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仙墓 > 第254章 我的塔,你们也敢用?

    第254章 我的塔,你们也敢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地狱当中,那回生之局所化作的浮岛,瞬间释放出浓郁的生机,将那方圆五千里之地笼罩。

        这方圆五千里之地上,还存在着一些生灵。

        血海诞生之后,靠近血海中的凡人城镇早已撤离,就算是附近的仙道宗门也不敢停留,统统退到万里之外。

        这里有的也只是一些普通的鸟兽虫蚁罢了。

        但是这些鸟兽虫蚁,与花草树木都是地脉所演化出的体系,陆云可不希望将这个体系破坏了。

        而地狱根本就不是生灵所能生存的地方,除了陆云与轮回使者之外,任何生灵踏足现阶段的地狱,都将化作鬼物。

        那舞神如意天虽然夺舍窥天镜,但她的本体依旧是神祇念,并未成为生灵。

        而回生之局则是地狱中唯一拥有生机的地方,死极而生,足以镇守这方圆五千里的地方。

        ……

        巨大的船队横空,朝着命州传送阵而去。

        沿路之上,也有不少仙人见到这支船队,同样也认出了为首的那艘嚣张的楼船。

        “陆云竟然回来了!”

        “一年多前,陆云没有参加天帝大人的登基大典,重新受到册封,已经被罢黜玄州牧之位,他竟然又出现了?”

        “他的这支船队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看着怎么这么眼熟……”

        “好像是几天之前,陈族与陆族驶向血海的那支船队?!?br />
        “对,就是那支船队,本来浩浩荡荡,三十余艘楼船,没想到只剩下十一艘了……”

        “血海果然可怕,不是生灵能踏足的地方?!?br />
        ……

        一路之上,陆云并没有遭遇到什么阻拦。

        金史空等人早已逃走,这个时候应该将消息传回去,但是这一路上,依旧没有人前来拦截。

        到了此刻,任何对陆云有敌意的果位仙人,都可以明目张胆的出手了。

        甚至陆云也做好准备,随时要动用尸傀最后一道封印。

        但是一路上,却是太平静了,平静的让陆云感到不安。

        陆清霜等人,也在诉说着陆族和陈族的遭遇。

        “陆族的紫玉清平洞天,已经到了金族的手中?”

        陆云的眉头微皱。

        “对,师兄你留下的那座传承宝塔,也被金族占据?!?br />
        陆清霜很委屈的说道,“当时,族中还有许多修仙者和仙人在其中修炼,都被金族之人赶了出来,不少天赋极高的族人被他们直接格杀在塔中,却对外宣称是他们被传承宝塔反噬而死?!?br />
        紫玉清平洞天被金族占据,那传承宝塔自然也成为金族的囊中之物。

        传承宝塔的存在根本就瞒不住,不过金族却是宣称,百年之后,洞天中的传承宝塔将对外开放,这才将事情平息下来。

        百年,对于仙人而言,不过弹指一瞬。

        “我的塔,他们也敢用?”

        陆云的嘴角闪过一抹冷笑。

        此刻,他通过剑浮屠已经感应到传承宝塔,其中正有两万余金族修仙者和仙人在其中修炼。

        而传承宝塔的塔顶,则是一尊强大的果位仙人,他身上的气息浩瀚如海,与陆云见过的轻如烟一般无二。

        显然,这是金族的老祖宗,一尊摘取了一颗玄天道果的果位仙人。

        “那金族的老祖宗更是不要脸,以大欺小,将族长打成重伤……”

        陆清霜的声音更是低落:“图山阁如烟仙子出手,才保住族长的性命,但是族长的元神破碎,已经变成普通人?!?br />
        若非是轻如烟赶到出手,恐怕陆清霜等陆族天才,将会被金族斩尽杀绝。

        陆云没有说话。

        陆清霜并没有提起陆族的老祖宗,显然他已经被同级的人物缠上,根本就无法出手。

        百年之前,陆族遭逢大难,老祖宗现身主持大局,这并不是陆族真正的复兴。老祖宗,谁家都有,一旦发生族群间的战争,那么这个级数的人,立刻就会被同级的人缠住,无法出手。

        唯有一个族群整体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神侯哥哥呢,为何不见神侯哥哥?”

