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08 我很倒霉,我叫蒋光楠

    008 我很倒霉,我叫蒋光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H市市区,某住宅楼内。

        “来吧,来吧,相约一九九八,相约在甜美的春风里,相约那永远的青春年华……!”

        九哥刚推开家门,就听到屋内传来当下最流行的歌曲。

        “回来了?”沙发上一个气质出众的美妇人,穿着睡袍冲九哥打了声招呼,她叫李玉丹,九哥的媳妇。

        “这大半夜的,你看电视的时候声音小点?!本鸥缤训敉馓?,迈步走到客厅,拿起??仄骶偷髁艘幌乱袅?。

        “我不是无聊吗?”丹姐懒洋洋的端起茶杯,轻声问道:“今儿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小泽回来了,跟贺伟闹了点矛盾?!本鸥缱谏撤⑸匣亓艘痪?。

        “上次工程的事儿,小泽就没站贺伟的队,他俩闹矛盾不很正常吗?”丹姐扭头问道:“怎么处理了?”

        “没处理!”

        “哎,要我说也别处理。小泽这边咱就不说了,但那个贺伟可是在总公司有人的,你弄的他心里不舒服,总公司那边肯定得有人不跟大老板说你好话?!钡そ阈σ饕鞯钠兰哿艘痪?。

        九哥端起茶杯,没有吭声。

        “哎,对了,师大夜市儿的事儿,你办的怎么样了?”丹姐再次问道:“小弟可催我了?!?br />
        九哥听到这话,微微皱了皱眉回应道:“师大夜市儿这个活儿,它不是公司的事儿,你老让我弄,这上面和下面会有意见的?!?br />
        “你别敷衍我昂!H市分公司就你说的算,这下面能有什么意见?”丹姐也皱起眉头回应道:“我可跟你说昂,大老王他们枪击杀人案的那个事儿,市里可挺重视……万一你要在政府那儿上线了,总公司弄不好就得把你调走。这老话说得好,三年县太爷,十万雪花银……你说你在H市可不止三年了吧,这攒下十万雪花银了吗?现在不搂钱,什么时候搂???”

        九哥面无表情的继续沉默着。

        “师大夜市儿,你只要承包下来,等个一段时间,小弟这边就能套现。咱跟市里签个十年合同,转手一卖最少就一百多万……!”丹姐继续吹着枕边风:“现在我听说,不光老胡要弄,戴胖子那边好像也有意思要承包,你不下手,这个买卖就没了……今晚吃饭,我跟我爸都说完了,你只要能给老胡摆明白,手续不成问题?!?br />
        “爸也同意了?”九哥一愣。

        “……唉,老头也快退了?!钡そ闾鞠⒁簧骸八?,我最起码还能在这儿干个三五年,但他要退了,你在本地的关系就弱了……所以我怕上面真给你调走,明白吗?”

        九哥沉吟半晌,喘息一声回应道:“行,师大夜市儿这个活儿,明天我找老胡谈谈!”

        “抓紧吧!”丹姐依偎着九哥回了一句。

        “妮妮没给家里打电话???”

        “这孩子现在好像没爹没娘似的,一去沈阳就撒欢了……唉,你说她学什么不好,非得考个艺术类院?!阑钜泵餍?,服了,跟你一样,不务正业啊?!钡そ阄弈蔚钠兰哿艘痪?。

        ……

        H市省公安厅。

        某副厅长办公室内,关磊端着茶杯,腰板挺直的坐在沙发上,双腿紧夹,脚尖冲内。

        “魏老九的案子进展的怎么样?”副厅长摘下厚厚的眼镜,一边用碎布在擦着,一边轻声问道。

        “目前证据很难收集。这个魏老九在市里有人,后面还有三鑫公司支持,再加上手下能办事儿的马仔众多,所以光靠外围侦查的话,我们很难抓到他的把柄!”关磊沉吟数秒后,继续补充道:“就拿这次江北枪案来说,我们确实顺利抓住了具体办事儿人大老王和其它几个枪手,但他们有的拒捕被击毙,有的被捕后拒绝一切配合,完全不提供任何口供!”

        “一个枪手都这么难以攻克?”副厅长皱起了眉头。

        “……魏老九这个人性格极其谨慎,而且对下面这些人的管理手段也很高明。他要办什么事儿,是从来不会跟具体办事儿人过多交代,只找核心骨干单独谈。这样一来,我们想把证据对准他,那就还需要拿下从中间过话的骨干,而这些骨干一旦感觉风声不对,就会马上被魏老九安排走!还有,类似大老王这样的枪手,基本身上都有其它命案,所以他们抱着的想法都是,我交代了也不可能活着,那还不如咬牙硬挺,给家里留下一笔钱实惠!”关磊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补充道:“最近一段时间,咱们的线人告诉我,魏老九可能有离开H市的打算,他可能已经感觉到,咱们这边不止有一伙人在查他!”

        “你安排进去的这个线人,什么时候能有效果?”副厅长思绪半晌后,话语直接的问道。

        “……他的位置太低,目前很难发挥作用!但这次大老王出事儿,他敢重新回到老九团队内,我相信在未来不久,位置会有一个上升!”关磊话语详尽的解释道。

        “这个线人,你到底是在哪儿选的?基层,还是校内?”副厅长饶有兴趣的问道。

        “呵呵,这个我不能说?!惫乩谶肿煲恍Γ骸拔掖鹩?!”

