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18 这身心疲惫的辉煌

    118 这身心疲惫的辉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向跟众人分开之后,就打车回到了地段街的地德里小区。

        这个房子是老向去年买的,几乎就属于目前全市最高档的住宅楼了。但他平时回来的时候有限,因为大多数的时间他都在外面跑项目,忙于应酬。

        最近一段时间,向永海是有点疲惫的,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一个项目完事儿,就要马上接另外一个项目。因为干工程虽然很来钱,但花销也同样惊人,你接了一个活儿,不但要保证自己有钱赚,也要保证上下的人都满意才行。如果一次事儿你没有安排明白,那不但上面有些关系不会再搭理你,就连下面干活的人,也不会再捧着你。

        所以,在江湖上有很多大哥,你看着风光无限,但实则只是“架子大”而已,很多财富都是流于表面,短时间内很难套现的!

        打个最简单的例子,老向办喜事儿的那天,他一晚上光给大家找小.姐就花了将近三万,这还不算两次喝酒,玩耍的费用!

        在九八年,三万是什么概念?!那是在添个一两万,就能在H市市区,买一个小户型房子的概念??!而这样的应酬,老向几乎每个月都有几次,但他却不是每一次都办喜事儿,都能接到礼钱的。

        ……

        老向的烦躁感和疲惫感,是来源于自己要不停的奔波,不停的要面对刑海这样的事儿??扇绻桓上氯?,那公司就维持不下去,家庭就无法保持现在的生活水准和开销,所以,他很累,但也得咬着牙,自己调节。

        站在楼下吸了根烟后,老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

        开门之后,客厅内灯光微弱,老向换鞋时扫了一眼,看见电视还开着后,才张嘴问道:“没睡呢?”

        沙发上,一个与老向年龄相仿的美妇人,穿着睡衣,脸上没啥表情的将电视关了,迈步就打开了客厅的吊灯。

        “这都几点了,你还不睡觉?”老向轻声问了一句。

        “……警察又来家里了!”美妇人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什么时候?”老向一愣,顿时心里挺紧张的问道。

        “刚走不到半小时!”美妇人明显是心里有气儿的问道:“武洪刚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老向皱眉问了一句。

        “我怎么知道?!警察问我了啊,我想不知道都不行!”美妇人红唇颤抖的冲老向喝问道:“你不说,武洪刚去北京了吗,他怎么又回来了?!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别跟他在一块掺和,他就不是一个单纯做买卖的人,身边全是混子,劳改犯??!你跟他在一块,早晚得出事儿!”

        “呼!”

        老向听着媳妇炮火连天的指责,内心更加烦躁的回应道:“我的事儿,你少管!”

        “我真不想管,也不想掺和!但是我躲不过去啊,警察三天两头就会过来一趟!”美妇人攥着拳头吼道。

        “孩子都睡觉了,你能不大半夜跟我吵架吗?!”老向叹息着回应道:“我最近烦心事儿很多,你懂点事儿吧,行吗?!”

        “从我跟你结婚开始,你天天就把这些话挂在嘴边!向永海,我已经够忍让你了??!但你要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对吗?”美妇人显然是心中怨气积压了很久,声音一直特别激动。

        “道理是这样的,你享受了别人享受不到的东西,就必然要比别人承受的更多!”老向脸色不太好看的指着媳妇回应道:“小凤,你低头看看你脖子上挂的金项链,手表,耳环,手镯,再看看你包里的现金,看看这个家……最后问问自己,应不应该知足??!”

        “就因为你赚到钱了,所以我什么都不该说是吗?我就应该像个保姆似的伺候你们?!”

        “……我没劲儿再和你继续吵下去了,你歇着吧,我出去??!”老向迈步就要往旁边走。

        “向永海??!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能不能跟武洪刚这样的人断了联系!”媳妇拦着老向喝问道。

        “不能!”老向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句后,就继续往前走。

        “你给我站在这儿……!”媳妇气的眼圈通红,伸手就要继续扯着老向。

        “你起开,行不行?!我出去??!”

        “老向,你要是不跟武洪刚断了联系,那咱们这个家……!”

        “哎呀,你能不能起开,我他妈够烦的了!”老向心中烦躁无比,只想挥臂抽出胳膊,但没想到媳妇站的不稳,一下就被甩的栽倒在地。

        “……你跟我动手?!”媳妇眼泪在眼圈的问道。

        “什么叫动手?我不是有意的,我让你起开……!”老向此刻心里已经烦到爆炸,情绪看着随时有可能要失控。

        “咣当!”

        就在这时,儿子向南,穿着睡衣推开房门,眉头紧皱的冲着老向喊道:“还有完没完???!你怎么要不就不回来,一回来就在家作呢?!跟女人还动手,你要干什么???”

        “你懂个屁,滚屋去!”

        “妈,你没事儿吧???”向南迈步就过去搀扶。

        “向永海,你跟他们要一直这样,咱这个家就散了……!”媳妇坐在地上依旧哭着。

        “咣当!”

        老向一句话都没回,拿着钥匙直接推开了家门,背影孤单的走了出去,而媳妇坐在地上抱着向南脑袋,直接崩溃,开始失声痛哭!

        ……

        街道上。

        老向孤身一人,也没有打车,只不停的抽着烟,裹着衣怀走在路灯下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一抬头就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铁路街的祖房!

        这是一处拥有三间房的小院子,院内一棵松树挺拔,枝叶都已延伸到了院外。

        “呼!”

        老向喘息一声后,拿着钥匙拧开铁门,嘴上叼着烟,感叹了一句:“还是这儿安静啊,住着得劲儿……!”

        是的,此刻的老向看着院子,心里的烦躁感莫名消失了不少。但他不知道的是,在此后的许多年,他像是在整个世界里兜了一大圈,但最终却回到了这个院子,回到了这个起点。而那时,如今的一切都已成了故事。

        ……

        第二日一早,沈天泽起床之后,就开始坐在家里琢磨。因为他这些年,接触过混子,警察,江湖大哥,甚至是有钱的土豪,但唯独却没跟和尚扯在一块过!

        这该怎么搞?

        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