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003 除他之外,我已再无至亲

    003 除他之外,我已再无至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深夜,行政看守所监室内。

        沈天泽缩卷在公共便器内,脑袋靠着墙壁,双眼直愣愣的盯着那棚顶吊灯,也不知是光亮太过刺眼,还是内心悲恸无比,总之眼泪木然的从脸颊两侧滑落。

        “恩赐是在沈Y读的警校,是我亲自挑的学生?!?br />
        “他从两年前开始从事卧底线人的工作,而这次……原本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发挥作用,他一直想回家照顾你……所以我答应了让他回市局特勤二中队工作,可是谁都没想到……他被犯罪团伙内部处决了……!”

        “一周前,我们就接到了他出事儿的消息,经过核实后,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他尸体,但已经可以判定他牺牲了?!?br />
        “……我们找到你,一是通知恩赐已经遇难的消息,二是想求你帮忙,出面继续完成恩赐的工作。我知道这个要求非常无理,你也没有义务去干一件这么危险的事儿。但沈恩赐确实是死在了一帮穷凶极恶的亡命徒手中,如果他们不落网,就可能还会有像恩赐一样的同事和他人遭到伤害。从警察的角度讲,我不应该找你,因为这不但违反规定,而且也完全不合理??赡阌刑焐挠攀?,你和恩赐是双胞胎兄弟,你们拥有着几乎一样的外表,你和他有过将近二十年的共同生活经历,你很熟悉他……只有你能替代他再回去!五个月,最多五个月,我们就能搜集到足够的线索和证据,把他们一网打??!”

        “十分抱歉,我们不该在你失去亲人的时候,跟你谈这样带有功利性的话题,但出于我肩上扛着的职责和对这个犯罪团伙的极度憎恨,我必须要跟你说这些话!在这案子上,我们已经牺牲了两个同事,我们无时无刻不希望把他们绳之以法,报仇雪恨!”

        “如果你能办这件事儿,我宁可冒着脱警服的危险,也愿意帮你把身份重新做一下,让你真正顶替你哥的警编,进入体制。因为他身份敏感,档案一直没有录入大系统,所以我能办到这件事儿……我知道你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些,但事情结束,你总得生活,而我愿意为了已经牺牲的恩赐,去违规给他弟弟一份保障!”

        “……!”

        坐在便器内,沈天泽脑中全是关磊在提审室内跟他说的话。他开始回想,回想着自己和大哥恩赐相依为命的日子,脑补着大哥被凶残至极的亡命徒开枪打死在街头的场景!

        噩耗来的太过突然,让他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他内心激荡,胸腔有一股难名的悲痛和怨愤之气,几乎欲撕裂身体,喷薄而出!

        “呼呼!”

        沈天泽剧烈喘息着站起,迈步走到水池旁边,拧开水龙头,任由冰凉刺骨的冷水冲着脑袋!

        铺面上,已经熟睡的犯人被泚呲的水声惊醒,回头就骂了一句:“你干嘛呢,大半夜的开水龙头?谁让你去那儿的!”

        沈天泽咬牙低吼一声后,猛然站直身体喊道:“报告政府,报告管教!”

        数秒之后。

        “怎么了?”值班管教走了过来。

        “我要见关磊!”沈天泽眼珠子通红的回了一句。

        ……

        一天后。

        沈天泽因“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但严格来说这个也是违规的,只不过时间紧迫,关磊也只能这样做。

        当晚。

        H市江北,某没有牌匾的纹身店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喝着原浆白酒,穿着白大褂问了一句:“你可想好了,纹上这玩应,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你这纹身的,怎么还劝顾客???”沈天泽*着上半身,骑着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抽着烟。

        “你他妈这点小岁数,干事儿全凭一时冲动。我有手艺,不差你这点银子花,但你纹了,就不能后悔了?!?br />
        “……纹吧,我想好了?!鄙蛱煸笠а阑赜Φ?。

        “纹什么?”中年没再多言,话语简洁的问道。

        “满背的战神赵子龙!”关磊站起身,拿出一张A4纸递给中年补充道:“照这个纹,要上色!”

