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仙墓 > 第157章 欺人太甚

    第157章 欺人太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陆云的身形,化作了一道残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下一个瞬间,他来到了卿寒的面前,在卿寒那呆滞的目光中,一把将其抗了起来,消失在原地。

        ……

        “他……他真的不知道小语是女儿身吗?”

        陈霄呆呆的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

        “我看他是故意装作不知道,趁机占我妹子的便宜!”

        卿不疑故作恼火的说道。

        “切,小语愿意,占点便宜算啥?!?br />
        陈霄笑眯眯的说道。

        卿不疑的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那是我亲妹!”

        “陈霄,卿不疑,你们两人随我来?!?br />
        就在这个时候,赵长空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

        州牧府的内院的一间厢房里。

        陆云一挥手,接连布下十八座阵法,又将州牧府之外的守护大阵引动。

        “斐惗,煜影,玄淅,敖雪,将整个城主府护住,谁敢硬闯,格杀勿论!”

        陆云的声音传开。

        “是!”

        此刻,陆运的四大轮回使者全部到齐,就连乐神那小丫头,都被陆云从地狱里放了出来,隐藏一个陆云专门为她布置的格局中守护着。

        做完这一切之后,陆云将卿寒放到了床上。

        随后,他又收起了神通阴阳两界,将鬼门关与地狱的关系切断。

        “把你那牧仙图与外界的联系也切断!”

        陆云开口说道,“哎?我为啥要这样做?”

        蓦然间,陆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的思维意识里,并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的身体却是本能的做出这样的反应。

        “不管那么多了,将牧仙图与外界的关系切断!”

        陆云再度说道。

        卿寒不明白陆云要做什么,但他还是照做。

        “把衣服脱了?!?br />
        陆云的神色严肃起来。

        “???你要干什么???”

        卿寒下意识的捂住胸口,一脸惶恐的看着陆云。

        “难道他知道了我的身份?是大哥告诉他的,还是表哥和他说的?”

        卿寒还以为他的身份暴露了,陆云要和他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去卿族提亲。

        “呃……你别误会!”

        陆云看到卿寒的表现,脸上也有些尴尬,“我找到了化解你身上剧毒的方法!”

        然后陆云无比兴奋的说道。

        听到陆云这样说,卿寒才松了一口气。

        “一定要脱衣服吗?”

        卿寒可怜兮兮的看着陆云。

        “脱!”

        陆云的表情严肃起来。

        “裤子呢?”

        卿寒要哭了。

        “也脱!”

        卿寒咬着牙,眼睛死死的盯着陆云。

        上半身还好说,他可以用紫薇帝星改变肉身,将女孩儿的特征掩去……但是下半身,她又没见过男人那玩意,也不知道该改成什么样子。

        所以卿寒的下半身,依旧还是女儿身,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要是裤子一脱,什么都暴露了。

        卿寒几次想要和陆云表明身份,但是却害怕陆云怪自己欺骗了他,所以就一直这样拖着。

        而到了现在,以这种方式暴露身份……更不是他所愿意的。

        卿语终究是一个少女,有着少女的矜持与羞涩,同样也有着她天真的幻想,渴盼着在一个浪漫唯美的时刻向陆云表露身份。

        而不是以这种无比丢人的方式被动的暴露。

        “其实也不用?!?br />
        陆云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你把上衣脱了就行?!?br />
        陆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悻悻的说道。

        卿寒默默的点头。

        他的脸色红的发烫,轻轻的解去身上的衣物。

        不知道为什么,陆云也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卿寒,仔细的看着他手上的每一个动作。

        过了大约三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卿寒将他上半身的衣物完全褪去。

        纤瘦,白皙的身躯,不加掩饰的呈现在陆云的面前。

        卿寒的脸色已经红的好似一个苹果一样,他低下头,不敢看陆云。

        “我明明送给你很多先天五行元力,为啥你的身体还嫩的和女人一样……”

        陆云看着卿寒那赤.裸的上半身,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

        除了胸是平之外,卿寒的身躯和女子的身躯没有任何两样,不,甚至比绝大多数少女的身躯要好看太多。

        薄薄的双肩,平滑的小腹,盈盈一握的腰肢,以及那白皙细嫩的皮肤,如同粉雕玉琢一般。

        “我为啥要用盈盈一握来形容他的腰呢……唔?!?br />
        陆云仔细的看了一眼卿寒的咽喉,“有喉结,确实是男的……”

        “你到底还治不治了?!?br />
        卿寒的声音里,几乎带上了一丝哭腔。

        “唔,他的声音也是男人的声音?!?br />
        陆云苦笑,强行压下心头的那丝莫名其妙出现的旖旎。

        生死天书知道卿寒是女人,受到生死天书的影响,陆云的本能行为也将卿寒当成女人一般对待。

        可偏偏,陆云的修为太弱,他的思维意识,却没有这个觉悟。

        “开始吧!”

