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04 行走在刀尖上

    004 行走在刀尖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98年的H市,江北还是一个完全未被开发的大农村,放眼望去,农田一望无际,只有零星的村落才可以看见人迹。春节过完,冰封的道路开始融化,已经露出湿润的黑土地。

        沈天泽在江桥附近下车后,就打了个黑车赶到了江北富都大酒店。不过说是大酒店,但规模却非常普通,上下只有五层。

        付过车费后,沈天泽单手插兜,迈步就走进了酒店大厅。而他人刚出现,一个穿着白色羊绒毛衣的青年,就立即笑着走过来喊道:“泽哥,你回来了?”

        沈天泽扫了一眼此人,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大哥呢?”

        “和宣哥还有伟哥在楼上呢?!?br />
        “……贺伟也在家呢?”沈天泽看似体态放松,但实际揣在裤兜里的右手掌心,已经布满了汗水。因为虽然关磊给他提供了非常详细的资料,也和他对过台词,但在家预想和真的要扮演另外一个人,那心里一定是完全两种状态的。

        “恩,在家呢?!?br />
        “上去看看!”

        “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泽哥?”小伙一边领着沈天泽往楼上走,一边笑着问道。

        “……呵呵,怎么的,小付?我现在干什么,还得给你做个报告呗?”沈天泽用左手啪啪的拍着小伙脖颈子,冷笑着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毙「读成钒椎幕亓艘痪?。

        沈天泽没再说话,而是低头点了根烟后,就迈步跟着小付来到了三层最里面的KTV包房。

        “吱嘎!”

        门被小付推开之后,沈天泽就叼着烟猛然抬头,张开手臂笑着喊了一句:“想我没?九哥!”

        话音落,屋内众人看向门口,坐在沙发最中间的一位光头中年,笑着冲沈天泽骂道:“小崽子,这么长时间,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

        “……警察一直在找我,我不怕给你添麻烦吗?”沈天泽咧嘴一笑,扭头扫了一眼屋内,突然发现气氛不太对,因为中年魏老九的正对面,此刻正跪着一个满脸是血的中年。

        “啥情况???”沈天泽又问了一句。

        魏老九翘着二郎腿,伸手拍了拍自己身左侧的位置:“先过来坐,让宣儿处理点事儿?!?br />
        “小泽,你先歇会!”

        这时,一位身材魁梧,上半身穿着白衬衫,并且挽起袖口的青年,满手是血的冲沈天泽打了声招呼。

        “呵呵,你忙你的?!鄙蛱煸蠛斫崛涠纳艘谎勰歉龉蛟诘厣系闹心?,随即强迫着自己镇定,又扭头看了一眼魁梧青年,认出此人正是魏老九手下的段子宣。

        “在外地呆的怎么样???”说话这人正是坐在魏老九身右侧的贺伟,他比关磊给的照片里的影像,看着要稍微胖一些,穿着一套西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瞧着很斯文。

        “没死就JB算万幸呗,呵呵!”沈天泽冷笑着回了一句,迈步就坐在了魏老九旁边。

        此刻,魏老九眯着眼睛,抱着肩膀,整个人坐在沙发上就宛若快睡着了一般,非常安静,似乎根本没有听见贺伟和沈天泽的对话。

        “话里有话??!”贺伟磕着瓜子,笑着低头回了一句。

        “嘭!”

        沈天泽启开一瓶啤酒,一边给九哥倒着,一边头也不抬的回应道:“先谈跪着的事儿,我这段时间活的怎么样,一会再说!”

        贺伟低头继续磕着瓜子,没有再回话。

        “怎么的,还不说???!点大老王的是不是你?”段子宣扭头吐了口痰,低头继续冲着跪在地上的中年问道。

        “九哥,真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都不知道大老王和小泽他们啥时候从公司走的……!”中年鼻涕眼泪横流的跪在地上解释道。

        九哥坐在沙发上,依旧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

        “不是你,是吗?!”段子宣低头薅住中年的头发,面无表情的弯腰问道:“大老王出事儿的前一天,你跟我说,你去找英子拿尾款去了。事后我问过英子,你压根没找她,对吗?!”