        “行,放这儿吧!”

        “他多久能完全恢复?”

        “小孩,恢复的快。他要能忍住,我三天就给他纹完,一个星期上完色?!敝心攴畔铝司坪?。

        “你等等!”关磊拦了一下中年,低头冲着沈天泽问道:“……我希望你去,但也希望你能想好了?!?br />
        沈天泽狠狠的裹了一口烟头,眯着眼睛回应道:“纹吧!”

        “小毛,给他擦背!”中年摆手就喊了一声助手。

        几分钟后,钢针刺到了沈天泽的皮肤上,狭窄且灯光昏黄的屋内,响起了嗡嗡声。

        ……

        深夜。

        沈天泽依旧骑在凳子上,下巴顶在椅背边角,歪脖看着关磊问道:“我要是死了,你还能当警察吗?”

        “当不了,不仅会被撸了,还得被判刑?!惫乩诔宰呕ㄉ?,喝着啤酒,嗓音浑厚的回应道:“你不是警察,也不是线人,用你本身就是严重违规?!?br />
        “……那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案子不破,你最多原地踏步,可我要出事儿了,你前途就完了?!鄙蛱煸筇蜃鸥闪训淖齑轿实?。

        “咕咚咕咚!”

        关磊仰脖喝光罐内的啤酒,脸颊泛红的回应道:“我和你一样,我要报仇,替那些已经牺牲的人!只要我不死,就一定把他们抓全了,抓绝了!”

        沈天泽听到这话,眼圈通红的回了一句:“我大哥死,你有责任,很大的责任!”

        关磊听完瞬间呆愣。

        沈天泽沉默的抽着烟,声音沙哑的回应道:“你说吧,介绍情况吧?!?br />
        “呼!”

        关磊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随即从包里拿出资料,低声念了起来:“三鑫房地产开发公司,在H市和沈Y都有分公司,但总部却在浙江。目前以恩赐的身份,是接触不到浙江那边的,所以,你只需要记住H市这边的情况。负责H市分公司的人,叫魏裕光,外号九哥,在他下面有五个办脏事儿的兄弟,而恩赐就是其中一个。他在三鑫公司用的是你的名儿,因为他虽然没在警校毕业,但却是有正规警编档案的,所以当时我们怕他身份暴露,就让他起了个假名,重新做了个身份,而他选择的就是你的名儿。不过你要记住,他在三鑫公司内的年龄是25,比真实身份要大一些……!”

        沈天泽静静听着,没有吭声。

        “给魏裕光干脏活的五个兄弟,现在一个因为重伤害在监狱内,一个在浙江总部跑腿帮忙,所以这边除了恩赐之外,还有两个,一个叫贺伟,一个叫段子宣!这个段子宣和恩赐处的不错,关系还可以,但贺伟和恩赐一直有些矛盾。这次恩赐出事儿,我怀疑也是他指使大老王干的!他有可能并不知道恩赐就是警方的线人,所以除掉恩赐很可能是因为俩人不合,或许恩赐在某些事儿上挡了他的道儿?!惫乩诩绦樯艿?。

        “贺伟是吗?”沈天泽磨着牙,目光空洞的重复了一句。

        “小泽,我必须警告你!虽然贺伟有可能是直接造成你哥牺牲的人,但你面对他也要克制情绪,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暴露了身份?!惫乩诨坝锓浅Q纤嗟娜八档溃骸昂湍愀缫豢榘焓露拇罄贤?,是贺伟的表哥,他已经在拒捕的时候,被我们击毙了。而贺伟又是一个很狡猾的人,所以他很可能已经在这次警方抓捕的事儿上闻到了一些味儿,你如果办事儿太过激进,可能会引起他的怀疑!”

