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序章 最后一条传呼

    序章 最后一条传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腊月寒冬,冷风呼啸。

        东北H市,南岗市场边上的公用电话厅内,一名穿着皮夹克,梳着贴头皮短发的青年,左手插进裤兜内把玩着仿*,右手拿着冰凉的铁壳电话,双眼不停向四周张望,静静听着电话内的忙音。

        “喂?”

        几秒钟过后,一个中年的声音在电话听筒内泛起。

        “是我?!鼻嗄晏降缁敖油?,双眼再次向四周扫了一圈后补充道:“今晚十点干活儿,我和大老王他们来的,一共七个人,五把枪?!?br />
        “按照老方法办,我们抓捕的时候,你带着两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往我这边跑,我开个道让你跑出去?!钡缁澳诘闹心?,略微沉吟半晌的吩咐道。

        “我这个活儿算是干不完了,是吗?”青年声音沙哑,目光有些反感的问道。

        “把大老王的老板办妥,我让你回来?!?br />
        “……知道了?!鼻嗄暌а阑亓艘痪?,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站在电话厅内,青年从裤兜里掏出三五香烟,双眼略显犹豫的看了几眼公用电话后,最终还是拿起听筒,在键盘上拨了126寻呼台。

        “您好,126寻呼台?!笨头芸旖油说缁?。

        “您好,帮我呼一下96686,留言,明晚到家,来火车站接我!”青年话语简洁。

        “留姓名吗?”

        “留,哥,沈恩赐?!?br />
        “好的,沈先生?!?br />
        “谢谢!”

        话音落,沈恩赐挂断电话,大步流星的就走出公共电话亭,消失在了寒风似刀的黑夜中。

        ……

        半小时后,沈恩赐返回南岗市场旁边的旅馆包房内,看见有六个男子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大老王,这是干啥???”沈恩赐愣了一下后问道。

        “能干啥?干活呗!”大老王穿上皮夹克回了一句。

        “不是十点吗?”

        “大哥让提前了?!贝罄贤跛鄱⒆派蚨鞔?,脸上泛着笑意问道:“你干啥去了?”

        “我不跟你说了吗?明天完事儿,我得回家一趟?!鄙蚨鞔捅砬椴槐涞拇佣道锾统鲆桓鲂欧?,冲大老王比划了一下说道:“链子卖了,换点现金?!?br />
        “……艹,你缺钱跟我说???我给你拿就完了呗?!贝罄贤跖淖派蚨鞔偷募绨?,歪脖问道:“怎么的,小泽,跟我还不好意思张嘴???”

        “没有,养家的钱,不用你们帮我,呵呵!”沈恩赐咧嘴一笑。

        “行,那收拾收拾,咱走了?!贝罄贤醮叽倭艘痪?。

        话音落,沈恩赐内心打鼓,因为他不知道计划提前了,但此刻明显已经丧失了再次单独行动的机会。

        “快点,收拾完就走了!”大老王站在屋内催促了一声。

        “不抽签了吗?”沈恩赐皱眉问道。

        “不用了,我们已经抽完了,小李开枪,你在外面望风?!贝罄贤跹杂锼嬉獾幕赜Φ?。

        沈恩赐愣了一下后,只轻点了点头,也就没再说什么。

        ……

        江北,喜力建材中心大院外侧,沈恩赐戴着口罩,右手插兜紧握着仿*,双眼瞟向五十米开外的胡同,只见自己的同伙站在一辆破旧的桑塔纳2000旁边正冲自己这边看着。

        沈恩赐皱了皱眉,目光变得焦躁了起来。

        “亢亢亢亢!”

        突兀间,一阵枪响从大院内传来,沈恩赐打了个激灵。

        再过二十秒,大老王等人戴着口罩就从围墙翻了出来,并且冲沈恩赐问道:“小泽,看见门口有人出来吗?”

        “没有??!”沈恩赐回过神后,摇了摇头。

        “艹他妈的,小的跑了?!贝罄贤趼盍艘痪?。

        “东西拿到了吗?”沈恩赐扶了下大老王后问道。

        “拿到了!”

        “人呢!”沈恩赐又问。

        “干死了!”大老王吐了口痰,话语无比轻松的回了一句。

        “干死了??怎么给干死了,大哥不是只让拿东西吗?”沈恩赐满眼惊愕。

        “……妈了个B的,他还手,我一急眼就给整死了?!贝罄贤跻谰擅娌桓纳幕亓艘簧?,

        沈恩赐听到这话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但还是强迫自己镇定,迈步就与大老王等人向桑塔纳2000方向跑去。

        狂奔五十米后,众人来到汽车旁边,随即大老王将身上的帆布包扔进后备箱,摆手招呼道:“快走!”

        沈恩赐扫了一眼众人,本能的就要上后面的面包车。

        “来,小泽,你上我这台车!”大老王喊了一声。

        “???好!”沈恩赐一愣后,迈步就走到桑塔纳2000的后座位置,张嘴冲大老王说道:“你往里面坐坐!”

        “如果十点干活,你说,这警察会不会来?”大老王坐在车内,嘴角泛着邪魅的笑意突然问道。

        “……!”沈恩赐一愣。

        “啪!”

        紧跟着,大老王拿起仿*就顶在了沈恩赐的脑门。

        “……!”沈恩赐霎时间呆愣在了原地。

        “是不是你,都他妈是你了?!?br />
        “老王!”沈恩赐大吼,后退一步,伸手就抓向额头前方的枪口。

        “亢亢亢……”

        一阵枪响,泛起在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