        中年闻声愣住。

        “你传呼我看了,有一个叫李哥的人,在大老王出事儿前后,给你打过六七个!事后我让人打了一下这个电话,但已经变成空号了,你怎么解释?”段子宣再次轻声问道。

        “好,我说,我服了……我全说!”中年表情挣扎的思考半晌后,就立即解释道:“我那天确实没去找英子,我是跟……跟……二监里认识的几个战友,一块出去办了个事儿……他们身上有案子,所以电话也换了!宣儿,九哥,我就是为了跟他们整点钱花,真没干别的!”

        “呵呵!”九哥一笑,指着跪在地上的中年,扭头冲着沈天泽调侃道:“你看他这个嘴多硬!”

        “要不,我来?”沈天泽愣了一下后,立即就硬着头皮接了一句。

        “哈哈!”九哥指着杯子说道:“喝酒,喝酒!”

        “哎,嘴硬的事儿交给宣处理,我都挺长时间没看见你了,真想你了……!”沈天泽立即笑着端起了酒杯。

        “都是老人了,我给你脸,你让我在九哥这儿下不来台是吗?”段子宣拍着中年的脸蛋子,瞪着眼珠子突然吼道:“艹你妈,你和大老王一块干项目的时候,是不是偷着往外面整钱了?”

        “没有,真没有,宣儿!”

        “没有?!帮你做账的那个小子我都抓住了,你怎么还说没有呢?”

        “……!”中年闻声当场愣住。

        “你怕大老王把你整钱的事儿给抖落出来,所以你点了他!”段子宣再次吼道:“是不是?!”

        “我真没有……!”

        二人快速对话之时,已经端起酒杯的沈天泽,实在忍不住的扭头看了一眼。

        “胖了!”九哥指着沈天泽随口说了一句。

        “那边的娘们养的好!”沈天泽回过神来,仰脖就把酒干了。

        “我问你是不是?!说话!”段子宣指着中年喊道。

        “宣儿,你听我说……!”

        “妈了个B的,你他妈真拿我当二五子呢?!”段子宣猛然回头抢过一把*,卯足了劲儿就抡了下去。

        中年本能一抬胳膊。

        “噗嗤!”

        刀锋闪电般略过,沈天泽紧跟着就听见嗖的一声。

        “啪嗒!”

        三根手指横飞,有一根非常巧的就落在了沈天泽刚放下的大酒杯内。鲜血流出的同时,手指竟然还在杯里来回蠕动了数下。

        沈天泽双眼盯着装手指的酒杯,和那在灯光下显得异常鲜艳的血液,大脑开始嗡嗡作响。

        “噗嗤,噗嗤……!”

        段子宣拿着刀,冲着中年猛剁了五六下后,大理石桌面上,已经迸溅出数块拳头大的血点子。

        沈天泽坐在沙发上,双腿不自觉的抖动了数下,额头也开始冒起细密的汗珠。因为以前他虽然也跟社会上的人有接触,但却从未踩的这么深过。

        “行了!”九哥皱眉摆了摆手,表情不变的冲着中年问道:“……这些年,我对你够意思不?”

        中年趴在地上,哀嚎着喊道:“九哥……你再救我一次!”

        “我对你够意思,你就别难为我。冲自己人开枪这事儿,怎么也说不过去?!本鸥绯烈靼肷?,一边拿过手包,一边低头说道:“安心走吧,你偷着给家里汇的钱,我不追了!”

        “九哥??!”中年嗷嗷喊着:“你原谅我一次,就一次……!”

        “给他弄走!”段子宣一边擦手,一边冲着旁边两个小兄弟招呼道。

        “九哥,九哥……我求求你,我家仨孩子……!”

        沈天泽坐在沙发上,根本不敢抬头看那个中年,满耳都是他求着饶和被人拖着拽出室内的声音。

        “妈的,猫狗尚且知道感恩,这人怎么就交不透呢?!”九哥坐在沙发上叹息一声,随即伸手拿出两袋K.粉,低头在桌面上倒了三道,每道都有一指多长。

        沈天泽依旧没有从刚才血点子乱飞的景象中完全回过神来,坐在沙发上目光有些呆愣。

        “这段时间在外面,你也没机会玩吧?!”九哥扭头看向沈天泽,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来,整吧!”

        沈天泽闻声当场愣住,因为关磊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大哥到底吸不吸毒,而且九哥给他的感觉深不见底,他也根本不知道,这三道K粉究竟是真给自己吸的,还是赤.裸.裸的试探??!

        “咣当!”

        就在沈天泽有些懵的时候,一个倩影推门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