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50 江湖,就是人情世故

    050 江湖,就是人情世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胡同内。

        “艹你妈的,站??!”跑出来的陈浩开了一枪后,拎着手里的*就做出一副往前冲的样子。

        “咳咳!”

        司机一松开手,沈天泽猛然往肚子里一吸气后,就立即不受控制的咳嗽了起来,口鼻之中不停的往外喷着唾液和鼻涕。

        “扑棱!”

        司机看见陈浩拿枪冲过来之后,第一反应是扭头就捡起了自己的片刀,但奥拓车里的同伴却一下没忍住,抬头焦急的喊道:“他有枪,快走!”

        沈天泽听到这声喊叫之后,原本被勒的充血的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因为这个声音太过熟悉。

        “站??!”陈浩依旧在往前冲。

        “嗖!”

        司机二话没说,转身就冲上了奥拓副驾驶,紧跟着车内的同伴猛踩油门,直接倒车出了胡同,随即掉头扬长而去。

        “妈了个B的!”沈天泽擦了擦嘴上的唾液,双手扶着地面起身,一把抢下陈浩的猎枪,迈步就要追出胡同。

        “别追了!”陈浩赶紧伸手拦了一下。

        “你松开我!”刚才已经逼近死亡的沈天泽,此刻是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完全可以用上头了来形容。

        “别追了,枪里最后一发子弹让我打了!这是空枪……!”陈浩扯着沈天泽催促道:“赶紧跑,他俩反应过来,估计得回来!”

        沈天泽闻声后,心里也冷静了不少,随即双眼怨恨的扫了一眼胡同口,跟着陈浩就跑了。

        奥拓车内。

        “不对!”开车的男子突然惊呼了一句。

        “咋的了?!”司机在副驾驶座位上捂着肩膀喊了一声。

        “咱俩倒车他都没开枪,枪里肯定是没子弹了!”男子极度懊悔的拍了一下方向盘骂道:“咱让那小子给唬了!”

        “……你们也是的,办这事儿不想着拿把枪,非得拎着个绳子来,艹!”司机烦躁的骂道。

        “枪刚才都被人下了,哪他妈还有了?”

        “他们也没子弹了,咱追回去?”司机虎了吧唧的问道。

        “你当他们傻B???这会肯定跑了!”男子无语的骂了一声,一边挂挡,一边回应道:“该着他今天死不了,先走,以后再说!”

        话音落,奥拓汽车就快速消失在了街道上。

        ……

        回市区的路上。

        老向坐在车里接了个电话后,就冲着冯源忠问道:“老四,你们刚才是不是堵住了俩小孩?”

        “没有??!”冯源忠摇头回了一句。

        “艹,事儿都结束了,你扣着俩小孩有啥用?麻溜让人家回去吧!”老向笑着调侃了一句。

        冯源忠听完这话,一脸无语的回应道:“大的我都放走了,闲着没事儿扣小的干啥?我这边真没摁住你说的小孩!”

        “没有?”老向一愣:“那老九怎么给我打电话,说他有俩小孩没回去!”

        “那谁知道了!”

        “一个叫沈天泽,一个叫陈浩,你帮着打听打听,看是不是你下面的人堵住了,没跟你说!”老向催促了一句。

        “你真是个活爹??!”冯源忠无语的冲着小舅子吩咐道:“你帮着打听打听!”

        “哎!”小舅子点头。

        话音落,冯源忠又拿起电话,沉思半晌后,就马上又给浙江的涂啸绅打了一个。

        “喂?老四!”

        “……啸绅,我得跟你说一下,大权我没护??!”冯源忠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一下后,才语气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老九找了我一兄弟过来,所以我没法再继续办这个事儿了!”

        “……!”涂啸绅听到这话后,顿时沉默。

        “啸绅,这个事情是我办的没头没尾,所以浙江的那个厂子,我不要了……之前给你的好处费,就当赔偿给大权了!”冯源忠叹息一声,再次叙述道:“我老四一向是说到哪儿做到哪儿,所以今天这个事儿,哪怕就是我亲大哥出来说和,那我也不能答应。但……老九找的这个人,我真没法拒绝!”

        “你要早说你办不了,我也不能找你!”涂啸绅皱眉回了一句。

        “……是这么个理儿!”冯源忠也没有反驳,依旧挺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声。

        “我能问问吗?老九找的是什么人,能有这么大面子?”涂啸绅反问了一句。

        “不是面子的问题,是这个人救过我的命……90年我去鹤岗跟人抢煤矿,见钱有点红眼了,得罪了当地专管煤矿的副市长儿子……如果没有他,我就回不来了……一点不骗你,我都被装到麻袋里,让人准备扔鱼池里了……是他给我抢回来的?!狈朐粗易邢附馐土艘幌伦约汉屠舷虻墓叵担骸八?,他只要找我,啥事儿我都得办!”

        “那我明白了!”涂啸绅无言半晌后,非常大气的说道:“场子那边已经谈下来了,你该干就干吧!老四,大权的事儿,你欠我一道昂!”

        “……行,我欠你一道!”冯源忠皱眉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

        “好!”

        话音落,二人挂断手机,而老向沉默半晌后,也挺不好意思的冲冯源忠说了一句:“……让你难做了!”

        “回家喝酒再聊吧!”冯源忠拍了拍老向的肩膀,咧嘴一笑。

        “刷!”

        老向低头从包里掏出一张存折,话语简洁的说道:“这钱你拿着,给伤了的小兄弟发下去!”

        副驾驶位上,小舅子听到二人的对话后,心里更加庆幸自己没有跟老向嗮脸,要不然很可能挨姐夫一顿暴打。

        ……

        另外一头,锦Z市区某街道上,沈天泽和陈浩在联系完九哥之后,就静静等着自己人来接。

        “……你以前在南方干啥的???”沈天泽有些好奇的问道。

        “混口饭吃!”陈浩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

        “你这样可看着不像是混口饭吃的人??!”沈天泽摸着脖子上的勒痕,咧嘴一笑。

        “呵呵,我是啥样的人???要真混的好,我不就不回来了吗?”陈浩依旧没有细聊自己之前的那些事儿。

        “你是啥样的人,我也不问了,但你救了我的命,这事儿我记你一辈子!”沈天泽脸色非常认真的回应道。

        “顺手的事儿!”陈浩摆了摆手,显然自己也没拿这个当什么重要的事儿。

        四十分钟后。

        “吱嘎!”

        一台面包车停在路口,二胖焦急的窜下车,依旧光着膀子问了一句:“你俩没事儿吧?”

        “没事儿!”沈天泽摇了摇头。

        “你脖子咋整的?”二胖又问。

        “……没什么!”沈天泽没有过多解释,而是思考半晌后,突然眯着眼睛问了一句:“你们一直和贺伟他们在一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