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102 他没来,但他来了

    102 他没来,但他来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骆嘉俊跟同伴感叹了一句后,就马上坐直身体接通了电话:“喂?九哥!”

        “嘉俊啊,我这几天一直在反思,以前是不是有哪儿得罪过你。但我想来想去,也真不记得差过你什么事儿!”九哥笑着说道:“哎,要不你提醒提醒我,跟我说说,让我心里也有点B数!”

        “哎呦,九哥,你这么说我就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甭婕慰∥媪郴赜Φ溃骸叭ツ隳嵌?,抓你兄弟这事儿,我就是个跑腿儿的,上面让我做,我不得不做??!一台车上,三四个人盯着我,我连给你打个电话的机会都没有??!”

        “那还让你为难了呗?”

        “九哥,这事儿你理解理解我,等结束之后,我一定给你赔罪,你想咋整我都行!”骆嘉俊客气的回了一句。

        “嘉俊,我兄弟现在的小命,就在涂啸绅手里!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现在马上约老涂出来,我们谈谈?!本鸥缰北贾魈?。

        “……你到杭Z了?”骆嘉俊惊愕。

        “对!”九哥干脆应道:“我坐飞机来的,在笕桥机场呢?!?br />
        “不是,九哥……你是不是喝了???这事儿你怎么能过来呢?涂啸绅现在明摆着就等你接招呢,你不搭理他就完了呗。你这过来……他直接冲你开炮,那你能下得来台吗?”骆嘉俊心里明显很意外,所以由衷的劝了一句。

        “天泽就是扎小八一百刀,那TM也是我指使的!我老九不怕下不来台,就怕小兄弟残着回去。外面谁骂我是篮子,我都无所谓,但不能让自己人在心里骂我这个!”老九笑呵呵的回了一句:“你不用劝了,找老涂吧!”

        “……九哥,你俩真见面了,我可不一定能插上话??!”骆嘉俊打着预防针说道:“你也知道,这事儿咱不占理!”

        “能找你,就不会难为你!我就是跪榴莲上,也给足你面子!”九哥话语干脆的扔下一句后,就直接挂断了手机。

        紫禁城酒店内。

        骆嘉俊看着挂断的手机,十分不解的摸着脑袋嘀咕了一句:“因为一个马仔,他还亲自来了?这老九到底要干什么???”

        “……那他来了,你不也得过去???”同伴皱眉问了一句。

        “艹,你这不是废话吗?人是我带回来的,我能不去吗?”骆嘉俊叹息一声后,表情略显烦躁的吩咐道:“给老涂打个电话,让他去包房吧!”

        “好!”同伴点头。

        ……

        一个半小时后,一台出租车停在了紫禁城酒店门口,紧跟着九哥穿着一件皮夹克,两手空空的就下了车。

        “踏踏!”

        台阶上,骆嘉俊一路小跑的迎上九哥,表情略显惊讶的问道:“你就自己来的???”

        “呵呵,你怎么又胖了?”九哥体态非常放松的拍了拍骆嘉俊的肩膀。

        “……哥啊,你是真不怕涂啸绅吃了你??!”骆嘉俊略显无语的问道:“要不你给公司其他高层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坐一坐!有这帮人在中间劝一劝,效果能好的多!”

        九哥闻声直接摆了摆手:“兄弟,好意我领了!但这让人左右为难的事儿,你找谁都是坑人家!所以咱说啥都不能当个招人烦的人!”

        “唉!”骆嘉俊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走了,进去看一看老涂啥场面!”九哥一笑,迎着凉风就走进了酒店的大厅。

        ……

        几分钟后,楼上KTV包房门口,骆嘉俊先是摆手让跟着自己的兄弟离去,随即才伸手替九哥推开了门。

        门开后,九哥眯眼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景象,只见十多个青年围着茶几桌而站,脸上都没啥表情的看着自己,而涂啸绅此刻正坐在沙发中央,低头擦着眼镜片。

        “涂哥,九哥来了!”骆嘉俊笑呵呵的走进了屋内。

        涂啸绅闻声冲骆嘉俊点了点头,但却没有跟九哥说话。

        “来,九哥,进屋坐!”骆嘉俊回头招呼了一声后,就皱眉冲着谭飞等人喊道:“都站着干啥啊,练兵呢?该坐坐吧!”

