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07 睡前的坎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街道上,某食杂店门口。

        “呕!”

        沈天泽用手指扣着嗓子,眼球凸起的冲着满是尿骚味的胡同剧烈呕吐着。他虽然家境不好,打小就没有爹妈在身边,一直在二大爷家生活,可也从未有过吸D的经历。所以此刻紧张过后,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发飘,额头冒汗,精神上虽有难以言明的舒爽感,但内心缺极度忐忑,怕染上D瘾。

        连续呕吐过后,沈天泽口鼻之中吐出来的秽物中,有浅淡的白色粉末。他原以为吸进去的东西全被吐出来了,但身体上的反应却并未减缓。

        “咕咚,咕咚……!”

        拿起矿泉水瓶,沈天泽一边漱口,一边莫名的流出了眼泪。

        此刻胡同内,已经没有需要他用伪装身份才能面对的人,所以当他本能卸下防备,涌上心头的除了包房中那血淋淋的场景以外,剩下的就是无尽伤感。

        相依为命的亲大哥横死街头,自己又深陷极度危险的环境当中,无人可求,无人诉说。那种原本安逸的生活,仿佛被突如而来的噩耗瞬间撕碎,迎接他的只剩下未知且模糊不清的前路。

        来之前,关磊曾再三嘱咐他,让他不要和贺伟发生正面冲突。但当他看见这个人后,又联想起大哥*迸溅的躺在某个野地,某个脏乱的胡同中之时,那种直顶脑门的愤怒感,是根本无法克制的。他恨,也害怕,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也落得这个下场。

        路走到这里,沈天泽隐隐感觉到,自己答应关磊的请求,或许真的是冲动了。因为他突然领悟到,人活这一辈子,可能真的不光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家人负责。

        沈天泽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奶奶,还有一个养育自己和大哥多年的二大爷,如果自己的身份暴露,被悄然处理,那这些人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沈天泽一边喝着冰凉的矿泉水,一边本能的迈步奔着富都酒店走去。他告诉自己,路走到这儿,即使后悔,也已经无法回头了,因为自己已经露面。大老王死了,贺伟又对自己满腔怨恨,所以如果这时候突然消失,那不光他会查下去,九哥也不会不给下面人一个交代。

        回去的路上,沈天泽莫名想起了包房里跪着的那个中年,又忐忑的问自己,如果有一天自己以线人的身份跪在地上,九哥会怎么办,自己又该怎么办?……结局,会和他一样吗?

        ……

        迎着零星的雪花,沈天泽回到了富都酒店,并且装模作样的管吧台的小姑娘重新要了房门钥匙,随即跌跌撞撞的走进了屋内。

        关上门后,疲惫不堪且飘忽感越发严重的沈天泽,直接就倒在了床上,准备浑浑噩噩的睡过去。

        “吱嘎!”

        就在这时,卫生间的房门突然被推开,穿着一套运动服的诺诺,盘着一头秀发,甩了甩手上的水珠问道:“你去找九哥了?”

        “扑棱!”

        沈天泽一听屋里有声音,这腰杆子就跟装了弹簧一般坐起,眼珠子凸起的问道:“谁?”

        “你干什么呀,还能有谁?”诺诺无语的回了一句后,伸手就将走廊的灯按开。

        沈天泽瞪着眼睛,瞧清楚是诺诺后,就皱眉问了一句:“你怎么进来的?”

        “你是不是抽傻了?我拿钥匙进来的呗!”诺诺迈步走到床边,体态非常随意的弯腰就要帮沈天泽拔掉皮鞋:“你在包房那么闹,九哥没骂你???”

        沈天泽看着诺诺一时间有些头大,因为他虽然不清楚诺诺到底在大哥那儿是啥身份,但此刻只要不是个脑残,那也能看出来,诺诺和自己大哥关系不一般。

        起码是个可以脱-衣而眠的小姐姐??!

        该怎么办?

        沈天泽额头再次冒汗。

        “你发什么呆???我问你话呢!”诺诺拔掉沈天泽的两只皮鞋后,再次问了一句。

        “??!”

        沈天泽喘息一声后,语气尽量轻松的回应道:“九哥心里是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我俩在车上聊了点别的事儿,没说其他的?!?br />
        “九哥对你还是不错的?!迸蹬档懔说阃?,亲昵的掐着沈天泽脸蛋子啐骂道:“你个王八蛋,这么久都不知道给我打个传呼是吗?”

        沈天泽内心一阵狂汗,本能有些闪躲的往后一收头,皱眉回了一句:“警察在找我,我敢打吗?”

        “一会再收拾你!”诺诺磨了磨银牙,摆手喊道:“去,洗澡去吧,好好泡一泡,眼睛都抽直了!”

        沈天泽看着诺诺的表情,听到她说一会还要收拾自己后,内心再次忐忑起来,随即噗咚一声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回了一句:“累了,不洗了!”

        “滚,你坐了那么久的车,一身臭脚丫子味儿,赶紧洗洗去!”诺诺脱掉了运动服外套,跪在床上就要整理床单被罩。

        沈天泽偷瞄了诺诺一眼,心态几乎爆炸的回道:“我说我累了!你能不能别跟这儿烦我,该干啥干啥去?”

        “你有病啊,我惹你了?”

        “我烦着呢!”

        “你跟我喊什么???”诺诺挺委屈的瞪着眼睛骂道。

        “……去去去,我不想跟你吵吵,让我自己呆一会!”

        “你什么意思啊,外面有人了?”诺诺冷眼回道。

        “你别找茬打仗昂,我他妈的有什么人?”

        “你骂我?沈天泽,你敢骂我?”诺诺顿时炸窝的掐住沈天泽的脖子,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吼道:“三个多月,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回来就TM抽风!怎么的,姐儿欠你的???”

        “我说了,我打不了!”

        “放屁!你不敢打我传呼,还不敢打别人的呀?你知不知道我什么心情,我他妈以为你都被火化了呢!你拿我当什么?”

        “神经??!”沈天泽轻推开诺诺,一边夹着裤裆往外走,一边没好气的回应道:“你自己跟这儿作吧,我出去找地方去,行了吧!”

        “你给我回来!”

        “等你病好了再说!”沈天泽咣当一声就摔上了门。

        “哇??!”

        诺诺坐在床上呆愣几秒后,就直接干嚎了起来:“沈天泽,你就作吧,明儿我就给你戴绿帽子!你看着的……!”

        门外。

        沈天泽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靠着墙壁长叹一声:“……妈的,我拿她当大嫂,但她不知道我是她小叔子啊……这下完犊子了……事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