了!”沈天泽突然爆发的吼道:“我再问你,武洪刚杀没杀人,跟能不能破获三鑫公司的案子,有没有一毛钱关系?!武洪刚跟我大哥的死,有没有直接联系?我来三鑫公司是干什么的????!”

        关磊听着沈天泽连续的质问,竟一点反驳的理由都没有。

        “我再告诉你一遍!我答应你干这些事儿,是为了报仇,是为了给我大哥一个说法,是因为你身为他的老师,做不到这些事儿,必须得我这个小老百姓,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才能来这里搏一个让我哥闭眼的机会!”沈天泽掷地有声的说道:“但现在,不是我摆不清自己的角色,而是你,明白吗?!你自己把自己摆到了我领导的位置,但我未必事儿事儿要鸟你!我们是合作,你凭啥命令我?你凭啥让我去帮你抓武洪刚?为了你能继续升职,继续在电视台主持人面前说自己多英勇吗?”

        关磊哑口无言。

        “……以后和三鑫公司没关系的案子,你不要找我,我做不了什么。因为我就一条命,多少钱都不卖给你!”沈天泽语气冰冷的扔下一句后,就直接挂断了手机。

        五秒钟后,关磊再次将电话拨了过来,但小泽却直接关机。

        ……

        市局办公室内,之前因为破获章显光案件的关磊,此刻肩膀上的肩章已经多加了一颗星,而且外面已经有谣传,他最多三年内就能挂分局副局长的衔。

        “沈天泽怎么说,他能找到武洪刚吗?”李凯轻声问了一句。

        关磊阴着脸点了根烟,只摇了摇头却没有回话。

        “……他没答应,对不对?”李凯愣了半天后,就再次追问了一句。

        关磊闻声后,还是没有回话。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这个沈天泽跟咱们不一样,跟恩赐也不一样。他没有任何信仰,他就是一个野路子出身的混混!”李凯面无表情的低声补充道:“老九那边能给的东西,咱们是给不了的!如果沈天泽在诱惑当中迷失,那结果就是失去控制!”

        “他是因为上次浙J的事儿,我没能及时救他而心里有气!”关磊抽了口烟后,摆手说道:“最近我的问题也很多,因为我总把他看待成恩赐,在有些事儿上过度依赖他,才让他有了反感。但对他来说,能不能抓住武洪刚,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他不愿意也是正常的!”

        “你总是……!”李凯还想劝说。

        “算了,不说他了!”关磊直接摆手打断,岔开话题吩咐道:“要抓住武洪刚,还得从向永海和老九这条线入手,他俩肯定会协助武洪刚在逃!你马上组织人这样查……!”

        ……

        医院楼梯间内,沈天泽坐在台阶上抽烟,目光呆愣的看着自己再次受伤的胳膊,内心突然也有点小后悔。后悔刚才因为自己情绪激动,而直接怼了关磊。因为虽然他在心里一直想给关磊一种做事儿不要太过分的警告,但自己的身份毕竟关磊一清二楚,所以如果他一旦过火,给关磊一种自己要失去控制的想法,那对方随便用点招数,小泽都会很危险。

        连续抽了两根烟,沈天泽简单调整了一下心中的烦闷后,才步伐有些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楼梯间。

        回到老向的病房,沈天泽抬头问了一句:“向哥,联系上九哥了吗?”

        “恩,打过电话了!”老向点头应道:“他们去找洪刚了!”

        “那就好!”沈天泽轻声劝了一句:“你歇一会吧!”

        “……!”老向目光呆愣的看着天花板,身心俱疲的叹息道:“这把真要悬了!”

        话音落,二人就都在病房内沉默了下来,因为他们都预感到,这次事儿很难过去。

        ……

        天光破晓,早晨五六点钟的时候,老向的媳妇小凤才领着儿子向南来到了病房。

        “……我说……不让你去……你就是不听我的……!”小凤在看见老向那变形的伤腿之后,捂着嘴,就落下了眼泪。

        “你领着孩子过来干啥?!”老向声音稳健的劝说道:“我没事儿,别在孩子面前哭天抹泪的!”

        沈天泽瞧着他们一家三口,沉默半晌后,就推门走了出去,而这也是他唯一跟向南打过的一个照面。

        ……

        另外一头。

        马克在铁路街老向祖房的仓房内,直接接走了武洪刚和狸子等人。

        “……你整死刑海兄弟的这个事儿,可能麻烦了!昨天你正好赶上了区政府在开会,现在市局已经炸窝了,你哪儿都去不了了!”马克一边开着车,一边轻声冲武洪刚介绍着情况。

        “昨天晚上我打死的人,不是刑海派来的!”武洪刚目光有些呆愣的回了一句。

        “恩?!”马克闻声一愣:“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