        话音落,九哥迈步走进包房,随即笑呵呵的看着涂啸绅弯腰问道:“哎,我小兄弟呢?”

        “你姑娘出事儿,跟小八有关系吗?”涂啸绅面无表情的抬起头问道。

        “没关系!”九哥话语干脆的回了一句。

        “没关系,那你凭啥搞小八?”涂啸绅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哗啦!”

        九哥笑呵呵的给自己倒了杯酒,随即轻声回应道:“……老涂,我也不说整小八是对是错,但捅了就是捅了!你跟我在这儿刨根问底的找原因,一点意思都没有!”

        涂啸绅阴着脸看向九哥,没有接话。

        “我接H市分公司的时候,是你死活要让贺伟跟过去。好,碍于大老板的面子我答应了,但只要不是傻B,那心里都明白贺伟过去是干什么的?!本鸥缑蛄丝谘缶?,指着涂啸绅继续说道:“事儿是你先挑起来的,想争的也是你!而我不满意了,开始还手了,你又转身就跟大老板告状,说我办事儿太JB独,不给你和你朋友留活路了……呵呵,说句实话,论反咬一口,你在三鑫是TM这个!”

        话音落,九哥冲着涂啸绅竖起大拇指,直接干了杯中酒,随即放下杯子,笑呵呵的继续说道:“我坐了将近六个小时的飞机,来浙J不是跟你打官司的,你把我兄弟叫出来,咱们再谈小八的事儿!”

        涂啸绅沉默数秒后,直接就冲谭飞摆了摆手。

        “九哥,你坐,你坐……!”骆嘉俊略显尴尬的招呼了一声。

        “呵呵,我在三鑫现在没有坐着的位置了,站一会挺好的!”九哥笑着摆手。

        话音落,谭飞迈步走到厕所内,伸手薅着沈天泽的脖领子,就将他拉了出来。

        “咕咚!”

        沈天泽出了厕所后,就浑身瘫软的直接趴在了地面上,而且身体只稍微动了一下,就在地上印出了一个人形血印,手上,腿上,都有那种皮肉往外翻着的外伤,模样看着凄惨无比。

        “哥……我在这儿跟他们唠的挺好……你说……你咋来了呢?”沈天泽身体蠕动着,眼圈通红的冲着九哥喊了一句。

        话音落,九哥只笑着扫了一眼沈天泽后,就脸上一点感情波动都没有的扭头又看向了涂啸绅:“老涂啊,你怎么越混越回去了呢?!是个人都知道,小八是我让他们扎的,你说你难为一个小崽儿干啥?”

        “那我难为难为你呗?”涂啸绅冷笑着问道。

        “呵呵,艹!”九哥一撇嘴,左手直接撩起毛衣和皮夹克,右手拍了拍肚皮,话语干脆的冲涂啸绅骂道:“怕你难为,我今天就不来了!这帮孩子愿意跟着我老九,那我他妈有敢让他们杀人的胆儿,就有替他们挡事儿的魄力??!小八不就是挨了两刀吗?我放点血,还你就完了呗!”

        “啪!”

        话音落,九哥眼睛都没眨,直接就反抓起了桌上的水果刀,闪电般的就冲自己肚皮捅了下去??!

        “噗嗤!”

        刀尖破体,鲜血顺着九哥的裤腰带就流了下去!

        “哥??!”

        沈天泽满脸愕然的看着九哥,内心深处一直压抑着的情感,仿佛瞬间就被触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