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仙墓 > 第094章 脱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天涯子是不会留在玄州的。

        原本陆云还在思考着该怎么去和他扯上关系,却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天涯子竟要收挽风为弟子。

        挽风见到陆云同意,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陆云沉睡的这三天,天涯子也教会她不少本事,虽然没有正式拜师,却已经有了师徒之实。

        ……

        并没有什么隆重的拜师仪式,在玄水城主府的大厅里,天涯子喝了挽风的一杯茶,便是她的师尊。

        不过拜师之后,天涯子却要带着挽风离开玄州。

        用他的话来说,玄州已经毁了,这里是养不出大龙,挽风留在玄州,完全是糟蹋了她的天赋。

        纵使挽风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陆云依旧将她轰了出去。

        天涯子说的没错,挽风留在玄州,是成长不起来的,甚至她的天品灵根也会慢慢的枯萎。

        “跟着你师父好好修炼,成仙了再回来?;の??!?br />
        陆云看着挽风,笑着说道。

        挽风狠狠的点头,最终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舍不得了?”

        看着陆云那依依不舍的目光,卿寒似笑非笑的说道:“其实,你也可以跟着他一起离开玄州的?!?br />
        卿寒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里也多出了一种异样的意味。

        “天涯子这等强者,完全可以护你周全,就算你放弃玄州牧之位,陆族也不敢将你怎样?!?br />
        卿寒沉吟了一下,再度说道。

        陆云缓缓的摇头。

        “没有必要?!?br />
        陆云站在玄水城的城墙上,眺望着远方:“我需要玄州,我的师门还需要我来振兴。日后那点挑战,还不至于让我落荒而逃?!?br />
        “你的师门?”

        卿寒微怔。

        来到玄州之前,卿寒查阅过关于陆云的资料,并没有发现陆云有什么师门。

        “对,我的师门?!?br />
        陆云点头,“现在我的师门只剩下我一个人。所以我需要以玄州为根基,重振师门!”

        重振师门,让摸金一脉,在仙界中大放异彩。

        “我支持你!”

        卿寒拍了拍陆云的肩膀,笑着说道:“当你正式开山立派的那一天,记得给我留一个元老的位子?!?br />
        “好!”

        陆云大笑。

        “对了?!?br />
        突然间,卿寒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十分认真的说道:“你要小心五阴乱神岭?!?br />
        “五阴乱神岭?”

        陆云心里一突。

        “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厉行,出身五阴乱神岭,他一直要杀你,是要为死在玄州城的那棵老树妖报仇?!?br />
        卿寒的语气无比凝重:“五阴乱神岭传承古老,神秘无比,那里走出不少惊天强者。虽然五阴乱神岭早已随着玄州而衰败,但现在许多人依旧将那里视作故乡?!?br />
        “厉行就是一千多年前,从五阴乱神岭中走出去的?!?br />
        陆云缓缓点头。

        一千两百年前,那棵柳树精曾为祸玄州,煜影作为当时的玄州牧,亲自追杀他,结果被那棵柳树精逃进五阴乱神岭,煜影也拿他没辙。

        “我也该走了?!?br />
        蓦然间,卿寒的情绪有些低落,似乎有些不舍。

        “嗯?!?br />
        陆云点头。

        他知道,玄河大祭之后,卿寒就应该离开,只是那个时候,陆云因为太过疲惫,沉睡三天,卿寒也就在玄水城等了三天,没有不辞而别。

        “回去之后,替我向卿语道谢,我知道她不是什么老妖婆?!?br />
        陆云想到了那救他两次的卿语,对卿寒嘱托道。

        “好?!?br />
        卿寒答应下来,“你想见她吗?”

        陆云一怔,继而脸上流露出一抹笑容,“你不要和她说,我说她是老妖婆?!?br />
        夕阳下,卿寒的身影缓缓的消散。

        ……

        “没有取回阵界,綦圣辉那个阉人也不明不白的死了?;厝ブ?,我们该如何向太子殿下交代!”

        琅邪天都之外,司徒陨急的团团转。

        两人回来之后,已经在城外徘徊好久,却不敢回去面对太子。

        那琅邪天的太子,绝对不是什么仁慈之主。

        两人不但没有取回阵界,而且关于任务的一切记忆都被抹去,甚至他们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琅邪天太子,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秦,秦先生,你说该怎么办,太子怪罪下来,你我都吃罪不起!”

        秦先火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嗡——

        就在秦先火要开口说话之际,他的身上陡然间传出一声嗡鸣。

        似乎有一个淡淡的身影,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阻碍,从一个遥远的未知之地走来,落到秦先火的身上。

        “怎么回事??!”

        秦先火脸色巨变。

        巨大的痛苦,从他的灵魂深处传来,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一幅巨大的画卷从他的身上缓缓的展开,画卷之上的山水泼墨缓缓的消散,变成一个人影,与秦先火身上出现的人影重叠到一起。

        秦先火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他的双眼中绽放出两道幽幽的血光,模样也开始发生变化。

        “你……你是什么人!秦先生呢?!”

        司徒陨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人,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恭喜天涯子道兄脱困!”

        突然间,一个清朗的声音突兀的出现。

        虚空中,一点涟漪缓缓的荡漾开来,一个身穿紫金色长袍的青年,从涟漪中走出。

        这个青年剑眉星目,身材颀长,全身上下都荡漾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便能号令众生。

        “太子殿下!”

        司徒陨看着眼前这个华贵青年,大惊失色。

        但是他依旧没有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秦先火会突然间变成另外一个人。

        为什么太子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并且称呼这人为天涯子……天涯子,不是千年前的玄州牧吗?

        噗!

        但还未等司徒陨想通这是怎么一回事,那华贵青年便随手一掌将司徒陨拍成飞灰。

        “原来是你,赵长空?!?br />
        天涯子看了一眼眼前这个青年,然后他稍稍的伸了伸腿脚,似乎是在适应新的身体。

        “没想到当年我留下的暗棋,竟然被你看穿。是你故意送他带着我的画去那里,接我出来的?!?br />
        蓦地,天涯子的语气中,出现了一抹残忍的杀机:“如此说来,你知道当年是谁将我封印在那该死的祭坛上了?”

        琅邪天太子赵长空微笑着点头,“孤既然能将你救出,自然是谁将你封印在那里,甚至孤还知道其他几个你都在什么地方?!?br />
        “其他几个我?”

        天涯子的眼睛一亮,“他们都在哪里?”

        此刻,天涯子的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嗜血与贪婪。

        “孤将你救出来,并不是为了行善。一百年,这一百年间,你为孤扫平天下,助孤坐稳天帝之位。孤则助你降服其余的几个你?!?br />
        赵长空淡淡的说道,“这是一笔交易?!?br />
        “……”

        天涯子沉默,他已经感受到周围那凛冽的杀机,显然,若是他拒绝赵长空的提议,那么他立刻就会死在这里。

        “现在的琅邪天帝还没死吧?!?br />
        天涯子冷冷的说道,“你要弑君?”

        “父皇修为已经达到至极,正向着一个未知的领域迈进。父皇已做好退位的准备,全力冲击那个领域。而孤,还未获得镇压琅邪天的实力,所以需要你的帮助?!?br />
        赵长空平静的说道:“原本我以为那三人会将你与阵界珠一道带回来,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没有得到阵界?!?br />
        “好,我答应你,这百年间,我为你荡平天下?!?br />
        天涯子点了点头,“我也需要借助你的资源,来恢复我的力量。另外,我知道阵界在谁的身上?!?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