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仙墓 > 第092章 强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个时候,玄河河神竟然现身出来,强行打断了进行中的玄河大祭!

        所有人都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少女,绝对就是玄河河神。

        除了玄河河神,试问谁又有那个能力强行终止玄河大祭,又有谁可以将那沸腾的玄河河水镇压下来。

        玄州修仙者早已经跪倒膜拜。

        无穷无尽的生灵愿力朝着玄淅的身体涌了过来。

        她那原本只剩下真仙的实力,在这些虔诚的愿力之下,迅速恢复到天仙境界,并且还在提升。

        没有谁,比玄州生灵更加感激玄淅。

        当年,是玄淅出手,镇压古仙墓,终结玄州暴乱。

        又是她化身结界,封印了那座古仙墓。

        这千年来,那座古仙墓阴灵暴乱的频率,也比千年之前减少了许多。

        现在,当玄河河神再次出现的时候,玄州的修仙者立刻就献出了他们最为狂热的愿力和念头。

        “你们这群混蛋,玄河河神已经死了,她是玄河中诞生的水妖?。?!”

        见到玄河河神在玄州修仙者的膜拜之下,变得愈发强大,陆远侯几乎要疯了。

        夺他机缘,不共戴天!

        “杀了她?。?!”

        陆远侯大声的咆哮道。

        但是在场,没有人敢动手。

        无论是风族,还是陆族的仙人,都一动不敢动。

        玄州修仙者们的身上,已经形成一种古怪的气势,这些气势联合到一起,化作一种大势。

        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在那些仙人的心头。

        这种大势不会伤害到他们的身体,却能够摧垮他们的精神。

        众志成城!

        玄淅庇护玄州千年,在玄州众生的心中,玄淅的地位甚至超越了琅邪天帝。

        玄淅出现的刹那间,立刻就将这里玄州生灵的意念联合到了一起,产生了一种?;ず由竦牧α?。

        玄淅死了一千年。

        一千年,对修仙者而言,并不算漫长,千年前经历过那次大战的人,有的还活着。他们一次一次的向身边之人诉说着玄河河神的功德,赞美着玄河河神慈恩,将她的事迹一代一代的传下。

        更重要的是,每百年一次的玄河大祭,祭祀的也都是玄河河神,玄州生灵,从未将她遗忘。

        ……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风离和陆远侯两人,完全乱了心神。

        “膜拜水妖,你们是想要造反吗?”

        风离大声的呵斥道。

        “造反?”

        突然间,一个淡淡的嘲讽从玄河上飘了出来。

        风离便见到一个黑衣少年,从玄淅的身后走了出来。

        “你,卿寒,你怎么会和那个妖女走到一起!”

        风离和陆远侯脸色变了。

        与风离相比,卿寒才是正牌的天帝特使,一言一行都代表琅邪天帝的意志。

        “妖女?”

        卿寒嗤笑道:“你说以身化作结界,守护玄州千年的玄河河神是妖女?风离,陆远侯,你们二人究竟居心何在?”

        “胡说八道!”

        这个时候,风离的思维已经恢复了清晰。

        风离在琅邪天都,虽然是一个花花公子,但他比陆远侯更有心智。

        “千年前,玄河河神封印古仙墓之后,便已经陨落,陨落千年的玄河河神,根本就不可能复生!”

        风离厉声呵斥道。

        玄淅没有说话,她的目光清冽,默默的看着河岸上玄州的生灵。

        千年之后,玄州的生灵并未将她遗忘,那百年一次的玄河大祭,也是真正祭祀她的仪式,并没有变成一种任务。

        这让玄淅的心中,多了一种莫名的感动。

        “玄河河神若是死了,那我又为何会来这里?”

        卿寒嗤笑道:“当年河神以自身化作结界,封印古仙墓的玄河入口,谁又肯定她真的死了?”

        “玄淅接旨!”

        突然间,卿寒将天帝令牌拿在手中,厉声说道。

        玄淅的身体盈盈下拜。

        “今日吾以天帝之令,特封汝为玄河河神,镇守玄河,庇护玄州众生,尔可愿意?”

