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仙墓 > 第009章 大美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大人,我才是真的,她是假的!”

        陆云身边的挽风几乎要哭出来。

        “刚刚公子还让奴婢别叫您大人呢?!?br />
        另一个挽风娇笑道,“当然是叫您公子的是真的了?!?br />
        此刻,她虽然在笑,嘴巴也在动,但那张惨白惨白的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定格在那诡谲的笑意上,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就如同石头雕刻成的表情一样。

        她的声音好像并不是从嘴巴里发出来的,而是从身体里钻出来的一样。

        陆云抓住身边挽风的小手,一步步的朝着后面退去。

        另一个挽风站在丹炉旁,她似乎是想要迈步行走,但是身体却是僵硬异常,根本就无法动弹。

        “公子,你不来帮帮奴婢吗?”

        另一个挽风那幽怨的声音响起。

        “等等!”

        蓦然间,陆云的神色一动。

        “墓有雕石,积阴煞,纳怨灵。遇生气,则化石灵,有大恐怖?!?br />
        陆云想起师门中,一卷古老典籍中记载的一段话。

        对于石灵,典籍中并未详细说明。但是最后四个字,‘有大恐怖’则说明了一切。

        丹炉旁的石雕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法动弹的挽风。

        显然,这东西就是典籍中记载的‘石灵’。这座仙墓建立在玄武伏丘当中,乃是至阴之穴。赤玄山的南侧又死了不知道多少生灵,早已怨气冲天。

        所以在这里,就养出了这么一个怪物。

        刚刚挽风用手去碰触那石雕,生气被石雕吸纳,便化作石灵。

        “那是石灵,别动它,我们走!”

        陆云深吸一口气,她拉着挽风的小手就要离开这里。

        刚刚挽风只碰触了一下那个石雕,石雕并未汲取足够的生气,身体依旧在半石化间。

        “回来!你们给我回来!”

        见到陆云和挽风要走,那石灵陡然间发出一声声的嘶吼。

        “小白脸,你要走就走,把那女娃子留下给我吃!给我吃,我要吃了她?。?!”

        挽风打了一个哆嗦,她的脸被浓浓的恐惧充斥。

        “别理它,也别回头?!?br />
        陆云一把揽过挽风的腰肢,十分认真的说道。

        挽风正要转过去的小脑袋生生的止住。

        “小贼,你坏我好事,我要吃了你啊啊啊??!”

        那石灵不断咆哮。

        咔嚓!

        陡然间,它的身上出现了一道裂缝,身体似乎要碎裂。

        “别看??!”

        看到挽风的脸上出现一抹好奇,陆云一把捂住她的眼睛。

        到了这个时候,挽风绝对不能回头,不能看那石灵。

        石灵乃是吸收了挽风的生气才化形成灵,若是挽风再看它,那么它就会迷惑诱惑挽风,控制挽风的心神,让挽风受到它的摆布。

        石灵一旦将挽风吸干,那么它就会完全褪去石身,可以自由行走。

        陆云虽然不知道这石灵的能力,但是类似的事情却是见得多了。

        ……

        石灵在嘶吼。

        但陆云却懒得再理会它。纵使这东西有‘大恐怖’,但一个不会动的‘大恐怖’却对自己难以造成威胁。

        陆云和挽风来到石室的石门前。

        石门紧闭,陆云用力推去,却纹丝不动。

        “公子,让奴婢来!”

        挽风强行打起精神,她将自己的耳朵塞上,不去听那石灵的嘶吼声。

        挽风将双手放在石门上,她的身上骤然间闪出一点淡淡的绿色光芒。

        轰隆隆——

        那扇对陆云而言,重若泰山的大门,轰然间开启。

        “这就是修仙者吗?”

        陆云看着挽风,脸上闪过一抹羡慕。

        他的心中,对‘修仙’二字,愈发渴望。

        若是陆云也是修仙者,有挽风这等惊天手段,那么他在这墓中,至少可以轻松十倍。

        “嘿嘿嘿嘿……总算找到你们了?!?br />
        石门开启的刹那间,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啊——”

        挽风口中发出一声尖叫,她下意识的连退三步,脸上闪过一抹不可思议。

        她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怎么可能??!”

        陆云的眼睛也瞪圆了,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炸开。

        陆云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葛龙??!

        已经死去,被砍掉脑袋的葛龙,竟然出现在这里!

        陆云的神色骇然,他下意识的退到挽风的身边。

        “滚开!”

        这个时候,挽风一咬牙,她的手中浮现出一点小小的旋风,轰在葛龙的头上。

        嘭!

        咕噜噜!

        葛龙的脑袋,从脖子上掉下来,顺着台阶滚到了石室里。

        “我的头又掉了?!?br />
        那颗脑袋好像叹了一口气,葛龙的身体跪了下来,摸摸索索的爬进了石室,朝着那颗脑袋爬了过去。

        饶是挽风在这墓中经历一系列的磨练,但这个时候,她依旧傻眼了。

        陆云也是头皮发麻。

        僵尸他不怕,尸蝇和石灵虽然诡异,但陆云也可以接受。

        可是……这算哪门子事情?

