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仙墓 > 第014章 炉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死了,葛承仙被杀死了!”

        许多修仙者哆哆嗦嗦,满脸不可思议。

        竟然有人敢杀葛承仙!

        葛家乃是玄州第二大修仙家族。

        现在陆家衰败,即将让出玄州,葛家则顺理成章的成为玄州第一家族,最有希望接管玄州。

        现在琅邪天各大势力都开始不遗余力的扶植葛家,试图将自己的力量安插在玄州。

        此番葛承仙回归,也是这个原因。

        却没想到,葛承仙刚刚回到玄州,便被人斩杀。

        “陆云,你敢杀六公子,死定了,你死定了!”

        葛家的人状若疯狂,但因为尹玄天这尊神境强者的存在,他们也只敢嚷嚷,不敢上前。

        “哈,哈哈哈……现在认出我了?葛家大逆不道,在玄州城内刺杀玄州牧,攻击玄武天兵,这分明是要造反!来人,将这些无法无天的逆贼统统拿下!”

        陆云大喝。

        听到陆云的话,在场修仙者的心头一片冰凉,葛家修仙者更是面若死灰。

        玄武天兵!

        陆云竟然将驻扎在玄州北疆的玄武军调集过来!

        原本他们以为这些黑甲军士不过是陆家遗留下来的私兵。玄州在琅邪天北方,以黑为尊,州牧府的私兵也都是身穿黑色甲胄。

        谁会将这些人与玄武天兵联系到一起去。

        陆云‘昏迷’的这段时间,玄州各大势力雷厉风行,将原本效忠陆家的一应修仙者打散分解,调离到其他地方去,或者干脆找个借口直接处死。

        哪怕是到了今日,这些行动依旧还在持续。

        但陆家毕竟是曾经玄州第一家族,纵使濒临崩溃,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总会有一些遗留下来的力量。

        ……

        “陆云,你好大的胆子!”

        当场便有修仙者大叫起来,“玄武天兵镇守北疆,抵挡北海妖族,今日你将玄武天兵调集过来,一旦妖族攻下北疆,入侵仙界,你将是整个仙界的罪人??!”

        “百万玄武军只来一万,若是九十九万玄武军挡不住妖族,那么我玄武军可以集体自爆了?!?br />
        尹玄天的长枪还在滴血,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嘲弄。

        “杀!”

        尹玄天大喝。

        “等等!”

        就在这时,一个衣衫不整,脸颊上还印着几个红唇印的青年,分开人群狼狈的跑了过来。

        “都住手,统统住手!”

        这个青年一抬手,一块明晃晃的令牌出现在他的手中,“吾乃天帝特使,以天帝之令令尔等住手!你,你要干什么,你为什么向前走一步?退下,统统退下!”

        “这里的事情都是误会!州牧大人,还请见谅?!?br />
        “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回去!”

        虽然这人自称天帝特使,但是他的身上却是没有半点特使的派头,看上去就如同一个浪?;ù缘睦说垂痈缍话?。

        他的话也没有任何威慑力。

        尹玄天见到那青年手中的令牌,脸色一变,但是他手中的长枪却依旧没有收起。

        玄武军虽然是琅邪天的天兵,但却受到玄州牧所辖,陆云不说收手,他是不会收手的。

        一个天帝特使,还压不住玄武军,除非天地亲临。

        “见过特使大人!”

        见到天地特使到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原本那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稍稍缓解

        “既然天帝特使驾到,那应该是一个误会了,天帝特使总不会造天帝的反吧?!?br />
        陆云打了一个哈哈,笑嘻嘻的说道。

        天地特使猛地打了一个冷颤,心道这位玄州牧果然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儿,若是现在他敢稍稍偏袒葛家等人,怕是这位玄州牧就敢下令将他格杀。

        “这一次有劳尹将军了?!?br />
        陆云对尹玄天拱了拱手,“尹将军回去之后,还请调几个可靠的人手过来接管玄州城的守备,维护主城治安?!?br />
        “陆某这个州牧虽然只有半年之期,但剩下的半年,也希望这个玄州能平平安安。若是再有人出来造反,倒是显得我这个玄州牧无能了?!?br />
        “诺!”

        尹玄天对陆云躬身。

        “影?!?br />
        陆云看了一眼煜影。

        煜影没有说话,她手中的调兵令牌之上金光闪烁。

        那巨大的门户再度出现。

        “撤军!”

        玄武军的军士有条不紊的澈入门户当中,消失不见。

        “走吧?!?br />
        陆云扫了一眼在场的修仙者,他们的神色各异,不少人虽然极力掩饰,但陆云依旧能看到他们眼中的杀意。

        陆云冷笑,将这些面孔一一记下。

        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总比在暗中被人抽冷子一刀捅死要好。

        ……

        “这位仙子留步,在下风离,敢问仙子芳名!”