        “也好!”副厅长闻声一愣,轻声点头应道:“我不知道,心里也能轻松一点!但你要不惜一切代价保证这个线人的安全,于公,他很重要;于私,他是我们的同事,干这活,不容易??!”

        关磊听到这话,内心悸动无比,但依旧没有跟副厅长说,沈恩赐已经死了,而他的弟弟却顶替了这个身份,重新回到了老九团伙!

        这事儿太违规!而且关磊答应过沈天泽,等他回来之日,自己帮他彻底换了恩赐的身份……

        所以,这时候他什么都不能说!

        “怎么了?”副厅长看着关磊表情追问道。

        “你放心厅长,我们无时无刻的在帮助他取得魏老九的信任,我们会有一个专案组的人,帮他出谋划策!”关磊调整好情绪后回了一句。

        “这个线人的身份,目前都谁知道?”

        “就我和李凯!”

        “一定要注意保密!”

        “明白!”关磊点头。

        ……

        另外一头,富都酒店。

        沈天泽强行找茬跟诺诺吵了一架后,就下楼自己花钱重新开了个房,并且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在包房睡着了。

        凌晨四点多,正在屋内酣睡的沈天泽,突然被走廊里传来的叫骂声吵醒了。

        “艹你妈的,来,你过来!”

        “胡哥,你消消气,他不是有意的?!?br />
        “小B崽子,你问问你大哥老九,他敢不敢骂我?!?br />
        “……胡哥,进屋说,咱进屋说!”

        原本,沈天泽脑袋上捂着枕头,想继续强迫自己继续睡过去,但走廊外面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大,根本无法酝酿出睡意。

        “扑棱!”

        沈天泽扔掉枕头,披着外套,穿着拖鞋就走出了包房。

        走廊内灯光昏暗,满地的啤酒瓶子碎屑,沈天泽站在门口,冲着一服务员喊道:“来,你过来!”

        “泽哥!”

        “咋的了,吵什么???”沈天泽眨眼问了一句。

        “表哥跟市里的老胡骂起来了,老胡要揍他!”服务员小声回了一句:“我们刚给拉开,但老胡喝多了,在屋里那儿闹呢?!?br />
        “哪个表哥?”沈天泽在大脑中回想了一下后,并不记得关磊跟自己介绍过此人。

        “啊,就是贺伟的兄弟?!?br />
        “贺伟的表哥???”

        “不是,他叫蒋光楠,外号叫表哥,跟着贺伟玩的,你没见过他吗?”服务员解释了一句。

        “不太熟,见过可能也忘了?!鄙蛱煸笠×艘⊥泛?,目光就变得阴阴损损阴阴的又问了一句:“这个表哥是跟着贺伟玩的??”

        “外围的小兄弟,贺伟有事儿的时候会叫他?!狈裨币恍Γ骸罢α??”

        “没事儿,我过去看看吧?!痹静幌牍苷馐露纳蛱煸?,迈步就往前面的包房走去。

        “你和老二过来一趟,快点的,我在富都酒店呢。对,快点吧?!?017包房内,此刻还传来酒后呼喊的男子声音。

        沈天泽顺着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后,扭头冲服务员问道:“那个表哥呢?”

        “在这屋呢!”服务员闻声就推开了3015号房。

        屋内,一个身材壮硕,剃着贴头皮短发的青年,此刻正跟一个姑娘坐在沙发上,脸色很不好看,而且手掌上还有鲜血。二人旁边几个客房服务员也在轻声劝说着。

        “泽哥!”

        “泽哥!”

        “……!”

        几个服务员看见沈天泽之后,就客气的打了声招呼,而坐在沙发上的青年,也站起身说了一句:“泽哥,你回来了?”

        “你是蒋光楠?”沈天泽思考了一下后,依旧不记得关磊给过此人任何信息,所以只用陌生的态度问了一句。

        “啊,咱们见过两次,你可能忘了,呵呵!”蒋光楠显然心情不爽,所以笑的有些勉强。

        “咋回事儿???”沈天泽问了一句。

        “老胡就他妈是找茬,我领着姑娘过来睡觉,在走廊里撞了他朋友一下,他朋友张嘴就骂我……我刚开始没搭理他,但他没完没了的,所以我俩就撕巴了起来,但我也没想到,那个人是老胡的兄弟?!苯忾缸抛约旱牧车白铀档溃骸袄虾戳酥?,我寻思他跟九哥认识,这事儿就拉倒了呗……没想到他上来就给我一酒瓶子?!?br />
        “是,这事儿不怨表哥,老胡打完了,还不依不饶的,这不还在那屋打电话叫人呢吗?!迸员咭环裨碧娼忾盗艘痪?。

        “那你咋没给贺伟打电话呢?”沈天泽眯着眼睛问道。

        “……他电话关机?!?br />
        “行,那一会你跟我过去看看吧,说点软话就完了?!鄙蛱煸筇倒星睦虾?,知道此人是承包夜市起家,目前在H市平房那边很火,很有名,而且素质极差,不好惹。

        “行,我跟你过去!”蒋光楠也知道老胡不好对付,所以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一会你看我眼色昂!”沈天泽依旧目光阴阴损损阴阴,因为有贺伟那层关系,所以他此刻对蒋光楠是没有一丁点好感的。

        ……

        几分钟后,某夜市儿的管理室冲出来十多个壮汉,拎着镐把子和刀就上了面包车,随即火速往富都酒店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