        卿寒的语气肃穆。

        此刻,河岸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玄河之上漂浮的几个人影。

        “玄淅领旨?!?br />
        玄淅檀口轻启,轻声说道。

        然后……整个玄河河岸都沸腾起来。

        玄河河神,得到琅邪天庭的册封!

        这更是肯定眼前这个少女,便是玄河河神。

        虽然是卿寒册封,但她手持天帝令牌,便代表天帝的意志,与天帝亲口册封,没有什么两样。

        天庭,自然有资格册封神灵,而被册封之后的神灵,便是正神。

        现在的仙界,依旧有不少势力在捕捉‘野生神灵’,但是却没有人敢动被册封过的正神,正神与州牧一样,都是一方大员,代表着一个天庭的威严。

        “千年的玄河大祭到此为止吧?!?br />
        玄淅轻声说道:“以后,不会再有玄河大祭了……古仙墓的玄河出口,已经被彻底封印?!?br />
        玄河河岸,又是一阵欢呼。

        ……

        “别冲动!”

        风离见到陆远侯正要爆发,急忙将他拉住。

        “只是一次提升修为的机缘而已,不要了也就不要了!”

        风离传音说道。

        “……”

        陆远侯咬牙切齿,他已经看到了玄河之上的陆云。

        这一次,他又败了!

        “以后不会再有玄河大祭了吗?”

        蓦地,陆远侯笑了,他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带上祭品,我们走?!?br />
        陆族和风族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祭坛之上的力量已经散去,陆族人登上祭坛,就要动手去抓挽风。

        “等下!”

        玄淅眉头微皱。

        “怎么?河神大人还有何事?”

        陆远侯故作疑惑的问道。

        “将祭坛上的几人留下?!?br />
        玄淅说道。

        “哈,哈哈哈哈……”

        陆远侯放声大笑,“河神大人,您不会是在说笑吧?既然祭祀已经终止,你还要这些祭品作甚?这些祭品都是本少爷拿出来的,现在自然得由本少爷带走了?!?br />
        陆族的仙人脸上,也带着一抹不屑。

        他们都是跟着陆远侯的五叔公从琅邪天都来的,玄州修仙者和仙人尊敬玄河河神,但是他们却不将这个河神放在眼中。

        一个天仙而已。

        这样的神灵,陆族不知道抓了多少。

        若非是玄州的修仙者产生了一种古怪的大势,阻止他们伤害玄河河神,早在玄淅受到册封之前,这些仙人便将其神抹杀了。

        “陆远侯,我们又见面了?!?br />
        这个时候,陆云踏波而行,落到玄河河岸上。

        墨依,蝶兮紧随其后。

        “不知道玄州牧又有何见教?”

        陆远侯看着陆云,眼中杀机隐现。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麻烦,只是前几次我没空理你。这一次,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br />
        陆云冷笑道。

        “就凭你,也想杀我?”

        陆远侯冷笑。

        这一次,他的五叔公从陆族本族,带来了不少强大仙人,虽然金仙不敢涉足玄州,但上仙却是来了十几个。

        现在,在陆远侯身边的,便有七位上仙。

        若非是陆远侯的五叔公不准他杀死陆云,怕是现在这些仙人早就一拥而上,将陆云拿下了。

        “吼?!?br />
        一声低沉的嘶吼声传出。

        还未等陆远侯脸上的笑容散去,他便惊恐的发现,他身边的那些仙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

        他们的死相极惨,好似被什么东西吞噬了全身精血一般,无论是元神还是肉.身,都干瘪下去。

        然后,他便看到一个好似没有皮肤的人形怪物,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把扼住了他的咽喉。

        “住手!”

        风离见到那血红色的怪物出现之后,脸色大变,他急忙喝道,“你不能杀他……”

        咔嚓!

        未等风离说完,血尸便已经将陆远侯的脖子扭断,直接将他的元神吞噬。

        魂飞魄散!

        琅邪天都,陆族杰出天才陆远侯,死。

        “玄州,是我的地盘?!?br />
        血尸散去,回到鬼门关内。

        陆云的声音低沉,“在我还是玄州牧的这段时间里,都得按我的规矩来?!?br />
        “还有,谁敢动我的人,无论是谁,死!”

        一边的李有才,猛地打了一个哆嗦。

        这番话,更像是对他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