        那仙帝特使见到陆云等人离去,急忙追上,来到煜影身边,开口笑道。

        说话间,他还不忘将自己脸上的唇印擦去。

        煜影冷若冰霜,跟在陆云身后,根本就懒得理会他。

        “风离?”

        陆云停住脚步,“风家的人,竟然成为了天帝特使?”

        陆云记得,玄州城里也有一个风家,风家的大管家风连城还住在州牧府呢。

        “州牧大人说笑了,我所在的风家,并非是这玄州风家,而是琅邪天都的风家,与这里的风家可不是一回事?!?br />
        风离见到煜影不搭理他,转而和陆云套近乎。

        “是不是一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甭皆凄托?,“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给风家当靠山,帮助玄州风家夺取州牧之位?”

        风离一呆,他没想到陆云竟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来意。

        “这小子和传闻中那个只知道胡作非为的玄州牧好像有点不大一样?!?br />
        风离犯嘀咕。

        “刚刚那个葛家六公子也不认识我,估计也是被那琅邪天都某一家分派回玄州,争夺玄州牧的吧……啧啧啧,不过我倒是佩服那位葛家家主,自己的儿子被人宰了,不但没有出面,连尸体都不收一下,估计不是亲生的?!?br />
        陆云大笑。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周围的人却都听的清清楚楚。

        葛家的人醒悟过来,急忙将那位六公子的尸体收起。

        “陆云,你猖狂不了多久,半年之后,就是你的死期!”

        葛家的修仙者咬牙切齿。

        “陆家遗留的势力竟然还没有被肃清,陆云身边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竟然还敢跟在陆云身边,找个机会,也将她弄死!”

        除了葛家之外,风家,公孙家的人看向煜影的眼神中,也都带着浓浓的杀机。

        陆家虽然不堪,虽然已经濒临崩溃,但依旧有许多死忠……但是这几天来,陆家的那些死忠几乎都被玄州各大势力铲除殆尽。

        ……

        “嘿嘿嘿……这都被州牧大人猜中了?!?br />
        风离死皮赖脸的跟在陆云身边,他的眼睛时不时的扫向煜影。

        “不过州牧大人,我这次来除了帮风家夺取州牧之位外,还有一件事情要通知你?!?br />
        突然间,风离的神色变得正经起来。

        “什么事?莫非琅邪天帝现在就要剥夺我州牧之位?”

        陆云诧异的问道。

        “不?!?br />
        风离一本正经的说道,“是改了旨意……半年之后,玄州城设擂,州牧大人您为擂主。若是您挡得住百位挑战者的挑战,那么您继续当玄州牧!”

        “同样,谁能在擂台之上连胜百轮,便可为玄州之主!”

        “挡住百位挑战者挑战???”

        陆云脸色大变,“琅邪天帝要杀我?不对,若是天帝要杀我,一道旨意下来就行,用得着这么麻烦?”

        陆云的脸色阴晴不定。

        “是有人为我求来九窍金丹了吧?”

        陆云立刻反应过来。

        “州牧大人果然聪慧?!?br />
        风离朝陆云竖起拇指,“不过下达这道旨意的却并非是天帝大人,而是当今太子……近日天帝大人闭关,天庭中的大事都由太子殿下统摄?!?br />
        陆云沉默。

        他现在虽然开始修仙,但不过是练气之期。

        半年之后他又会强到哪里去?

        “不过你还是有一线生机的。若是这半年间,大人能够凝结金丹,进入丹境,在擂台上活下来的几率也便大了几分?!?br />
        风离似笑非笑的说道。

        “进入丹境,活下来的几率就大了几分?莫非是只有丹境修仙者才能来争夺这州牧之位?”

        陆云心中一动。

        “不?!?br />
        风离摇头,“天庭中至宝无数,总有一些宝贝是可以限制修仙者的修为,而这一次所限制的修为,便是丹境?!?br />
        陆云没有说话。

        “我现在可以交出玄州牧的印信以及调兵令牌,放弃州牧之位吗?”

        沉默良久,陆云叹了一口气。

        必死之局。

        就算是半年后,陆云可以进入丹境……但他也只修炼半年,如何是那些修炼几百年的老怪物们的对手。

        古仙墓中,煜影的实力不过相当于元丹境,但是她却可以将八大神境修士打的魂飞魄散,只有一人逃脱了一丝魂魄。

        就算是修为被限制,强者也依旧是强者,足以横扫同级。

        这点道理,陆云还是懂的。

        风离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我劝你还是不要有这个念头为好……虽然大多数人都希望你立刻放弃玄州牧之位,但是给你送来九窍金丹的人,可不这么想,你敢放弃,他们就敢派人夺舍你,取回玄州牧之位?!?br />
        “我明白了?!?br />
        陆云叹了一口气。

        玄州虽然贫瘠,但是玄州牧的权势却是太大,现在陆云坐在这个位子上,就如同一个孩童抱着一座金山一样。

        “多谢特使大人为我解惑。我在府上摆下一桌酒宴,就当答谢特使大人了?!?br />
        陆云满脸期冀的说道。

        风离的眼睛一亮,他偷偷看了一眼煜影。但是下一刻,他猛地打了一个冷颤,身上冷汗涔涔。

        “这小子忒阴险!若是我敢在他府上饮宴,明天就会传出我与他结盟的消息!”

