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仙墓 > 第046章 原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玄河大祭?!”

        陆云和卿寒同时惊叫起来。

        算算日子,七天之后的百年之期,也正是玄河大祭开始的日子。

        听缈的意思……玄河大祭所祭祀来的生命力量,竟然全部都注入到这里,那青铜椁之中。

        “所有人都觉得这玄州的玄河大祭有古怪,却没想到,竟然是为了成全这青铜椁中的东西?!?br />
        卿寒的语气凝重,“果然是一场阴谋!”

        “不对,不对……”

        陆云的眉头皱起,“最初玄河大祭,是因为那座超越帝级的古墓暴乱才有的?!?br />
        “难道这青铜椁与那超越帝级的古仙墓有关?”

        “这……”

        听到陆云的话,卿寒也反应过来。

        当初那座超越帝级的古仙墓暴乱,大量阴灵冲入玄河,将玄州北疆的镇海关破去,北海妖族登陆,整个玄州生灵涂炭。

        后来玄河河神现身,以莫大.法力封印古仙墓,并且留下玄河大祭的方法,便撒手人寰。从此,玄河大祭便在成为玄州一个重要的祭祀活动,千年不衰。

        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玄河大祭所祭祀的生命精华,根本就是为了成全这大坟之下的青铜椁。

        “到底是怎么回事?”

        卿寒喃喃的说道,此刻他觉得自己的脑仁有些疼。

        若这玄河大祭是人为布下的一场阴谋,那古墓暴乱,玄河河神现身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那古仙墓中的死灵弄出来的?

        可是……那古仙墓中的死物,又怎么会来到这里。

        “看来这仙界,不能理解的事情实在太多了?!?br />
        陆云喃喃的说道。

        “不过无论怎样,玄河大祭必须要终止,而这口青铜椁……是我的了!”

        陆云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笑容,“无论这里面装着的是龙,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只要是死的,就是我的!”

        “你们留在这里别动?!?br />
        陆云慢慢的蹲下身子,将卿寒从他的背上放下。

        缈走上前,要去搀扶卿寒。

        “你别碰我!”

        卿寒见到缈朝自己伸手,急忙说道。

        缈的神色一僵,他讪讪的收回手,讷讷的说道:“这丑东西竟然嫌弃我?难道我的容颜还不够美吗?”

        “你过来扶我一下?!?br />
        卿寒见到缈退回去,稍稍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煜影说道 。

        “都说了,不准打我家影的主意!”

        陆云恶狠狠的对卿寒说道。

        “我……我就是不愿意让他碰我!”

        卿寒无力的辩解道。

        “好吧?!?br />
        陆云耸了耸肩,心道大概卿寒是嫌弃缈是一只狐狸。

        煜影点点头,她走上前来,轻轻的扶起卿寒的身体。

        “若是你真的想要迎娶我家影……嗯嗯嗯,那你得拿出足够的彩礼才行?!?br />
        不知道哪根筋不对,陆云开口说道。

        然后,他就觉得四道充满杀气的目光看向自己。

        “那个,不要彩礼也行?!?br />
        陆云落荒而逃。

        卿寒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煜影看着卿寒,十分认真的说道。

        “……”

        卿寒翻了一个白眼,没有接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云站在这根舌头的尽头,仔细的观察着那座浮峰。

        “那浮峰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回生之局,天地之势。这浮峰本身的格局,与这座大坟之下格格不入,应该是后来才放进来的?!?br />
        陆云暗暗沉思着。

        最初,在这大坟之中也有一个回生之局,是用来复活乐神的。只是后来那回生之局被改动,让乐神化作仙鬼。

        若是陆云没有猜错,夺了乐神机缘的,应该是缈。

        这座浮峰也是因缈而生,缈也确实是因为这浮峰上的回生之局重生。

        缈重生之后并未醒来,而是陷入更深层次的沉睡,将这整个大坟都化作他的梦境。缈的沉睡是一种自我?;?,以梦境来?;に谋咎?,禁止他人靠近这里,直到他的本体恢复才会醒来。

        只是这一切都被打破……五千年前的一次变故,青铜椁来到这里,将缈从那回生之局里挤了出去,让缈又多睡五千年。

        “看来,让整个真水城陪葬,并且将真水城中的生灵当做祭品的,便是这青铜椁里的东西了?!?br />
        陆云的心中不断的推算起来,“真水城主将浮生图留在祭坛上,也是为了镇压当做祭坛,阻止祭坛发动?!?br />
        陆云将祭坛上的浮生图拿走,那祭坛立刻发动,将真水古城遗址里的尸媿当成祭品祭祀了……只是尸媿本身就是半生半死的怪物,没有任何生命精华。

        所以就算是将尸媿祭祀了,也没有什么作用。

        “那么真水城主又是怎么死的……真水城主既然能以浮生图镇压祭坛,证明那个时候她还活着。但是她现在却是已经死了,并且成为陪葬品……莫非这里还有其他什么更加恐怖的东西?”

