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05 对不起,我没控制住

    005 对不起,我没控制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就在沈天泽面对三道K粉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包房门外走进来一位姑娘,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身高在1米67左右,身材保养的极好,并且还穿着高跟鞋,所以看着非常高挑,而且生的五官精致,气质妩媚,瞧着很有女人味。

        “呵呵,小诺诺,你这鼻子比哈士奇都灵哈,人刚到屋里,你就来了?”贺伟坐在沙发上调侃了一句。

        “你滚一边去,我烦你,你不知道???”诺诺皱着黛眉回了一句,扭头就看向了沈天泽。

        沈天泽看着诺诺也有些懵,因为关磊同样也没有给他关于这个女人的任何信息。而且他感觉对方看他的眼神,是很不正常的,所以一时间心里有点发慌。

        就在沈天泽愣神之时,诺诺踩着高跟鞋,迈步走到沈天泽身旁,凶巴巴的一脚就踢在了他的小腿上:“你死人呀,回来也不给我打传呼?”

        “呵呵,我刚回来!”沈天泽灿笑着回了一句。

        话音落,诺诺低头看向大理石桌面,并且瞧到桌子上摆有三道K粉后,立即脆生生骂道:“没脸是不!还抽?”

        “憋了仨月,你让他放松放松呗,呵呵?!本鸥缈醋排蹬递付恍?。

        “你教他点好,行吗?”诺诺依旧有些抵触的回了一句。

        沈天泽听着诺诺的话,在大脑极速运转过后,就烦躁的摆手回了一句:“你少说两句,怎么没大没小的?”

        诺诺闻声后,拉着脸就坐在了沈天泽旁边。

        沈天泽看着桌上的三道K粉,冲九哥咧嘴一笑:“我还真馋了!”

        “狗改不了吃屎?!迸蹬邓冉坏?,目光有怨的轻啐着骂道。

        沈天泽一看诺诺的态度,心里更加肯定,自己大哥一定是有吸D的习惯的,所以硬着头皮就拿起了吸管,并且插进右边鼻眼儿后,拇指按着鼻子,滋溜一声就将成人食指长的K粉吸进了鼻腔。

        霎时间,沈天泽脑瓜皮就跟过电了一般,酥麻无比。

        “咕咚!”

        后背砸在沙发上,沈天泽双手捂脸,感觉自己就好像腾空了一般,身体轻,脑袋嗡嗡直响。

        “我艹,这真是憋坏了?!倍巫有谏撤⒍斩?,表情无语的说道:“哎,你控制点整,今天双休,二火葬可不接客昂!”

        “过……过瘾!”沈天泽搓着脸蛋子,瞳孔呆愣的赞叹了一声。

        诺诺斜眼看着沈天泽,伸出纤细的小手,狠狠的在他大腿上掐了一下。

        “小泽,有个事儿我一直想问你?!”贺伟脸上挂着笑意,抬头看向了沈天泽。

        九哥翘着二郎腿,伸手剥着橘子没有吭声。

        “什么事儿?”

        “我表哥大老王到底是怎么出事儿的,你们不都走了吗?”贺伟直言问道。

        沈天泽听到这话,心里莫名升起一股难以言明的怨气,低头看着桌上剩下的两道K粉,磨牙回了一句:“他可能就是得被枪毙的命呗?!?br />
        话音落,贺伟瞬间黑脸,而九哥吃着橘子,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泽哥,你这话有点过了昂?!敝傲熳派蛱煸蠼莸男「?,站在贺伟旁边说了一句:“都是一个槽子里吃饭的兄弟,平时处的都不错,这咋还能说是该枪毙的命呢?”

        沈天泽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小付,低头再次将吸管插进了鼻子里。

        “你差不多得了昂!”诺诺皱眉劝道。

        “滋溜!”

        沈天泽根本没有听诺诺的劝阻,而是动作利索的再次吸了一道。

        段子宣坐在沙发墩上,先是看了一眼贺伟,随后也冲沈天泽劝了一句:“少整点吧,一会还得吃饭呢?!?br />
        沈天泽吸完第二道,仰脖干了一杯啤酒之后,就再次靠上沙发,闭着眼睛也不吭声。

        “我听跑回来的小李说,你们原本都办完事儿准备往回走了,但警察却突然过来堵,而且还跟着不少武警……!”贺伟磕着瓜子,低头继续轻声说道:“我就纳闷了,就算对伙报案了,警察也不可能反应这么快??!这人还没等跑出市区,市局就能出动这么多警力?”

        “今天能不说这个事儿吗?”段子宣皱眉顶了贺伟一句。

        “大老王是我表哥,他拒捕被干死,我连问问都不行???”贺伟直接将手里的瓜子扔在垃圾桶内,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段子宣。

        “……那你他妈问吧?!倍巫有簧逗昧车幕亓艘痪浜?,低头就倒了杯酒。

        “小泽,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大老王不管是不是我表哥,他也给公司干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这事儿出的有些怪……!”

        “呵呵,你觉得怪哈?”一直沉默的沈天泽,突然笑着坐直了身体。

        “……最后跑出来的就是你和小李,而小李从15.6岁就跟着大老王在一块玩,这些年我表哥在哪儿,他就在哪儿。所以你要说他有问题的话,呵呵,我是不信的?!?br />
        “那就是我有问题呗?”

        “我就是想知道当时的情况!”贺伟表面的态度依旧不温不火,但在言语上却步步紧逼。

        “是啊,泽哥。你说王哥出事儿了之后,就小李自己跑了回来,然后你三个多月都没个信儿,我们也不知道你去哪儿了,弄的伟哥很着急!”小付再次适时的插了一句。

        “……来,你给我拿瓶啤酒,我告诉告诉你当天是怎么回事儿!”沈天泽低头点了根烟后,就冲着小付勾了勾手。

        小付愣了一下后,迈步就从纸壳箱子里拿起一瓶啤酒递给了沈天泽。

        “九哥,你重用他了?”沈天泽接过啤酒瓶后,就笑着站起,扭头冲魏裕光问了一句。

        “……???”九哥一愣,眨眼回道:“啊,是啊,我重用他当前台了??!”

        “前台???!”沈天泽点了点头后,猛然暴起:“这个场合有你前台说话的份吗,???!艹你妈的!”

        “嘭!”

        话音刚落,沈天泽一啤酒瓶子就砸在了小付的脑袋上。

        “哗啦!”

        啤酒瓶子碎裂,玻璃碴子和啤酒沫子瞬间就迸溅在了诺诺的裙子上。

        “嘴是有点欠!”段子宣面无表情的评价了一句,而九哥低头没有吭声。

        “小泽,你干嘛!”诺诺伸手就要阻拦。

        “滚出去!”沈天泽棱着眼珠子冲诺诺骂道:“忙你自己的事儿!”

        “你别……!”

        “我让你出去!”沈天泽再次吼了一声。

        诺诺抿了抿嘴唇,扭头看了一眼贺伟等人后,只能迈步走出包房。

        “你什么意思?”贺伟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小付就他妈是个洗厕所的,他也是我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