        风离一路跟来与陆云说这么多,完全是为了陆云身边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若只有陆云自己,风离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但为一个女人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搭进去,就有些不值了。

        “不了不了,刚刚吃过。州牧大人劳顿一天,也该早些休息,就此告辞!”

        风离又偷看了一眼煜影,然后非也似的逃走了。

        “跑的倒是挺快的……可惜这小子看似不堪,他太过圆滑?!?br />
        陆云有些失望。

        “大人,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躲一躲?”

        葛龙跟在陆云身边,他听到风离所说的话,一阵毛骨悚然,这样的情况对陆云而言,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为什么要躲?”

        先前陆云脸上那犹豫,迟疑,又带着些许惊恐的神色统统消失不见,他冷笑着说道:“至少这半年间,我才是玄州牧,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br />
        葛龙吞了一口口水,没敢接话。

        挽风在一边狠狠的点着小脑袋,“对的,公子才是玄州牧,为什么要怕他们!”

        “不过用打擂台的方式来选取州牧……这倒是有些儿戏了?!?br />
        陆云的眉头微微的皱起。

        “主人,这并不是儿戏?!?br />
        这时,煜影开口解释道,“琅邪天有七十二州,东西南北四大州最为特殊。东方青州,南方赤州,西方金州,以及北方玄州,这四州州牧必须由四州的最强者,或者有成为最强者潜力的本州之人来担任?!?br />
        陆云的脸上流露出一抹不解。

        “因为这四州中……各有一座超越帝级的古仙墓!唯有本州最强者,才能镇压本州的古仙墓?!?br />
        煜影缓缓说道,“这四州古仙墓与其他仙墓不同,其中似乎诞生了某种魔王?!?br />
        “每隔一段时间,四座便会发生一次动乱,大量阴灵从古墓中冲出,为祸一方。四州州牧手持州牧大印,调动一州之力,方可镇压古仙墓的动乱。而大人手中的调兵令牌,也唯有东西南北四州州牧才有?!?br />
        煜影再忍时候,便镇压三次古仙墓动乱。

        “古仙墓?!”

        陆云的眼睛一亮。

        “主人,您现在的修为,还破不开这四座仙墓中的禁制,至少要等到成仙之后才可以?!?br />
        煜影苦笑。

        她已经发现,她的这位主人对盗墓有着特殊的狂热。她自己便是这位主人从古墓里挖出来的。

        “好吧?!?br />
        陆云点了点头,“迟早要进玄州的那座超越帝级的古仙墓,至于古墓中的动乱……?!?br />
        若是活人暴乱,还能让陆云头疼一阵子。陆云这位行走在仙界的活阎王,还会怕古墓中的死人暴乱?

        葛龙嘿嘿的笑道,“其实以您的身份,别说是做一个小小的州牧,就算是当那统治仙界的远古仙帝……”

        “不说这个了?!?br />
        陆云将葛龙打断,对他说道:“你先找个借口回到葛家,一旦葛家有什么动静,立刻通知我……那葛家六公子死了,葛家家主却没有露面,定然发生了什么事情?!?br />
        “是!”

        葛龙立刻说道:“老奴告退!”

        ……

        陆云带着挽风和煜影回到州牧府的时候,州牧府上下灯火通明,一个一身管家服饰,身材胖胖的小老头迎了出来。

        “哎呀呀,挽风你可算是回来了,我还以为陆云那小子把你拐跑了,可把我急坏了?!?br />
        这个小老头一步上前,就要去拉挽风的手,却被陆云挡下。

        “薛朗,你要干什么?”

        挽风有些不知所措。陆云眉头一皱,冷声喝道。

        “哦,老奴见过州牧大人!”

        薛朗见到陆云将他挡住,先是一怔,继而笑嘻嘻的拱手。

        “来来来,柳老您看,就是这丫头,天品灵根,不满十六岁便结成金丹。卖给您十万上品灵石,您不亏吧?!?br />
        薛大管家的身体一让,一个身材瘦长,身穿青衣的老者从门里走出来,他的眼睛上上下下的审视着挽风,蓦然间,他注意到陆云身边的煜影。

        “果然天品灵根,绝佳的炉鼎?!?br />
        柳老微微的点头,然后说道,“再加五万上品灵石,那个女子我也要了?!?br />
        薛大管家的眼睛一亮,“好嘞!两个女人,一共十五万上品灵石!哎?州牧大人,麻烦您让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