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24 市场的霸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办公室内。

        二胖嘲讽了曹猛一句后,俩人就相对而视,立马有点要动手的意思。

        “你他妈损谁呢?”

        “怎么的,你也要一口痰给我砸死呗?”

        “那就试试呗!”

        二人互整了两句后,曹猛抬胳膊就要动手,而二胖也抄起了烟灰缸。

        “咣当!”

        就在这时,里屋门被打开,蒋光楠迈着大步走出来,伸手直接拽了曹猛一把:“干什么???”

        话音落,曹猛回头问道:“你谁???”

        “我叫蒋光楠,是这儿副经理,怎么了?”

        “……!”曹猛在听见蒋光楠仨字之后,略微愣了一下。

        “你把烟灰缸放下,咱有事儿说事儿!”蒋光楠又冲二胖招呼了一句。

        沈天泽眯眼看着三人,没有吭声。

        “我在屋里就听见外面骂骂咧咧的,到底咋了?”蒋光楠冲曹猛问了一句。

        “之前管理处的人答应我,说要把35号摊给我干。这都过去半年多了,我寻思过来问问咋回事儿,但这个B养的张嘴就损我!”曹猛面对蒋光楠,语气稍微柔和了一些,但也仅仅是稍微。

        “你骂谁呢?!”二胖棱着眼珠子问道。

        “行了!”沈天泽站起身,皱眉冲曹猛说了一句:“一个摊位的事儿,咱犯不上玩命!但市场有市场的规矩,你也别为难我们!这样吧,回头我先给之前管理处的老张打个电话,看他怎么说,然后我再给你信儿,行不行?!”

        “你们这些人,全靠着我们交租才能有钱儿花,哪有他妈的上来就拿话整人的!”曹猛双眼依旧盯着二胖:“你还瞅什么?啥意思,我他妈养活……!”

        “行了,行了,别吵吵了!”蒋光楠伸手拽着曹猛,直接就将他拉出了门外。

        “哎呀我艹,这傻B气死我了?!倍肿尤肥灯哪源宋酥毕欤骸拔揖醯?,我就够没素质的了,但没想到第一天开张就碰见个爹!”

        “人家是杀人犯,你少说两句吧。别回头人家喝点酒,直接就给你送到生命的终点了,呵呵!”沈天泽笑着劝了一句。

        “去他妈的杀人犯!唬谁???”二胖子不屑的回应道:“再JB嗮脸,我回家取枪就给他崩猪肉案子上!”

        “呵呵,行了,行了!”沈天泽给二胖倒了杯水。

        几分钟后,蒋光楠叼着烟就从外面走了回来,而沈天泽则是抬头问道:“他咋说了?”

        “能咋说?就跟我墨迹两句呗!”蒋光楠体态放松的回应道:“唉,哪个市场都有这样的人,咱时间长了就适应了!”

        “刚才你出来,我以为你要动手呢?!鄙蛱煸蟾詹判睦锶肥涤行┮馔饨忾谋硐?。

        蒋光楠闻声愣了一下,随即应道:“好不容易才整个买卖干,能消停点,还是消停点吧!”

        就这一句话,道出了此刻蒋光楠的真实心态。由于他家庭条件贫困,自身又没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所以他特别珍惜九哥给的这次机会,比任何人都想干好,干出成绩!

        “这傻货要跟咱继续拿35号摊咋整?”二胖调整情绪后问了一句。

        “我先给之前管理处的老张打个电话吧,问问他啥情况?!鄙蛱煸笙肓艘幌掠Φ?。

        “行,那你们闲谈,我继续跟二姐说一下工作上的事儿。这两天咱们得整出一个新的市场条例,到时候开会就让她去!”蒋光楠点了点头。

        “恩,你去吧!”

        “好,你俩忙着昂!”

        话音落,蒋光楠迈步就再次走进了里屋,而沈天泽低头就从办公桌里拿出电话本,找到老张的电话后拨了过去。

        “喂?你好哪位!”

        “哎,张经理,我是师大夜市儿管理处的小沈,你还记得吗?咱们对接过账目!”沈天泽言语很客气的问道。

        “啊,我知道你,怎么了,小沈?”老张笑着回了一句。

        “呵呵,我想跟您打听个事儿,你看你现在方便吗?”

        “没事儿,你说吧!”

        “是这样哈!”沈天泽组织了一下语言,轻声询问道:“咱们市场这块有个叫曹猛的,您知道吗?”

        “知道啊,呵呵,咋了,他又上管理处要35号摊去了?”老张笑呵呵的反问了一句。

        “对啊,他跟我说,是您答应的他,来这儿一顿闹,都快愁死我了!”沈天泽点了点头。

        “你别听他扯淡。曹猛过年的时候给我往家里送了一头整猪,说啥就要承包这个摊子。但这个摊早就有人了,人家都快在这儿干五六年了,我能说给撵走就撵走吗?所以我根本就没答应过他?!崩险偶虻ソ馐土艘幌虑耙蚝蠊?,就继续提醒道:“我跟你说昂,小沈!这个曹猛是个刺儿头,他家亲兄弟姐妹七个,还有一大帮堂哥,表弟之类的在市场卖货!所以他们只要有一家挨欺负了,那分分钟就能钻出来二十多个亲戚。别说男的了,女的都敢拿刀砍,特别生性……而且这个曹猛以前还因为伤害致死进去过,兜里长年揣着一把大卡簧,整个市场里,压根就没有人敢惹他们……你才刚来市场,有些情况你不知道……你看见市场最东边的那几个摊子了吗?那都他们家的,而且还都是非法的……因为他们卡在边上,根本不在市场管理范围内,所以你也没法管他们要钱,但人家却能借市场的光卖货。按理说这事儿城管应该管……但我当初找了他们几回也没啥用,这帮人看见曹猛也哆嗦!”

        沈天泽一听这话,皱眉问了一句:“曹猛伤害致死,不是最后一被告吗?他不就是蹭拳的吗?”

        “判决是第七被告,但实际上他是第一个拿刀捅的,因为前几名被告身上都有大事儿,知道自己进去了也出不来,所以曹猛他爸花了点钱,让其他人给事儿顶了!”老张再次解释了一句:“曹猛这小子不是善茬,你就是不给他摊子,也要好话好说,要不然挺麻烦的!”

        沈天泽闻声有点上火,但还是语气客气的回了一句:“谢谢你了昂,张经理!”

        “没事儿,没事儿!”老张轻声劝说道:“市场这个活儿挺乱的,干小偷的,销赃的遍地都是……以后有你头疼的地方!”

        “是啊,现在啥都不好干……!”沈天泽拿着电话,又跟老张闲聊了一会才挂断。

        二胖见沈天泽结束通话后,主动问了一句:“怎么样???”

        “唉,这个曹猛难整!”沈天泽舔着嘴唇,叹息了一声。

        “滴滴!”

        话音刚落,沈天泽的新手机突然响起了短信铃声,随即他低头打开一看,只见是诺诺的电话号码发来的,但内容却很怪,只有两个数字,却根本没有任何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