        蓦地,陆云心头一凉。

        他想起了在绝死之局外,那个将自己连同乐神一起蒙蔽的东西。

        刹那间,原本自以为揭露了这座大坟真相的陆云,又陷入另外一个困境当中。

        这座大坟,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不管了,先将那回生之局和那青铜椁收起要紧!”

        陆云心中一动。

        一阵无声的巨响在他的身后传出,鬼门关轰然开启。

        然后,一阵浩瀚无际的吞吸之力,从鬼门关之内爆发,朝着那座浮峰便吞了过去。

        嗡嗡嗡——

        就在这一刻,那青铜棺椁似乎也觉察到?;盗?,青铜椁表面爆发出一团青蒙蒙的光晕,开始抵抗鬼门关的吞噬。

        “若你是活的,我还真拿你没办法,就算是你产生一点点抗拒的念头,我都吞不了你?!?br />
        陆云的眼中,闪过两道黑色的鬼火,“可惜你是死的……死的,就归我管!”

        轰——

        猛然间,一声轰鸣的巨响。

        似乎这整个大坟,都发出一阵轻轻的震颤。

        下一刻,那座浮峰,连同浮峰之上的青铜椁,统统消失不见。

        陆云的口中发出一声闷哼,嘴角流出一抹血痕。

        以鬼门关收取青铜椁不难,但是连同那雕琢着回生之局的浮峰一起收走……却是有些困难。

        巨大的反震之力下,让陆云也受到了一些创伤。

        “好强的储物仙器!”

        瘫坐在一块石头旁的卿寒,见到陆云将整个浮峰都收走,喃喃的说道。

        在他看来,陆云便是以一件绝强的储物仙器,将那浮峰收走的……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嗷呜——”

        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吟啸声,下方的身穿中传出。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从这深渊之下缓缓的爬出来。

        “什么东西!”

        陆云的脸色一变,他下意识的朝着下方看去,就见到一只惨白惨白的大手,猛地从下面伸了出来。

        “是一只巨型尸媿!”

        陆云脸色大变,“快走!”

        陆云一个健步来到卿寒身边,一把将其抗在肩头,掉头就跑。

        尸媿!

        一头无比巨大的尸媿从下方的深渊中爬了上来。

        这头尸媿那惨白惨白的眼睛里,满是怨恨,它那庞大的身躯之上,也充满了恐怖的怨煞之气。

        它的身上尸水横流,几下就从深渊当中窜了上来,然后顺着尸棺的嘴,就爬到尸棺的体内,开始追逐陆云等人。

        这头尸媿很大,也只比那尸棺小了一筹而已。

        但诡异的是,这头尸媿竟然就这样从尸棺的口中钻了进去,不受任何阻碍!

        这头巨型尸媿突然出现,尸棺之内无论是那些活着的局,还是其他的什么怪物,统统被这头尸媿身上的怨煞之气碾成粉碎。

        就连缠绕在尸棺之上的龙盘虎表面,都浮现出一道道的裂痕。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尸媿!”

        卿寒被陆云抗在肩头,他努力的抬起头看向那头从后面追来的尸媿,无力的呻.吟道。

        虽然在此之前,他见过一头巨大的人面鱼……可是那巨大的人面鱼在这头尸媿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尸媿的身上全是怨煞之气……积怨成煞,若是我猜的不错,它就是这石棺中葬着的那人所化,这座坟的原主?!?br />
        陆云一边跑,一边说道。

        此刻陆云刚刚突破修为,全身上下都是力气,他的足底生风,疯狂的朝着前方逃窜。

        逃得慢了,就会被尸媿吃掉。

        陆云也没想到,有人竟然将这坟中所葬之人的尸体扔进了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下,让它化作了尸媿。

        “那深渊下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里面会有那么多尸水?!?br />
        陆云一边跑,一边自语着。

        他看的清楚,尸媿身上的尸水是从外面沾染上去的,并不是它自己的尸水。

        显然,那些尸水来自那座深渊之下。

        “你注意看路,别走错了!”

        缈飘在陆云的身边,他用一条尾巴缠着陆云的手臂,让陆云带着他走。

        煜影则是跟在陆云的身后,为他断后。

        “放心,不会错?!?br />
        陆云的眼中绽放出两道黑幽幽的光芒,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朝着真水城主所在的地方疾驰而去。

        现在煜影归来,对付真水城主所化厉鬼也就有了把握。

        “这里明明是尸棺的经脉中,它的身体那么大,怎么还能进来?!?br />
        卿寒的声音响起。

        这里对于那头巨大尸媿来说,实在是太过狭小。

        可偏偏,这头尸媿能够在这里自如行走,却不显任何突兀。

        “这本就是它的棺,它当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注意了,把头低下?!?br />
        陆云拍了拍卿寒的大腿,示意卿寒将头低下。

        下一刻,陆云的身体一缩,就钻进了一个更为狭小的空间。

        “大胆凶徒,竟然敢闯龙神太子寝宫!”

        突然间,一声嘹亮的吟啸声凭空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