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41 阴森的贺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天泽冷眼扫了一眼这个挺招人烦的彬彬后,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知道别人不待见你,就少说点话!你又不是我儿子,你说,你要真给我惹烦了,我怼你一句,你能下得来台吗?”

        “沈天泽,你他妈的……!”彬彬被骂了一句后,棱着眼珠子就要往前走。

        “行了,赶紧敛人上车!”贺伟皱眉招呼了一声。

        沈天泽扫了一眼对方,也根本没再搭理彬彬,而是扭头喊了一声:“自家人坐自家车,宣儿的兄弟往后坐!”

        “知道了!”

        “妥了!”

        “……!”

        段子宣的兄弟收拾完了麻将和扑克之后,就全都在门口跟沈天泽打了声招呼,因为他们也知道那两家的“大哥”关系比较近。

        “宣儿在里面穿衣服呢,咱先走吧!”二胖挺着个大肚子也从屋里走了出来,而且手里还拎着个帆布包。

        “这啥玩应???”沈天泽好奇的指着帆布包问道。

        “卷纸,我这两天有点坏肚子……!”二胖也个没正经的回了一句。

        “艹!”沈天泽翻了翻白眼,指着一辆灰色的松花江面包说道:“坐这个吧,正好咱们五个一台车!”

        “行!”

        话音落,蒋光楠,二胖,沈天泽,陈浩,还有曹猛等五人就上了车队中间的面包车。但说是车队,其实除了贺伟坐的那台是桑塔纳以外,剩下的四台车全都是面包车,但在这个年代,和这个经济环境下,这就算是较为牛B的队形和排面了。

        众人上车之后,贺伟又清点了一下人数,随即五台车才直奔国道赶去。

        ……

        一路上,车内的人除了二胖愿意叨B两句以外,其他人都显得挺沉默。因为陈浩这个人明显是闷骚型的,平时话就少,而曹猛可能是这两天有点累了,上车就开始睡觉,并且还把堪比7.3-1毒气弹的脚丫子搭在了车座子上面,弄的司机一路上都把窗户开个小缝,并且不停的说:“哎呀,哎呀呀,这味儿,给我感冒都治好了,不到一百公里,鼻子给我熏的嘎嘎通气!”

        陈浩和曹猛,一个不说话,一个在睡觉,所以二胖闲着没意思就去撩拨蒋光楠。不过对方今天却一直懒得和他斗嘴,经??醋糯巴獬錾?,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而沈天泽心里也揣着诺诺的事情,所以睡也睡不着,只能闭着眼睛在哪儿养神。

        “楠楠,楠楠!”二胖吃着红肠,闲着没事儿问道:“哎,咱到地方去锦州的洗.头.房溜达溜达???我听说那边的娘们都挺带劲的!”

        “不去!”蒋光楠摆了摆手。

        “艹,你到底是不是男的?我怎么怀疑……!”

        “你别烦我了,行不?!”蒋光楠皱着眉头吼了一声:“让我眯一会不行???”

        二胖被吼的一愣,感觉蒋光楠有点怪的问道:“你咋的了?”

        “哎呀,没事儿!”蒋光楠摆了摆手,看向窗外回了一句:“我可能……也感冒了……!”

        “艹,都有神经病??!”二胖皱眉骂了一句后,拿起军大衣盖在身上说道:“我他妈也睡了!”

        话音落,车内再次陷入安静,只剩下车窗匆匆略过的树木,气氛莫名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

        ……

        桑塔纳车上。

        彬彬喝着啤酒,破口大骂:“不是,我就不明白九哥为啥会把沈天泽提上来单管一摊??!艹他妈的,大老王被枪毙的事儿,他都没解释清楚,跑了三个多月,回来立马位置上调了,这说理吗?”

        贺伟抿着啤酒,一声不吭。

        “以前公司里就一段子宣是九哥的手,现在这不光多了个沈天泽,还给原本跟着咱玩的蒋光楠也提上来了!呵呵,我是真看不懂九哥到底要干啥!”彬彬心里十分不平的再次补充了一句。

        “我的根儿在浙江,关系也在那儿,九哥不信我,但还必须得用我!”贺伟轻声回应道:“他现在处境尴尬,我的路更不好走!”

        “九哥提沈天泽上来,是为了按住你,和子宣一块分你权利?”彬彬皱眉追问。

        “……要是光这么简单就好了?!焙匚疤鞠⒁簧骸罢獯卫唇踔?,我是提着脑袋来的!一件事儿没做对,呵呵,我可能就得躺小盒里回去了!”

        彬彬闻声惊愕:“什么意思?”

        “我猜,去锦州帮二哥要的这个人,是针对浙江涂哥的!”贺伟双眼阴沉的嘱咐道:“这事儿,你知,我知,就可以了!”

        “明白!”彬彬神色有些紧张的回应道:“那你这次来,九哥不会是想……!”

        “我不越线,他不会的!”贺伟明显知道彬彬担忧什么,所以打断着回了一句。

        “那就好??!”彬彬松了口气。

        “……九哥的事儿不管,但咱的事儿,还得继续做!”贺伟捏瘪了空空的易拉罐,目光如炬的看着彬彬说道:“涂哥接管H市之前,我们得把该扫清的东西扫清了!”

        “什么?”彬彬低声问道。

        “你过来!”贺伟勾了勾手。

        “恩!”彬彬抻着脖子就将耳朵凑在了贺伟嘴上。

        “如果锦州这边事情不顺利,你这样做……!”贺伟思考了一下后,轻声就冲彬彬交代了起来。

        ……

        十多个小时后,锦州市内。

        五台车停在了一家宾馆门口后,里面走出来两个中年,其中一个领头的脖子上还贴着纱布。

        “国涛,老九让这帮人来……!”身后中年看见五台车后,张嘴就要问几句。

        “一会当着他们的面儿,你要管我叫二哥,别老国涛国涛的,明白吗?”二哥顿时打断着纠正了一句。

        “知道了!”中年点头。

        街道旁,贺伟下车后就冲着彬彬小声喊道:“袋子里装的响儿,你得随身背着,别放车里!”

        “知道!”彬彬点头。

        车队后方,段子宣左右手各拎着两卷报纸,迈步走到了沈天泽身旁。

        “啥???”

        “响儿,我这儿四把,分你两把!”段子宣话语简洁的说道:“我不给你,贺伟肯定他妈的不会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