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03 大哥二字的含义

    103 大哥二字的含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刀过后!

        九哥左手按着肚子,右手直接将水果刀拔出来,看着涂啸绅问道:“我扎的位置你满意吗?”

        “九哥,九哥,拉倒吧!”骆嘉俊完全没有想到,以九哥的身份会往自己身上怼水果刀,所以立马站起身就要阻拦。

        “我说了!叫你过来,就肯定不能让你为难!”九哥直接推开骆嘉俊,闪电般的抬起胳膊,刀尖再次冲下的就捅了下来。

        “噗嗤!”

        第二刀,依旧结结实实的扎在了九哥小腹上,而此刻小泽趴在地上,内心已经无比触动,因为他一直对九哥饱含恨意,永远也无法释怀,自己大哥恩赐的死,是跟九哥有关系的!可自从小泽来到了三鑫公司以后,九哥却一直在某些事情上,对他进行无私提点和告诫!

        而今天,小泽更没有想到,九哥会亲自来浙J,并且又亲手扎了自己两刀??!

        曾几何时,小泽心里一直认为,如果自己遭遇危险,那能在关键时刻救自己一命的应该会是关磊!

        可今天……替自己挡刀的……却是他心里一直恨的那个九哥!

        讽刺!

        极度的讽刺!

        那个该来的,到现在连个消息都没有,而明明能躲开的“大哥”,却一个人飞了六个小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最瞧不起的对手,低了头,认了错!

        “当啷!”

        两刀过后,九哥拔出水果刀扔在了大理石桌面上,随即左手捂着肚子冲涂啸绅问道:“行不行?!”

        涂啸绅沉默半晌后,直接咬牙站起,一句话没说的就要往外走。

        “等会!”九哥再次给自己倒了杯酒,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声。

        “刷!”

        涂啸绅闻声回头。

        “事儿完了吗?”九哥喝着洋酒问道。

        “什么意思?”涂啸绅皱眉回应道。

        “小八的我还你了,我小兄弟的怎么办?”九哥目光如炬的问道。

        涂啸绅顿时一愣。

        “九哥,差不多就得了!”骆嘉俊闻声后,也是趴在九哥耳边劝说道:“……留点余地吧,闹的太僵,谁都不好做!”

        “呵呵,艹,我心里不得劲儿,凭什么让别人好做?!”九哥直接推开骆嘉俊,指着屋内的众人突然喊了一句:“谁打的小泽!”

        谭飞闻声脸色瞬间大变,但没有接话。

        “我再问最后一遍,谁动的我兄弟?!”九哥嘭的一声摔碎洋酒瓶子,眼神阴沉无比的再次喊道。

        屋内众人依旧没有吭声。

        “你看你手底下养的这些废物,真TM没一个像样的!”九哥鄙夷的扫了一眼屋内众人,伸手指着涂啸绅喊道:“这没人搭话,那我就只能找你了!我要的也不多,就TM两刀,你开始吧!”

        涂啸绅目光阴郁的看着九哥,被噎的一句话都没有。

        “我打的!”谭飞听完九哥的话后,知道自己不能再缩缩了,所以迈步就站了出来。

        “你打的???!”九哥松开捂着肚皮的左手,一把就拽过了谭飞。

        “对,我打的??!”谭飞咬牙应道。

        “那你从今天开始,就给我记好了昂??!我老九下面每一个有名有姓的兄弟,你以后见了都得绕道走!因为他们有一个护犊子的九哥,你敢动他们一根手指头,我就扒你一层皮,还得让你大哥在旁边看着!明白吗?艹你妈的!”九哥瞪着眼珠子,直接从纸壳箱子里就拽出了一瓶啤酒。

        “九哥,算了!”骆嘉俊死死阻拦。

        “你上一边去!”九哥用胳膊甩开骆嘉俊之后,瞬间就扬起了胳膊。

        “嘭!”

        “艹你妈,站直了,看着我??!”

        “嘭!”

        “嘭!”

        “……!”

        九哥左手扯着谭飞的脖领子,右手一个接一个的从纸壳箱子里抽酒瓶子,随即连续在对方脑袋上爆了四个后,谭飞彻底休克,噗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并且嘴角不停的开始泛起了白沫子。

        “哗啦!”

        九哥扔掉最后一个瓶子嘴,迈步来到厕所门口,一把就拽起了沈天泽问道:“能走吗?”

        “哥……你能走吗?”沈天泽眼圈含泪,声音颤抖的问道。

        “你搀着我,我搀着你,咱就能走!”

        “你傻啊……这事儿……大哥不能来……!”沈天泽下巴戳在九哥的肩膀,一边笑着,一边掉着眼泪。

        “你跟我一天,我就得管你一天,你不跟我了,打个电话,九哥还护着你!”

        “你就是在收买人心,还想让我给你当枪使……!”沈天泽咬着嘴唇回应道。

        “哈哈!”九哥咧嘴一笑。

        “但就是他妈的收买人心……弟弟心里也暖和!”沈天泽趴在九哥耳边轻声呢喃着:“没想到……你能来……真的没想到……!”

        “啪!”

        九哥左手捂住肚子上的伤口,右手搀扶住小泽,一边往外走,一边轻声说道:“……没混起来那几年,我都去过饭店拿剩菜剩饭吃……对我来说,小兄弟混成残废回去,那比让我跪下还TM没脸!你站直了,咱俩都别榻腰,怎么来的,就怎么出去!”

        话音落,九哥扶着小泽,根本没管涂啸绅等人,推门就离开了包房。

        “艹,赶紧给他送医院??!”骆嘉俊指着地上的谭飞就喊了一声。

        “啪!”

        涂啸绅走到谭飞身旁,一把将他扶起后,笑着冲骆嘉俊就说了一句:“在这个大公司啊,地位越高,就越没有那种两面都能买好的老好人!你先忙昂,我们走了!”

        话音落,涂啸绅等人离去,而骆嘉俊站在原地愣了半天,顿时破口大骂:“都他妈有病啊,我TM这是招谁惹谁了?!”

        “咣当!”

        话音落,门外一兄弟跑进来冲着骆嘉俊问道:“我看九哥领着他那个小兄弟,浑身是血的下楼了,咱咋整???”

        “啥玩应咋整???过去帮忙送送啊,不然你还去再补两刀???真他妈没脑子!”骆嘉俊骂了一句后,夹着裤裆就追了出去。

        ……

        河北地区。

        “哎呀我艹尼玛啊,终于走出来了,五天了!五天了?。?!”大鬼脸色煞白,十分激动的看着河北界碑骂道:“你等让我联系上这个小八的,我要不给他JB拧成麻花,我算他长的结实!”

        “整台车???”旁边的兄弟满裤腿子淤泥的问了一句。

        “你傻B???!我腿上有伤,整车万一出事儿了,怎么解释?”大鬼喘息着骂道:“出了东北应该就没事儿了,找个黑旅店,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

        “这事儿多他妈丢人啊,咋跟家里的人说???”同伴拿着没电的手机,一脸难以启齿的表情。

        “就跟他们说,事儿办妥了,咱哥们东北一路平趟……但我受了点小伤,需要接一下!”大鬼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你是真能吹牛B??!你拿啥平趟的啊,瘸腿???!”

        “滚你妈的,赶紧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