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73 死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贺伟听到大权的叙述,这心里气的就像快要爆炸了一般。因为大权说的所谓“证词”,明显是漏洞百出的,但偏偏自己又确实跟涂啸绅有过联系。再加上二哥已经死了,锦Z的冯源忠又和老向的关系比较近,所以这事儿要是继续往下掰扯,贺伟是独木难支,百口莫辩的!

        “刷!”

        就在贺伟气的浑身颤抖,双眼通红的看向桌面上众人时,彬彬突然窜了起来,抄起板凳就要扑向大权。

        “妈了个B的,你是不是有点嗮脸?”马克声音不大的骂了一句。

        “嘭!”

        紧跟着,站在厅内中央位置的马克兄弟,一脚直接蹬在了彬彬的胸口骂道:“你他妈老实的!”

        “我艹你妈,大权??!你坑我们是不是?”彬彬咬牙切齿的坐在地上吼道:“你他妈小心点,你现在是出不去了,但你全家还在外面呢!”

        大权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后,就二话没说,转身跟着马克另一个兄弟就返回了走廊!

        “他说是你通风报信的?”马克直接抬头看向了贺伟。

        “人在你手里,不是你他妈的让他说啥,他就得说啥吗?!”贺伟咬牙问道。

        “贺伟,我跟你有仇吗?”马克歪脖反问道。

        “你是跟我没仇,但有人早都想动我,就因为我和涂啸绅是朋友,对吗?”贺伟死不承认的吼道:“上面想他妈整我,我一个马仔有啥办法?!”

        马克笑着看向贺伟,没有回话。

        “你告诉九哥,我贺伟跟他这几年,能办的事儿办了,不能办的事儿,我他妈咬牙也办了!”贺伟站在原地,声音响亮的喊道:“现在他对我不放心,那我贺伟啥话都没有!但我跟他一回,于公于私都问心无愧??!今天不管啥结果,我贺伟都认了,不会跟总公司多说一句话!”

        楼上,九哥听见贺伟的话咧嘴一笑,低头弹了弹烟灰。

        “我他妈的就因为在国道上等了一会,你就说我和涂啸绅有联系??!但有的人出门办一趟事儿,身边的兄弟全他妈的让警察抓了,自己消失了三个多月,回头到家不但没有过多解释,反而位置还他妈上来了!这合理吗?公平吗?”贺伟激动的敲着桌面,强行把话题拽开喊道:“他说大老王要杀他,但大老王是怎么被警察击毙的,有人问过吗?!有吗?”

        桌面上,沈天泽听着贺伟的话,依旧一言不发。

        “小伟,别他妈说了,今儿摆明有人要弄你,你解释那么多有个JB用???!”彬彬坐在地上,破口大骂:“人家回来了没人问,那是因为他不认识涂啸绅??!上面拿他当自己人??!而你呢?你他妈的不是在浙J有朋友吗,那你算谁的人呢?你干的活儿再多,那也不值得信任呐!”

        “你别吱声!”贺伟回头呵斥了一句。

        “我不吱声个JB!我虽然是分公司的,但也是三鑫公司的人!我告诉你,今天这个事儿,就是别人拉倒了,我他妈都没完!”彬彬突然站起身,话里隐晦的威胁道:“我找大老总,我他妈就看看谁能强行往咱脑袋上扣屎盆子!”

        话音落,屋内气氛凝重,而马克低头沉思半晌后,迈步起身,背手就走到了彬彬身旁。

        “……!”彬彬梗着脖子看着对方,一声不吭。

        “呵呵,贺伟这边说他跟涂啸绅没关系,而你这边又张嘴闭嘴的都不离总公司!”马克低头扫了一眼彬彬的表情,笑着问了一句:“你吓唬我?你想告诉我,你们背后有山,我动你之前最好先寻思寻思呗!”

        “……怎么理解是你的事儿,我想说什么是我的事儿!”彬彬咬牙回了一句。

        “今天我要不给你这张臭嘴打烂了,你他妈是不会老实的!”马克搓了搓手掌后,扭头就看向了桌子方向,并且张嘴问了一句:“是谁咬死跟我说,老二被杀跟贺伟有关系?!”

        话音落,屋内一片寂静,贺伟双眼通红的死死盯着在座的众人。

        数秒过后,马克皱眉又问了一句:“我问是谁说的,老二死,跟贺伟有关系!”

        “我!”

        沈天泽突然站了起来。

        “我一猜就是你这个B养的!”彬彬咬牙切齿的骂道。

        “他不承认,你怎么办?”马克直接冲沈天泽问道:“人家在总公司是有靠山的,你要咬不死他,那今天这事儿,我也有责任!怎么办呐?小泽!”

        “呵呵,沈天泽,你知道我在背后查你是吗?你害怕?”贺伟笑着问道。

        沈天泽闻声走到贺伟身前,只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郭东子你认识吗?!”

        话音落,楼上的九哥双眼死死盯住沈天泽,宛若雕塑一般静等下文。而桌面上的段子宣在抬头看了一眼小泽后,也是目光略显讶异。

        厅内,贺伟和彬彬在听到郭东子三个字的时候,全部懵掉,内心瞬间慌了起来!

        “……呵呵,是他杀的二哥,对不对?!”沈天泽双眼盯着贺伟,脸颊上泛起的笑容阴沉到了极致。

        贺伟闻声脑袋嗡嗡直响,双拳紧握着,不知所措。

        “给我们打电话的人,说二哥是郭东子杀的,我问他郭东子是谁,他跟我说是彬彬的朋友!”沈天泽将双手背后,歪脖看着贺伟继续说道:“这个人,我他妈不认识,所以也不信他!但我信你啊,呵呵,你刚才不是说过吗!为了公司,你咬牙办了太多不能办的事儿!……所以你怎么会帮涂啸绅杀二哥呢?!”

        话音落,沈天泽等了一小会后,又学着贺伟在分局时的动作,将头探到他的耳边,依旧阴沉的笑着说道:“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你再我这儿就一次机会,我感动不了你,就他妈火化了你!”

        “我艹你妈??!”贺伟双目欲裂的看着沈天泽骂道。

        “刷!”

        沈天泽闻声后退一步,伸手指着贺伟的胸口,再次说道:“你说二哥死跟你没关系,那你把郭东子叫来吧,他一来,你不什么都能解释清楚了吗?”

        贺伟此刻终于明白了过来,为什么马克明知道自己在浙J有关系,还TM敢用这种方式对待自己,因为对方今天明摆着是不想让他出去了!

        叫来郭东子,那后者在马克这帮人的手下,绝对走不过一回合,百分百会把所有事儿都吐出来!而到那时候,贺伟就会因为搞内部争斗,并且要杀公司骨干小泽的事儿,被九哥找个借口,干脆的执行家法处理掉!

        而如果不叫来郭东子,那他妈就是心虚,二哥死的屎盆子百分百会扣在自己脑袋上??!

        脑中联想到这里,贺伟突然明白自己已经深陷死局当中,因为无论他叫不叫来郭东子,都是错的。而且此刻更可怕的是,这件事儿虽然是沈天泽在给自己做套,可九哥却愿意欣然接受,愿意接过沈天泽笑着递上来的这把刀!

        站在昏黄的大厅当中,贺伟双眼有些发直,而彬彬则是底气明显不足的喊道:“我们他妈的根本不认识什么郭东子,沈天泽你……!”

        “你不认识郭东子吗?!那我怎么记得你认识???他去过好几回工地找你??!”一直没有吭声的段子宣,突然面无表情的抬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