        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脑袋都被砍掉了,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更为重要的是,这家伙的无头尸竟然爬在地上,去找他的脑袋,那个脑袋上还有一个大窟窿,是挽风一剑戳出来的。

        这样的场景,让原本就阴森恐怖的墓室,变得愈发恐怖。

        “大,大人……他他……”

        挽风的声音颤抖,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陆云也开始茫然,师门的典籍中,并没有记载这样的情况。

        葛龙找到了自己的脑袋,将其安回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

        “你你你,你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那石灵的口中,猛地发出一声恐惧的大叫,“你别过来!走开,别过来!”

        “咦?这不是挽风丫头吗?”

        葛龙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脑袋,防止它再掉下来,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石灵,疑惑的说道,“不对,你不是挽风丫头,你看上去……好像很美味的样子!”

        葛龙的眼睛里放出光来。

        随后,他张开大嘴,一口咬在了石灵的脖子上。

        漆黑如墨的气流顺着石灵的脖子,流入到葛龙的口中。

        石灵不断的挣扎着,嘶吼着,想要摆脱葛龙,但是它的身体根本就无法动弹。

        渐渐的,石灵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化作了一个石雕。

        “嗝!”

        葛龙打了一个饱嗝,他的脑袋在脖子上跳了一下,却没有掉下来。

        “果然很美味?!?br />
        挽风两眼一番,晕了过去。

        这一系列的冲击,终于将她的心神冲垮,虽然挽风是修仙者,但她终究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头一次经历这些事情,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简单了。

        “老奴见过州牧大人?!?br />
        葛龙转过身来,朝着陆云躬身拜下。

        咕噜噜!

        他的脑袋又掉了下来。

        “你别过来!”

        陆云扶着挽风,将她抱在怀中,连退几步。

        “你到底是生是死?”

        葛龙将自己的脑袋找回来,放到脖子上,然后他的眼睛里也闪过一抹茫然。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生是死?!?br />
        葛龙想要摇头,但是他的脑袋和脖子根本就没有连在一起,只得作罢。

        “你是来报仇的?”

        陆云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不不,老奴是大人的仆人,怎么会找大人报仇呢?虽然大人和挽风丫头杀了老奴,但是老奴却对大人忠心耿耿?!?br />
        葛龙义正言辞的说道。

        “那你的孙女?”

        陆云再度问道。

        “能死在大人的手中,是她的荣耀!更何况,杀死她的人,并非是大人您!”

        葛龙说道。

        “你都知道什么?”

        陆云有些不舒服,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挽风,挽风依旧在昏迷,并未苏醒。

        潜意识中,他认为葛龙发现了自己并非是原本的玄州牧。

        “杀死宁儿的,是薛朗那个混蛋?!?br />
        薛朗,正是州牧府薛大管家的名讳。

        陆云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秘密。

        “那你来做什么?”

        “自然是追随大人您了?!?br />
        葛龙看着陆云,眼中闪过一抹狂热,透过他额头上的那个窟窿,陆云可以看到葛龙那几乎沸腾的脑.浆,这是极度兴奋的表现。

        “那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陆云再度退了几步,这个葛龙,问题很大。

        莫非,他是被赤玄山中的阴煞之气侵染,变成了僵尸?

        可纵使是千年僵尸,都是一些没脑子的东西,就算是千年僵尸,也只有一丝灵智。

        眼前这葛龙,除了脑袋经常性的往地上掉之外,和常人没什么两样。

        “老奴是走进来的。走着走着,好像看到了一扇大门,推开之后,就见到了大人您和挽风丫头了?!?br />
        “大人,这墓中凶险,诡异重重,就让老奴来?;ご笕?!”

        葛龙一脸正气,只是他眉心出的那个大窟窿,前后通透,看上去太过扎眼。

        “出城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br />
        陆云嘟囔一句,“既然如此你就跟我来吧?!?br />
        左右也无法摆脱这个似生非生,似死非死的家伙,陆云也就随之任之了。

        这家伙三下五除二的便将那‘有大恐怖’的石灵吸成石雕,若是葛龙想要弄死陆云,陆云早就死了。

        “哎!”

        葛龙欢呼一声,带着一溜小跑来到陆云身边。

        轰!

        轰!

        轰——

        就在这时,石室里面的那墙壁,陡然间破碎。

        无穷无尽的尸蝇,连同那个千年大粽子,从那墙壁背后冲了过来。

        在那千年粽子身边,还飘着一朵绿油油的火焰。

        “又是一个大美味?!?br />
        葛龙看着那千年僵尸,口水都要流出来,“不过这个大美味好像不大好对付的样子?!?br />
        “大人您先带着挽风丫头离开,这个大美味就交给老奴来对付!”

        葛龙将那头千年大粽子挡住,大声的说道。

        陆云无暇顾及管葛龙了,他将挽风横抱起来,一下子就冲出了石室。

        “呔——”

        “大美味,看某家飞头术!”

        然后葛龙将自己的脑袋摘了下来,狠狠的朝着那大粽子砸了过去。