        突然间,陆清霜似乎发现了什么,她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陆云沉默了良久。

        “神侯……他殉道了?!?br />
        提到陆神侯,陆云的心情低落下来,然后他将陆神侯留下的法宝,和那三道玄天果位之力,交给陆清霜。

        陆清霜的脸色惨白。

        陆神侯才是陆族复兴的希望,一旦陆神侯成长起来,那么必将带领陆族重新走向巅峰。

        但是现在,陆神侯也陨落了。

        陆清霜的眼睛都变成了灰白色,她已经彻底看不到希望了。

        “放心,陆族……还有我?!?br />
        这一刻,陆云真正的认可了自己的身份。

        不是因为陆族即将覆灭,也不是因为陆族老祖宗曾出手将他救下,并且亲自为他护法……

        而是因为……陆神侯。

        这个已经死去,却依旧咬着牙不死,凭借着执念与信念活着,将修仙之路从尘封的古墓中带出来的人。

        不负陆神侯的执念。

        振兴陆族,让陆族重新屹立在巅峰,同样是他的执念。

        这一刻,所有人都呆住了。

        包括卿寒,包括武屠龙,紫宸,莫欺天,他们没想到,在这一刻,陆云竟然承认了自己陆族人的身份。

        要知道……现在的陆族,已经被琅邪天抛弃,正在被各大族群清缴,凡是和陆族有关的人,都将受到牵连。

        这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屹立在仙界巅峰的族群,而是一个烂摊子与泥潭。

        要不了多久,陆族就会毁灭,甚至陆族的老祖宗也会被人围杀。

        但陆云,却在这个时候承认了自己陆族的身份。

        “陆神侯是仙界的英雄,更是整个大千世界的英雄,陆族不应该遭受到这样的劫难!”

        陆云的语气斩钉截铁。

        虽然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十几艘楼船上出来的愿力,但他却完全不在意这些愿力,他说的这些也并不是为了愿力。

        方才在解救这些人的时候,陆云便已经被愿力贯体。

        但是陆云的所作所为,率性而为,心之所向,行之所为,他从来都没有被愿力左右。

        解救这些人,本就不是为了愿力。

        “陆神侯这个名字,将被仙界,将被整个大千世界所有的修士铭记,万古流芳!”

        陆云喃喃的说道。

        卿寒等人也重重的点头。

        “不过现在,是该收一些利息了?!?br />
        陆云喃喃的说道。

        ……

        紫玉清平洞天,族会之地前。

        宝光熠熠的传承宝塔高耸入云,无数金族弟子都期冀的看着这座宝塔。

        传承宝塔!

        谁都没想到,这紫玉清平洞天中,竟然也有一座传承宝塔,与玄州城外的那座宝塔一般无二!

        金族之人似乎已经看到了金族崛起之日。

        此刻,金族的老祖宗,以及金族诸多天才仙人以及修仙者,都进入这座宝塔之中。

        他们亲自动手,屠杀了陆族的顶尖天才,更是重创陆族的族长,才将这座宝塔完全占据。

        “不愧为超越果位的远古天王的仙道体悟……百年之后,我将摘取第二枚玄天道果!”

        此刻金族老祖宗盘坐在宝塔顶端,细细的体悟着这里的天地大道。

        宝塔的顶端并没有浮屠天王的传承,所以金族的老祖宗才能轻易的登上这里,体悟浮屠天王的仙道。

        金族老祖宗的心情激荡,似乎已经看到自己摘取第二道玄天道果的情景。

        甚至,他也看到了金族天才纷纷突破,整个金族实力暴涨,金族真正成为的巅峰族群的那一刻。

        但是突然间,金族老祖宗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惶恐。

        一个淡淡的嘲弄声,传入他的耳中。

        不仅仅是金族老祖宗,连同塔内两万金族修士,统统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我的塔,你们也敢用?”

        轰——

        然后,这座传承宝塔,爆了。

        “不——”

        金族老祖宗那惊恐的惨叫声回荡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