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60 青春小酒桌,醉生梦死就是喝

    060 青春小酒桌,醉生梦死就是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下午。

        妮妮约了自己的同学出来在市场见面,然后市场大佬“曹猛”直接就领着众人去了一家快餐店,并且没用二十分钟就解决了妮妮同学的工作问题,最后众人才去了日料店一块坐下来吃饭。

        “今天我请客,你们随便点哈!”妮妮的同学叫黄婷,长的是那种一看就很文静的姑娘,皮肤白白的,眼睛很大,说话时总是一副很腼腆,声音很弱小的状态。

        “……今儿不用你,我来请客!”妮妮脱掉外套后,大咧咧的说道:“这几位兄台帮过我的忙,我说好要谢谢他们的!”

        “给我找工作,我该请的!”

        “等你开工资,在请他们吧,今儿别跟我抢!”妮妮显然是知道黄婷的经济状况,所以一直是抢着买单的。

        “哇,今天点子太好了,两个大美女抢着请我吃饭!”二胖厚颜无耻的插了一句。

        “……胖胖,以我一个学表演人的审美观来说,你要减减肥,应该还是能看的!”妮妮客观的评价了一句。

        “恩,我底子还是不错的!”二胖非常欣慰的点了点头。

        “你敢不敢要点B脸?!”曹猛无语的回应道:“你有啥底子?天蓬的底子???”

        “哈哈!”

        众人一笑后,妮妮就拿过菜单张罗点菜,而沈天泽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轻声说了一句:“一会楠楠和陈浩也过来!”

        “他俩干啥去了?”曹猛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沈天泽摇了摇头。

        “服务员,点餐!”妮妮和黄婷简单研究了一下后,就开始点菜。

        ……

        大约过了不到二十分钟后,沈天泽等人刚刚吃上东西,蒋光楠和陈浩就一块从门外走了进来。

        “呵呵,你们几个这是发财了啊,找这么好的地儿吃饭?”蒋光楠笑着调侃了一句。

        “……二妮请客!”沈天泽龇牙回应道。

        “你管谁叫二妮呢?”妮妮瞪着大眼睛喝问道。

        “你同学不都管你这么叫吗?”

        “滚,我跟你又不熟!”妮妮翻了翻白眼。

        “……呦,妮妮也在呢?”蒋光楠也冲她打了个招呼。

        “恩,猛哥帮我同学找了个兼职,我们一块吃个饭!”妮妮笑着回应道。

        “哎呀,那我这是又能蹭一顿呗?”蒋光楠笑着扫了一眼桌上的座位后,弯腰就坐在了小泽的旁边。但陈浩此刻就有点尴尬了,因为小泽那边算上楠楠已经坐了四个人了,明显是有点挤不进去了。

        “坐这边吧!”妮妮挺客气的招呼道:“婷婷,你往里坐坐!”

        “你坐这儿吧,帅哥!”黄婷笑着冲陈浩点了点头。

        “……小伙子,性福了!”二胖有点嫉妒的看着陈浩说道。

        “呵呵!”陈浩也有点腼腆的一笑,随即就坐在了黄婷旁边,但身体显得非常僵硬,屁股只搭了凳子一个小边儿。

        “艹,你往里坐坐呗,别吃顿饭再给尾巴骨胳碎了!”曹猛笑着冲陈浩调侃了一句。

        “找练啊你?”陈浩听到这话当场脸就红了。

        “你往里边坐坐吧,我们三个能坐下,没事儿的!”黄婷看着陈浩也挺难受,所以劝了一句。

        “你这朋友咋那么腼腆呢?”妮妮大咧咧的冲着小泽说了一句后,就也挺热心的招呼道:“哥们,你往里坐坐吧,没事儿,咱们能坐下!我俩不吃人的……”

        “不用了,没事儿,没事儿,我坐的挺好的……!”陈浩闻声紧着摆了摆手,随即本能往外面一躲,噗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

        众人爆笑,二胖拍着桌子说道:“……你看陈浩多会吃,知道日本料理都得是盘腿坐着的!”

        “完犊子!”曹猛也简洁的评价了一句。

        “……这地太滑了!”陈浩此刻耳朵根子都红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这几个朋友太逗了!”黄婷也是捂嘴笑个不停。

        “服务员给我加个凳子??!”陈浩举手冲着吧台喊了一句。

        “哈哈!”

        众人闻声笑的更加剧烈。

        ……

        一通调侃过后,菜肴上齐,随即妮妮大方的盘起秀发,举着清酒杯冲着沈天泽等人说道:“感谢大家帮忙哈,咱们今天就是随便吃一点,等我毕业了,找到工作了……我再好好请大家玩耍一下,一条龙的那种!”

        “哎呀妈呀,你这一竿子直接给我们支到猴年马月去了!”沈天泽调侃了一句。

        “那人家现在不是没有那么多钱吗?你等两天会死呀!”妮妮翻了翻白眼。

        “行,那就谢谢二妮的盛情款待!来吧,开整吧!”沈天泽也招呼了一声。

        “叮咚!”

        大家纷纷举杯,随即将度数很低的清酒直接干了。

        “哎,我跟你们说个事儿昂!”蒋光楠放下杯子后,扭头就看向了小泽等人说道:“今天我回办公室取电话,九哥顺便跟我说,工地上拉土方和沙子的活儿,给咱们干了!”