        陆云深吸一口气,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光轮。

        剧毒宝轮。

        陆云身上的法力一动,剧毒魔王从剧毒宝轮中爬了出来。

        剧毒魔王是一种特殊的灵体,近乎于生灵,却并不是生灵,本身没有任何思维意识,受到剧毒宝轮的控制。

        “这是……剧毒魔王?”

        卿寒的眼睛瞪大了。

        “对,那绿孤鸿的底牌,就是剧毒魔王,现在绿孤鸿被我宰了,他的剧毒魔王就是我的了!”

        陆云灿烂一笑。

        卿寒总算明白过来,为何陆云会对绿孤鸿产生必杀的信念,完全是为了自己。

        “我……”

        卿寒低下头,他觉得自己这样欺骗陆云,有些不好。

        再一次的,卿寒渴望将真相告诉陆云……可是偏偏他现在这样的状态……

        “你闭上眼睛,不要动,也不要产生任何抵抗的情绪?!?br />
        陆云开口嘱托道,“我要开始了?!?br />
        “嗯?!?br />
        卿寒轻轻的点了点头,乖巧的闭上眼睛。

        剧毒魔王身体是一道绿色的影子,混混沌沌的一团人形,那颗头颅之上,没有其他五官,只长着一张大嘴。

        陆云手持剧毒宝轮,将自己的法力灌入其中。

        下一刻,剧毒魔王张开大嘴,一股庞大的吞噬之力,将卿寒笼罩。

        黑色雾气,从卿寒上半身的毛孔中钻了出来,化作一股股气流,源源不断的被剧毒魔王吞噬。

        卿寒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痛苦。

        但是随着剧毒魔王的吞噬,卿寒身上的黑色雾气,也越来越稀薄。

        咚——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大的钟鸣,猛然间在天地之间回荡。

        那恐怖的音波似乎穿透了一切,将这整个城主府都笼罩起来。

        “哇!”

        剧毒魔王的口中,发出一声惨叫,这钟鸣声带来的恐怖音波,似乎是它天然的克星一般。剧毒魔王的身体瞬间溃散,化作一道绿影,逃回到剧毒宝轮中。

        刚刚被剧毒魔王吞噬的剧毒雾气,转身之间,便回到了卿寒是身体……并且,这些剧毒在融合了剧毒魔王身上的那恐怖的毒素之后,变得更加恐怖。

        噗!

        卿寒一张口,一口黑色的逆血喷了出来。

        他整个人都萎靡下来。

        恐怖的剧毒,瞬间传遍卿寒的全身,他的身体都变成了黑色。

        “怎么回事?。?!”

        陆云的眼睛瞬间瞪圆了,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煜影,斐惗,玄淅,敖雪,再加上仙鬼乐神这五人联手,在这玄州之内,绝对是无敌的。

        “四个贱婢,一个野鬼,也敢拦本座的路,简直不知死活!”

        “陆云,给我滚出来!拿了我卿族的资源,取了我卿族的仙器,竟然敢将到手的天王传承让给他人,简直罪该万死?!?br />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陆云只是默默的看着卿寒。

        “他身上的剧毒再次变异了,剧毒魔王也无法吃掉现在的毒?!焙鋈患?,一个柔和的叹息声响起,“这里交给我吧,我可以暂时保住他的性命?!?br />
        “你去应付外面的事情?!?br />
        紫薇帝君的身影,从牧仙图中钻了出来。

        虽然卿寒切断了牧仙图与外界的联系,但是却困不住紫薇帝君。

        “我该如何救他?!?br />
        陆云的神色恢复了平静。

        “滚出来?。?!”

        那个苍老的声音再度炸响。

        轰?。。?!

        整个州牧府都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

        “用你最初的想法,以我那绝墓里的扶桑神树为主药,可以救他?!?br />
        紫薇帝君轻轻的说道,“不过绝墓中,我的尸身已经变成绝尸,也就是现在所谓天帝的境界?!?br />
        “放心吧,有我的紫薇帝星在,他不会死的?!?br />
        “我知道了?!?br />
        陆云点了点头。

        “也许,有人认为我好欺负,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玄州牧,蝼蚁一样的修仙者,就可以任意捏拿?!?br />
        陆云将房门打开,慢慢的走了出去。

        城主府之上,上百卿族仙人凭空而立,为首一人,是一个青衫老者,手里持着一口金色的大钟。

        刚才,就是这口大钟的钟声,震散了剧毒魔王,让已经被剧毒魔王吃掉的剧毒,逆回到卿寒的身体中。

        “这也是我的疏忽,我应该带着卿寒,去一个更加隐秘,更加安全的地方疗伤才对?!?br />
        陆云喃喃的自语着,“可是于我而言,仙界还有哪里,比这州牧府更安全呢……这里是我在仙界,唯一的安身之地啊?!?br />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br />
        “陆云,你总算出来了,我要你给我卿族一个解释?!?br />
        这个老者虽然也是上仙,但是他身上所展现出来的威势,却完全凌驾在赵铁峰,北宫鱼以及那绿标之上。

        果位!

        这个老者,赫然是卿族的果位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