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51 任务完成,等着分钱

    051 任务完成,等着分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二胖听到沈天泽的问话一愣后,才张嘴回应道:“什么意思,他不一直都在国道口等着吗?”

        “没离开过吗?”沈天泽再次追问道。

        “没有啊,刚才九哥找了一个摆事儿的过来,给对伙挡住后,就让我们走了,我看贺伟一直在前车呢,没离开过??!”二胖如实应道。

        “彬彬呢?他在车里吗?”沈天泽想了一下后,依旧穷追不舍的问道。

        二胖闻声仔细思考了一下,扭头就冲着车里的曹猛问道:“我好想没注意到他,你看见了吗?”

        “咱回国道口的时候,贺伟他们就已经被人围住了,然后那个摆事儿的一过来,咱不就赶紧上车走了吗?我没注意到那个彬彬??!”曹猛神色认真的回了一句。

        “都没看见那个彬彬?”

        “不是没看见,是没注意他们!”

        “……!”沈天泽听到这话后,脸色阴沉的咬了咬牙,也就没有再问。

        “咋的了,你问他们干啥?”二胖目光费解。

        “没事儿!”沈天泽依旧没有选择跟二胖他们说起自己在胡同内的遭遇,而是摆手招呼了一句:“走吧,先上车回去!”

        “……我的那把枪呢?”二胖抻着脖子问了一句陈浩。

        “我扔车里了!”陈浩轻声应道。

        “……呵呵,小泽可以啊,后面有他妈的二三十个人在追,最后都能领你跑出来!”二胖看见这俩人都没啥事儿后,才冲着陈浩调侃了一句:“你应该请客了!”

        “呵呵!”陈浩闻声一笑,没有解释。

        “是人家领我跑出来的!”沈天泽坐上车后,一边挽起裤腿儿查看伤情,一边如实的解释了一句。

        “他领你?”二胖一愣。

        “没有他和你那把破枪,我就废了!”沈天泽看着自己腿上的一片淤青,心里依旧惊魂未定。

        “咋回事儿???!”二胖非常好奇。

        “哎,回去再说吧!”沈天泽摆了摆手后,突然问了一句:“KTV门口的那个小子,都被咱砍成那个B样了,谁有那么大的面子,能让对伙把你们放了?”

        “铁路街的向永海!他一下车,我就认出他了!这人朋友圈很广,我听说他跟北J的那个李Z光大哥都关系挺好的……”二胖坐在车内就开始唾沫星子四溅的讲起了老向的历史。

        ……

        一路上,闲言碎语少叙,只说二哥等人抢完大权后,就连夜逃回了H市。但让人有些奇怪的是,这群人到家之后,九哥却声称自己要去双城办点事儿,得明天才能回来,所以让段子宣等人该看病看病,该治伤治伤,剩下的事情等明天他回来再说。

        接到这个信儿之后,段子宣就把二哥和大权安排在了富都酒店后面的“集人仓库”。而曹猛,陈浩等人则是到家之后,就各自散去,但沈天泽提前把话跟他们都说清楚了,让他们后天去市场管理处,拿这次办事儿的钱。

        人都散了之后,沈天泽,蒋光楠,还有二胖等人就留在仓库没有走,而是简单洗漱了一下,晚上就准备在这儿住了,也算顺便看着点大权。

        凌晨五点多,仓库的大厅内寂静无声,灯光昏暗,而在房间里的二哥,在吃了一碗三鲜伊面后,就披着军大衣,迈步走出了休息室,随即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才迈步来到了关着大权的房间门口。

        站在铁门门前,二哥目光略显犹豫后,还是从兜里掏出了钥匙,随即打开了铁门,步伐很轻的走了进去。

        没有任何出口的屋内,根本睡不着的大权,浑身缠着渗血的纱布,脸色苍白的正坐在木板床上抽烟,而当他看见二哥进来之后,顿时一愣。

        “……呵呵,啥时候缝的针,我咋没看着呢?”二哥笑着问道。

        “你要干什么?!”大权明显有些害怕的问了一句。

        “想不想死?”二哥轻轻的推上了铁门。

        “什么意思?!”

        “你到底都知道一些什么事儿?”二哥思考半晌后,突然面无表情的劝说道:“你把你肚子里的货,跟我说说,我能保你不死!”

        大权闻声脸色挣扎。

        此刻门外,一个宛若幽灵一般的青年,面无表情的站在铁门前,透过门缝静静的往里扫了两眼后,才转身离去。

        几分钟后,仓库门外,青年挣扎了许久过后,还是拨通了一个号码。

        “怎么样?”

        “……你猜的对,二哥确实接触了大权!”青年压低声音回道。

        对方闻声沉默。

        “我该怎么办?”青年等了半天后,才再次追问了一句。

        仓库内,另外一间休息室的床上,沈天泽正蒙头大睡之时,挂在腰上的传呼,屏幕突然亮起!

        关磊的消息来了??!

        ……

        第二日一早,九哥返回H市,并且让马克亲自把大权给弄走了。但至于弄到哪儿去了,沈天泽他们不清楚,二哥也不清楚。

        富都酒店办公室内。

        九哥亲自给二哥倒了杯茶水,随即翘着二郎腿笑呵呵的说道:“国涛啊,这次辛苦你了!”

        “没事儿,我都习惯了!”二哥无奈一笑。

        “……大权对我很重要,昨天晚上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态度确实有点问题?!本鸥缣鞠⒁簧?,语气无奈的解释道:“最近我老丈人要退了,涂啸绅在公司内也越来越游刃有余……唉,不太平??!”

        “我能理解!”二哥点头。

        “……别人说这话,我不信,但你和马克,还有志东他们,是最能理解我的!”九哥拍了拍肖国涛的手掌:“有些事儿,我只能麻烦你们了!”

        “咱们都多少年了?不说这个!”二哥肖国涛笑着摆了摆手。

        “恩,不说了!”九哥用力的点了点头之后,突然转身问道:“国涛啊,路上大权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肖国涛闻言一愣,猛然抬头就看向了九哥,而后者此刻的眼神宛若鹰隼一般犀利!

        二人对视半晌,肖国涛笑着回了一句:“他能跟我说什么?!大权也不是傻子,他肚子里的货要是瞎露出去,那还能活了吗?!”

        “……唉,我就是怕撬不开他的嘴??!”九哥扭头叹息一声,看向窗外回了一句:“你走一趟锦Z,就已经露面了!这身上背着案子,闹不好得让警察盯上!我给你安排个地方,你先躲一段时间。等我撬开了大权的嘴,你还得和马克走一趟!”

        “行!”肖国涛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

        早晨十点,江北某磁卡电话厅内,沈天泽扫视了一圈四周后,就拿起电话拨通了关磊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