        “恩!”沈天泽话很少的回了一句,有意不让关磊瞧出他的心理活动。

        关磊抬头看了沈天泽一眼后,再次补充道:“你用脑袋记一下,我们给恩赐做的身份信息?!?br />
        “好”沈天泽点头。

        “你认识魏裕光是通过一个劳改犯介绍的,你之前是因为非法抢夺进的看守所,你家是黑龙江漠河的,家庭组成情况比较简单。父亲八年前去世,母亲三年前改嫁,并且不知去向,这些年你们没有任何联系……还有,恩赐虽然是魏裕光的直系马仔,但位置却是排在末尾,并没有贺伟,段子宣等四人跟着魏裕光的时间早,所以老魏对你的信任度有限,平时都是有脏事儿的时候,才会叫你去办,其它时间并没有给你安排具体工作,最多也就是给你甩点可以挣钱的小活。而这样一来,其实平时你和贺伟,还有段子宣等人接触的也不太深,因为他们都是在公司内担任职位的,没事儿的时候,你们也接触不上,所以只要你表现的不是太反常,那他们光从表面上,是不会怀疑你的身份的……而且这次你回去后,情况可能有所改变,因为你跟着大老王直接参与了枪杀案,并且又敢掉头回去,所以你会赢得老魏的信任,我估计啊,他快要用你了?;褂小惫乩诓煌5母蛱煸蠼樯茏乓恍┲匾畔?。

        “恩,我记住了?!鄙蛱煸筇耸阜种?,又消化了一小会后,才叼着烟点了点头。

        “好,你先慢慢捋一下,一次性跟你说完,你很难记清楚……你刚纹完身,需要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会尽量给你提供一些详细信息,让你更像沈恩赐。你要用脑袋全记住,因为它关键的时候,能救你命!”关磊再次嘱咐道。

        “我这么久没回去,魏裕光,贺伟他们不会怀疑吗?”沈天泽反问。

        “在魏裕光和贺伟那边的视角里,你已经被大老王干掉了,所以他们应该不知道你还活着?!惫乩诿嫖薇砬榈牟钩涞溃骸叭鲈潞?,你要突然返回三鑫公司,带着愤怒,带着责问,还要带着一点点后怕!但一定记住,不要过早的跟贺伟发生冲突,适可而止的埋怨,是最理想的,尺度你要把握好!“

        “这三个月,我去哪儿了?”沈天泽再次问道。

        “你在知道大老王被击毙,和同伙被抓住之后,就选择去大连的一个哥们家里躲事儿,这段时间内你一直住在那儿,而这个人,我会安排的?!惫乩诨坝锛蚪?。

        “恩!”沈天泽再次点头。

        “样貌像,只是皮毛!你哥这几年的经历有些复杂,所以在气质上可能和以前已经不太一样了,所以,你要做到少说话,多看,多观察!”

        “滋滋!”沈天泽裹着通红的烟头,咬牙喊了一句:“继续纹!给我胳膊上再加个花臂,纹判官魏征!”

        “你哥身上没有魏征??!”关磊顿时皱眉回了一句。

        “这是我三个月内现纹的!”沈天泽目露精光,咬牙的回应道:“这个判官,我送给贺伟,还有魏老九!”

        关磊闻声再次一愣,眯眼仔细观察着沈天泽,突然心里产生一种感觉—感觉这个弟弟沈天泽在未来……似乎要比哥哥恩赐……还要难以控制。

        ……

        三个月后。

        背扛战神子龙的沈天泽,乘坐线车返回了H市,准备晚上八点与魏老九见面,而坐在车上他,也在想着关磊最后的嘱托。

        “魏老九,这两年已经在警方这里上线了,并且在市里的老丈人也快退了,所以他早都有脱身的想法。而浙江总公司那边,有一个叫涂啸绅的三鑫元老之一,他跟魏老九不合,并且也很有可能接替魏老九的位置……你的目标,就是想办法接近他,并且赢取他的信任,因为我有非??煽康那楸?,他手里掌握了大量的魏老九黑料……你只要拿到这份东西,任务就结束了,我亲自给你运作手续,让你顶上你哥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