        沈天泽闻声一愣。

        “真的假的???”二胖挺惊讶的问了一句:“那在会上九哥怎么没说呢?”

        “那会不是说这个事儿的时候!”蒋光楠轻声解释道:“我估计他是想等几天再跟小泽说的,但正好我回去取电话,所以就先跟我说了!”

        “我艹,九哥这事儿办的是人哈,这刚给完市场,又给工地的活儿……!”二胖有些激动,所以说话时口不择言。

        “你注意点昂,人家姑娘还在这儿呢!”曹猛提醒了一句。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聊你们的,我没听见!”妮妮跟黄婷俩人吃的不亦乐乎,显然对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关心。

        “我是说九哥这事儿办的够意思!”二胖再次感叹道:“咱没白替他跑锦Z这一趟,蛙跳,片刀啥的也没白挨……!”

        “哎!”沈天泽看了一眼妮妮,顿时制止了二胖的话。

        “什么蛙跳?什么片刀?!”妮妮抬起头,舔着辣的通红的嘴唇,模样娇憨的问了一句。

        “说了你也不懂,九哥朋友的事儿,别问了?!鄙蛱煸蠛乓痪浯?。

        “……切!”妮妮一听是九哥朋友的事儿,就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工地不是贺伟还有子宣一直在弄吗,九哥怎么突然想起来咱们了?!”沈天泽有些不解的冲着蒋光楠问道。

        “你比我呆的时间长,你都弄不明白,我上哪儿知道去?!”蒋光楠面色如常的回了一句,而那天发生在大棚房里的事儿,他是准备烂在肚子里的。

        沈天泽闻声沉默,心里想着可能九哥提自己还有蒋光楠上来,是为了敲打贺伟的,所以完全没有考虑到蒋光楠和九哥私下还有一段故事。

        “猛子,小浩,这次工地拉土方的活儿,你俩也跟着干吧!”蒋光楠话语简洁的邀请道:“大家现在都挺渴,咱们相互拉帮着,一块整点钱花!”

        “我缺钱,我就不客气了!”曹猛思考了一下后,直接举杯闷掉杯里的清酒,话语简洁的回应道:“哥几个帮我,我心里有数!咱们慢慢处,我曹猛是什么人,日子长了你们才知道!”

        “在一块玩,就别说这些了!”二胖龇牙回应道:“你学学我,脸皮厚点,根本不愁吃喝!”

        “呵呵!”曹猛心暖的咧嘴一笑。

        “浩子,你也来呗!”沈天泽诚心邀请了一句。

        “……弄土方啥的我可不会!”陈浩实在的回应道:“我可帮不上什么忙!”

        “我们谁都不会,咱一块研究着干呗!”蒋光楠开口劝说道:“你就来吧,咱一块弄!”

        “呵呵,行!”陈浩干脆点头。

        “来吧,哥几个,走一个!”沈天泽张罗了一句。

        “对,走一个!为了更牛B的明天!”二胖龇牙附和道。

        话音落,五人举杯一饮而??!

        这个下午,大家都没少喝,酒量最不好的陈浩蹲在厕所里吐了三次,而扶着他的一直都是坐在他旁边的黄婷,因为其他几个人基本都喝的走路打晃了。

        “妈呀,下回可不能跟这帮人喝酒了……一个个的太怂了,你看给我鞋吐的!”妮妮一边碎碎念着,一边就走到了吧台旁边喊道:“老板,买单!”

        “您好,那位先生在点完菜的时候,就买完单了!”老板指着沈天泽说了一句。

        “……!”二妮一愣,掉头走到沈天泽身前,伸手怼了一下他的胸口问道:“你买单了???”

        “??!”沈天泽醉眼朦胧的应道。

        “……啥意思?为啥抢着买单,你要泡我呀?”二妮眨着大眼睛问道。

        “哎,黄婷传呼号是多少?”沈天泽打着酒嗝问道。

        二妮听到这话后,先是无语半晌,随即声音清脆的骂道:“别跟我说话,赶紧打车滚,快点的!消失!”

        “哈哈!”沈天泽一笑,轻声回了一句:“把你生活费花没了,你回去不得饿死???我们喝了不少酒,这次我请,下回你来!”

        “这还像句人话!”妮妮白了沈天泽一眼,伸手扶着他的胳膊问道:“还行不行啊,能走不???”

        “你去外面雇个三轮把我们几个都拉回去吧!曹猛已经去了半个小时厕所了,可能也得捞一下了!”

        “……哎,我真鄙视你们的酒量!”妮妮叹息了一声后,才摆手冲着服务员喊道:“麻烦您,帮我出门叫辆车,谢谢!”

        ……

        庆A县。

        小泽二大爷通过律师的关系,在看守内见到了沈烬南。

        “……爸,我总共也没多大事儿,你花钱请律师干啥???怪贵的!”沈烬南剃着光头,穿着号服说了一句。

        “你他妈现在知道贵了,你捅人的时候寻思啥来着!”二大爷皱眉骂了一句:“这钱是你弟弟给你拿的!”

        “小泽?”沈烬南一愣,费解的问道:“他在哪儿来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