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72 暗中做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医院病房内,贺伟在仔细取舍之后,最终还是选择老老实实的跟着两个中年走了出去,甚至连电话都没敢提前打一个。因为来的这俩人是马克的兄弟,而在九哥的团队内,马克这俩字可能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威慑,或者说是可以让人产生恐惧感。因为他不是混子,他是一把可以让九哥跟其它团伙拉开距离的枪!

        而前段时间的老胡,就因为手里没有一把这样的枪,最后才选择了忍让和妥协!所以贺伟心里非常清楚,别人说我敢崩死你,那可能是吹牛B,但马克要说了这样的话,那他妈就一定是真敢!

        贺伟的老家就在本市,家庭情况和成员在公司内更不是啥秘密,所以他没敢嘚瑟,老老实实的就与彬彬一块跟着那俩中年离开了医院。

        楼下。

        马克在见到自己兄弟领着贺伟还有彬彬下来后,就摆手喊了一声:“给他俩眼睛蒙上,走了!”

        “什么意思,怎么还他妈的要蒙眼睛呢?!”彬彬一瘸一拐的站在贺伟身边,扯脖子喊道:“马克,九哥到底什么意思?”

        “咣当!”

        马克扫了一眼二人后,根本没有接话,拽开车门就坐了上去。而他带来的那俩兄弟也不如刚才在公安医院里面那么客气了,其中一人从腰间抽出军刺,直接顶在了彬彬的肋巴扇上说道:“心里要没鬼,你喊什么???上面问你们点事儿,你别嘚瑟,我也给你留点面子!”

        彬彬闻声当场愣住,并且心里瞬间就意识到,马克的兄弟能对自己态度这样,那说明今晚这关就一定不好过了……

        ……

        一个多小时后,江北靠近呼兰方向的某工厂院内,汽车停滞后,马克等人就领着贺伟与彬彬走进了一间废弃的厂房。而这块地是三鑫公司去年买的,但一直没有上项目,所以荒废至今,周遭几公里内全是大野地,根本看不见人影。

        “咣当!”

        众人走进厂房之后,马克的兄弟就将铁门锁上,随即贺伟与彬彬摘下蒙着眼睛的黑布,被屋内灯光晃的有些睁不开眼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厅内的破木桌子旁边,段子宣领着俩兄弟,与沈天泽,蒋光楠,还有二胖和曹猛,此刻都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

        “九哥呢?”贺伟站在大厅门口,眉头紧皱的冲着马克问了一句。

        “你不用找他,今天就我单独问你点事儿!”马克指着凳子说道:“坐吧!”

        贺伟闻声扫了一眼彬彬,最终还是无奈的走到破木桌子旁坐下。

        楼上,一间满是灰尘的房内,九哥站在窗口,用拇指和食指反掐着烟头,一边抽着,一边眯眼看着楼下的情况。

        “……呵呵,我们这是得罪谁了???要三堂会审呗!”彬彬坐在贺伟旁边,冷笑着扫了一眼桌子旁坐的这些人,故作镇定的说了一句。

        “贺伟,昨天除了我和九哥之外,子宣,小泽,还有楠楠都接到了一个电话!”马克坐在首位处,翘着二郎腿直接无视掉彬彬,面无表情的冲着贺伟问道:“这个电话里的人跟他们说,二哥在大棚被枪杀跟你有关系!”

        贺伟低头从兜里掏出烟盒,缓缓点烟时大脑快速运转,抬头后表情沉稳的问了一句:“谁打的这个电话?”

        “不清楚,他没说自己是谁!”马克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那我要让别人给你们挨个打个电话,说二哥的死跟沈天泽有关系,那他是不是也得有我这个待遇呢?”贺伟体态放松的反问道:“一个都他妈不敢说自己是谁的人,给你们打个电话,你们就信了?”

        沈天泽听到贺伟提自己名字后,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也不插话,就静静听着。

        “好,你说老二的死,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是吗?!”马克抬头问道。

        “呵呵!”贺伟蔑视一笑,露出一副根本懒得解释的表情。

        “那你跟浙J的老涂现在还有联系吗?”马克紧跟着又问。

        “涂哥一直对我不错,这一点不管是总公司的人,还是分公司的人,心里都很清楚??!”贺伟十分随意的回应道:“所以我要说自己和他一点联系都没有,那是扯淡。但我可以保证的是,我俩联系就是朋友间的正常往来,没有任何越线的事儿发生!”

        “没有越线,呵呵!”马克一笑,点头再次问道:“去锦Z,老二他们回去抓大权的时候,人刚到夜色巴黎门口,老四的兄弟就拎着枪返了回来,而你又紧跟着就被堵到了国道口,差点让大家都没走了。如果不是老向过去说情,那么不但大权抓不回来,老二他们也会折在那儿了!这事儿这么巧,你怎么解释?”

        贺伟听到这话后,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因为他之前就预感到背后那个想整自己的人,可能就会拿去锦Z这趟活说事儿,所以沉默半晌后,脸色顿时阴沉的问道:“马克,一个人要就想往另一个人的脑袋上扣屎盆子,那啥借口都能找到!当时二哥要回去再抓大权,我是要跟着的,但是他自己不让我去,这事儿车里的司机,还有彬彬的兄弟都听见了!至于老四为啥会来国道口,你让我怎么跟你解释呢?当时在场的有他妈的将近十个人,你咬死就是我报的信儿,我有啥办法呢?回家最近的路就是那条国道,你能想到从那儿走,老四就想不到吗?这事儿有他妈什么巧合的?”

        “可十多个人里,就你和涂啸绅是朋友???”

        “我认识涂啸绅,那就他妈的该死呗?”贺伟态度非常强硬的问道:“你要铁了心拿这事儿整我,那我怎么解释都没用??!你让九哥来吧,我服软了!认栽了,行不行?!”

        “贺伟啊,你这张嘴是真硬??!”马克点了点头后,转身直接喊道:“你把他领进来!”

        话音落,站在厅内门口的马克兄弟,转身进入旁边走廊,伸手就将大权拽了出来。

        贺伟看见大权后,就当场愣住,额头瞬间渗出汗珠!

        “我被你们抓之前,老四接了个电话,他说是老涂打来的,对方告诉他,老二可能要回来抓我,而剩下的人没有跟过来,就在国道口等着……我问这个信儿是谁给的,他说是老涂的一个兄弟,叫小伟,所以这个信儿很托底!”大权站在走廊口,目光躲避着贺伟继续说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啪啪啪!”

        马克用手指敲打着桌面,抬头看着贺伟骂道:“你他妈的还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